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41:03  作者:梦呓长歌
  “啊!你,要是把,我踹坏了,我赖你,一辈子!”他说话都断断续续的,确实好像我把他踹疼了。
  “我给你揉揉?”
  我靠过去,要给他揉肚子,他却噌地一下跳了起来,结果跳得太猛,又牵扯到刚才被我踢到的地方,他立刻又蹲在了地下,在那里哀嚎。
  我问他要不要紧,是不是需要医生,他却告诉我给宗俭打电话。
  我很奇怪,宗俭又不是医生,给他打电话管用吗?
  但我哥既然这样说,我也只好照办。
  宗俭接了电话,说他马上回来,我扶我哥坐到沙发上,责备他反应那么激烈干什么,他委屈地看看我,说:“我怕你把我揉的气血大乱了。”
  我白他一眼:“我有那么笨吗?”
  “那可不是。”他一边疼得抹汗,一边讲他小时候如何吃坏了肚子,本来吃点药就没事了,我非要给他揉揉,结果他直接被我揉进了医院。
  这些事我早就不记得了,更何况,那时候,我才四岁,而且我们分开好像有二十来年了吧,直到两年前,他重返这个家,我才记起我还有个哥哥。
  他一边咧着嘴喊疼,一边责怪我对他关心太少。
  我笑笑,大家迟早要分开的,不管以什么形式。
 
  第十三章、坦诚相见
 
  很快,宗俭就回来了,他把我哥领到一个房间,还锁上了门,我站在外面等着,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
  听着我哥在里面一声接一声地嚎叫,还有宗俭严厉的斥责,我觉得还是把我哥送医院去比较靠谱。
  我敲敲门,里面传来我哥的声音:“妈的,你就不能轻点!怎么比小影给我那一脚还狠呢,你丫是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想落下后遗症,那我就轻点。”
  “你!”我哥不说话了,而是接着嚎。
  我不知道我哥怎么这么怕疼,也不知道宗俭是怎么给他治的。我有点好奇,大约半个钟头,门开了,我看见我哥光溜溜地躺着,双手双脚都绑着绷带,大字形固定在床上,他的腹部,明晃晃地扎着几根银针。
  “宗俭!滚回来!我的衣服!你不能让我这样晾着!”我哥一见我进来,立刻面红耳赤地喊。
  “怕什么,是你弟弟,又不是别人,兄弟之间要坦诚相见。”宗俭站在门口,要走不走的,脸上挂着一丝坏笑。
  “你!我着凉了怎么办!”我哥又吼道。
  “我可以在房间里生把火。”
  我哥见说不过宗俭,又来求我,让我给他找个床单什么的至少盖上点。
  我拿起被扔在一旁的他的衬衣,盖在他的上半身,他的肚子上扎着针,也没办法盖,我哥只好叹口气,自认倒霉,不过毕竟身上遮着点——虽然没有遮住重点——他还是感觉安全了不少,然后就劝我们赶紧出去,别看他这幅样子。
  我只好走了出来。
  我不得不赞叹,我哥除了比我头脑好之外,还真是个绝色的美男子。
  我又回到客厅,发呆无聊,本想问问宗俭为什么知道我在那,我哥哥怎么又会在这里,但是看到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对面专注地在写什么,我的问题又都咽回了肚里。
  的确,我和他没有什么可聊的。
  我无事可做,便又到卧室里看我哥,想问问他怎么样了,结果他一看到我就面红耳赤,求我赶紧走。
  不就是我穿着衣服他没穿么,有什么害羞的。
  “要不,我也脱了?”我一边说一边宽衣解带。
  我当时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只是不想到客厅里无聊罢了,只是觉得脱光了,大家都一样了,我哥也不用为自己一个人赤身裸体感到羞耻了,况且都是男的,怕什么。
  我哥坏笑着点点头,谁知,刚脱了一半,宗俭就进来了,我又赶紧把裤子提上,把他往外一推,“嘭”地一下关上门。
  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我愤愤地脱了衣服,躺在我哥旁边,他笑着扭过头,伸着脖子在我脸上舔了一下,我瞪他一眼,这么大了还玩这个羞不羞?
  “不羞。”他笑着说,“不就舔了一下脸么,小时候我还经常给你洗澡呢,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我好像记起来点什么,有一次变了天,他给我洗着澡就去收衣服,差点把我淹死在澡盆里,幸亏我命大,不过,我转念一想,如果当时如果当时死了,现在也许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说到底,我哥还是做了件坏事,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
  过了一会儿,宗俭在外边敲门,说是针该拔了。
  “没事,再扎一会儿吧。”
  我刚要起来,我哥却这样说。
  我斜他一眼,扎针怎么跟闹着玩似的。
  宗俭听了,没有说话,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我以为他走了,没想到不一会儿他直接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我蹭地坐起来,用被单裹住身体,胸膛里瞬间腾起一阵无明业火。
  但是他并没有看我,而是直接走向我哥,熟练地把他腹部的针全都拔了下来,然后给他松了绑。
 
  第十四章、宗贤
 
  我哥揉一揉他的手腕脚腕,我看到一道道红痕,大概是被勒的。
  他长出一口气,扯过我裹在身上的被单,也裹在自己身上。
  碰到他赤裸的身体,我的心猛然一阵抽动,脸霎时就红了。
  我和我哥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是我们重逢后的第一次吧,他的皮肤,好光滑。
  见我哥没事了,我穿好衣服,打算回自己那个脏乱差的小窝继续等死,我哥却一把揪住我,问我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和宗贤在一起。
  “宗贤?”
  我很奇怪,把我掳走的那个人叫宗贤吗?和宗俭一个姓,难道他们是兄弟?可是两人长得一点不像啊,宗俭的外貌有西方人的特征,那个人却是典型的龙眉凤目,如果说宗俭给人的感觉像是一颗挺拔的白杨,含蓄内敛,那么那个人就是活脱脱一棵美人蕉,张扬,轻浮,过于自信。
  意外的是,我猜得没错,我哥从他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上面是他和那个人的合影,我哥告诉我,这就是宗贤,宗俭的哥哥,不过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
  “他是捡来的。”我哥指着宗俭没心没肺地说。
  我心一揪,哪有这样赤裸裸地揭人伤疤的?
  被抛弃也是一种伤吧,而且是最容易复发的那种。
  宗俭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说他是宗贤的父亲出诊的时候捡回去的,不过很快就过继给了他的叔叔,因为他叔叔不想结婚,没有孩子,那时候他两岁。
  我怔怔地点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不过,和我哥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比较健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则沉默不语,果然是因为我哥比较擅长交际,我却是个闷葫芦的原因吧。
  “还没说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的呢?”我哥继续追问。
  我怎么回答?
  他把我掳走了?
  笑话,我有什么值得他掳的?
  要才没才要貌没貌,还是个男的,病歪歪的,估计连卖人体器官都不够本吧?
  被掳走?说出来能有人信么?
  “只是恰巧他打坏了我的东西,过意不去,请我吃了顿饭而已。”我撒谎道,其实也未必是谎言,说不定宗贤就是这么想的。
  “哦。”我哥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却还没有请我吃过一顿饭呢,对我,他还真是无情啊。”
  “恐怕就算他请你吃饭,你也不会吃。”宗俭突然插了一句,好像有些不悦。
  “为什么?”我哥睁着大眼睛望着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很漂亮。
  “西红柿拌白磷,石灰炒鸡蛋,砒霜瘦肉粥……”
  “哈哈哈,你别说了,好歹人家那次也是跟你赔礼道歉,虽然有心意没诚意,不过,那桌子菜摆上来,嘿,真是太有才了,果然能想出用地雷炸毁东灵山庄的人的脑子结构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样……”
  我哥笑得前仰后合,我却没感觉到有啥好笑的,做出那样的菜来,不是纯粹想弄死人么?
  还想用地雷炸毁东灵山庄?
  半年前东灵山上的那次爆炸,原来是他弄的?居然对自己的弟弟下这样的毒手,虽然不是亲的,毕竟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吧。
  我对宗贤的认识越来越不好了,我说怎么感觉第一面见他就没有好感,原来他竟是这样的人。
 
  第十五章、工作那点事
 
  我哥笑够了,不知怎的,又关心起我的工作来:“怎么,你不去上班?今天不是周末吧?”
  “我辞职了。”
  “为什么?”
  我看我哥一眼:“不想干了。”
  那样的环境,就算我想干也干不下去吧,都是因为我太脆弱,太敏感,太在乎别人看我的目光,又不愿去据理力争,才弄得如此下场。
  不知道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究竟还能干什么。
  我哥听了我的话楞了一下:“你找到新工作了?”
  “没有。”事已至此,我只好实话实说。
  “那你最近在干什么?”
  “找工作。”我有点烦了,不喜欢被别人问来问去,何况还是我最不愿提及的事。
  “你不用找了,干脆来咱们家的出版社吧,我这正好缺几个人手。”我哥提议。
  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可以看出他是真心想要我去。
  可是,任何工作都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胜任的,不是吗?
  再说,我的专业和工作经历跟做出版一点边都沾不上。
  “不对口。”我拒绝道。
  “哎?别那么快就拒绝啊,我还没说让你干什么呢。”我哥撅起嘴,撒娇一样,旁边那位的眼神都阴沉了,难道他平日在公司,也是这幅德行吗?
  “不管什么工作,我都不想去。”我很郁闷,虽然我能力不够,也不想再躲在家族势力的保护伞下。
  “为什么啊?”我哥问,一点都不明白我的心情。
  “没有为什么,不想去就是不想去,我走了!”
  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抬脚就要走,却被我哥从背后一下子抱住。
  他拿脸在我背后不停地蹭着:“小影,咱们难得见一次面,待两天再走吧,哥哥可是很想你哦。”
  我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家伙绝对有病!
  “你放开我!”
  “不放,一放手小影就会不见了,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就不能和哥哥多待一会儿吗?这么多年,哥哥可是每天都在想小影啊,小影,难道你对哥哥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感情?
  我冷笑一声。
  我不记得和他有什么感情,而且记忆里除了一些零星的碎片,早已什么都没有了。
  大家只是重逢不久的陌生人而已,再过不久,就又会分开吧,何必执着于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呢?
  既不真实,又容易变质。
  “小影?”我哥见我没说话,从背后探出头来看看我,冲我笑笑,“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没有!”我一口否认,我哥怎么这么爱擅作主张?
  “反正你现在也没事,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几天,工作的事,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的。”我哥一边抱着我,一边不安分地捅捅我的腰。
  我痒得跳起来,忍不住地笑,我哥像个得到了渴望已久的礼物的孩子一样一边拍手笑着一边追着我挠。
  我毕竟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不一会儿就头晕目眩倒在地上,跑不动了,我哥仍然不肯放过我,直到我被他弄哭才肯停手。
  宗俭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见我哥不跟我闹了,才发表了一下他的看法:“顾循,你弟弟比你成熟多了。”
  我哥站起身,把我拉起来,朝宗俭的胸膛上锤了一下:“你懂什么!我这叫天真!天真!”
  “天真加幼稚。”宗俭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又去写他的东西了。
  “哼,不跟你玩了。”我哥摸摸他被弹疼得地方,拉着我向外走,“小影,我们去采蘑菇。”
  采蘑菇……
  我想到了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箩筐……
 
  第十六章、采蘑菇
 
  我们七拐八拐地拐出这栋房子,来到一个仓库一样的小屋里,我哥拿出一个竹筐背在身上,拉着我向山上走。
  “我不要也背一个?”我看看他背上的那个竹筐问。
  “哈哈,小影,采那么多也吃不了啊。”
  “那你,能不能放开我的手?”大夏天的,我手心都出汗了,被他这么一直攥着,潮乎乎的很难受。
  “不放。”
  我就知道!
  话说我哥是不是太任性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爷爷奶奶惯得。
  不过,二十多年都不在父母身边,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毕竟他被带走的时候,正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爷爷奶奶待他再好,也不能代替父母吧。
  但是,听父母说,爷爷奶奶好像是很严厉的人,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怎么把我哥培养成这种性格?搞不懂。
  “啊!有了有了!”我哥突然兴奋地喊一声,放开我的手,去挖大树底下那几只小蘑菇。
  我看着那蘑菇黑乎乎的样子,问:“能吃吗?”
  “不知道,先挖回去,能不能吃宗俭知道。”
  我叹口气,彻底无语了,万一挖回去的都是毒蘑菇,那不是白忙一场了?
  话说回来,想吃蘑菇上街去买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费事上山来挖?
  “这些蘑菇可是纯天然无公害的哟。”我哥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捏起一个小蘑菇丢到竹筐里,“这山上的蘑菇做的汤可鲜美了,小影别愣着,快过来帮忙采啊,要不然一天下来也采不够做一道菜的蘑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