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1 08:13:44  作者:岑温

 =================

《来安》作者:岑温
 
文案:
     这是一个人妖共存的世界。
该文讲述了两名男子从互相警惕到相爱的过程。
有怀疑,有隐瞒,有争吵,也有和好。
若你曾被妖毁去一切,你是否还会接受妖怪的存在?
若你曾被人伤得体无完肤,你是否还会爱上人类?
这是他们的故事,顺带了其他人的故事。
 
苍柏憭尽乾坤事,艾桦谂悉古今人。
孤儿石上道心声,白鱼月下语成谶。
绛草茕孑昨梦泪,香黛无名遗荒枕。
沉羽江淘拥共生,前尘空遁生死门。
 
主男二×男一,其他cp明显的有,隐藏的有。
有缘,才能相遇。
内容标签: 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 奇幻魔幻 虐恋情深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江羽+唐忱 ┃ 配角:匿馥+仇菁+墨+柏仄 ┃ 其它:妖+人
 
 
  ☆、丫鬟飞升大小姐
 
  “快看快看,那不是林家大少爷吗?怎么跑街上乞讨了?”
  “哎哟,你还不知道啊?半个月前,林家除了他,全都死啦!”
  “什么?林家不是除妖的吗?谁能把这些仙人杀啦?”
  “还不就是他们一直要除的妖怪……”
  两位大妈的闲聊顺着风传进林希正耳朵里,突然一个纸袋落入他手中,两位大妈的声音便顺势飘走了。
  “久等了。”一位少女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蹲下来帮他将纸袋打开,里面装着两个馒头。
  “多谢。”林希正头也不抬,开始细细咀嚼并不美味的午餐。少女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不爱搭理人的性子,一言不发地盯着眼前的人。一身褐衣不复从前那般光鲜贵重,明明许久未曾打理,他的脸却依旧十分干净,好似灰尘刻意躲着他一般。
  少女不由得看入了神。
  待到林希正第二个馒头啃到一半后,少女才猛然惊觉,“腾”地站起来,扔给林希正一句“我要回去洗衣服了”便消失于街角。
  冒失的家伙。林希正笑着摇摇头。
  刚把馒头吃完,准备扔纸袋时,人群中走出七八个气势汹汹的壮汉,明显是冲着林希正来的。路人被这些人的气势吓得连连躲避,皆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将林希正围在圈里。
  “怎么?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灭口吗?”林希正将手背在身后冷笑。
  “林公子还是不肯将蛊雕的致命点告知于老爷的话,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中间的大个子说道。
  “告诉你们又如何?你们没一个是它的对手。更何况,谁知道你们老爷想拿红妖丹干什么。”
  此话一出,几名壮汉的眼神俱是一冷,不顾旁人直冲向林希正。林希正抬起一脚将右侧壮汉踹飞,轻轻一跳便跳出了包围圈。
  普通老百姓鲜少瞧见血腥味如此浓烈的打斗,又恐惧又兴奋地远远站在一旁观战。林希正本想跳上房檐逃走,可被他踹飞的那名壮汉不知何时掏出一把菜刀,站在房檐下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不止这个壮汉,其余几人手中也都握着一把刀。虽说武功在其上,但赤手空拳又以一敌多,几人的速度也不低于林希正。林希正很快便寡不敌众。大量的体力消耗使他动作变得迟缓。
  一人眼疾手快,趁着这一破绽将手中的刀掷出。林希正险险躲过,腰部仍被划出一道伤口。
  那把刀速度不减,直劈向后面的围观者。
  在众人一片惊呼中,一道白光闪过,“当”的一声,强行改变了菜刀的运动轨迹。
  菜刀瞬间被拍到地上,等人们的视线从菜刀重新回到战场上时,主角已没了身影。
  少女不知道在她离开后竟有这般好戏开场,小心翼翼推开府上的后门,刚关上时嬷嬷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春夕!你又跑出去了,是想挨板子吗!”
  春夕一惊,连忙求道:“我不敢了,嬷嬷宽宏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就是就是,长得这么漂亮,偷偷跑到街上买两个小首饰,嬷嬷就要打板子也太不近人情了。”一人突然向她们走近。
  “我……”
  “春夕姑娘就是这位吧?初次见面,在下华江羽。”华江羽将手中的白扇展开,明明不热,还是装模作样地扇着风,倒也有一番学士形象。
  “华公子,她是下人,下人哪有什么爱美之心啊……”
  “她不是马上就要‘成为’大小姐了吗?”华江羽指着春夕,笑得有些让人发寒。
  在说我?春夕更是摸不着头脑,嬷嬷竟也说不出话来,横她一眼,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看着嬷嬷离开的身影,春夕有那么一瞬觉得相比起她,眼前这位白衣男子才更教人恐惧。
  “那个……‘成为’大小姐……是什么意思?”春夕吞了吞口水,问道。
  “那个啊……就是‘以大小姐的身份献祭给妖怪’的意思哦。”华江羽微微一笑,扇子将脸遮了将近一半,阴影之下的双眼好似有了重影。
  “以及,我的任务,就是在这之前监视大小姐。”
  春夕不自觉后退一步,然而华宁羽也迅速上前:“那么,请跟我来。”
  这样的人,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春夕犹豫着,想逃却被对方盯得死死的。华江羽一笑,转身走向二楼。
  “虽然我没有对女子动过粗,不代表我不会哦。姑娘还是快跟上吧。”华江羽头也不回,声音幽幽从前方传来。春夕吸口冷气,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到二楼大小姐房间时,华江羽站住了,示意春夕进去。纵使千般不愿意,春夕还是慢慢走了进去。
  谁知华江羽突然关了门,阳光将他的影子映在门上,更显高大了些。
  “华公子?”春夕忙转身用力拍打,门却纹丝不动。
  “姑娘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就不用出去了。”黑影在门外一动不动,“您的‘朋友’会有人照顾的。”
  华江羽说罢,又偏头笑笑,不过,恐怕会打一架吧?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更新字数较少,不定期更新,但不会拖太久,训练文笔的第一部!
 
  ☆、打一架才能好好说话
 
  “那个,多谢。”林希正接过黑衣男子的药,解开衣服,腰部的伤口还在细细流血。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正是他截下了那把刀,并把自己带离现场的。两人暂时在一间废弃的茅草屋休息。
  男人靠在门边,并没有回答。
  包扎好后,林希正起身准备出门。
  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追上来。
  正这样想时,男人却突然将剑横在林希正面前。
  “你不能出去。”
  这是男人的第一句话。
  林希正皱眉:“为什么?”
  “……”男人没了下文。
  “我明白了……”
  林希正舒缓了语气,可下一秒突然面露杀气,弯腰右手刀直逼男子腹部,男子眼疾手快,迅速用空着的左手挡住。熟料只是佯攻,林希正趁机一脚踢中了男子握剑的手腕。男子手中的剑直直地被打飞到茅草屋的角落里去。林希正快速绕过他逃出门,不料后者一记手刀直接抵在他脖子上。
  林希正险险刹住:“……反应不错。”
  “你也一样。”男子在身后淡淡道。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唐忱,除妖师。”
  林希正身体一僵。
  除妖师……吗?
  林希正自嘲地笑笑,乖乖走回了屋内。
  “既然是来困住我的,想必很是无聊吧?”林希正随便找块空地坐下,还好,刚刚的动作没有使伤口开裂,“要听个故事吗?唐……?”
  “唐忱。”
  春夕小心翼翼地将窗户破了个小洞,看了看房间外,外面夕阳正正洒向这边。
  她将门打开一条小缝,一只脚还未伸出,眼前突然暗了下来。
  “姑娘若是出门了,在下会很麻烦的。”一抬头,华江羽一袭素袍,手执白扇,笑盈盈地挡在春夕面前。
  背着光,这个人的气场似乎更为强大了。春夕不由得后退一步。
  “我……有点担心……”春夕低下头。
  “担心林公子?”
  华江羽看着满脸笑容,和蔼可亲,动作却十分强硬。不由分说将门又关上,隔着门继续与春夕对话。
  这个人看来有点无聊。
  春夕默默吐槽,也靠着门坐在地上。
  “华公子……”
  “姑娘有什么事?”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吗?”春夕小心翼翼地问完又马上闭嘴,仔细听门外之人的声音。
  “老爷爱女之深,炼药心切,只好以大小姐之名将姑娘以婚嫁之名献祭,请求石林之妖予于妖丹炼制奇药。”
  字字句句,无比清晰。春夕一下听得懵了,半天没缓过神。
  华江羽的声音虽带有磁性,总给人暖意,此刻却也让春夕从头冷到脚。
  “不过姑娘也不要总想着逃跑哦,不然在下可就不好交代了。”华江羽话锋一转,又恢复了之前的笑意,“还有几天,姑娘有什么需要可以敲门,在下会尽量满足的。”
  门里的人没了动作,华江羽耸耸肩,转身跳下二楼。
  监视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不太适合……
  院中央唯一一棵桃树将大半个空地都遮在了树枝之下,可以说是茂盛至极了。然阳春三月,绿葱葱的树枝上竟不见一株桃花。
  “可怜了一树花啊……”华江羽喃喃,走向老爷的房间。
  推开门,老爷果然立在书桌后,注视着墙上大小姐的画像,连华江羽进来都未曾察觉。
  华江羽仔细观察一番,发现这画像与春夕竟有八分相似,也怪不得老爷会拿春夕当祭品了。
  “老爷,春夕姑娘已在小姐房间了。”华江羽轻声道,郑垣郑老爷这才点点头,转过身道:“好,盯着她别让她跑了,三天之后,用她换蛊雕妖丹,药材就都齐了。”
  “老爷就如此确信,蛊雕会交出妖丹?”华江羽不知从哪儿又变出白扇,一脸邪笑。
  郑垣却只冷冷瞥他一眼,道:“岚儿说,蛊雕最喜富家少女,区区妖丹算何?倒是你,问题倒挺多。”
  华江羽收起扇子,仍是一副欠揍模样:“既然老爷命令,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眼睛扫过桌上大大小小的药罐,药罐旁散落着些许破碎的桃花瓣。
  “可惜那桃花精修炼百年,以后再也见不着桃花了。”
  说罢,华江羽便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华江羽从郑老爷书房出来后,走向了郑府后门。门上的青苔以及周围的杂草都表明了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推开后门是一个山丘,华江羽独自翻过山丘,停在了一座墓碑前。
  墓碑上写着——“郑家大小姐郑恬岚之墓”
  “真是奇怪,大小姐明明在这里哦~”
 
  ☆、活下去的意义
 
  乱石山上,寒风凛冽,一群人在风中缓慢前行,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件武器。
  “正儿,前面便是蛊雕的巢穴了。我们这就去为民除害。”林希正的父亲手持长剑,神情严肃。林父的身后,林希正,林母,以及林府家丁,屏住呼吸,一步步移向前面的方湖。
  湖面平静,映照出周围高耸嶙峋的石头,谁能想到这竟是吃人的妖怪的巢穴呢?在林父将手中的血袋扔向湖中后,水面忽然爆起水花,众人皆是一惊。只见巨大的水花中跳出一只鹰身牛角的妖怪!
  “上!”林父一声令下,家丁们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林希正也不例外。
  然而,蛊雕的再生力超出了林父的想象。刚刚才砍掉的手,立马又长出了新的来,而且似乎攻击力越来越高了。蛊雕被惹怒了,手一挥,家丁们就倒了一大半。
  林府世代为除妖师,其家丁虽身份低微,但个个身手不凡。眨眼间血肉横飞,这是林希正从未想过的。
  “不要怕!盯着它额上的妖丹打!”林父一声令下,余下家丁大喝一声,跟着他冲了上去。
  百年邪兽的名号毕竟不是空有其名,一群除妖师上去也不过是多添几具尸体。林父在混乱之中也丢失了一条手臂,草草包扎之后继续上前。
  林母见形势不利,急急拉回正要冲上前的林希正躲进石堆。
  “正儿!你听好,咱家今天可能要栽在这里了,林家不能断后。现在,头也不回地往回跑!”
  “娘!我怎么可能这样做!”林希正气得一甩袖子,无奈被娘抓得死死的,似乎用尽一生的力气。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们……”见林母直直看着他,林希正语气放软,却也不愿听从。身后还能动的人都在拼命,面前教导自己二十多年的母亲却叫自己逃跑……
  林母叹口气,道:“正儿,你知道我们为何要来除这只蛊雕吗?”
  “因为它吃人。”
  “不仅如此,它会变成人的模样,玩弄人心,使人绝望。”林母摸摸林希正的头,眼中不忍,“你的两个弟弟,还有郑家的岚儿,都是被它吃掉了啊。”
  “你爹说,就算豁出我们的老命,也要和它同归于尽,给年轻人报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