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08 13:06:20  作者: 懒懒吃鱼

   《男朋友整天和猫争宠》作者: 懒懒吃鱼

  文案:
  顾青黎一手奶大了一只娇娇的公主猫,
  然而有一天,猫猫有时候会对着自己脸红了,隔着毛都挡不住
  嘻嘻,好玩:)
  有什么事情是比突然变性还刺激的吗?
  如果有,大概就是又变物种又变性吧:)
  总是变猫的虞明泽边踩奶边想
  猫奴画手太太攻vs被牵连体质总裁受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青黎,虞明泽 ┃ 配角:崽崽(猫),林遥,方晴 ┃ 其它:美攻叔受,年下
 
 
第1章 :那个画猫的太太
  顾青黎是F省美院大三的学生,从小学画画的他在年级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F省的美院建筑风格偏复古园林风,教学楼外回廊临着大片种着荷花的湖。九月还是赏荷的季节,荷花大片的盛开,然而着急回去的顾青黎却没有去赏景。
  他租的精修复式公寓从学校北门出去,走上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十分方便。人还没到门口呢,就听见门里熟悉的猫叫声,和着想给顾青黎开门却开不开的抓门声。
  “喵嗷~”猫团子尝试了好几次想要跳起来够门把手,奈何身高不过关,只能等门开。
  门一开,崽崽小姑娘黏黏糊糊的喵嗷,目的明确的先闻一遍他身上的气味,确定没有其他猫的味道之后,亲密的把自己的气味蹭到顾青黎鞋上,腿上,立起来抱着他大腿不松爪。
  “下午好啊,崽崽~”
  “喵嗷~”
  顾青黎一手开灯关门放下画夹,一手把抱着他大腿的崽崽捞起来换鞋。崽崽一个暑假都在她同胞妹妹家里,昨天他回F省才接回来,崽崽非常习惯的后爪踩在他的右手心,立起来趴着他肩膀,非常亲密用带倒刺的舌头舔了舔他脸颊,湿漉漉毛刺刺的。
  “崽崽你抱好,小心别摔了,今天上厕所了没?”
  “喵~”
  顾青黎没管身上被蹭上的猫毛,踩着拖鞋往卫生间走,果然在埋的很厚的猫砂下发现了要收拾的臭臭。蹲下后崽崽小姑娘轻盈的跳下了他的怀抱,蹲在旁边看着他收拾,收拾完之后踩着轻盈的猫步细细的检查,确定没有臭味了之后,等他洗完手摆好姿势又跳上了他怀里。
  “这么爱干净干脆自己学着上马桶上厕所呗?”
  “喵~”
  “那我当你答应啦,下次不给你收拾猫砂啦~”
  “喵嗷~”
  “别咬别咬……疼,松口,松口。”
  “喵嗷~”
  “好好好,给你收拾给你收拾,”
  崽崽听不懂内容,但是听得懂他说话的语气,看得懂眼神,从小长在他身边的猫团子被养的很娇贵,眼神清澈,一看就是没经历过什么的大小姐。
  猫有两个很尖的牙,轻轻咬的话不会破皮光糊了口水了。听他嚎疼,崽崽耳朵动了动,一爪遮住大有掩耳盗铃的意思,倒弄的顾青黎笑着轻轻叼了一口她耳朵尖。
  顾青黎大学后习惯自己做饭,没缺过吃食的崽崽就蹲在厨房的窗台上看着他切肉。尾巴一晃一晃的的,等着他把一部分肉切好后放到专用的小盘里,还纠结了一会儿才去吃。
  单身男士和一只猫吃饭会各吃各的吗?
  斯文矜持却迅速的崽崽小姑娘吃完小盘里分量刚好的肉片,清洗完爪爪和嘴之后。轻盈的跳上茶几,一点也不嫌弃自己没穿内裤,一屁股坐在顾青黎正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正坐在某个男星壁纸的脸上。
  顿了一下,顾青黎伸出左手很自然的撸了两把猫,挠了挠猫团子的下巴,崽崽非常舒服的眯着眼扬起脖子,胡子一颤一颤的。
  “崽崽,你坐到阿爸手机上了,来,挪下尊臀。”
  顾青黎给她撸舒服了,好声好气的边说边把猫祖宗搬开,还没来得及擦擦手机屏呢,猫祖宗又晃了晃尾巴踩着猫步坐回去了。
  得,比刚才还准。
  “算了,崽崽你爱坐就坐着吧,屏幕不冰吗……”
  “喵~”
  看手机不如看猫,猫团子盯着人,又亲自坐着手机,除了吃饭看猫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满意了的猫团子声音都甜了不少,“喵嗷~”
  因为颜料很难防住猫,一般晚饭后他都是用手绘板的。
  在新建了图层之后,开始打色块。色块调整,补齐,添色,补色,很快一只色块拼成的崽崽坐手机图跃然于纸上。由于崽崽是白色的猫,画纸颜色用的是降了不透明度的宝蓝色。
  画白色的猫并不只是用白色画的,单一个色不管再精细,再精致,都是平面。色块底稿有不同明度的灰和同饱和却不同明度的浅浅的蓝,浅浅的紫,浅浅的粉等等拼凑而成。一点点的修整,一点点的抠细节。
  纯粹是颜色其实并不是纯粹的,当你用吸管工具去取一张照片上你认为是纯色的颜色时,会发现你鼠标点击的位置不同,取到的颜色也不同,单一的颜色完全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惊艳感。
  纯白色是最后才用的,整张图抠的最细的是猫眼睛,浅蓝色的眼白,湖蓝色的眼瞳,深蓝色的线瞳,还有眼睛的纹理……两个半小时的图,花了一个半小时去抠猫眼睛的细节。
  顾青黎画完搭上自己的标,上传微博叫崽崽小公主日常的文件夹,转头再找猫,差点没吓个半死。
  就见平时特别灵巧轻盈的猫团子在往两米高的大立柜上跳的时候,忽然像受到了惊吓,小腰一拧爪子乱拍,直接错开了原本的方向,从另一侧掉了下来。
  四爪乱舞,尾巴毛都炸开了,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平衡感。
  顾青黎吓的三步并作两步跑,一把接住玩脱了的猫团子。猫团子眼神迷茫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立柜,抱着自己的尾巴边舔边整理尾巴毛。蓬松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崽崽小姑娘动了动耳朵,没再听见那叫声,拍了拍顾青黎的脸颊,示意放她下来。原本跳的好好地,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耳边那个惊恐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吓了她一跳,太损威名了吧,就这么个两米高的大立柜她怎么可能跳不上去?
  小姑娘这次跳上去了,满意的舔了舔爪子毛,耸了耸鼻子没有闻到第二个两脚兽的气息。
  顾青黎看了眼赖皮专业户,在猫团子一副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表情下,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手绘板。
  他小时候没养过猫,但是从四岁那次……之后,就特别喜欢白猫,以至于从小就画白猫,上了大学有条件了还养了一只。
  微博ID青色锦鲤,微博下养了一堆云吸猫的。刚发上去几分钟,留言就已经破了百。顾青黎每天都会画一张崽崽小姑娘的日常发出来,两年下来也有七百多张了,从刚满月的蓬松的小毛团子,到现在两岁的大猫团子,没有一张重复的。
  评论区大部分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分别来自不同的云养猫用户,今天还多了很多说手机和太太同款的关注点清奇的粉丝。
  青色锦鲤擅画猫,大部分时候画的是他家的猫崽崽,相册文件夹有四个,一个是崽崽小公主日常,这个文件夹张数最多,电脑不好的甚至可能还会卡。一个叫我眼中的风景,是写生或者拍下后画出来的美景,其中就有F省美院的荷花湖落日图。
  剩下两个,一个叫商稿,一个叫壮丁。商稿顾名思义,就是这些年接的商稿们,一般都是非买断,画手微博也会放小图。壮丁的文件夹深受一些二次元腐女们的喜爱,基本上都是他姐方晴的男神,本命,墙头和嗑的cp,由于精致传神,又敬业的嗑过原着,基本上每一张都能引起狼嚎。
  顾青黎晚上有冲澡的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小时候也就两三天洗一次,但是长大了,却喜欢水流冲过身体的感觉,有时间的时候还喜欢泡盆浴。
  崽崽的耳朵从刚才丢脸的跳立柜失败开始,就时不时的转动,抖动。她好像听到了其他两脚兽的声音,但是仔细找过却并没有找到。委屈的到磨抓板咔嚓咔嚓可擦的抓了好几下,估摸着时间跳上了顾青黎的大床。
  复式精装修的公寓并不便宜,别说还要离学校近了。一个月四千五压一交三,顾青黎没动家里给打的钱,他自从能办卡了,就把接的商稿赚的部分存在了一张卡里,几年下来也是小有存款的。
 
 
第2章 :那个变猫的总裁
  九月初的天还不算特别凉,一个薄被就够了,顾青黎的枕头旁边放着一个四方的棉垫子,是为崽崽小姑娘准备的。
  大部分时间小姑娘更喜欢窝在他的被子上,靠着他的胳膊或者腰,又或者是趴在他的腿上,两个前爪交叉搭着,上半身压着他的腿,脑袋往自己毛茸茸的爪子上一放,尾巴甚至还能卷上一节他的腿。
  这会儿猫团子没有窝他腿上,正在四方小垫子上舔毛。舔着舔着她舔爪子的动作突兀的停了,皱了皱眉眉头,牵动着几根眉毛晃了晃,砸了咂嘴小嘴,感觉嘴里没什么奇怪的味道。这是梦吗?大人国?怎么还变成猫了?
  他今天晚上睡的比较早,再睁开眼睛,就是越来越大的巨大的立柜,三魂没吓出来七魄不知道还剩几个。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控制身体,这个身体有她自己的意识,他好像……变成了一只猫的第二人格?
  ……天呐,快让他醒来吧,他宁愿天天被文件埋在办公室里。
  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
  好吧,他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顾青黎翻了个身,潜意识顾忌着又翻了回来,崽崽不喜欢他背对着自己睡,会闹的。一只眼睛还闭着,一只眼睛微微的张开来看了看猫团子,崽崽小姑娘对他扬了扬头,伸着懒腰进被了接收到信号撑开的窝靠着他的腰睡了。
  大三的课表没有大一大二那么满,这学期他们早上课满下午却有三天都是轮空。周二刚好就是那三天中的一天。
  不是所有的猫都爱猫玩具,但是没有一只猫能拒绝墙上动起来的光点。
  顾青黎手上拿着的猫爪形状的红外线逗猫棒,红外线点落在墙上的位置并不统一,时不时还会晃动以吸引崽崽的注意力,时而停留在低处,时而晃动到高处,最高的地方能有一米五。
  猫团子崽崽把身体伏的很低,眼睛牢牢锁定了墙上红色的小圆点,尾巴随着随着思考的节奏一甩一甩的,在捕猎范围内刷的一声冲出去扑向红色光形成的小圆光点。
  崽崽小姑娘看着小,弹跳力其实非常惊人。光点在低处的时候飞扑,光点往高了呢?她助跑往侧面的墙上一米左右位置一蹬,再转扑到原本的墙面时,就完全能扑的到一米五高的光点了。
  不是说再高的地方她上不去,而是顾青黎担心扑的太高,下来的时候怕她摔着。
  纠结了很久,顾青黎今天下午还是选择了在家里接着画工笔课作业了。
  运动量足足的,玩累了的崽崽小姑娘见他坐在椅子上,跳上他和椅子之间的位置,盘个团特大爷的靠着顾青黎的背上开始打盹。
  崽崽在他背后睡的话,就不需要操心猫打翻颜料或者把颜料弄身上的事。这次的工笔人物上色需要上一层等自然干透了才能上下一层色,一个月时间交作业有些赶了,他画的有些太繁杂,已经超纲了但是舍不得换简单的。
  有时候灵感真的很坑人,画手的灵感线稿和文手的灵感挖坑一样,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就只能硬着头皮肝完了。
  上完一层色后,需要把颜料整理收起来,免得被猫觉得好玩弄得到处都是。
  他防备住了开始,防备住了过程,却没想到没防备住结尾。由于收颜料的动作有些大,崽崽小姑娘睁着迷迷糊糊的双眼一晃一晃的爬到他肩上,一脚没踩稳扑下去带倒了蓝色的颜料碟。
  顾青黎伸手去捞没捞到,手上还有不少东西,急忙边把东西放下边喊,“崽崽,走开,别过去。”
  然而还没睡醒的小家伙耸了耸鼻子好奇的凑上去闻了闻,鼻尖上顷刻间就染了一点蓝。闻完紧接着就蹭了两下,两边胡子脸颊有两坨蓝,跟着就滚了一圈,背上肚皮上都染上了一坨坨不均匀的蓝色……
  把猫捞起来后,哭笑不得顾青黎和一脸无辜的猫团子崽崽对视了两秒,叹了口气准备洗猫。
  话说回来,颜料……洗的净不?
  大概是知道自己闯祸了,崽崽耷拉着耳朵苦着个脸,洗的时候超级乖。打湿后毛变得贴身,整只猫看起来好像瘦了三个度。干干净净的白色皮毛现在白的白蓝的蓝,打上猫狗通用的香波,搓起泡泡。表层的蓝很快随着香波和流动的水走了,但是毛上还有一层淡淡的蓝,怎么洗都洗不净。
  吹干后猫毛重新变得蓬松,顾青黎把崽崽小姑娘放到了镜子前,镜子里的小猫团子大片白色中参进去一块又一块的浅蓝色。小姑娘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丑猫竟然是自己,挣扎了几秒后转头向阿爸求救。
  “喵呜~”
  “镜子里的花猫是谁呀?”
  “喵呜~呜~”
  “好好好,我们崽崽最漂亮最好看了,颜料不好洗吖,乖,别舔。”
  顾青黎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把自己染色又嫌弃自己丑的猫团子,洗了两遍再洗的话容易伤毛。好在大部分的颜料已经洗掉了,剩下的上了色的部分也就毛色了。这情况就算去了宠物店,估计也就是剃毛,天气转冷了没有毛怎么行?
  他这个阿爸不嫌弃猫团子毛丑,崽崽小姑娘却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耳朵耷拉着把脑袋埋进顾青黎的怀里一动不动。
  “崽崽?”
  “喵呜~”
  “崽崽?”
  “喵?”
  “崽崽~”
  “喵嗷?”
  这丫头埋在怀里假装自己看不见毛毛,顾青黎叫一声她还答应一声。为了照顾小姑娘情绪不能笑不能笑不能笑快忍不住了噫。
  小姑娘泪目不想看丑丑的自己,小伙子顶上。他今天开会的时候就老跑神,跑神就跑到这猫团子身上了。一边开着会,一边老神在在的看着小猫团子给自己染色……现实版精分现场啊简直。
  崽崽小姑娘控制身体的时候,作为第二人格的他在自己的本体,大概是类似于视觉共享?当他的意识控制着猫的身体的时候,他自己的身体会根据需要发呆或者睡眠。这个链接不是时时都有的,却存在感极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