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0 10:07:10  作者:中性笔

   =================

  书名:皇家万人迷[星际]
  作者:中性笔
  文案:
  锁章关注[email protected]小清新星人
  甜文,互宠,1V1
  他虫眼中完美无瑕的失忆大皇子攻(布兰德)X脑回路不太一样的脑补帝雌虫受(斐拉)
  布兰德苏醒了,盛放他身体的是一口玻璃棺材。
  整个虫族载歌载舞,开心的振翅高飞,庆祝虫族皇子死而复生!
  然而,布兰德却开心不起来。
  布兰德:……完蛋,我好像失忆了!
  有虫说:这里是特朗德星球,我们是最骁勇善战的虫族。
  布兰德:虫子?
  有虫答:嗯嗯,虫族!
  布兰德:……
  有虫说:您是被您那心地险恶的雌侍害成植物虫的!
  布兰德:雌侍?
  有虫答:放心,已经被关进地牢了,任您处置!
  布兰德:……不,我只想要知道雌侍是什么……不过我想,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总之,这就是一个失了忆的雄虫假装没失忆,一次次装逼成功的故事。
  小剧场:
  近来,他家的雌侍举止越来越怪异,具体事例可以罗列几点。
  第一,雌侍握着他们家的转角梯的扶手,对着他拧巴着眼睛。
  第二,雌侍坐在他的脚边,不断地蹭着他的小腿肚子。
  第三,雌侍……
  算了,反正他也不是奇怪这一天两天了,无视就好。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兰德,斐拉 ┃ 配角: ┃ 其它:虫族,先婚后爱,剧情升级流
  ==================
 
 
第1章 
  清风徐来,纤薄窗纱在细碎的光点之中轻柔飘荡。
  日光透过窗纱,落在了偌大冰冷的宫殿窗台边缘,驱散了一点那宫殿内日复一日的冰凉。
  尘封已久的宫殿虫迹罕至,地面清扫得干净如新,让本就空无一物的宫殿显得愈加得沉寂与凄清。
  空荡、冰冷,好似处处透着沉闷的霉味。
  不过一间普通的宫殿,稍微与众不同的便是它的清冷。
  只是诡异的是,空空荡荡的宫殿中央,摆放着一具违和的透明灵柩。
  是的,一具不该出现在此的灵柩。
  透明灵柩的材质应当是特朗德星球最新型的玻璃材质,表面看起来模糊半透,近看根本看不清灵柩里头到底是谁,隐隐能够看清的,除了躺着的那虫大概的轮廓,根本不甚清晰。
  玻璃材质触感极其细腻,没有意料之中的粗粝,反而平整而润滑,如同羊脂玉一般温润丝滑。
  从侧看,能够看出灵柩表面微微凸出半个指甲盖的距离,从上面远看能够看出是一个半轮弯月,而周围的云朵将其掩盖了一二真身,而在那弯月的周围隐隐绰绰地闪烁着透明的光点,仔细看能够看出是一片璀璨的星空。
  ——那是特朗德星球西恩皇室的象征。
  由此可见,透明灵柩之中盛放着的必定是与西恩皇室有血缘关系的虫族。
  而特朗德星球上所有的虫族都清楚,三年前,西恩皇室的大皇子伊斯蒂尔.西恩.布兰德——也就是众望所归的下一任国皇在新婚之夜被善妒的雌侍下毒,从此处于沉睡之中。
  所以,此时出现在这里的灵柩之中所盛放的尊躯,定是那位西恩皇室的大皇子——布兰德。
  三年,大皇子的尊躯便一直尘封在这透明灵柩之中,动用皇室的财力不断地疗养,但三年过去了,对大皇子重新醒来抱有期待的虫族的那些微的希望早已被时间冲洗,唯一留下的便是淡淡的惋惜。
  如此强大的雄虫,最有身份成为下一代国皇的大皇子,竟然如此年轻便已经陨落,当真是令闻虫伤心,听虫落泪!
  宫殿寡淡而毫无活力,只是今日,原本毫无动静的灵柩却是有了一丝的动静……
  **
  黑暗中,汹涌的压力自上而下,似乎将他的身体沉落在无尽的深海之中,他企图向上游去,但那深水的重量却是不断将他拉扯回原来的位置。
  ——“雄主,求您醒来……”
  黑暗之中,他总是能够听到这句熟悉的话,而就是那熟悉的声音让他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明。
  ——“雄主,您不醒来如何才能责罚我……”
  虽然那家伙的话总是让他觉得很诡异,很奇怪,很不能理解,但是作为唯一的声音源,他还是很期望听到那人的话。
  只是,就在这几天,那声音消失了。
  他想要找寻那个声音,就必须清醒。
  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目的,他的意识终于在长久的沉睡之中渐渐地开始聚拢,然而似乎有什么在阻止着他,不过,对于他来说,那种力量却并未对他冲击意识之海有太大的阻碍。
  恍惚之中,眼前似有微光聚拢。
  布兰德,终于睁开了眼睛。
  就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所有的记忆,包括沉睡之时所听到的声音,如同潮水一般远去,变得一片空白。
  这一刻,他已经不记得自己醒来的理由。
  由于长久的沉睡,长久没有动作的脑袋僵硬地左右晃动了两下,布兰德不禁思考,这是哪里?
  布兰德伸手去摸了一下,材质很光滑,只是这种狭窄的空间,令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蹙紧了眉头,继续细细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地方或许是母胎?
  但很快,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否定他的想法。
  ——这并不是母胎。
  轻蹙的眉头加深,他认真而严肃地思考如何将眼前那半模糊的平板给掀开。
  似有意识般的,下一刻,狂风袭来,飓风将半透明的平板倏地掀开,强劲的势头吹动着他的衣摆、他的发丝。
  飓风似乎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深入他骨髓的一部分,对他毫无影响。
  飓风如他所愿,将阻挡物猛然掀起。灵柩的表面“唰”地一下飞出了十米远,撞到了宫殿的窗户上,随即撞破了窗户玻璃,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灵柩顶被抛向了宫殿之外的走廊,越过了走廊外边的花园,最后才如同突然失了那股催动它的力量一般,重重地砸落在了这座宫殿的围墙之外。
  至于到底是落在了哪里,谁在意呢?
  此刻的布兰德,半坐在灵柩之中,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眉头紧皱,面容严肃,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布兰德:……所以自己叫什么?
  如果是在地球,新生孩童一般的布兰德就会知道,这种狗血的情节叫做失忆,之后一定会发生一段狗血的感情。可惜这里是特朗德星球,是西恩皇室,是虫族,不会有虫告诉他这个名词,而会换成另外一个更加科学性的答案——精神性恶性紊乱症。
  那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病症,理应被关在监狱中,以此保护虫族的安全。
  特朗德星球目前与地球算是盟友关系,外来文化发展地很快,但这种比较娱乐性的词汇便不是众虫皆知了。
  大银河星系中的地球人,与那千年之前的古早地球人全然不同。
  这个星系的地球人拥有异能,有人可以上天入地,有人可以操纵水火,有人可以利用自然之力,随便找一位就和各大星球军士拥有同样的能力。
  ——在特朗德星球与地球的军队之中,也有很多地球的训练官。他们与虫族高级将领平起平坐,训练着可以为国家出生入死的军士。
  相较于一开始的僵硬,布兰德已经可以稍微控制自己的身体。于是,他伸出了双手。
  作为这双手的主人,他都不禁啧啧称奇,这双手柔嫩可口,一看就是个没有任何战斗经历的家伙。
  就在这时,手指尖突然伸长!
  原本平滑的手指疯狂生长,尖细的指甲狰狞又可怕。
  布兰德:……这是什么鬼?
  他盯着那双手看了好久,心中想着收回、收回,那指甲尖竟然听话地收了回来。
  布兰德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地从灵柩中爬了起来。刚刚清醒的他,身上仅仅挂着一件丝绸制成的内衣,就这么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身上。
  特朗德星球的气温永远是适宜的,不会有春夏秋冬之分,所以此刻布兰德穿着丝绸制成的内衣倒也没有觉得凉,反而觉得清爽又舒服。
  他走到被他自己弄碎的窗户旁,微微闭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空气间满满都是一股青虫的味道——虽然布兰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袋里就突然出现了这个想法。
  他拧了拧眉头,然后有些厌恶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直到轻微适应之后,才开始打量起外头的世界。
  相比于金碧辉煌的宫殿,布兰德反而觉得外头的世界对于他来说更有感染力——即便空气中充满着恶心的青虫的味道。
  脚下踩过刚刚破碎的玻璃渣,脚底立刻被玻璃划破,鲜血缓缓地流出,但布兰德好似一无所觉。
  他跳跃上窗檐,随即从二米高的高楼跳了下去。
  顺利降落!
  布兰德还在暗暗称奇自己怎么知道自己绝对可以跳下而不是断手断脚,就听身边突然传来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兰德:???
  那个声音还在狂叫:“啊啊啊啊啊啊!”
  布兰德:????
  那个声音依旧在狂叫,连绵不绝,声音尖细而难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兰德:……
  布兰德上前把他一手刀劈晕了。
  那个唇红齿白的虫族“嗝”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晕在了地上,手中的扫把也掉落在一边。
  布兰德心里嗤了一声,随即就闻到了地上躺尸的那家伙身上浓郁的青虫的味道。他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压抑着自己动脚把他踩成肉酱的冲动,决定立刻找个地方避一避。
  刚刚这个家伙的尖叫一定已经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在没有确定这是安全的地方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他刚刚想完,就立刻跑进了一边的草丛之中,静静等着那随着声音过来的一堆不知是敌是友的家伙。
  脚步声渐渐走近,领头的虫族同样拿着一个扫把,当然,他身后所有的虫族也都拿着扫把、拖把、抹布等等清洁工具。只是那个领头的虫族相比那个唇红齿白的虫族,显得比较冰冷而高大。
  但同样有青虫的味道。
  布兰德想。
  怪不得,在一堆有青虫味道的环境中,搞得自己也有青虫的味道了!
  那边的青虫对原地的情况检查了一番,这才集结一处。
  “这个亚雌晕了。”
  “我有眼睛,你有看到是谁把他打晕的吗?”
  “没有。”
  领头青虫淡淡颔首:“先将他送回去休息吧,毕竟他怀中还有个蛋。”
  “是!”
  青虫回答之后,立刻半蹲下来,将晕过去的亚雌横抱起来,然后将抹布递给身边的青虫。
  布兰德亲眼看到,那个青虫的后脊之上长出了两瓣呈细密网状的翅膀,横抱着手中被称作亚雌的家伙飞走了。
  飞走了……
  走了……
  了……
  布兰德:???
  这是什么迷之操作?怎么还能长翅膀?
  冷静之后,布兰德决定先重新回忆一下自己刚刚听到的对话。
  首先,他们说了“蛋”这个词?他们是说那个叫做亚雌的家伙的肚子里有一颗蛋是吗?
  布兰德只觉得大脑瞬间死机了。
  他神色复杂,若是他没有看错,若是他的眼睛没有出现问题,刚刚那个叫做亚雌的家伙,除了长得唇红齿白很娇小之外,是一位男性吧?
  他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啊,这个世界观也太清奇了吧!
  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三观在受到接二连三的打击之后轰然碎了一地。
  男性能够怀蛋?这是什么神奇操作?!
  他差点冷静不下来。
  好在他还存有一丝的理智,明白此刻绝不能被他们发现。
  拧了拧自己的太阳穴,布兰德强行将这种想法摒弃。
  眼下,不该为这种不重要的事情震惊,而是躲开那些家伙的眼睛,从这被重重青虫包围的地方逃出去!
 
 
第2章 
  盯着那群有着青虫臭味的家伙走进了他刚刚走进的宫殿,他才开始慢慢挪动步伐。
  他观察了身边那围墙好久了。
  围墙高度不过两米,只要他用力一跳,定是能够跳过。
  他测试了一下周围土地的条件,又在地上试探了一会,脚下用力一蹬,轻轻松松地跃上了围墙之上。
  转眼,布兰德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
  宫殿内乱成了一团。
  作为皇室一名普通不出挑的侍从管理者,安幂非常地惊慌。
  当他们进入宫殿的时候,平日里盛放着布兰德大皇子的灵柩已经被歹虫破坏,而布兰德大皇子的尊躯已经被歹虫掳走!
  安幂寻找了一圈,然后他蹲下来,细细地检查着窗户边的这些碎玻璃。
  冰凉的暖色大理石上沾着丝丝的血迹,也许是歹虫不小心遗落下来的。
  他唤来身边同样惊慌失措的雌虫,戴着白色爪套将地面上那沾着血迹的玻璃渣给拿了起来,并且嘱咐道:“立刻让档案室的行官测试这血液到底是哪只虫子的!”
  “是!”
  同时,他叫来另外一只雌虫,吩咐。“立刻禀报总管,将这件事情上报!”
  这已经不是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了,所以他必须将这件事情立刻甩手。
  “另外。”他冷静地嘱咐。“等那个雌虫醒来立刻询问那个歹虫的样貌!”
  “是!”
  雌虫亚雌四散开来,这是重大事故,他们绝对难逃责罚,只是在责罚之前必须要将错误降到最低,说不定总管还会放他们一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