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2 08:06:29  作者:西风北岳

   《十六,囚》作者:西风北岳

  文案:美攻强受,1V1,he,相信我,前五章过后会很甜,不虐!!!
  这个合集与海棠上上传的比起来部分内容有不同,但大致剧情没变,这个才是最终定型版,要传播的话请传播这个。
  苏海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齐笙绑架!他怎么敢!但实际齐笙不仅敢,还做得非常成功。
  昔日做老王,草原上养羊。今天被监禁,深夜勤加班。
  要不是齐笙是性冷淡,估计苏海早就雏菊不保了。但齐笙也够恶趣味的,就喜欢给苏海带上各种奇怪的东西拍片!要拍满十六部才会被放走,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给我的鸡儿放天假吧!但真到要走时,苏海反而有些舍不得了……他也发现,齐笙的身份也并不像他一开始调查出来的那么简单……而苏海自己,身上也有着秘密……
 
 
楔子
  “呐,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囡囡了……”囡囡拽着齐笙的衣角,平时匀称服帖的衬衫被小手扯得皱巴巴的,她低着头,小熊被她紧箍在胸前“妈妈是不是和周爸爸一样,再也不会来看囡囡了……”
  齐笙蹲下身子,抚摸着囡囡的头发,心里一抽抽的发疼。他双唇蠕动着,想要安慰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囡囡会乖乖的,所以,爸爸”囡囡怯生生的抬头望着齐笙,乌溜圆润的眼里包满了泪水,她睁大了双眼强撑着不让泪水滑出,“爸爸不要也丢下囡囡,囡囡不想一个人……”
  齐笙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眼泪一颗接一颗的从腮边滚落,伸出双臂把囡囡紧紧抱在胸前“是爸爸没用!都是爸爸的错……爸爸不会抛下囡囡的,囡囡别哭……”
  “囡囡才没有哭!”囡囡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倔强的回答道,眼泪却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滑出,囡囡伸出手想为爸爸抹去眼泪,然而眼泪却越抹越多,囡囡眼前也越来越模糊“爸爸不哭,囡囡会一直陪着爸爸的。”
  “囡囡!”齐笙失声痛哭,近些天所发生的一切在脑中一一闪过。
  九十九朵红玫瑰摔落在地,热情如火的鲜红色在转瞬间变得比蚊子血还让人厌恶。床下散落的衣裤鞋袜,男人和女人交叠耸动的赤裸躯体……他与林雪儿的婚纱照挂在床头上,怒视着这不堪入目的画面。
  结婚纪念日惊喜,这的确是纪念日惊喜。
  在齐笙心底,愤怒与憎恨的黑色火焰,逐渐蔓延。
 
 
第一章 什么?!我被绑架了!
  “从此,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齐笙合上了故事书,看向女儿酣睡的脸庞,眼中充满了温柔。
  “囡囡晚安。”他轻吻在囡囡的额头,为她掖好被角,关上暖黄色的小夜灯,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合上房门。
  窗外一片漆黑,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因为明天学校组织去动物园,囡囡兴奋了好久,直到现在才睡着。
  走廊很宽阔,客厅很大,夜灯小小的,像是要被黑暗吞噬。
  他与囡囡刚搬来这里不久,这是一套早已装修好的二手别墅,要价很高还要求一次性结清,买下这栋别墅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之所以选择这栋别墅是因为它有一个地下室,隔音效果十分不错,找到这么一栋房子花了他很大的功夫。
  为了今夜,齐笙已经谋划了很久。
  “啪嗒。”齐笙打开了地下室的灯,开关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灯光惊醒了被牢牢捆在椅子上,眼睛和嘴巴被黑布蒙住的人,他呜呜的发出声音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齐笙解开他嘴上的黑布,冷眼看着他,各种晦暗负面的想法在脑中翻涌而过,眼神越发的冰冷。
  “为了把我绑过来废了不少功夫吧。”椅子上的人故作镇定“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哼。”齐笙冷笑一声,扬手就是一巴猛扇在他的脸上,“苏少,不是任何问题都是能用钱解决的。”
  这一巴掌扇得苏海脸上火辣辣的疼,他的心中满是愤怒与莫名其妙。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对方既然不是为了钱,难道是为了……
  “你是我哥的仇家,想用我来威胁我哥?”
  “看来苏海你已经忘记我是谁了,你还记得林雪儿吗。”
  “是你?!林雪儿的丈夫齐笙!!!”苏海十分震惊,他万万没想到绑架自己的居然会是齐笙,随即他又镇静了下来,甚至还觉得松了一口气,他冷冷的笑道“找我报仇?我和林雪儿不过只是玩玩而已,哪知道她却当了真,我可没劝过她和你离婚,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罢了。”
  “啪!”齐笙又是一耳光扇在苏海脸上。
  “一厢情愿?自作多情?”齐笙面容狰狞,可怖的血色充满了他平日苍白的脸颊,扇耳光的手因为用力过猛剧烈的疼痛着“你跟我说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明明是你先……!”
  “如果她真的爱你,会如此轻易的被我勾搭到手?她为什么出轨你心中没点数吗?被绿了那么久都毫无所觉,要不是我可怜你让你亲眼撞破,估计你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吧。”苏海有恃无恐,齐笙不过是普通人,绑架自己的过程中肯定有不少漏洞,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哥就会发现他失踪了,而且齐笙还有一个致命的把柄。
  “林雪儿离开前把囡囡交给你抚养了吧?你好像很喜欢囡囡。”苏海的语气透着威胁“在我哥找到这儿前,你最好对我好点,囡囡那么可爱我也舍不得对她下手。”
  齐笙脸色几经变幻,最终定格成一个诡异的表情,他突然笑出了声“呵,我就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原来是在指望你哥。放心,你不会有对囡囡下手的机会的。”
  苏海刚欲说话,嘴便被齐笙用口塞堵住了。眼前的黑布被取下,苏海下意识的眯起双眼,突然袭来的灯光刺得他双眼发疼,应激性的分泌出大量的泪水。
  在泪水的浸润下世界都变得模糊,苏海朦胧的看见齐笙站在他面前,逆着光,看不清他的面容。齐笙手里拿着什么向他伸来,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什么好东西,苏海扭动着身子挣扎着想躲,但被捆紧在凳子上的他又能躲到哪儿去呢?
  一块手帕猛然蒙上他的鼻孔,苏海促不防的吸下一大口刺鼻的味道,想要咳嗽却吸入了更多的气体,随即他全身变得酸软无力,只能看着齐笙把绑住自己的绳子解开干着急,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
  “你不是很喜欢玩弄女人吗?”齐笙语气阴沉,带着一丝快意的,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齐笙在一旁翻出摄像机,选好角度用支架架在一旁。接着他脱下苏海的衣裤,在地上拖拽着让他摆出一个屈辱的姿势,想了想后又拿出手铐把苏海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春末夏初的夜晚还是这么凉,苏海赤条条的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小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不断起着鸡皮疙瘩。灯光的照耀使他的肌肤泛着微微的光泽,平日里锻炼出的优美肌肉在此时帮不到他一丝一毫,反而让他更觉无力。他的屁股高高撅起,随着呼吸不断的耸动着。被扇了两巴掌的脸颊通红,因为含着口塞无法吞咽的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溢出,滑出道道晶亮淫靡的痕迹,最终流淌汇聚到地板上。
  苏海愤怒的看向齐笙,眼神带着屈辱、羞耻与慌乱,他已经猜到齐笙接下来会对他做什么了,比起这样他更宁愿齐笙毒打他一顿。他想要大声叫喊谩骂,却连说话的力气都丧失了,一切内心所想的话语传到口中都变成了细微的呜呜声。
  “根据我能调查到的,你至少玩弄过十一个有夫之妇,然而实际上的数据只会比十一多,我便好心一点,只算你十六个吧。”齐笙声音冰冷,“这是你的出道片子,好好表现。”
  齐笙按下了录像键,摄像机亮起了红灯,那红色的光芒在苏海眼里是那么的刺眼,愤怒与屈辱不断撕咬着他的内心,他难以置信现在和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夜深了,苏海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二章 我居然成了小黄片主演
  “呜……”温热的水流不断的通过灌肠器注入苏海的肠道内,一种奇怪的感觉顺着尾椎一丝丝的传递到大脑,苏海极力的想要忽视这种怪异的感觉。
  肛门处被涂上了大量俗气的玫瑰味润滑剂,里面还含有某种不知名的红色小颗粒。原本是膏装的润滑剂此时因体温而融化,润湿了暗红色的花瓣,顺着大腿根部缓缓淌下。花蕊处正插着一根大拇指粗的粉红色橡胶导管,随着菊穴的收缩颤动着。
  羞耻,屈辱。
  苏海脸色涨红,怒视着齐笙,齐笙却是一脸专注,拿着灌肠器缓缓的把液体挤压进苏海的体内,还时不时看向苏海观察他的反应。
  那种专注的神情让苏海越发的羞恼,全身都漫上了漂亮的嫣红的色彩。
  透明冰凉的液体被一次次的灌入肠道内,又在摄像机的拍摄下排出。苏海感觉自己的自尊碎成一片片,顺着液体也这么排了出去。他看向摄像机的目光越发的呆滞,那点红色的灯光在他眼中不断的放大,直到血色灼烧了他的整个眼眶。
  空气不知在何时开始变得燥热,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蒸笼上蒸煮着,细密的汗珠不断从皮肤上渗出,他的鼻翼翕动着,每一口呼吸都变得炽热而又绵长,健硕的胸膛随着呼吸不断的起伏,夹在他充血挺立的乳头上的小巧铃铛也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发出铃铃的脆响。
  热,实在是太热了,热到让人头晕眼花,热到让他的身体深处,蔓延起难言的渴望与悸动。
  我这是,被下春药了?不可以……
  他模糊的想着,强撑着想要保持清醒。
  齐笙把软管从花蕊中缓缓抽出,花瓣恋恋不舍的吸住导管,在导管离开时还淫靡的发出波的声响。
  “唔……”苏海发出了短促的呻吟,在意识到后又马上压抑在喉头,但深处传来的阵阵空虚感让他难耐的皱起眉。
  在春药的作用下,苏海的意识逐渐缥缈虚幻,身体轻飘飘的如在云端,双眼迷离着,神情开始变得狂乱。但内心却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楚,悲伤几乎要凝成实质从双眼中漫出。
  为什么会如此悲伤呢?
  大脑内部乱成了一团浆糊,苏海已经无力思考,渴望与痛苦在身体里纠缠盘旋,身体永远是诚实的,苏海的下体已悄然竖立,深红色的男根青筋暴起,前端滴落的泪水仿佛是在为自己的淫乱下贱而忏悔。
  在欲望的深渊前,个人的意志是如此的无力。
  “嗯,第三次,也就是这次灌肠完后,就可以正式开始了。”齐笙把一个粉色半透明约两指粗的肛塞塞进花蕊里,又引得苏海发出阵阵呻吟。
  “呵,只是这样便受不了了?是我下药的剂量太多还是你天生不知廉耻?”齐笙冷笑,语气中带着嘲讽“看来苏少你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夫嘛,你便是用这幅淫荡的姿态去勾引那些女人的吗?嗯?”
  齐笙把摄像机从支架上拿下来,凑近了拍摄苏海的各种丑态。“等我把视频发到网上,不知会有多少男人肖想着你的肉体对着你撸,并无比期待你的新片?”
  齐笙摆弄着苏海的身体,把他摆成种种屈辱的姿势,苏海的眼神越发的空洞。
  在摆拍了一会儿后,齐笙拖动着苏海让他背靠在墙上,此时迷药的药效已经没那么猛了,虽然苏海还是全身无力,但勉强能让齐笙摆成双腿叉开跪在地上的姿势。
  齐笙擦了擦额头的汗,靠在墙上歇了一会儿。对于身体瘦弱的他来说把这么一个高大健壮的成年男子搬来搬去着实有些费力。
  他在苏海的身下垫好白色的绒布后,便又在苏海的双腿中间放了一个玻璃缸。齐笙把摄像机凑近了苏海的下体,在调整好镜头后,齐笙拔下了肛塞。
  透明的带着玫瑰花香的液体自菊穴喷涌而出,喷射在玻璃缸中发出叮咚脆响。苏海面色潮红,迷乱的晃动着脑袋,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神志,排泄的快感让他发出低声啜泣般的呻吟,空洞的眼神此时被性欲填满,双眼朦胧着一层雾气,更加的撩人。
  液体涌出的速度开始慢下来,不再笔直的向玻璃缸喷射而去,转而顺着苏海的大腿根从双腿流下。那透明的液体自苏海健硕笔直的双腿上缓缓流过,亲吻着他小麦色细腻的肌肤。水痕勾勒着苏海的腿部肌肉形成一条条优美的溪流,但再怎么迷恋这饱满而又充满活力的身躯,最终还是要分别的。恋恋不舍的,液体向下在膝盖处汇聚,把垫在苏海身下的白色绒布浸润出深色的水迹。
  在液体流尽后,身体里的空虚感越发的明显。苏海用难耐的眼神看向齐笙,火热的身躯不断的扭动着摩擦冰冷的墙壁,整个口塞已经被完全濡湿,唾液从嘴角漫到下巴,又划过脖颈,最后从两块丰满胸肌间的沟壑淌过。苏海的嘴里不断发出细碎的喘息,似乎是在发出邀请的信号。
  “呵,还真是淫荡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被操吗?可惜我并不喜欢男人。”齐笙说着,并重新把摄像机架好,神情逐渐阴冷,“之前似乎是让你太快活了,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齐笙把苏海拖拽到一旁,把他推倒在地板上。后脑勺与地板碰撞发出了砰的声响,苏海眼中闪过痛苦,但随即又被嫣红色的欲望重新替代。
  “你不是很想要吗?那就给你吧。”齐笙从一旁拿出一跟粗壮狰狞的假根,抵在苏海穴口,旋转着捅了进去。
  血液几乎是在瞬间迸裂而出,未经扩张的菊穴连承受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的侵犯都十分困难,更别说如此巨大的假根了。
  苏海双目欲眦,身躯因为身体上最脆弱柔嫩的地方传来的痛楚猛然弓起,他的喉咙里不断发出惨叫,那惨叫声通过口塞的掩埋不仅没有失真反而越发的恐怖,凄楚。
  瞳孔不断放大直至失去焦距,泪水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原本傲然挺立的下体此时已经彻底疲软了下来,蜷缩在黑色的草丛里前端尚还分泌着晶莹的泪水,控诉着自己所受的天大委屈。
  齐笙皱了皱眉,他看着不断从苏海眼眶滑落的泪水心中闪过一丝慌乱与不忍,但一想到林雪儿离去时背影的死寂,一想到囡囡倔强却蓄满泪水的双眼……
  怒火腾然而起,再次填满了他心中的每一个角落。齐笙不再犹豫,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把假根狠狠的挤压进去。苏海夹紧了屁股想要抗拒假根的进入,但这是悲哀徒劳的。粗壮的假根以碾压的姿态进入了苏海的身体,磨平了肠道里的每一个褶皱,贪婪撕扯着每一寸粘膜。在苏海剧烈的惨叫与身体不断的痉挛与抽搐中,粗大的假根彻底的贯穿了苏海的身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