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3 10:55:33  作者:封玖

 书名:反派自救指南[快穿]

作者:封玖
 
简介:
作为游戏里的终极BOSS,谢厌自有意识开始,就在游戏里死来死去,眼睁睁看着自己顺着剧情被人砍死几百遍,他相当不甘心。
再次被人砍死,他的不甘值达到顶峰,引起全服动荡,差点毁了游戏世界,直到一个自称“系统”的人找上他。
谢厌:你是说,让我穿成那些注定惨死的反派?
系统:对,阻止他们惨死的命运。
谢厌:……我TM连自己都惨死八百遍了,还顾得上别人?
系统:成功拯救,功德值攒到一定程度,你就能脱离游戏世界控制。
谢厌:我想怎么拯救都可以?
系统:……只要不伤天害理。
许久之后,系统看着载满功德值的谢厌,哭唧唧:跪求大佬再穿一次!
 
武力值爆表十项全能腹黑受vs各种霸气攻 
 
阅读指南:
1、快穿,主受,攻一个人,逻辑已迷路,甜爽文
2、系统只是辅助,给谢厌一个重活的机会,不会强迫
3、写文不易,轻拍建议可以,不喜也不要运用谩骂、嘲讽等攻击性语言针对作者或角色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厌 ┃ 配角:攻 ┃ 其它:快穿甜文爽文
==================
 
  第1章 楔子
 
  入目满楼血色。
  缚天楼已被正义之师攻破,每一层皆是横尸碎肉,呛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楼主谢厌倒在血泊里,睁着那双漂亮却让人心悸的眸子,似乎死不瞑目。
  他当然死不瞑目!
  三岁被家中恶奴拐至边境混乱之地,贱卖至南风馆,因容貌极为出色,得馆主悉心教养,指望他成为馆中的摇钱树。
  十二岁,拍卖处子之夜,被人高价赎身带走,本以为遇到善心人,可却进了另一个狼窟,从此,被人当做药人进行试验,整整十年。
  二十二岁,他手刃仇人后,发现仇人乃闻名天下的医圣,人人都当他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江湖中侠义之士见他必杀,可谁都不知道,他早已将医圣的一身本领融会贯通,甚至因为他亲身试药,在医术一途上,比那个道貌岸然的医圣更加出色。
  三十二岁,他已经坐拥缚天楼,在这十年间,他伪装、逃亡、信任、背叛、受伤、学武,历经重重磨难,终于凭借一身本领,创建缚天楼,令江湖人闻风丧胆。
  可就在他建成缚天楼之时,他突然产生了“意识”。
  原来,他自始至终,只是一串数据,他是被创造出来的,他悲惨的一生也是被人创造出来的,那些伤痕、那些痛苦、那些屈辱,全部都是假的!他只是游戏里注定惨死的终极boss!
  眼睁睁看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死在那些玩家手里,他明明可以反击,可是身体却像被什么操纵一样,只能在固定的轨道上反击玩家。
  他怎么甘心!如何甘心!
  他谢厌的一生不应该如此憋屈!
  前三十年深埋心底的悲愤,以及后面无数次被杀的屈辱不甘,瞬间化成庞大磅礴的力量,差点让整个游戏世界瘫痪。
  去他娘的游戏!
  眼前一片黑暗,可谢厌的意识还在。
  不知过去多久,久到他的意识快要消散,一道白光倏地将他身体笼罩,碎裂的心脏重塑,伤口消失不见。
  他是数据,没有痛感,但此时却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暖意,仿佛本来要被太阳晒死的鱼突然入了水,得了新生。
  【叮咚!谢厌大大你好,我是你的服务系统88,很高兴为你服务!】
  “爸爸?”
  谢厌产生自我意识之后,就默默搜集游戏世界的信息,游戏里玩家太多了,就算每个人只说一句话,他都能分析出许多信息,而他本身就是一组数据,接收其他庞大数量的信息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所以,在游戏世界里面待了这么久,他也学会了不少现代社会的语言与知识。
  【不是‘爸爸’,是88,大大可以叫我小八。】
  脑中的数据瞬间活动起来,他迅速从海量信息里提取出“系统”的意思,也明白了其作用和意义。
  “你有什么用?可以帮本座什么?是要让本座穿越其他位面做白工?除了你还有没有其他系统?”
  嘤,大大好凶,可是看起来又好靠谱,99和99的主人果然没有骗自己,跟着谢大大一定会升职加薪的!
  小八边在心内憧憬,边一本正经回答谢厌:“我可以帮你脱离游戏世界的桎梏,去其他世界帮助跟你差不多的反派走上人生巅峰,等攒够了功德值,你就可以永远脱离游戏世界啦,然后……”说到这里,它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戛然而止。
  谢厌眼眸阴沉,“然后什么?”
  小八谨记自己不能说出关于其他系统和其他宿主的事情,迅速补救:“然后就可以逍遥自在啦!”
  对于它的话,谢厌自然不会全信,但眼下这的确是他脱离游戏世界的唯一途径。
  “除了可以让我穿越,你还有什么用?”
  脑海中响起小八清脆稚嫩的声音,“我可以给你提供世界剧情,还有搜索、辨向等等,我很厉害的!”
  过了许久,久到小八都开始担心自己上任第一天就会被宿主无情抛弃的时候,谢厌终于发话了。
  “我只能听到你的声音,你形貌如何?”
  “跟我签约后,你就能看见我啦!”小八话音刚落,两份一模一样的合同就漂浮在谢厌面前。
  谢厌仔细浏览后,发现与小八所言丝毫不差,便毫不犹豫刺破指尖,用血捺印。
  契约既成。
  场景突然变幻,再次睁眼,他已经从游戏世界脱离出来,周围白茫茫一片,仿佛置身于浓雾中,完全看不真切,而肩上却多了一坨金光闪闪的物事。
  “小八?”
  金光闪烁几秒,里头冒出一道脆生生的声音:“是我,大大,我现在等级不够,没法化出实体。”要知道,先上岗的99早就化成了一头威风凛凛的大狮子,羡慕死他了!
  “什么时候开始?”谢厌虽不喜欢逼仄的游戏世界,但同样不喜欢这毫无生机的白茫世界,他要去做任务,即便在任务中身亡,他也甘之如饴。
  小八对他的积极态度相当满意,金光闪的频率更高,它兴奋地在谢厌耳边说道:“现在就可以开始了!原生世界剧情已经传输完毕,大大加油!”
  失重感陡然袭来,谢厌眼前一黑。
 
  第2章 杏林圣手01
 
  浑身上下,火烧火燎地疼。
  撑着胳臂站起来,谢厌冷眼瞧着面前凶神恶煞、口吐污言的一群人,从剧情中得知自己现在正面临的境况。
  “庸医害人!庸医害人哪!大伙儿都来瞧瞧,庸医治死人了!”
  “孩他娘,你死得好惨啊!你这庸医,我一定要杀了你!”
  “这仁心馆不得了哦,前头刚想要谋害贵人,现在又出了人命,没本事就别出来害人啊!”
  嘈杂声吵得头疼,鼻腔处皆是周围人身上纷杂的体味,混合在一起,令人几欲作呕。
  谢厌伸手抓住案上的茶杯,“啪”地一声狠摔在地,“都闭嘴。”
  小八:“哇,大大好霸气!”
  别人看不见小八,谢厌倒是瞧得一清二楚,这小东西正在他肩膀上嘚瑟得一闪一闪的。
  许是因为素来好欺负的小大夫突然发威,周围人都被震慑噤声,尤其是刚才一直撒泼发疯的患者家属。
  谢厌压根不管他们,径直上前几步,来到患者面前。
  患者是位妇人,年约四十,此时躺在一张草席上,面色青白,手捂腹部,口中偶有秽物吐出,且股间衣裙处隐隐沾上黄褐色与血色的物事,闻其味,观其状,应是血粪无疑。
  若是再不及时医治,定要去见阎王了。
  “你别碰我娘!你滚开!”一发髻散乱的少年趴伏在妇人身旁,偷偷抹泪,见谢厌接近,悲愤大喊。
  “广丹。”谢厌沉声唤道。
  刚才一直护着谢厌的小药童闻言,立刻应了一声,“公子,请吩咐。”
  他约莫十三四岁,面容略显稚嫩,淡眉大眼,瘦鼻小嘴,脸颊婴儿肥,看起来极为圆润可爱。只不过刚才患者家属闹事,为了维护谢厌,他免不了受了几拳,额上还磕青了一块。
  “倒一盏浓茶来!”
  广丹立马去内室取浓茶,谢厌则从案上取来纸笔,提笔就写。
  “你还想干什么?”那患者的丈夫抹了抹眼泪,愤然大喝,“你害我家婆娘还不够吗?你还想怎么害她?”
  “你这恶毒的庸医,我娘今日要是死在这,我定拉你去官府衙门告状,让你偿命!”
  两人一直叫唤,边哭边向围观百姓诉说谢厌的恶毒行径,却从未想过要将妇人抬去其他医馆医治。谢厌心中有数,不为所动,在广丹取来浓茶之时,方子已成。
  他接过浓茶,将药方递给广丹,“去看看可有新鲜韭菜或是羊血,若是有再取来,若是没有,你按此方去煎药。”
  广丹已然六神无主,自然谢厌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浓茶在手,谢厌俯身,在男人与少年的推搡辱骂下,稳若泰山,左手掐开妇人口腔,右手一翻,浓茶顿时灌入妇人喉管!
  “你给我娘喂的什么?”少年怒红眼眶吼道。
  “听他刚才吩咐小童,好像是浓茶,不过浓茶也能治病?后面还有什么韭菜、羊血,谢小大夫怕不是疯了吧?”
  “这仁心馆的名声恐怕要毁了!”
  围观百姓叽叽喳喳议论纷纷,谢厌喂完浓茶后,又伸手在妇人身上按了几处穴位,而后迅速退开几步,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那妇人突然抬起脑袋,“哇”地一声吐出一大滩秽物,直往众人衣裙鞋尖上溅去!
  “啊——”一阵阵短促的尖叫此起彼伏,众人推搡着离了远些,可一直站在妇人面前的男人及少年却被喷了个彻底,恶臭秽物从脖颈处直流向腰腹。
  “呕!”两人终于忍不住,躲远了开吐,哪还顾得上谴责谢厌。
  倒是周围看客不嫌事儿大,直嚷嚷着妇人要死了,还时不时偷瞧一眼冷静站立一旁的谢厌,既有幸灾乐祸之人,也有担忧悲切之人。
  仁心馆在这条街上建立已有数十年,其间救治过许多人,受其恩惠的人不少,但现在根本没人敢帮忙说话。
  谢家乃杏林世家,谢厌如今所穿身体名曰谢宴,才二八年岁,医术却已出师。他爹死得早,他自小由大伯谢萦抚养长大,谢萦是宫里的御医,一生无子,一直待他犹如亲生,且将自身所学倾囊相授。
  谢宴自己也肯努力,兼有天赋,医术功底相当扎实,只是年岁太小,缺乏经验,本打算外出游历几年才回来继承医馆。
  只不过,前些日子,谢萦被皇宫里的争斗波及,成了替死鬼,罪名是谋害贵妃,已被盛怒的皇帝当场斩杀。这仁心馆乃谢宴祖父所建,由谢宴生父继承,现归于谢宴名下,暂且未受波及,但该来的总是会来。
  如今又出了医死人的事情,仁心馆肯定要倒,谢小大夫也要被问罪。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谢厌熟知剧情,目前面临的事情正是谢宴一生悲剧的开始,而他,则要从此刻,改变谢宴的命运。
  至于谢宴大伯谢萦之仇,他迟早会报。
  “衙门办案,闲杂人等退一边去!”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医馆外有衙役高声喊道。
  众人自行让出一条道来,几名衙役腰挂长刀,手握刀柄,阔步向谢厌走来,为首的衙役高大魁梧,扫了一眼草席周围的污秽之物,看向谢厌。
  “你是仁心馆的谢宴?”
  适才广丹去邻家借了新鲜韭菜过来,谢厌吩咐他去煎药,自己正俯身捣鼓韭菜汁,闻言眼睫轻抬,黑白分明的双眸仿佛能看透人心。
  “正是在下,大人若是要将在下捉拿归案,也不急在一时,倒不如等一等,救人要紧。”
  他说得慢条斯理,可却叫人情不自禁遵从了他的话,纷纷静待左右,除了极少部分的人仍在小声辱骂。
  高大衙役曾受过仁心馆恩惠,这种时候自然能帮则帮,便让其他衙差疏散人群,还仁心馆一个清静。
  百姓虽被赶出医馆,但依旧在门外围观,谢厌完全不作理会,将捣好的韭菜汁再次灌入妇人口中,而后起身后退几步,并提醒衙役:“离远些。”
  衙役相当听话,与谢厌并肩站到一起,沉声问:“能治活?”
  他来之前,听有人举报,说是仁心馆谢宴治死了人,苦主正在仁心馆闹事,便赶紧带人过来处理,如今见谢厌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心中有惑,便问了出来。
  “今日服了药,明日便能有起色。”
  谢厌话音刚落,那妇人便再次吐了起来,仿佛是要将心肝脾肺肾全都要吐出来一般。
  衙役皱了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厌还没回答,那头吐好的父子俩强忍一身秽物,哭着跪在衙役们面前,指着谢厌大声谴责:“官差大人,您要为小民做主啊!这个狠心的庸医,他差点治死了我家婆娘,现在还拿奇奇怪怪的东西喂给她,还嫌她遭的罪不够多吗?大人,这等庸医,万万不能让他在外头祸害乡民啊!”
  衙役被他身上的恶臭熏得后退几步,皱眉正欲呵斥,就见一少年手握破扇冲了出来,沾灰的脸上满是愤怒,“大人,我家公子根本就不可能医死人,这位婶子当日不过是风湿发作,来求我家公子帮她缓解疼痛,我家公子开的方子完全没问题,这都过了好几日了,要出问题早出问题了,还能等到现在?”
  “广丹。”谢厌唤了他一声。
  瞪了一眼那父子俩,广丹跺了跺脚,满脸不甘:“我去煎药!”
  “大人!他们医馆是一伙儿的,您可千万别听他狡辩啊!”跪在地上的男人又开始哭嚎,他儿子则低头抹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