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0 10:00:22  作者:北风吹

 

 
 
《重生之家有宠夫》作者:北风吹
 
简介
上一世叶孜惨死,重活一次叶孜决定有仇报仇,不过眼下要考虑的是如何和爷爷一起把日子过好,努力做让爷爷骄傲的学霸,顺带攒足资本准备回击上辈子的仇人。
叶孜看了眼边上默默伸过来的金大腿,不收白不收,准备好冲锋陷阵了吗?
唐凌秋张开双臂:你这片小叶子乖乖来投怀送抱吧~
金手指粗壮,金大腿同样粗壮,其实这是篇温馨的现代重生文。
 
关键字:重生之家有宠夫,北风吹,一对一,重生架空都市,空间,修真
 
 
 
第1章 重生回来 (1)
  上一世,他的不幸都缘于那个生了他的女人,最后他把命都赔给了她,重来一世,他不再欠她什么,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
  安奚县一中,下课铃响老师刚走出教室,叶孜就冲出了教室,后面同桌林飞在叫:“叶子,宿舍晚上聚餐然后去网吧通宵,你可别忘了啊。”
  叶孜抽空回头说:“帮我跟宿舍里人说声,我有事要回家一趟,马上就走,对不起了。”
  话音刚落,人已不见了,高一(2)班的班长肖文亮走过来拍林飞的后背说:“叶子家里有什么急事,让他这么匆忙?最近一个星期老看见叶子神不舍色的,别真的有什么事吧。”
  林飞也摸不着头脑,摊手说:“我真不知道,问了叶子他说没事,不过……”看看教室里旁的同学,压低声音说,“叶子家里情况有些复杂,听说他没有爸妈,一直跟爷爷一起生活。”
  县一中是对全县招生,林飞以及肖文亮和叶孜都不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才进入高一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对各自的了解还停留在表面上,尤其是叶孜属于文静不爱多讲自己私事的勤奋学生,不过从穿衣吃饭来看,叶孜的家境并不算富裕的。
  “走吧,我们也回宿舍,说不定还能赶上送叶子一程。”肖文亮将书包甩在自己肩上,推着林飞说,两人与周围其他同学边打招呼边出了教室,到了周末,教室里的人总是走得特别快,校园里也到处充满了欢笑声。
  叶孜,孜与子谐音,所以熟悉了后不管是一个宿舍的还是班上的同学,都爱用叶子来称呼他。
  叶孜中午就将回家的行李收拾好了,所以回宿舍拿了背包就走,并没碰到林飞和肖文亮以及宿舍里的其他人。
  五天前,他从操场边走过,被横空飞来的篮球砸中脑袋,不过是短暂眩晕了一下,他的世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明明死了,却又活在了刚上高一的时候,看着边上熟悉又陌生的高中同学,他不知是喜是悲。
  这一星期他几乎都沉浸在上辈子的回忆中,对周遭懵懵懂懂,一到了周末再也等不了,他迫切地要回去看一看既当爹又当妈将他拉扯大的爷爷。
  他不敢想象,上辈子他的死讯对爷爷来说会是多么大的打击,中年丧子亲手送走了他的父亲,艰难将他拉扯大,眼看着就要走上社会却要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叶孜只要一想到那场面,心就揪痛得透不过气来。
  爷爷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坐上从安奚出发前往西湾镇的中巴车,叶孜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从车内看向车外的景色,对照上辈子的记忆,一些地方会被高楼大厦所取代,还有一条高速公路也会从安奚县经过,后来高速公路旁边开了家规模不小的批发市场,专营木材,之后又增加了果品和中药材市场,让安奚县的经济越来越发达,这是现在的安奚人几乎不敢想象的。
  然而现在这里还是成片的田地。
  到达西湾镇没有直接回桃源村,而是提着行李去了镇中。
  爷爷是桃源村人,独自一人将他抚养大还要供他读书,负担一点不轻,所以自他上了镇中初中后,爷爷就在学校门口摆起了小食摊子,风吹日晒辛苦得很,除了刚回到爷爷身边头两年,因亲眼目睹车祸让他两年开不了口外,他懂事早一向乖巧,从不会向爷爷开口提出过分的要求。
  镇中的校长与爷爷早年有些交情,又看到爷爷如此辛苦,同情爷爷的遭遇,所以在他读初二的时候校门口有门面房出租,就留了一间给爷爷,这才不用起早贪黑地赶路,村里没有农活的时候就在铺子后面搭张板床,爷孙俩挤在一起过夜,他们的日子才渐渐好过些,手上也宽裕了些。
  可叶孜知道,就在他去县里读高中的时候,爷爷的小食铺子日子就艰难起来,而跟爷爷抢生意作对的,不是旁人,就是他大伯母的娘家侄子,他大伯母眼红爷爷这个小食铺子不知多久了,在村里一向指责他爷爷偏心眼,将大儿子也就是叶孜大伯以及长孙叶孜的堂兄叶栋当成了外人。
  可大伯母在村里闹得再凶也没多少人附和,谁不知道当初叶文博从城里将口不能言对外界没一点反应小傻子一样的叶孜抱回来时,也是大伯母和他们爷孙俩划清界限,说什么要养就让老不死的自己一人养去,如果不答应将叶孜送走,他们两口子连养老都不管的,当时可是闹到了村长那里,爷爷那时气得狠了,当场白纸黑字写清楚了。
 
 
第2章 早餐铺子
  镇中与镇小靠在一起,这两年镇上的人收入上涨,家长也舍得给孩子零花钱,用来早上买早点和课间买零食,也因此,在镇中门口开个早点铺子,人虽然辛苦些,但还是能挣上些钱。
  叶孜爷爷开的叶家早点铺子一开始卖包子馒头,后来又加了豆浆,虽说是卖早点,但到了下午的时候,半大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操场上疯过一圈后出来都喜欢买些吃的,填填早空了的肚子,所以叶孜爷爷在中午午睡过后又会再做些包子出来,掐着学生下课的时间出笼。
  叶文博一人将两个儿子拉扯大,二儿子去后又独自将孙子带大,几十年来为了让儿子孙子吃得好一点,在吃食上很是下了番功夫,虽说只是一家简单的包子铺子,可包子的品种却不少,皮薄馅多味道又好,三年下来颇得了些回头客。
  叶孜回来的时间已经过了学生下课的时间点,校门口早没了人影,叶孜提了包慢慢走过去,就看到叶家早点铺子斜对面铺子门口坐了一人,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大声唾沫横飞说着什么。
  叶家早点铺子门前显得更加清冷,叶孜冷冷看了眼那人,脚下加快速度。
  跟隔壁文具店老板娘侃了半天的王桂兰,看到冲出来的人愣了一下,接着就眯起眼睛咯咯笑道:“哟,这是高材生回来了啊,在县里待了几个月就瞧不起人了,见了大伯母连人都不叫了。”
  叶孜听着犯恶心,连头也没回就冲进自家铺子里,高声喊:“爷爷,我回来了。”
  “小孜,回来了。”叶文博从屋里走出来,六十多岁的人头发白了一半,常年的操劳与中年丧子的伤痛让他看着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虽然家里条件艰苦,却与镇上及村里同年纪的人不太一样,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身上一件藏青色的衣裳洗得都发白了。
  “在县里待得还习惯吗?快将包放下,先吃几个包子,等下我们一起回村里,爷爷晚上给小孜做几道好菜。”叶文博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看向叶孜的目光和蔼慈祥,仿佛没有听到外面王桂兰数落的声音。
  “爷爷……”叶孜将包放下,走过来一把抱住叶文博,声音有些哽咽。
  “怎么了?”不太习惯跟孙子这般亲热的叶文博有些不适应,又舍不得推开孙子,手犹豫了一下落在叶孜的背上,拍拍他问,“是在县里被人欺负了?”
  这孩子在外面没少受欺负,却从来不会跟他说,“还是你大伯母说了你什么?她的话别听,什么事都有爷爷在呢。”
  叶孜的鼻子里发酸,抱着爷爷瘦弱的身体好一会儿才松开,转过头不想让爷爷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睛,看了一圈铺子说:“就是想爷爷了,爷爷,赵哥呢?不在咱铺子里干了?”
  初三的时候叶孜功课紧张,铺子里的生意又忙,叶文博怕耽搁叶孜的功课,所以请了个帮手回来,就是叶孜口中的“赵哥”,叶孜此刻当然知道赵松的去处,就在对面,还带着爷爷的包子配方,那就是个白眼狼。
  叶文博冷哼一声:“别说他了,他去了别的地方,爷爷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小孜只管在县里好好念书就是,走,咱回家去。”
  铺子只有不到二十个平方的模样,隔成了两间,里面不过是搭上了张木板床,算不得爷孙俩正经的家。
  “好,爷爷,咱们回家。”叶孜也想念自己和爷爷在桃源村的家,帮着爷爷一起检查炉子里的火有没有彻底熄掉,再将蒸笼里剩下的包子带上,哪怕是冷天,他们铺子里也不会卖隔夜的包子,再将放在铺子里面的一辆老旧自行车推出来。
  叶文博锁门,叶孜在门口蹲在自行车面前检查车子情况,不过一般来说爷爷都会提前查过,周末这一日爷孙俩会骑上这车一起回村。
  他刚上初中那会儿,个头还没窜高,是爷爷驮他,现在则换了过来,成了叶孜驮他爷爷了。
  之前在门口聒噪个没完的王桂兰又不知跑哪里去了,却有另一个碍眼的人走过来,带着笑音跟叶孜打招呼:“小孜回来了,吃过晚饭没有,赵哥给你炒两个菜?”
  叶孜从地上起身,转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面带热情微笑的青年,皮肤与大部分农村人相比偏白,脸又长得略圆,看着挺讨喜,无论谁看了都不会相信这是个白眼狼,转身把原来东家卖了个干净不说,还在背后无中生有败坏爷爷的声誉。
  叶孜带着研究的目光看着他的笑容,想从这张脸上看出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才能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跟他这般熟络地说话。
  他当自己是几岁小孩天真无知?
  不幸他几岁的时候就不会天真了。
  叶孜就这样看着他,没一个字蹦出来,渐渐的,赵松的笑脸也撑不下去了,摸着下巴说:“小孜你是不是对赵哥有什么误会?”
  “小孜咱们走吧。”叶文博锁好门转身说。
  “好,爷爷,咱们回家。”叶孜接过两个包挂在车把手上,一边一个,剩下的叶文博提在手里。
  叶孜双腿修长,大长腿轻松跨上车,等着爷爷在车后座上坐好,脚下一蹬,自行车就骑了出去。
  爷孙俩一致将赵松晾在那儿,谁也没理睬他,后者看着逐渐走远的人,冷下脸咒骂了一声,转身回了王家铺子。
  文具店的老板娘从柜台后面探出脑袋,嗤笑了一声,这个白眼狼真将人家爷孙当成软本杮子随便捏呢,就不许人家耍个脾气?
  她可不信之前那王嫂子说的话,跟叶家爷孙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岂会不知。
  何况,既然说是一家人,在对面开了个同样吃食铺子还将赵松这个白眼狼挖过来算怎么回事?
  看挂在门口的牌子上写的包子种类,和对面卖的一模一样,却在价格上便宜了一毛钱,这赵松白日又站在门口吆喝,将熟客都拉了过去,这还不算是将叶家爷孙俩逼得没办法待下去。
  跟王嫂子这样的人一家人够倒霉的。
 
 
第3章 桃源村
  上一世几年后,从西湾镇到桃源村修出一条平整宽阔的马路后,坐那种在乡间拉客的小三轮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到家,可现在这条路还难走得很,不仅狭窄还坑坑洼洼,外面有车过来碰上糟糕的天气,都无法进村。
  路上有一段颠得太厉害,爷孙俩还是下车推着自行车走的,等回到桃源村时太阳早就下了山,不少人家家里开了灯,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在外面说话,尤其是经过村长儿媳妇开的那家小卖部的时候,看到还有人在门口玩牌。
  那里一年到头摆了张破桌子,风吹日晒的也没见塌了,白天也会有人摆副象棋,叶孜按响车铃时,还听到一个大嗓门的在喊什么“顺子、同花”之类的话。
  听到车铃声,在桌边围观的村人转头看看,都堆起笑容跟他们打招呼:“哟,小孜回来了,一转眼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叶老哥该享福了。”
  “老叶,前几天家里的小子爬你家围墙里摘了几粒枣,被我逮到揍了一顿。”
  叶文博坐在车后面笑呵呵地说:“没关系,让孩子们吃吧,我们不常在家,他们不吃也都被鸟雀给叼了去。”
  “老叶和小孜还没晚饭吧,快回去做饭吧,这孩子可经不住饿。对了,我婆娘晚上摊了面饼,等下我回去送几张给你们。”这是叶家邻居王兴军王爷爷。
  “正好,今天铺子里包子剩得多,等下带几个回去给孩子吃。”
  等这爷孙俩走远,小卖部门口的人又议论起来。
  桃源村虽然是个杂姓村,但叶家却也只有这么一户人家,村里的老人还记得几十年前年轻的像书生一样的叶文博,一手搀着一个过膝盖高的孩子,一手里还抱着一个吃奶的孩子,来到了他们村安家落户,转眼数十年过去,那两个孩子如今一个娶了媳妇忘了爹,一个早已轮回投胎去了。
  早年村里人看叶文博斯斯文文的,不是没人劝他再找个媳妇一起拉扯孩子,一个大男人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两个孩子太辛苦了,可叶文博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这么一个人跟两个孩子一起过日子,谁看了心里不发酸。
  十三年前他们村唯一飞出去的大学生出车祸身亡,桃源村里看着那孩子长大并以之为傲的老人都懵了,不敢相信,那孩子怎就这么没了?让叶文博怎受得了?
  叶勤那孩子刚过世的时候叶文博日子最艰难,现在终于熬过来了,一眨眼的功夫,叶勤的儿子都上高中了,再过两年也要考大学了,都说县一中门槛高难进,可进去了三年后妥妥的大学生,这孩子真像当年的叶勤啊。
  这不,日子刚好过,叶老大家的又出来闹腾了。
  “王家人真在老叶铺子对面又开了家早餐店?”
  “可不是,我今天刚去过镇上,叶大爷铺子的包子味道好,就过去凑顿中午饭,还记得原来叶大爷雇的一个小年轻吗?现在也跑到对面去了,那个王永成就是个王八蛋,我还看到王桂兰在铺子里收钱呢。”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说完朝地上呸了一口。
  “叶奋那小子也不是个东西,就任由他婆娘成天作妖,也不想想老叶当初将俩孩子拉扯大吃了多少苦头。”那是个宁肯亏了自己也不愿意亏待了孩子的人。
  虽然都是叶奋的婆娘在村里上蹿下跳,可他们村里人也从没见叶奋出来说过什么,那副窝窝囊囊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来气,和他弟弟没有一点可比性,只可惜真正孝顺的孩子却不长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