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41:03  作者:梦呓长歌
  我看看他竹筐里那已经堆起一个小堆的蘑菇,这少说也够做两道菜了吧 。
  “别忘了,有的蘑菇不能吃,所以,你看到竹筐里采的,大概能吃的只有一两个。”
  “那你为什么不先分辨一下再采!”我有点气愤,虽然是蘑菇,也是有生命的,随便采下来丢弃,这种行为太可耻了。
  “呀,小影你别生气,我不是总也记不住哪些能吃么?”我哥抱歉地笑笑。
  “那等你会分辨了再来采!”我白他一眼,转身向山下走。
  我哥一把拉住我:“哎,小影别走啊,蘑菇还没有采完呢。”
  “想吃你自己采,我不想吃,我要走了!”我推开他的手,哪有这样践踏生命的!
  “小影你不喜欢吗?那我们上山采果子去。”我哥把箩筐里的蘑菇都倒出来,扔了满地,然后背上箩筐,拉着我又往山上去。
  “等等!”我看一眼地上的蘑菇,这家伙果然太任性了,“你也太浪费了。”
  我凭着以往的经验,从那堆蘑菇里拣出几只,放进他的筐里,把剩下的蘑菇挖个土坑埋了。
  等它们与这土地融为一体,或许又可以滋润一方生命吧。
  “好了,走吧,采蘑菇去。”我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
  “小影,你太善良了!”我哥突然扑过来,抱住我,呜呜地哭了起来。
  至,至于吗?
  不就是给蘑菇挖个坑埋了?
  “果然过了这么多年,小影还是没有变。”
  我哥的泪打湿了我的衣服,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哭的。而且,一个大男人,是不是太神经质了?
  我把他从我身上揪起来,抹一把他脸上的泪:“好了,采蘑菇吧,不过,不要乱来,我大概知道什么样的蘑菇能吃,所以……”
  “好!”我哥欢呼一声跳起来,像个孩子。
  我凭着以往自己吃蘑菇的那些可怜的经验,努力分辩了半天,采了小半箩筐,我哥总担心我采的是毒蘑菇,所以又多采了一些。
  可是……
  我哭笑不得。
  如果我采的是毒蘑菇,采的再多,也改变不了它是毒蘑菇的属性啊,这个天才居然连这种小事都理不通。
 
  第十七章、不能兑现的承诺
 
  采完了蘑菇,我哥又带我去后山摘果子。
  不知道那是什么果子,长得红红的,乒乓球一般大小,吃起来又甜又脆。
  “怎么样?”我哥坐在溪边又洗了一个扔给我。
  我一把接住,看着从山顶徐徐流下的溪水点了点头:“还不错。”
  “啊!太好了!”我哥拿起一个果子啃了一口,仰面躺在溪边的草地上,“果然好吃的东西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吃才更好吃啊!”
  “喜欢的人?”我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哎,不是吗?哥哥可是从小就很喜欢小影的啊,小影不是从小也很喜欢哥哥吗?小时候总是跟在我后面,简直跟我的影子一样,老爸给你起的这个名字还——啊!”
  小影小影,叫得真烦!
  我把那啃了一半的果子扔到他身上,天知道我多讨厌这个名字,女人一样!
  “啊!小影,你要砸死我啊?”我哥捡起落到他身上的果子,放到嘴里啃了起来,“小影你太浪费了,简直和小时候一样,每次我都得吃你剩饭。”
  恶心!
  我瞪他一眼,转身朝山下走去。
  吃别人啃了半截的东西,也不嫌脏。
  “小影,等等我!”我哥慌慌张张地背着背篓跟过来,又递给我一个果子,“还吃吗?”
  我瞥一眼那圆润通红的果子,一把抓在手里啃了一口。
  不吃白不吃。
  “小影还和以前一样别扭啊。”我哥笑笑,声音忽然低沉下来,“那时候真是抱歉,没提前和你说一声就跟着爷爷奶奶走了,听爸爸妈妈说,你消沉了好长时间,不过这次你放心,我再也不走了,我会好好陪着你。”
  “那是不可能的吧。”我不小心啃到了果核,吐出来一看,是一枚很漂亮的种子。
  哥哥回来之后,爸妈也跟我说过当时的情况,我和我哥必须有一个人去爷爷奶奶那里,这是我爸妈结婚时他们的条件,我当时年龄太小,我哥便自己去了。
  时隔二十多年后,我完全没有了当时的记忆,甚至忘了自己还有个哥哥,大概是当时太想他,强迫自己忘记了吧。
  现在他回来了,但是总有一天他还是会离开的。
  人的承诺,总是为了不能履行而存在着。
  他总有一天会建立自己的家庭,一直陪着我什么的,也只是自我安慰罢了,更何况,所有人都免不了死的那一天,再强烈的羁绊也终将会被死神的镰刀斩断。
  与其到时候因为失去而痛不欲生,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曾拥有。至少,不会在失去的时候伤心得发疯。
  所以,还是保持距离吧,不要太疏远,也不要太亲近,这样分开的时候,彼此心里都会好受些。
  “怎么不可能啊?”我哥自顾自地说,“难得我们又可以见面了,我当然会好好陪着你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年你好像一直在躲着我啊,为什么呢?为什么?难道哥哥做了什么坏事了?嗯……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我不理他,我哥从小就话唠,长大了,越发严重了。是不是带他去医院看看?整天听他在耳边聒噪,迟早有一天会发疯的。
  但是,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到哪里赚钱给他治?恐怕,我还没挣够钱,自己就先被他聒噪死了吧。
  在我哥的喋喋不休和我的沉默以对里,我们慢慢下了山,来到半山腰宗俭的住处。
  宗俭一开门,我哥就扑上前挂到他身上:“哎哟累死我了。”
  宗俭习以为常地把他揪起来,扔到客厅的沙发上,倒了两杯茶放到我俩面前。
  “如果你的嘴也知道累就好了。”宗俭幽幽地说,“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烦死。”
  我看了宗俭一眼,原来他也是这么想的。
  “哎?我的嘴要是累,那我岂不是饿死了?我拿什么吃饭啊?”
  “你用眼睛看就够了。”
  “怎么可以那样?宗俭,小心我趁你不注意把你的嘴用万能胶粘上……”
  听着他俩的声音,我觉得自己该走了,毕竟我哥有他的社交圈,而在那个圈子里,我是个外人。
 
  第十八章、这货就是个菟丝子
 
  “等等。”我快走出大门的时候,背后响起了宗俭的声音。
  我有些意外,竟然不是我哥,而是他发现了我的离去。
  “还有什么事吗?”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暂时也不用着急工作的事,先在这住两天吧,你哥哥,他很想你。”
  “他如果真的想我,不能自己说?为什么还要你替他传话?”
  我莫名其妙的有些生气。
  宗俭愣了一下,继而笑笑:“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他,你认为他是那种放着别人不使唤,自己动手的人吗?”
  “小影,晚饭好了哟,有你最喜欢吃的炸鸡排哟~”我哥举着炸鸡排朝我挥了挥手,“快来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唉,中午只忙着采蘑菇了,没有吃午饭,现在是不是饿坏了?饿坏了的话……”
  “我吃!”我冲过去,拿起他手里的炸鸡排塞到他嘴里。
  我哥真是,婆婆妈妈的,以后有人敢要吗?
  吃完晚饭,收拾了餐桌,我哥让我给他当了两个小时的模特,画了一张让人哭笑不得的素描画,才放了我,让我去睡觉。
  房间是已经事先准备好的,很干净。
  我以为终于可以消停一会儿的时候,我哥抱着枕头跑到了我的床上,后面还跟着宗俭。
  “我今晚和小影一块睡。”我哥搂住我的脖子,像小孩搂着个大泰迪熊。
  “那你什么时候和我一块睡?”宗俭说得不疼不痒。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感觉他和我哥的关系不一般。
  我哥气定神闲地回答道:“等我什么时候投胎变成一朵棉花吧。”
  宗俭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关上门走了。
  我问我哥,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哥笑笑问:“你知道棉花主要来干什么的吧?”
  我想了想:“做棉被。”
  “聪明!”我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竖起大拇指。
  “你经常和他一块睡吗?”我问。
  “怎么可能。”我哥一副傲慢的样子,“那家伙起床气太大,睡觉又轻,我可受不了他,如果我半夜把他吵醒了,他还不得掐死我?”
  “你睡你的,他睡他的,怎么会把他吵醒?”
  我哥嘿嘿一笑,搂着我的脖子亲了一口:“秘密。”
  我翻个白眼,想推开他的胳膊,这家伙越来越不规矩了。
  “别闹别闹,好好睡觉。”他反倒有理了,搂着我不放,一条腿还压在我身上。
  我不习惯和别人这么近距离接触,更何况是睡觉的时候,更何况我们都没穿多少衣服。
  ——虽然,我们是兄弟。
  但是,我越推他,他抱得越紧,最后几乎是缠在我身上了,就像个菟丝子。
  我觉得他做的太过火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腿间的那个小东西。
  “别闹别闹,好好睡觉。”他反倒说我。
  “我说你能不能放开我?”我使劲掰着他的胳膊,真想给他一脚。
  他已经迷糊得快睡着了,却一点也不松手。
  “不放不放,”他迷迷糊糊地说,“万一放手了,小影又不见了。哥哥好想你,这二十年来,天天想,日日想,夜夜想,想你长多高了,想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想你有没有被人欺负,想你……”
  他说的我有点难受。我没有什么地方值得他挂念的,我们只不过恰巧出生在同一个家庭而已。
  “小影……”他冷不丁又冒了一句。
  “干嘛?”我问。
  他没有说话,我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我也慢慢闭上眼睛,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疲惫极了。
  我哥不仅死缠着我不放,还在不停地打呼噜,说梦话,梦里一直在叫我的名字,根本就睡不着,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说和宗俭一起睡他会掐死他了,我现在也有一种特想掐死他的冲动。
 
  第十九章、宗贤?你怎么又来了?
 
  我忍无可忍,对着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他大叫一声,这才松开手。
  我赶紧扯了件衣服,跳下床,匆匆去了卫生间,释放的快感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被一泡尿憋死!
  不过话说回来,我哥这睡相实在太差,简直浪费了那一张脸,下次,打死我也不要和他一块睡了!
  我回到卧室的时候,我哥正一边抱怨着,一边慢腾腾地穿衣服。
  “呜呜,小影你太狠了,差点没咬死我。”
  我看他一眼,不理他,他刚差点让我憋死!
  我们收拾好了,来到客厅,宗俭正拿着一个本子写着什么,见我们出来,他指一指餐厅,告诉我们他已经吃饭了,我们的那份,还在餐厅放着。
  我和我哥吃了饭,也来到客厅坐下。
  我刚坐到沙发上,我哥便一屁股坐到我旁边,搂住我的肩膀,亲了我一口。
  我白他一眼,擦擦自己的脸,觉得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哎,别走啊。”我哥赶紧叫我,我不管他,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他讨了个没趣,跑到宗俭旁边,夺下他手中的笔,摇着他的手臂,可怜巴巴地抱怨道:“俭俭同学,我弟弟不爱我了,我可怎么办?”
  宗俭瞅他一眼,站起来,提个喷壶到后院浇花去了。
  “我该走了。”
  我站起来,这里并不是我能逗留的长久之地。
  “你要去哪?”我哥赶紧追上来。
  “从哪来的到哪去。”
  我哥像个跟屁虫,我觉得我俩应该换换名字。
  “你哪来的哪去?你要到娘胎里……”
  “啪——”
  我不等他说完,狠狠地捶了他一下,这家伙说话越来越欠扁了。
  “你才到娘胎里!”
  “啊!”我哥面露惊讶之色,“难道你要到宗贤那?”
  “谁说我要到他那?宗贤?我又不认识他。”
  我打开雕花的铁栅门,往左边一拐,撞到一个人身上。
  我打了个趔趄,被那人一把扶住。
  “你没事吧?”
  听了这个声音,我噌地一下站起来。
  又是他?
  阴魂不散!
  “哟,宗贤?你怎么又来了?”我哥笑眯眯地凑上前,把我拉到身后。
  “什么叫‘又’?”宗贤插着裤子口袋,扬着头,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让人不爽。
  “就是不欢迎你。”我从我哥身后走出来,瞪他一眼,“请你不要挡路。”
  他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我暗暗衡量了一下自己和他的实力,感觉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好绕道从他旁边走。
  结果,他向左一挪,又挡在我面前,我差点又和他撞个满怀。
  “你干什么!”我生气了。
  “我是来接你回去的。”他一把拉住我的手,霸气四漏,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唯唯诺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