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3 10:53:50  作者:是元宵不是汤圆

 =================

《快穿之男主自带白化光环》作者:是元宵不是汤圆
 
文案:
     建议从第三个世界开始看
 
渣作者前两个世界写崩了,看了你们会弃文的,文案所有从第三个世界开始,比心
 
翻车的江如意只想完成任务,然后潇洒走天涯
 
无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某男主居然为他把自己切片了?
 
窜了两个世界,收集齐两个片片,还没歇了一口气的江如意震惊的发现:
 
好不容易找齐的两个片片居然打架把自己打碎了???
 
江如意:……mmp,等我找起碎片一定抽死你
 
“渣”男主:啊,我是谁,我在哪?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如意,项九 ┃ 配角:万柏莲 ┃ 其它:
 
 
  ☆、第一个世界
 
  “砰!”
  强烈的撞击让江如意有一瞬间的眩晕。额头有温热的液体一点点流下来。江如意无力的勾了勾嘴角,自己这是,要死了?
  “如意!”不知道哪里的一声嘶吼,让江如意颤了颤,这声音也太大了吧。
  身子被人小心翼翼的从车里抱出来,江如意眨着眼睛想看清是谁,但是只能看到猩红的一片。
  “如意!”
  又是一声低吼,江如意脑袋一片空白,晕过去的时候,还有精力想,这人的声音,有点像经常给自己送饭的外卖小哥啊。
  搂抱着江如意的男人,看着昏迷过去的江如意,有一瞬间的心脏停跳,但是很快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闪了闪,抱着江如意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子回家。
  ======
  男子将江如意抱回自己家中的时候,江如意的气息已经微弱的近乎停止。
  打开卧室的门,里面是几台并列的营养仓,和占据半个卧室的巨型电脑,电脑的屏幕一闪一闪的,出现一只橘黄色的大猫。
  将江如意放入修护液中,男子拎起一边的电脑线,将营养仓和电脑连接起来,对着橘猫下命令道“小乖,等如意身体修复好了之后,开启攻略游戏。”
  “那不叫攻略游戏!”橘猫气呼呼的拍着爪子“这是抓捕时空波动根据,模拟波动进入平行时空好嘛!”
  “……随你”男子无所谓的回答“我已经将两台营养仓绑定,在我们出来之前,我把房间主系统交给你,由你控制。”
  “那我可以打游戏吗?”
  “等我们出来的。”男子淡淡道。
  “好!”橘猫兴奋的嗷呜一声,催促道“主人你快进去吧,我会让你们尽快出来的!你们口令要设置成什么?”
  男子脱去身上的衣衫,平躺到营养仓,闭眼之前,忽然一笑,吐出那三个字“……”
  橘猫:“……主人你真闷.骚。”
  =======
  “哈喽,欢迎宿主来到攻略系统,只要宿主收集男主的好感度,让男主说出那三个字,我就可以放你出去哦!”
  “不好意思,我不玩弄感情。”
  意识刚刚苏醒的江如意,听见这段莫名其妙的话,条件反射拒绝掉。开玩笑,自己一个三好少年,五好市民,跑去玩弄别人感情,成什么样子啊。
  声音停顿一下,然后坚定的无视了江如意的话“拒绝无效,开启第一个世界‘冷酷小书郎’,请宿主接受任务书和背景前情。”
  “我不玩弄……”话没说完,江如意感觉自己忽然扭曲了一下,就立刻被一种强大的存在捉走,强行塞在容器里。
  ——虽然这个容器是个人。
  “一定要完成任务吗?”
  “是的,友情提示宿主,宿主的死亡是因为家人哦,如果宿主出去时间晚了,宿主家人将会遭受一些事情哦~”
  江如意脸色一变,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坏掉的刹车,江如意终于有点危机感了,看来任务是不得不做了,江如意叹气,只是“为什么我感觉你的声音有点谄媚?”
  “……请宿主接受任务书。”
  “哦。”
  随着答应,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出现在脑海。江如意粗略的翻了翻,面无表情“你让我做三?”
  书是俗套的套路文,男女主打怪一路向上爬,自己就是男女主在一起的第一只小怪兽,打到了自己,男女主才能在一起。
  “怎么是做三?宿主你好好看看啊!明明你才是正室啊!是女主陷害你的,你才会变成下堂妻,才会黑化变成打不死的小怪兽啊!”
  “我是男的!”
  “谁说男的和男的不能在一起?”
  被系统理直气壮的话噎了一下,江如意眯了眯眼,从记忆中抽出一个画面“所以你是不是看上了男主家的公猫?”
  男主家有一只黑白间色的猫,长得一副凶狠的样子,可是对原主却很温柔。在这本书里,当女主赶走了原主之后,那只猫还愤怒的抓咬女主,最后被男主命人打死了,不然原主也不会黑化的那么彻底。
  系统是猫这个事,江如意在系统传任务书的时候,依稀看到了一只梅花小爪印,作为一个云吸猫十几年的人,江如意表示,绝对不会认错哒。
  橘猫系统:“……”好气哦,好想拍死这个人类啊喵!
  堵住了系统,江如意靠后一趟,慢慢的梳理接受的记忆。
  事实上,在江如意的记忆中,女主是一个温柔可人的邻家小妹妹,不对,说临家也不准确,事实上这个小表妹从小就是在江如意家长大,天天跟在江如意的身后跑,说要嫁给江如意当老婆的。
  只是后来莫名黑化,干掉江如意,和男主在一起了。狗血无厘头的爽苏文。
  至于黑化的时间,江如意翻开了一下记忆,可巧了,刚好就这几天。
  往后一趟,江如意打定注意,见招拆招,没有招就躺着呗。
  
 
  ☆、第一个世界
 
  江如意在这个家中是从小被娇宠长大的,这在村里也不奇怪,虽然说是村子,但是只要牵扯上读书人的事,那就变得理所当然的事了——即使这个读书人,连个秀才都没考上。
  江如意前不久走路摔了一跤,磕破了脑袋,大夫来了几趟,每次都是摇头,因此这几天江家的气氛越来越冷肃。
  想到还昏迷不醒的表哥,万柏莲支着下巴又想哭,自己表哥多好看的一个人啊,怎么就眼瞎看上项家的人呢,表哥都这个样了,项家那边连个人都不过来。
  江母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自己小侄女支着下巴,眼睛红的像只小兔子:
  “莲儿啊,别哭了啊,你表哥会好的。”
  “姑母。”万柏莲起身行一个礼,将泪水憋了回去,点着头“表哥肯定会好的,我将药给表哥送过去,说不定他就醒了呢。”
  “辛苦你了。”
  “不碍事的。”万柏莲那块布垫着,小心翼翼的倒了一碗药出来,冷了冷,不烫手了,才端进屋。
  一进屋,就看到几日昏迷的表哥,靠做在床边,手中翻看着什么,听见动静,抬头冲着少女一笑:
  “ 阿莲来了”
  一如既往的悠然自若。
  这和平常的表哥一模一样,万柏莲却忍不住眼眶湿润,后退两步,冲着外面大喊:
  “姑母,表哥醒了!!”
  “什么!”
  江母手中将手中的菜篮子一丢就往外面跑“我去喊你姑父和大夫,你看好你表哥!”
  “哎!”
  万柏莲爽脆的答应一声,捧着药蹭到江如意床边
  “表哥,你真的醒了?”
  江如意垂眸看着黑漆漆的汤药,飞快的掀开被子窝好,只露出黑漆漆的发丝
  “不,我没醒。”
  万柏莲:“……”
  项母坐在院子里,拿着一捧布料正在小心的缝纫着,听见不远处的嘈杂声,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看向端着茶碗走过来的姑娘,忍不住开口“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夫人,是那边的江家出事了。”婢女将茶碗送到项母手里,顺手拿开项母手里的东西,岔开话题:
  “夫人,少爷走之前可是叮嘱过我了,要你仔细着眼睛呢。”
  一提到自己的儿子,项母立刻跟着转了话题。
  “别说那个熊孩子了。整天闷着脑袋的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两个字,真是……”项母好笑的摇着头,接过茶碗喝了一口。
  婢女看项母口中抱怨,脸上却是一片得色,心里不由的轻松点。
  自家夫人哪里都好,就是性子太软绵,情绪有时候波动的太大。以前少爷在的时候,都是找三四个丫鬟陪着夫人聊天解闷,只可惜后来少爷识人不清,家道中落,这伺候的人才少了下来。
  婢女放心的太早了。
  项母将茶碗放到桌子上,脸上带上几分踟蹰,“你刚才说那江家怎么了?”
  “说是江家的那如意醒了。”
  “嗯?”
  “说是万家的那个姑娘,熬好了药送进去,就看到那人坐在床边好生生的,还冲她笑呢”
  “居然醒了……”项母脸上闪过一抹不明显的惊惧“怎么会醒呢!”
  婢女没看出来项母的惊慌,摇着脑袋说道“婢子也不知道”
  项母抿了抿嘴,掩饰住慌乱“你去将嬷嬷叫来”
  “是。”
  项嬷嬷得了消息很快过来,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拉住项夫人的手安抚道:
  “夫人,我知道你心疼如意小子,如意当初在咱们府里摔的那一跤,把你吓得也不清,今儿你身子才好,就由我代替夫人去江家那边走一趟吧。”
  项夫人意领神会,拿着帕子清咳两声:
  “那就麻烦嬷嬷去一趟了,是我这身子骨不好用了,江家要怪,就怪我吧。”
  项嬷嬷宽慰了项夫人两句,从夫人的仓库里,挑了一些东西之后,匆匆去了江家。
  项家是富硕人家,哪怕是落败了也不是江家一个普通小民家可以对比的,但是知道一点内情的项嬷嬷可不敢小看项家,别的不说,光说那江如意,如果江如意死了还好说,但是只要江如意活着,项家就别想直起腰板对江家。
  一路思衬着,项嬷嬷进了江家院子。
  “江夫人在家吗?”
  江母坐在屋里正围着自家刚起来的儿子,看他喝粥。
  大病一场之后的江如意,身子骨到底是弱了下来,只坐一会儿脸上就有些困倦的神色了,但是江母舍不得他睡,生怕这一睡下去,就醒不过来了。
  江父有心让儿子睡会,他一个大劳力的,说不出什么劝慰人的话,就在一边咳嗽,江母也不理他,就是含笑看着江如意,等他喝完粥了,又递过去一碗凉着的药:
  “快,温热着呢。”
  江如意苦着脸,不想喝。正在想法子推过去,就听见外面的喊声,眼睛一亮,接过碗,对江母说“娘,外面有人叫你呢”
  江母原本温柔的脸一下子拉下来,不耐烦道:
  “理她干嘛,前几日.你在他们家出了事,每一个来看你的!他那个儿子,怕你死了耽误他考学,早早的跑了。今天你身子骨好了,她们又想凑过来,我呸她们一脸!”
  “就是就是!表哥你不知道,那项家太过分了,我们买不到药材,听说她们家有,上门求借,结果就被赶回来了!”
  坐在一边的万柏莲也接着话说上了。
  “她们一家每一个好东西,我看啊,表哥你还不如和他们退了亲,和,和我成亲呢”万柏莲脸涨的通红,声音低若蚊吟“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这都哪跟哪啊,江如意有些忍不住想摇头,不说自己的任务,就单说两个人是表兄妹就不成啊。
  “江夫人?”见到没人出来,项嬷嬷忍不住又喊了一声“如意在家吗?”
  “喊喊喊,烦死了,谁家的狗一大清早跑我家咋咋呼呼的!”
  万柏莲等不到江如意的回答,一跺脚跑到门口骂了起来“见不得人好的东西,故意上门做搅事精,我说怎么表哥醒了,还有乌鸦叫呢,感情是搅事精上门了。”
  “莲儿!”
  文文静静的莲儿,忽然这一顿泼妇一样的叫骂,不仅吓到了项嬷嬷,连江如意一家都吓到了,江母哪怕在恶心项家,为了自己侄女的名声,还是出来了:
  “女儿家家,哪里学来的这些话。”
  “我昨日听项三千家就是这么叫的。”万柏莲噘着嘴,不肯让步“就是跟他们学的。”
  项嬷嬷脸色不好看,项三千是谁,可是她的老来子,心疼的不得了,那话是谁骂的,还真是项嬷嬷自己先骂的。
  家里的儿媳妇昨日亲戚来了一大把的打秋风,她哪有那么多闲钱给,直接一顿喝骂走了。
  哪想到会被这个小丫头学去。项嬷嬷气的嘴唇直哆嗦,捏紧了手中的篮子,看着装模作样训斥的江母,挤出个笑“江夫人,不怪小姐这么说,是我平日里说话没个注意的,带坏了小姐。”
  江母沉思一下,居然真的不说万柏莲了“你说的也是,项嬷嬷既然是家奴,就该有家奴的样子,当年我父还在的时候,家中要是有奴才这么说话,早就被母亲拖出去打死发卖了。”
  好狠毒的人!
  项嬷嬷瞳孔不自觉放大,但是知道江母说的是事实,心里咬牙,平常见的温温柔柔一个人,今天怎么跟一条疯狗一样的,逮谁咬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