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1 08:19:12  作者:空思

 《穿越之夸父追日》作者:空思

 
文案
 
传说,太阳困于天,日以为昼,使昼夜不分,天下大旱,一日终不忍其所受,遂去之,夸父知其欲终岁不返,逐之,至死方休。
十三,夸父至死方休,吾死亦不休。
我跨越千年的障碍,只为了遇见最初的你。
主受文,
闲的没事乱骗人霸道总裁范攻X脑子有点问题大概是女王毒蛇范受 
阎棣(闫十三)x温习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习,阎棣(闫十三) ┃ 配角:曲尤,白无常 ┃ 其它:跨越千年的爱你
 
 
 
第1章 第一章
传说,太阳困于天,日以为昼,使昼夜不分,天下大旱,一日终不忍其所受,遂去之,夸父知其欲终岁不返,逐之,至死方休。
十三,夸父至死方休,吾死亦不休。
 
 七月十五日,鬼市大开,漫天烈火焚烧,万鬼嘶鸣。
温习一个健步跨过地上哀嚎的小鬼,慌张的四处转头寻找那个人的踪迹。
然而入目除了烈火,别无他物。
他们都说没有看见那人出去,大家印象都很深,毕竟当时那人才下了命令要闭关不久。
大火刚起的时候,是从大殿的方向先起的,有人急忙拍门去叫却没有回应,这门只有阴间几位主子能打开,可是这主子都不在这里,他们也打不开,最后只能因为火势太大,先行离开。
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人不在里面,或者遇到个主子去叫门了。
这突如其来的怪火可是邪门的很,对灵魂竟然有烧灼作用。小鬼没什么修为,稍微一碰瞬间灰飞烟灭。
而那个人他最近正处于虚弱期,一个不慎这阴间转头可能就要换主子了。
温习这段时间去人间整治平衡,再处理一些人鬼情未了的事情,所以有段时间不在阴间了。
今个是中元节,他才打算回来看看,毕竟这个时候乱的很。他以为自己遇到的会是小鬼当道,结果这一回来迎接他的就是熊熊烈火。
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周围的烈火对于温习来说却一点伤害都没有,宛如虚像“噼里啪啦”的作响一点威力都没有,倒是奇怪的很。
但是温习却一脸习以为常的模样,一点奇怪的感觉都没有。
他面不改色的往里面冲,想要早点到达宫殿,他快速的走过孟婆桥,看着地上的汤勺躺了一地,火苗舔舐着汤勺却没有造成伤害,温习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
越靠近阎王殿火势越大,已经一个小鬼都看不到了,只能看到一片狼藉。
恐怕,是阎王殿出事了。
温习来到阎王殿的时候,整个黑色的宫殿都被笼罩在巨大的火势底下,这一次温习倒是受到了阻碍。
只是往前走了一步而已,火势猛的变大衬的他格外渺小,仿佛顷刻间像要将他吞噬。
他感受到了来自火焰的威胁,原本虚无的火苗传来一阵灼热的火气。温习眼神慢慢冰冷下来,但却淡定极了。
他只不过朝着大门的方向迈了一步,火苗却突然瑟缩了一下,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
“十三,开门。是我。”
四周沉默着,没有人回答他,只有火苗跳跃作响,透露着一丝瑟缩之意。
“咔嗒”一声响,温习面前的大门突然缓缓打开。他抬脚就往里面走,然而他的脸色很快就黑沉了下来,面前的屋子干干净净,一个人都没有。
蒲团还在中央放着,微微凹陷下去说明确实坐过人。
温习一身白袍低着头就站在屋子中央,袍子边边角角勾勒着密密麻麻的梵文,随着火焰的灼烧闪着金光。
他的右手慢慢的攥起成拳,悬挂在袖子上的铃铛这个时候铃声大作,但是他却好像一点都没听到的样子。
头发被红玉冠束起,洋洋洒洒的系了一根白带,平时温顺的垂下,此时却有点嚣张的飘动着,张牙舞爪。他面如皎月,温如玉这时却带着几分煞气。
温习深呼吸了几口气,脚下生风迅速转身出了宫殿朝外面大步走去,走出去正巧遇到同样管事的曲尤,他稍微一点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对方幸灾乐祸的笑容。
她晃荡着手里的折扇,胸前的二两雪白的肉颠了颠才矫笑着问道,
“怎么,阎棣不在?”
温习没心情跟她在这里扯皮转头就走,这一看竟然是朝着天庭去的。
曲尤站在后面看着温习急匆匆的身影狠狠的碎了一口,用折扇抵弄着下巴,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老娘活了这么多年,可算是终于等到这百年灾祸了。”
一百年前王母就托月老卜了一卦,结果得出来的是预言阴界百年之后将会有一场大灾,这场灾难不好说,一切只能看各自的造化。
当时就已经是阎棣掌权,很多人就推算这场祸事大概就是由他而起,一时间流言四起,但是碍于阎棣的地位也就流言蜚语了一段时间,就没有人再敢提起了。
但是等着看好戏的人,可是不少。
温习急匆匆的直冲天庭,被天兵只是拦了一下就放行了。他怎么也算是阴间的二把手,天上地下都混了个脸熟,没人会在他身上随便找事。
况且按照两边的消息来源的这个速度,看来上面的人已经知道阴间的大火,特意嘱咐过天兵了,不然少不了还要写个上天庭的记录。
今天这个日子,还真是不凑巧。
鬼门大开的时候自然是很多人都注意的,每年这个日子上面都盯得紧。这种日子闹事简直就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找死。
然而温习求助的目标可不是王母娘娘,而是兼职神算子的月老,他冲上去的时候就看见月老已经等在门口了,一身典型的红娘装摇拽的就站在门口。
等着他就是明白他的来意,那么就不用多做纠缠了。
温习直奔话题而去,但是他却看出了月老的犹豫。
这几年天庭也不是安生,谁不想洁身自保,懒得趟这趟浑水的人可是不在少数。
“月姐,此时事贫道一定记在心里,日后定当相报。”
温习抱拳神色焦急,他和月老没什么交情,要不是阎棣和她混的熟,他这声“月姐”都称呼不来,最多恭恭敬敬的叫声月老。
现在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不看他的面子,看在阎棣的面子上这事也有望能成。
温习心急如焚,急的甩袖子,袖口的铃铛却不作响。
“进来吧。”
见月老松了口,温习也松了一口气跟着月老快步走了进去。入目就是一棵苍天大树直冲云霄,四周悬挂着红色的线,牵连着纠缠着几辈子都不会放开。
这一幕明显是震撼的,但是原谅温习这个时候无心欣赏。除了开始的时候震撼了一下整个人的注意力就放在了月老身上。
月老从一边掏出了一个罗盘,芊芊玉手抚摸着盘面,闭上眼用心感应。
温习知晓她这是在推演天命,默不作声地站在旁边等待。等到她终于睁开眼睛了,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一步看着她。月老眉头一皱,但是很快就松开了。
“这是他自己的劫,要度过只能看他自己。”
“那就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贫道只能等着?”
良好的素养发挥了作用,温习耐心的等到月老说完才插嘴,衔接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可见是真的心急了。
月老摇摇头,温习的心瞬间就凉了一半,眼里瞬间被阴霾覆盖,能被百年前就预料到的劫,他可不认为阎棣还有命回来。
“其实,也不是没有。”
这大喘气恨不得让人掐死她,但是这个时候听到办法的温习激动的不行,眼中的失落一扫而空,现在可是感谢她还来不及。
“请讲!”
“事情好办,他这是心病,心病自然要心药医,你只要知道心病是什么问题不就解决了?你可以尝试—回到他的过去,也就是穿越时空。”
穿越时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可不是说穿越就能穿越回去的,随意打乱时空天道也是不允许的。要是方法简单那这个世界恐怕早就乱了套了。
“请月姐明示。”
“你可能不清楚,阴间的黄泉,那东西可是联系着前世今生,进入黄泉心之所想便能回去。只不过,历史都是既定的,不管你做什么,该发生的还是多会发生。”
温习沉思一下,反正这次是回去探求真相,能不能改变历史他并不在意。
“还有件事,就是穿越时黄泉会抽取你一魂作为入轮回的代价。不会危及性命,只不过你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面,身体会很虚弱,治不好的。到时候我给你们两个牵个线,你顺着线头去找他就好。每三年跨越一次时间,一次跨越三年。”
温习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相对那些直接要命的,这代价已经算轻的了。他怎么可能不接受。
月老见他同意,便从空中来回抓了几下,一根红线就被她抓在了手里,轻飘飘的一吹就绑在了温习的手腕上。
一会儿竟然若隐若现的,最后线头竟然没入了那个铃铛之中。
温习的神色有点奇怪,毕竟任谁手腕上让月老牵了一根红线都奇怪吧,况且另一头还连着他好兄弟。
可惜现在没有让他多想的时间,他谢过了月老就急匆匆的朝着阴间跑去,一刻也不停,却在要离开的时候又被月老叫住,他以为还有什么要事赶紧停步倾听。
“你回去参与的所有事情等回来,他都不会记得。你放手做就好。”
温习愣了两秒没明白什么意思,只能先感谢了了事,转头又急匆匆的的离开了。
月老只能看着温习绝尘的背影摇摇头,你现在不懂,很快就会明白了,而且绝对让你刻骨铭心。
月老在树下坐下,刚才端着气势显然是她一点都不习惯。她的身后朦朦胧胧的闪出一个影子,人影看着手里面的红线笑得合不拢嘴,月老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斜了他一眼。
“你这样骗他,不怕他知道后反悔?”
人影听到了月老的话一声轻笑,声音被特意压低,熟悉的人估计在这里都要分辨一会儿,才能听出来。
“没关系,他啊,我什么意思他都懂。只是装傻而已,不急。”身影负手而立,像是在看外面广袤的天空,“况且,这天庭和地狱也该着洗洗牌了,他不会不高兴的。”
“呵,臭小子。两个人的劫难都让你一次性抵消了,顺便还送了你个便宜,你倒是高兴了。”
人影听着着话,仿若摇了摇头,影子慢慢消散着,
“可惜…终究还是让他受伤了。”
月老听这话叹了口气,“怪就怪你当时失忆了,老娘当年也是风华正茂啊,现在啊,老喽。”
人影到最后彻底消散了。
门口走过来一对小情侣要算姻缘,月老拍拍屁股,笑眯眯地站起来迎着来人,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
温习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黄泉边上,这里比以往干净多了。没什么魑魅魍魉在这里晃荡了,温习深吸一口气就直接跳了下去。
黄泉水对他显然有排斥作用,一直都在荡漾着,没过一会儿温习就感觉到了一丝困倦。这种情况月老并没有提到过,他努力想要保持清醒,最后却还是抵不住困倦沉沉睡去。
泉水这个时候像是吞噬一般爬上了他的肩头,最后漫过胳膊和脸颊,将整个人都包了进去,慢慢归于平静。
十三,我立誓,夸父至死方休,而我死亦不休,既言已出,驷马难追。
 
 
作者有话要说:
当我那个清早想到这个词语的时候,从那一刻开始便不能停止,当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注定了我的沉迷。
这真的是个好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好故事的开始。
 
 
 
 
 
第2章 第二章
温习睁开眼睛的时候,被眼前的美景填满了整个眼睛,漫天飞舞的花朵撒下,他置身于树枝的枝桠间,白袍温顺的贴着垂下。
一抹艳色的花瓣恰巧粘在唇上,竟是染了一层润色,温习抬手将花瓣拿下来,手指也染了淡粉。
他一低头就看见一个穿着华服的貌美妇人正站在树下抬头看着他,入眼就是一脸的懵逼。温习看着红线穿过斑驳的树影,最后线头没入妇人高高隆起的肚子。
看来,十三这个时候还并未出生。
温习眨眨眼睛准备先把面前的事情糊弄过去再说,他刚想张嘴结果喉咙一甜,一口血直接就喷出来了,树底下的女人瞬间就更懵逼了,还带着几分惊吓。
温习知道这是穿越的后遗症,胸口感觉一骨子火烧一样的疼痛。但他很淡定的抬手擦掉嘴角的鲜血接着说道,
“妇人贵安,打扰了您的清静勿多责怪。贫道是天上下凡的神仙,不慎落……”
温习瞎扯淡的话还没有说完,该妇人突然尖叫起来,她大声呼唤着守卫。大概是因为患有身孕,生怕出点什么是事情,守卫很快就来了,完全不听温习扯淡就直接把人丢出了大门。
温习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被直接摔了出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面的大门就“碰”的一声猛的关上了。
站在门口的小厮看到温习的样子,抱紧了怀里的金银珠宝狠狠的碎了一口,
“呸!你是什么人!妇人还能是你窥探的吗!”
温习爬起来的时候手软脚软的差点又摔个狗吃屎,现在他能动用的法术实在是稀少,估计这就是入了黄泉剥去一魂的后果。
温习面瘫着一张脸,在门口小厮异样的眼神中把自己娜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下。小厮盯了他一会儿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好像他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坏人一样。
温习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难不成丢了一魂他的颜值还下降了?
他应该长了一张正经脸吧,用地狱里面来自几千年后的小鬼的话来说,就是张了一张禁欲脸吧,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会被直接扔出来?
温习一脸愁苦,他大兄弟可在里面呢,他怎么着也要看着他大兄弟出生啊,坐了半天他都没有一个答案的。
要是这里是阴间就好了,他的权利算不上大,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人信服的。
等等,阴间!
温习的眼前一亮,他就不信这个时候没有阴间。大量的灵魂需要一个归宿,这里就算没有几千年之后的阴间系统完善,但是一定是有的。
他本身就是阴界的二把手自然和阴间是紧密相连的,可是有的是法子去联系阴界,但是招谁来才好呢。
这必须是一个,在他任职的这段时间里面与他交好,比较好骗,连他这种他来自几千年之后的鬼话都能相信的,并且在这个时间里面还有权有势的家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