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11:50  作者:灯塔水母a

 

 
《画完整的朝夕》灯塔水母a
文案
 
景亦,晋江弱受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被虐心虐身。
顾九重,起点暗黑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以杀证道。
一次意外,两人穿越到了同一个修仙世界,并互换了系统。于是——
 
弱受逆袭系统:“宿主你好,欢迎来到《我和反派he了》世界。下面为您读取文案:谁说反派生来便是恶人?若有人能温暖他们,或许……顾九重穿越异界,找到了黑化前的幼年妖王,然后……”
顾九重:“知道了,找到我就杀掉。”
 
废柴逆袭系统:“宿主你好,欢迎来到《灭天魔尊》世界。下面为您读取文案:绝世妖兽印寒,从血雨中重生……这一世,天若压他,他便诛天。天不容他,他便灭天!”
景亦:“QAQ是我的阅读理解能力下降了吗,这文案我竟然看不出攻是谁。等等,天压……难道我的攻略对象是天道攻吗?”
 
 
 
*排雷:前世剧情里,受是攻用自己的弱点制造出的分神,含自攻自受剧情,但是受初始记忆空白,和攻是不同个体。实在介意就没办法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亦,顾九重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章
 
很久以前所有神仙妖鬼,魑魅魍魉都住在人间隐藏在人类中间,保持微妙的平衡。
忽然有一天他们都消失了,对,毫无征兆的从人间界消失了。
从此以后人类也在无飞升之人,渐渐的连修炼都在无进展,人间不在适合修练。
有说法是天上的大能封了通天路,把所有非人类关押地府未免为祸人间,其实这个说法某种意义上的对的。
它们的确都在地府,不能出去但也不算关押,这里有上古神兽,妖怪大能,百鬼众魅,在这里没有规则,在这里强者为尊。
 
“你的任务是拯救世界!维护世界和平!”
“......”“所以呢?”许是他的表情太冷淡,对面黑斗篷男子改了语气。
“我把你带出来,所以你得一直为地府工作,直到业障消除之前。我想你一定会喜欢这工作,毕竟、无论干什么都比在那里好很多。你说对吧,妖刀湮歿。”
他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斜了一眼黑斗篷男子。“我的名字是星澜,希望你记得这个。”
黑斗篷男子摊手“好吧、好吧、真是无趣!”后半句嘀咕的小声。星澜没理他、只是懒散站着等他继续说。
“人死之后大多当天、子时、鬼门关开放之时自动去往地府。但是有一种意外,执念太深者会强留在人间。无限重复死亡前后过程,直至执念消失或是魂飞魄散。
这一特殊情况会形成“界”,当然这也不是很严重,因为普通人是看不到也进不去的。这就是所谓的生死有别,活人无法触及的领域,但是如果加上极阴之地加成那就两说了,一定会牵连普通人。
这种情况随着时间推移只会越来越严重,所以你的工作就是消除怨灵的执念,让怨灵顺利来地府。但要记得时间只有49天。”
“可以直接抓回来嘛?”“......”黑斗篷男隔着帽子擦了擦冷汗。“那个,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首先我们不能伤及魂魄,还有我们主要是帮怨灵达成执念。所。。。”
星澜打断“我知道了不散魂就行是吧”“所以要消除执......喂!听我说完啊......”
星澜回头看了一眼  “咳!通行令忘了给你,有了这个可以随意进出地府。还有可以感应阴气,使用的时候用妖力、灵力都可以。还有可以随便改变令牌的形态。”
黑斗篷男说着递给星澜一块令牌,似木非木、一面写着“令5”、一面是骷髅头叼着花还长着翅膀的古怪图案。星澜接过,低声道 “多谢”心念一动、隐去身形、下一刻出现在人间。
 
“糟糕,忘了告诉他现在人间界情形了!”黑斗篷男扶额 真是的这种不妙的预感是怎么回事,这事真的不能怪我吧。
算了、应该不会有事 吧!要不还是汇报神荼大人一下?
黑斗篷男摘了帽子,那是眉目清秀的少年样子,眉眼弯弯、虽脸色苍白、但意外的一脸纯真。“嗯!决定了,去找他!”
 
“这是......”看着眼前景色饶是星澜心智坚定、也未免恍惚。天上笼罩着散不去的黑云,无法忽视的酸臭味。挤压在一起的高大建筑,还有街上来来去去“川流”“这是现在的人间吗?已经过了很久吗?”
自然没人回答他自言自语,星澜垂下眼遮住眼里复杂情绪。遵循着令牌指示飞向阴气强烈所在。
 
这是山脚山村,家家户户的房子毫无规律分布在山底。正直夏季、山上树木为风中带来一丝凉意。
山路陡峭、山体险峻、让人担心这山如果哪天坍塌、所有人是不是连带房子一起被埋,所幸房子还不至于破败不堪。此时夕阳西下,陆续有炊烟袅袅、
鸟类挥动翅膀声、蝉鸣声、人们笑谈声、还有儿童嬉戏声,使这里看来祥和又与世无争。
 
星澜坐在半山腰一颗树上、曲着一条腿,托着腮,发呆。
从黄昏坐到月上中央,终于等到要等的人。
那是个中年男人,不高,微胖,衣服凌乱满身酒气,手里抓着女人头发一路拖拽着走,那女人不知为何也不吭声,被扯着往前踉跄的跟着。
男人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你这欠削的娘们一天不打就皮痒是吧,在不说钱藏哪了,老子弄死你”
女人弓着身体、被拖着走,双手握着男人扯她头发的手,试图减轻头发负担,闻言苦着脸哀求。
“那是给孩子上学用的,求你了大福先别回去孩子听到了,工厂的钱马上就要下来了,再等等好不好,这个一定...”
 
“你不给是吧,给脸不要脸的货”男人暴躁的骂,边说边扯着女人转了方向往山后走。
星澜跳下树无声无息跟在后面,这周边除了村民住的山脚平坦一些,周围山不管高矮都险峻,山上乱糟糟的树木植被、山脚周边都是碎石。
男人扯的女人头发往地上狠狠一贯接着拳打脚踢。
看着动作熟的一气呵成,大概平日里也是惯犯了。女人也不敢大喊抱着头小声哀求。头脸和裸露的地方被碎石划伤,看起来凄惨可怖。
男人越打越起劲,踹完之后还想着拎起来甩几耳光。但不知是不是喝多了手脚不灵便没拎起来,这下男人更气,随手抄起石头劈头盖脸的乱砸。
女人才开始反抗,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渐渐挣扎力度小了,男人这才啐了一口扔了石头,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才问
“说不说钱藏哪了,说什么交学费,我看你是偷偷养着哪个野男人吧,天天去工厂和那些野男人眉来眼去,当我不知道嘛,就该抽死你,看你怎么勾搭人。”
男人骂骂咧咧半天,女人没动静,男人揪着女人头发要拽起来,这才察觉头发触感不对,这么滑。
男人惊出一身冷汗,酒也醒了大半,哆哆嗦嗦拿出打火机,打了几次火才打着,凑近一照头发底下都是血,女人瞪大眼死不瞑目,脸上都是血,骇人至极。男人吓的大叫一声往后退,站起来转身跌跌撞撞往回跑。
 
跑了一半又折了回来,狠狠一咬牙转身背起女人往山上走。山间不好走,男人咬牙背着女人走到半山腰。从另一边在从上山推下来,伪装成她自己掉下去。
 
做完之后瘫在地上、好一会手脚才听使唤,男人连滚带爬下了山。
却看到刚刚女人躺的地方一摊血中有尖锐石头染的都是血。
男人不合时宜的微征,抬起满是血的双手,他闭上眼、又轻轻睁开。他想了想找到附近碎石沙土掩盖了血迹,这才匆忙往大道上跑。
星澜看着男人跑远,飞过山绕回女人跌落的山脚,四周都是怪石和野草。
女人看来更惨脖子扭曲成诡异弧度,四肢极不协调,胸腔看来塌了一块,瞪着眼看天。
他轻飘飘落在女人面前。有风吹过吹动他暗紫近黑的衣角,乌云遮蔽月光。
 
四野忽然之间寂静无声,有紫色的烟雾、扩散蔓延。
星澜挥挥衣袖,挥开眼前烟雾。
有灰突突的影子飞在他面前,那是女人的魂魄。
星澜轻叹“你可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女人懵懵懂懂盯着他,不知所措道“请问,您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了吗?” 
”怎么了?      
“这还用说吗?你死了啊,很明显不是吗?”不知为何、星澜有些烦躁,女人如招雷击呆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你骗我的吧,你一定骗我!”女人拔高声音尖锐道。星澜指她后面、她尸体所在的地方。“不,这不是真的,假的!假的!”女人抱着头喊,声音尖锐至极。
有血从脸上、身上流下,这让她显得形容可怖,却又凄惨至极。突然她伸出双手,凶狠的扑向星澜。双手变成利爪,眼睛变的血红。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凶灵特征消失。女人捂着腹部,迟缓道   “你是谁,来带我走的吗?不,我不走,我还没...”
“那你要杀了他报仇吗?”星澜冷漠打断。
“杀?谁?大福嘛。不不不,怎么可能,我那么爱他。我要工作啊赚很多钱,那样我儿子就能上学了,他也不会离开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不要走,求您了我不想走”
 
他歪头眼神难得茫然“那你的执念是想活下去?是这样嘛?不想报复嘛?”
 
女人摇头“我想留下,我儿子还小,我放不下我丈夫,我不想走。”
 
星澜沉默 、拿出通行令、挥手把女人魂魄丢进去。
“那不行啊,你已经死了呀。无论怎么想留下,都不可以了!”他喃喃低语不知说给谁听。
 
 
 
 
 
 
第2章 兔子与狐狸
 
“你就这么给我带回来了?”黑斗篷男额上青筋直跳“我说星澜啊,你这么干到是简单粗暴了,但是就这么直接把魂魄抓回来是不会减轻业障的,搞不好会增加也说不定呢!”
 
黑斗篷男说着晃了晃手中令牌“你与她有了因果,枉顾她的意愿,强行送她去‘监狱’她的怨恨就化作 业障 强加给你哦!”
黑斗篷男帽子下的嘴角勾起弧度。“你也没关系吗?”
四周曼珠沙华摇曳生姿,无风自动、好像没有尽头的忘川上空、巨大的圆盘发出微弱的光。
星澜没有看黑斗篷男,他目光略过巨大的圆盘,那是‘轮回台’,魂魄转世的地方。
“她的愿望,我不能实现,她的执念是想留在人间。”星澜平静道。
“......”黑斗篷男
随即他假装没听到  “首先你要知道怨灵的执念,一般看到‘界’里怨灵死亡前后,就大概知道执念了。如果实在不知道也可以询问人类。我们不反对伪装成人类。”
“这样也可以更好的了解怨灵的执念。”
“哦!”
星澜简单的应,这么看都像漫不经心。
就算黑斗篷男都有点无力,他伸手掀开帽子。想了想“你这样是不行的,不能这样去。”
他上下打量星澜 
“至少换了衣服,头发太长,眼睛也不行,呃,脸也......”
黑斗篷男扶额 就算换了衣服,头发变短、也看着就不像人类。星澜的发色、眸色都是深紫近黑,眼睛狭长凌厉、五官深邃、唇色淡的没有一点血色,脸色苍白。表情总是漫不经心,但你看他总会感觉,冷厉、森寒,扑面而来。
 
“要不你干脆,改一下样貌在去吧!”
斗篷男边说边笑眯眯点头,然后从斗篷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星澜。
“看看这个,或许对你有帮助!哦!这是近代史!”
“不需要”星澜冷漠道
“看看吧,总要和人类交流嘛!”黑斗篷锲而不舍。
“真是的,那你想要就找我。”看到星澜要走  黑斗篷赶忙说。
 
星澜点头  “对了我是陆离,负责整个‘轮回台’日常琐事。”
“星澜”
陆离笑眯眯继续 “自从他们入住地狱之后,轮回台也发生改变。多了一些东西又少了一些东西,我有空和你细说,总之现在只有你、我、神荼大人,地藏王大人。在你之前工作的那个人,已经功德圆满,转世去了。地藏王大人平时不出现,小事找我,大事找神荼大人!”
星澜点头
“轮回台是禁区,但那之外就不是了。分为四个区,分别由九婴、乘黄、鬼车、七郎统领。地狱现在属于大混居状态,什么魍魉妖鬼都有。”
说完他挥手,打开结界。然后笑眯眯“带你看看就知道了!”
随着陆离打开结界,瞬间嘈杂喧闹不绝于耳。陆离拉上连帽斗篷帽子,“你自己找住的地方,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挥挥手身影一闪不见了
前方城镇一样的地方,街上来来往往的妖魔鬼怪,摆摊的、讨价还价的,厮打的,热闹至极。
星澜边往街上走,边观察四周。想要找客栈之类的地方。
“呀!这位小哥长的真俊!第一次来东城吗?看着眼生呢?”说话是美艳蛇妖,拿扇子遮住嘴角,下身蛇尾摇来摇去,说话间风情万种的游到星澜面前。
 
星澜点头“麻烦这附近有住的地方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