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40:10  作者:你的姨母笑

 =================

《兄长他总是不开窍》作者:你的姨母笑
 
文案:
  【CP id专注写文六七八千年】
别名:《纯爱保卫战》/《爱情歼灭战》
初文案:
小攻乃将相之子,本该考取功名,却在大好的年纪选择炼丹。那年弟弟卧病在床,小攻炼丹药不小心量加多了,弟弟就这样去世了。本以为该这样陪弟弟去的,却不小心升了仙。小攻便年复一年的寻找弟弟的转世,找到后无微不至的照料他,没想到弟弟却对他产生了一些他看不懂的情愫……
文案二:
解战是直男,城墙般敦厚的直男。但是每天都在被柳宴表白。
解战才不会接受,男孩子也能觉得男孩子可爱这没问题吧。
解战才不会被亲着亲着就习惯了呢。
解战才不会……
会会会,行了,打脸真香男孩解战本战。
不用你掰,我自己弯。
这是一个一路游山玩水,看故事的惬意人生。
温润攻X健气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战柳宴(解云卷) ┃ 配角:石明磊 ┃ 其它:1V1
 
==================
 
  ☆、第一章
 
  城北解家解乾解将军今日回府啦。
  城内民心振奋,解将军又打了胜仗班师回朝啦。这下又有安稳日子过了。
  解府内,解将军回家,除了下人居然无一人迎接……
  解夫人去的早,只留下二子与解将军这个糙汉。
  长子名叫解战,解将军本指望大儿子接自己的位置,为国效力。哪想着这不孝子居然中途去练什么丹药。
  次子名解云卷。生来就是个药罐子,解大将军更指望不上了。对这两个儿子已经持放养的态度了。
  “砰砰砰,战儿。”解将军敲响解战的房门。
  只听那人慢吞吞的来迎门,“来了来了。”手里还拿着药草。
  “父亲回了。”解战慢条斯理的讲。
  解将军打量着进半年未见的儿子,顿了顿,还是这般不亲近人。
  “去叫你弟弟,等下来大堂,吃饭。”解将军本想讲些什么,罢了,慢慢来吧。
  关上门,解战还是瘫着脸。啧啧,呆了快一星期了,还是未练出这次的丹药来。仔细想下,也是将近一星期没有见那只猫儿了。
  猫要是时候逗逗,免得生疏了,不粘人了。
  解战踱步到云卷的屋前,“云卷,开门。”
  “哥哥!”解战好笑的看着弟弟哗的拉开门,亮晶晶的眼睛抬头仰望着自己,“哥哥终于出来啦,快要一个星期了。”
  “急什么,毛毛躁躁的。父亲回来了,下人可有通报?”
  “恩恩,有的。”只见那只猫儿的头点的似小鸡啄米。
  “走吧,去同父亲吃饭。”
  “好,哥哥什么时候出来的啊,哥哥累吗,这次炼丹效果怎么样啊,是不是可以陪云卷去……”解战就知道,每次练完丹药出来,这只猫就化身话痨,讲个不停。
  “一句一句慢慢来。”两人边走边讲,日光把两道影子拉的细细长长,仿佛融为一体般。
  大堂内,解将军歇下铠甲,酌着茶。内心却是却是骂道,他娘的,烫死了,怎么喝不到嘴里。
  “父亲!你回来了。”云卷想扑上去抱下父亲,却想起来父亲总说他这样太娘。说他十六了还跟小孩似的。生生忍住脚步,猛地一停,撞上了后面兄长的胸膛。
  “又毛毛躁躁的,快来坐下,让为父好好看看你们两个。”解将军终于放下那杯茶,开始转移目标。
  解战看着那只猫儿坐下,一言不发的坐在他身旁,隔着解将军老远。
  解将军也不甚在意,大宝不爱亲近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要说解家父子哪点像。给别人起绰号倒是一流。老子唤儿子大宝,因为解战小时候皮实。兄长唤弟弟猫儿,因为云卷似猫儿乖巧。
  下人把菜一道一道的传上来,三人开始动筷。
  “云卷进来身体可还好?”解将军刚吃了一口就开始发话。
  “好多了,上次哥哥炼的丹药云卷服下已经不像以前那般老咳了。”
  “那就好。战儿你今已年二十了,可有哪家看中的姑娘?”
  又来了,自成年以来,每次远征回来都要提一遍。
  “未曾有,也不会有。父亲可知道饭桌上食不言吗?”
  解将军心道坏了,这个话题提早了。这下不能讲话了。
  解战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眸子漆黑深邃,满眼的我知道你在懊悔些什么,不要再讲话了的样子。
  “好好好,先用膳。”解将军无奈摇头。
  待下了饭桌,解将军告别两个儿子去歇息。
  云卷站起来就拦在兄长的前面。“哥哥,等下是不是不炼丹了,是不是可以陪云卷……”
  “不。”解战看着那只猫儿着急的样子就想逗。听到不就像耷拉下了全身的毛,颓猫一只。
  “我是说不炼丹了。”解战忽然俯下身,把脸凑近弟弟。就见那张清秀的脸猛地涨红,眼睛里面映着的全是自己,多一草一木都嫌满。听着弟弟开始结结巴巴,原来有一个乖巧的弟弟是这么好玩呢。
  “那,那……那我们是,是不是可、可以出去放风了。”
  “自然。”
  
 
  ☆、第二章
 
  解战懂,其实云卷所谓的放风不过是去书市,添些文房四宝,买些时下流行的话本。朋友都没有几个的人,怕是在家憋得厉害了。
  “哥哥可知,爹爹此次归来,要在家呆上多久?”云卷好奇。
  “不知。”解战若有所思。朝中杜丞相怕是容不得解大将军在城内长留。也是,谁会把威胁放在身边。
  解战想起了当初为何会与父亲关系淡漠。当年解战十二岁的时候,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杜丞相威胁他那窝囊爹,如果不在赤水那一战投降就杀了解夫人。
  解大将军自是为了家国考虑,并未隧了杜丞相的意。
  解战还记得当年在偏院的假山后,杜丞相爪牙的嘴脸。
  “解夫人,解大将军为了这苍生放弃了您呐。”说罢便把解将军的亲笔书信丢在了解夫人的脸上。
  容貌尚年轻的解夫人笑道:“我便知,解乾不会如你们得意。你且待我死后告诉杜丞相,我解家,没有贪生怕死之人。今日我见不到的太阳,总有人会替我看。”说着两行泪便顺着脸庞淌下。
  那人挥刀的时候,解战看到他娘亲的背挺得笔直。
  这偌大的解府居然被杜丞相控制的无一人可站出来,救救他的娘。
  解战想杜丞相之所以未对弟弟和自己动手便是因为,怕把杜将军逼急了。且两个孩子也并未对他构成威胁。
  解战在本该从孩童向懂事阶段过渡的时候,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功名,他不考了。但他不能操之过急,这迂腐书生他不做。这忠正的将军他也不做。本就不是那胸怀天下之人。缘何要效忠。
  他娘亲走的时候,皇帝可有派人来营救来保护他们吗?并没有。那年云卷才八岁啊,病恹恹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本该得到的关怀。凭什么?
  解大将军只知这苍生,可有考虑过自己和云卷吗?云卷高烧不下的时候,解战陪了整整一夜,自己那爹却从未过问。
  所以解战便在十五岁的时候放弃了考取功名,而是去选择了炼丹。五年过去了,也没练出什么名堂。
  解战陷入自己的回忆,忽的感觉袖子被人扯了扯。
  “哥哥在想什么有在认真听我讲话吗”解战觉得那猫似乎有点不开心了。爪子都要露出来挠自己了。
  “没有,你说了什么?”
  “???…………”
  解战觉得自己真是不怕被挠。伸出长手,揉了揉那猫的头,“走吧,还有一个下午供你来放风。”
  “哥哥又转移话题。”没等那猫抱怨完,解战转过身慢悠悠的迈开长腿开始走。
  “哥哥,等等我,等等我……”
  待到解战与云卷到了书市,解战便丢下云卷,自行潇洒去了。
  “哥哥真是冷酷,从未陪我一同逛过。我总是想着这些是不是不够男子汉啊,我是不是应该再独立些啊……”云卷内心波涛汹涌,却从未敢把这些掏心窝子的话讲出去过,怕讨嫌。
  想起刚刚兄长把自己从拥挤的人群中拉出来,还,还把手放在自己腰上。然后压低嗓音说:“小猫的腰好细。等下在笔墨纸砚店等我,不许乱跑。”
  云卷一边偷偷红了脸,一边低着头开始点。
  待到兄长走远了,云卷才不动声色的去了一家没有牌匾的店。
  “哟,你来了。”店家热情的招待他,其实店家也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在这里卖着各种书籍,有精怪的,志异的,还有龙阳的,禁书等的大杂烩。反而卖的正经书倒是少了。
  云卷知道这个店家其实爱好龙阳,那次他在小巷子里看到店家与一个男子亲嘴了。那个男子发现他,还冲他勾了勾嘴角。
  相应的,云卷也并未告诉店家自己乃解将军之子。只让他以为自己是哪个富家子。
  “来了,上次的话本有更新吗?”云卷的红脸还未消退,店家只当他害羞。
  不甚在意的说:“有啊,这个作者这册写的可直白了,还附了插图,保你满意。”说罢还挑了挑眉。
  流氓,云卷内心吐槽着,却还是伸手接过了话本。
  看到封面脸蹭的又红了。这,这个作者怎么这样啊。这种不该画在里面吗。却见那封面是两个重叠的男子,衣衫半解的样子。
  云卷假装看不太明白的把话本收进怀了,走了。
  且说那厢,解战已经快走到城郊了。
  以为自己的弟弟喜欢读圣贤书。心里不甚在意,谈不上欣不欣慰。
  那些书自己早已烂熟于心。却从未表现过。人人以为我解战只不过是十一二岁那年被称作神童。后来不过是江郎才尽而已。哪知这些我从不在意。说什么慧极必伤,说什么羡慕自己的家世。我解战一不靠解将军,二不靠耍手段。宁愿下辈子生在那平凡的人家,享一享高堂在上,妻儿在侧的乐趣。也不想若这辈子般的苦涩。
  刚陷入自己的沉思,就听到有人的哀嚎。
  “爹,爹!”解战扭过头,发现一个青年怀里倒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这个年纪,怎会?
  怀着怀疑之心,解战走近这两人。
  “兄台,你父亲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在下略懂些医术,可以先来看一下。”解战边说边俯下身。
  “谢过公子,不用了。”青年抹下眼泪,红着眼眶哽咽道,说罢便要起身。
  “慢着。”解战手下暗暗下了力道,按下了这个青年,难得的想管闲事。
  “不,不用了。我爹已经去了。”
  解战趁着青年沉浸在哀痛中,仔细端详了他去世的父亲。待看清楚了后,解战心里一紧。这症状似乎是瘟疫……                        
作者有话要说:  病情是简单直白那卦的。经不起推敲。炼丹方面的专业知识也涉及的少。打着炼丹的幌子谈恋爱罢了。情节会过度的有些快啦,主要是想让两个人谈恋爱……
 
  ☆、第三章
 
  “兄台怎么称呼?”解战掩下那份猜疑。
  “我姓陈,单名一个运字。今日实在不便与公子多做交谈,还请公子多多体谅。”许是见解战态度有些黏着,陈运无心多生事端。说完转身拖着父亲就要走。
  “陈公子可知你父亲是因何去世?”解战审视着陈运的背影。
  果不出意外看他脚步一顿,肩膀似乎都垮了许多。
  “你可知你父亲是不能带进城里的。你怎么就忍心把他带到城中,不顾这一城人的死活呢?”
  “我父与我生于这城中,长于这城中。为何不能回自己的家!”陈运转过身来,目光中带着些凶狠。
  “你……”解战忽然不忍心说下去了,他看到那陈运红了眼圈。
  “公子怕是大户人家长大的吧,不懂民间疾苦。公子可知城郊外多少流离失所的病员。是,我父是因瘟疫去世的。今天早上他告诉我说他想回家看看,看看我妹妹,看看我母亲。就看一眼就走。他知道染了瘟疫不能与他人有过多接触,连我我父亲都要赶走。要不是太思念家里人,谁想过去害这一城之人。哪想到……”陈运哽咽着,声音不大却清晰。
  “城郊为何会有染瘟疫的病员?你父又是为何染上的瘟疫?陈兄可否告知?”
  “我父与我三个月以前,在家中忽然接到什么要家中壮丁去城郊南部那座矿山,协助朝廷采矿的指令。我们便来了。本来好好的,半个多月前这座矿采的差不多了。我们一伙人在南郊整理最后的事项。哪想到突然就有人染上了瘟疫。
  听说朝堂上下了命令,不许我们这些人回家。必须待在这处等待治疗。可我们苦等了半个月,哪来什么御医。我们,我们之中起初染上瘟疫的只有那么一二人,现下一半的人!一半的人啊,全都染病。”陈运攥紧了拳头,心有不甘。
  “你可有染病?”解战问道。
  “公子放心,我现在身体还好的很,不会传染给公子。今日是陈某莽撞了,我现在就带着父亲回到南郊去。”陈运擦了擦眼泪,拖着父亲准备走。
  “陈兄且慢,我不是这个意思。”解战还没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这是我练的一些丹药。虽不能治疗瘟疫,但是现下可以做些预防。”解战把药递给陈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