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09 15:26:17  作者:青小雨

   将军何时来娶我by青小雨

  蜀世国小王爷一见钟情戚家嫡子,扬言:非将军不娶。
  皇帝大怒:戚家三代功臣,戚南柯为嫡长子,如何能嫁给你?
  小王爷委屈巴巴,遗憾叹息:那我嫁也是可以的。
  戚南柯得知消息,快马赶回王城意图破坏这场婚约,不料半路却遇上了偷溜出城的小王爷。
  小王爷千里寻夫,怎料却遇上山匪劫道,被戚南柯误打误撞救下。
  小王爷满嘴蜀世国官话:不阔能不阔能!我哩白月光咋会长成这样子?
  戚南柯:……
  小王爷:莫挨老子!! (`皿??)
  *本文所有内容人物均为架空虚构。
  *糙汉将军攻X美貌狡猾王爷受
  *1V1,HE,年上,真香警告。
 
 
第01章 .他不嫁我嫁
  大盛正为三十年,朝野上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盛原公皇帝年轻时骁勇善战,正为十八年收复边疆荒地,建立边境贸易城镇共二十三座,至此大盛万国来贺,繁荣富强,兵强马壮,正是国盛之时。
  大盛正为三十一年,西南蜀世国派出使者,跋山涉水半年之久抵达大盛王城“永歌”,上书同盟契约,愿同大盛皇帝永结安好,互通往来,并奉上随使带来的部分蜀世国特产及稀罕宠物以表诚意。
  大盛重赏来使并宣众臣商议盟约之事,最终以贸易互通并邀请蜀世国当朝小王爷来“永歌”长居为条件,双方达成协议,于次年成约。
  大盛正为三十三年,初夏,蜀世国九王爷杜慈带侍卫随从奴仆共五百人,良驹数百匹,蜀世国特产无数浩浩荡荡前往“永歌”,正为三十五年,年仅十四的小王爷第一次认识了比他大五岁的大盛国公爷嫡子,戚南柯。
  一晃又是几年时间过去,每日听着关于戚南柯种种传说的杜慈满了十八,原公皇帝想为他赐婚,他便在书房当着众人的面提出,他此生非戚小公爷不娶。
  “胡闹。”原公皇帝正是不惑之年,年轻力壮,威严无比,他板着脸高座龙椅上,道,“戚家三代武将,戚南柯更是十七岁上战场杀敌,十九岁就替父镇守边关,他的婚事是由太后和皇后决定,怎可随意处之?”
  “臣喜欢他,有何不可?”杜慈乃蜀世国最得宠的皇子,这几年在大盛更是无人敢招惹,世家贵族均想着法哄着宠着,原公皇帝也很是喜欢这孩子天真率直的性子,平日没少赏赐纵容。杜慈来永歌几年,官话却始终说得别扭,带着浓浓的蜀世国腔调,平舌翘舌不分,道,“臣敬仰他,佩服他,喜欢他。陛下,您是要指给他一个公主吗?不成的,臣早听闻他不喜欢姑娘,再说他一个武将不懂怜香惜玉,公主配他也是可惜,倒不如给了臣……”
  “越说越不像话!”原公帝拍了下桌子,哭笑不得,“戚南柯是戚家嫡长子,如何能嫁给你?”
  杜慈想了想,遗憾道:“那臣嫁也是可以的。”
  “你,你,”原公帝抖着手指他,又看旁边的人,“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这孩子说得什么混账话!”
  有大臣出列,躬身道:“大盛历来有男妻,正室为男妻的家族也有不少。但王孙贵族家多少还是忌讳的,王爷,别的不说,您就不想要一个嫡长子吗?”
  “要那劳什子做什么?”杜慈很不在乎,“本王在家中排行老九,要嫡长子也不过继承王爵之位,有或没有都不妨事。”
  “你不在乎,戚家也不在乎?”皇帝道,“大白天的,你是在朕这儿做起白日梦来了?”
  杜慈噘嘴,红润的嘴唇带着淡淡的光泽,看起来似乎非常柔软香甜:“小公爷在不在乎问问才知道,你们说了不算!”
  皇帝大笑:“好好,你便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正好南柯最近要回城述职,到时候你自己问问去。”
  杜慈眼睛一下亮了:“什么?陛下您说小公爷要回来了?”
  “前些日子刚收到的书信,边境的混乱已经平息……”
  皇帝说起了正事,杜慈便站在一旁心不在焉起来,心思早就飞远了。
  待皇帝说完正事让众臣退下,却又单独留了一人,正是国舅明玄飞。
  书房里燃着西域上贡的熏香,味道浓烈却不刺鼻,能令人振奋精神,是皇帝最喜欢用的熏香 。
  皇帝微微眯着眼靠坐进椅子里,两手搭在扶手上慢慢敲着,国舅很是了解皇帝,躬身道:“陛下可是在想九王爷的事?”
  “杜慈这么多年就见过戚家小子一面,竟是念念不忘地上了心。”皇帝揉了揉眉心,“蜀世国最近内乱的事,他知道吗?”
  “看样子是不知情的,”国舅道,“负责监视小王爷的线人回报,小王爷没有收到过任何书信。”
  “嗯……”皇帝食指轻敲,半晌才道,“这场内乱若是换了主君,我们同蜀世国的盟约或许也就不复存在了,蜀世国易守难攻,边境又刚刚安稳……盯紧了他,别让他把关于咱们的消息传回国去。”
  “是。”
  “赐婚的事,国舅怎么看?”
  国舅眼睛一转,道:“太子不上进,信王和成王前几日又被参了结党营私、亏空国库,戚家如今声势浩大,颇有功高盖主之嫌,臣……倒是有一些想法,只恐会伤了陛下同国公爷的和气。”
  国舅是很了解原公皇帝的,皇帝年轻时骁勇善战,平息了边疆不少战事,扩大了疆域版图,但眼下子嗣不上进,后宫乱成一团却是他最大的心病;国公一家虽是三代功臣,子嗣如戚南柯一辈比皇家子弟能干不少,深得朝野上下赞誉,皇帝虽面上欣慰,心里又怎能真的舒坦?
  戚南柯十七岁上战场杀敌,正是因为军功赫赫,皇帝心里才更有忌讳,这几年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将人召回;杜九王爷要求赐婚,倒是正好合了皇帝心思,不过面上总要做做样子的,因此才当众驳斥了杜九王爷。
  这一切,国舅心里自然都有分寸。
  果然国舅这一席话正给皇帝铺了路,皇帝笼着袖子哼了一声:“笑话,朕是君,戚家为臣,还能伤了和气?”
  “臣失言!陛下恕罪!”国舅立刻跪下,皇帝冷哼道,“起来继续说!”
  国舅便道:“国公爷是明白人,想来也定愿意为陛下分忧。既如此,不如应了杜九王爷,便让小公爷同杜九王爷联姻,也是为了大盛同蜀世国的安稳着想。”
  “安稳?”皇帝挑眉试探,“蜀世国内乱,届时换了主君小王爷于我们而言也没了用处,国公爷岂会不知其中道理?他怎愿意搭上自己的长子?”
  “他如何知道?”国舅笑了,“他若是知道,岂非证明他国公府同蜀世国暗中有来往?国公爷是聪明人,就算知道,也会装作不知。”
  “嗯……”皇帝很满意国舅的回答,“国公也就算了,戚南柯向来是有主意的人,他不会答应。”
  “陛下赐婚,他还能抗旨不成?”国舅道,“陛下,戚家功高盖主,您也是想堵住悠悠众口保国公一家安稳。只要他们成婚,自然无人再会提戚家是非,我相信国公爷定能理解陛下的良苦用心。”
  皇帝同国舅彼此心知肚明,话里有话地找好了召回戚南柯以及为他定婚的理由,就此将这事定了下来。
  国舅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皇帝心里早有了决断,不过是需要别人提出来,让他可顺水推舟而已。
  果然,皇帝居高临下看着国舅,手指在书桌上轻敲,说:“知朕者,国舅也。”
  国舅忙低头:“为陛下分忧本是臣的本份。”
  皇帝便轻描淡写地一摆袖:“此事便按国舅所言办吧。”
  “陛下英明。”
  作者有话说:
  本文参加长佩情人节贺文活动,短篇很快完结。求收藏评论,感谢大家。
  将军何时来娶我
 
 
第02章 .缘分呐缘分
  距离王城还有月余路途的小镇上,三匹高头大马趁夜住进驿站。其中一人裹着脏兮兮的斗篷,身材魁梧高大,往门口一站几乎挤满了整个门框,令驿站小二吓得双腿发软。
  “几、几位爷……”小二生怕这是一群马匪,哆嗦着退开好几步道,“今日,今日已无房……”
  “闭嘴!”掌柜的从后面快步迎来,目光犀利地扫到其中一人腰上令牌,清楚这几人不是马匪强盗,立刻恭敬道,“三位客官,通铺已经没有了,上房还有几间。”
  那身材高大的男人整张脸几乎都遮挡在兜帽里,只露出一双犀利阴鸷的眼睛,那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似微微发灰,令人看一眼就心生恐怖。男人声音低沉,似含着滚滚风沙,道:“要三间上房。”
  “客官里面请!”掌柜的不敢多看,低头弯腰谦卑地将客人往里引去。
  高大男人身后跟着的两人粗声道:“外面的马好生看护起来,马草要喂新鲜的。”
  “是、是!”小二忙浑身哆嗦着跑了出去。
  这一行三人正是从边疆回来述职的戚南柯一行,回王城述职自然不会只这几个人,大部队还在后面,同行的还有几辆马车,内有当地特产以及平复战乱后敌方送上的美人、金银以及降书。
  只是路才走了一半,便有密使送来皇帝口谕,竟是要让戚南柯回去联姻,对方还是个男子。这一石激起千层浪,得知消息的戚家心腹一个个愤怒无比,直说要去王宫讨个公道,戚南柯当日便书信一封交由下属连夜返回边境交给父亲——戚国公,戚陆。
  戚南柯等不得父亲的回信,又召两名心腹副将跟着自己一起先行赶回王城,先秘密找到那位蜀世国的九王爷弄清来龙去脉再行他计。
  这一路三人风尘仆仆,跑死了三匹马才终于临近王城,比他们原定的回城计划快了不少,为了不引人注目,三人皆是裹着头面,料想王宫的人也算不到他们会秘密赶回。
  上了楼进了房间,其中一个副将拉下兜帽,道:“已经快到永歌了,将军接下来打算如何?”
  戚南柯解下斗篷,兜帽往后一掀露出犀利浓黑的眉眼,常年在边境生活令他的皮肤似布满了砂砾般粗糙,他肤色黝黑,脸侧还有一条不明显的刀伤,浑身带着嗜血的可怖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杜慈的事探查得如何了?”戚南柯问。
  “今日收到来信,据说杜九王爷已不在王城了。”
  “这是跑了?”徐副将喜笑颜开,“他一个王爷定也不愿同男子结亲!太好了!”
  戚南柯沉着眉眼不说话,两位副将互相看看,有些不解:“将军……怎么了?”
  “杜慈此人在大盛被挟做人质数年,为人开朗活泼天真无邪,深得陛下喜爱也从不自怨自艾,他在大盛结交纨绔子弟,终日沉醉享乐,在王城的名声很大。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得知自己要被陛下赐婚,对方还是个男子,会作何感想?”
  “啊?”徐副将挠了挠头,憨憨道,“这,这属下不知,将军是觉得那九王爷不可能逃跑?”
  “他能逃去哪儿?”戚南柯看他一眼,拇指在食指处轻轻摩挲,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他不能回蜀世国,逃去其他地方终是会被抓回来的。”周副将蓄着大胡子,眼睛如铜铃般,粗声粗气道,“确实没有逃的必要。”
  “那……”徐副将一时也没了主意,莫名其妙,“那他怎的不在王城?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戚南柯眼底深处划过亮光,低声道:“也许,他跟我们一样。”
  “什么?”徐副将一愣,拍了下桌子,“将军是说,他也想来找我们?!”
  戚南柯猜得结果不错,只是过程稍微有些偏差。
  杜九王爷得知皇帝愿意赐婚已示两国长久安好后兴奋不已,当夜便打点了行李带着自己的心腹小厮豆丁溜出了王城,赶路月余后住进了一座小镇的驿站里。
  已是深夜,豆丁从外解手回来,裹着衣服哆哆嗦嗦道:“王……公子,这个点了居然还有人住店呢,我看着那三人不像什么好人,公子咱们明日早些走吧?”
  杜慈在床上翻了个身,手指摩挲过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支玉白短笛,懒洋洋地说:“你说戚南柯此时走到哪儿了?咱们要是错过了怎么办?”
  “不会的公子,”豆丁缩进地铺里,仰看着床上的主子,“他们一行人回王城述职,必然走得是官道,那么多人呢,咱们定会遇上的。”
  “嗯。”杜慈打了个哈欠,在一片漆黑里往外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很浓,偶尔能听到远远的狗吠和马叫声,他抱紧了手中的短笛,说,“你说,他还认得我吗?”
  豆丁皱着眉眼,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半天才道:“公子,您和小公爷就见过一面,后来他就镇守边关去了,这么多年了……他也许不记得公子了。”
  “混账东西!”杜慈翻身拿了旁边一个枕头,砸在打地铺的小厮身上,半假不真地骂道,“他定能认得我的!”
  “是是!”豆丁忙起来磕头,“公子长得这般好看,小公爷自然是认得的!”
  杜慈哼了一声,四仰八叉地倒在枕头上,片刻安静后房里的二人都迷糊起来,却听窗外突然响起马鸣声,一人大叫:“马房走水了!!”
  杜慈猛地翻身坐起,批了外衫赤脚奔出门去,与此同时正对面的门也被大力拉开,一个高大的男人皱着眉看了过来。
  两厢对视了短短一瞬,又同时移开了目光,豆丁抓着衣服冲出来给杜慈裹上,叫:“公子!莫着凉了!”
  豆丁跟杜慈一样,在大盛待了这数年官话始终说得别扭,此时一着急,蜀世国的官话便出了口。
  杜慈拉着衣服,眼底映着不远处的橘色火光,也用蜀世国官话道:“你切看哈!搞快!莫烧了我们哩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