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41:03  作者:梦呓长歌
  这个人,不会是双重性格吧?他要对我做什么?
  我有点害怕,但还是大着胆子质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因为我喜欢你!”他一下子搂住我的腰,挑衅地看了我哥一眼,顺势吻了吻我的脸。
  “啪!”
  我毫不犹豫地甩了他一巴掌。
  开什么玩笑!
  当着我哥的面就这样对我动手动脚,我以后在他面前怎么做人!
  “宗贤!”我哥不干了,一下子把我扯到他怀里,怒目圆睁,“他是我弟弟,请你放尊重点!”
  “哦?还真是你弟弟啊?”宗贤对我的一记耳光不为所动,脸上却掠过一丝笑容,“这么说我更喜欢他了。”
  “呵,你真是越长大越恶劣了。”我哥嘲讽他。
  “你这么说就错了。”宗贤轻蔑地笑笑,又摆出那副自高自大的样子,“我只不过想抓住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属于你的东西?”我哥冷笑一声,“我不记得我弟弟是属于任何人的。”
  “正因为他不属于任何人,他才属于我。”
  宗贤突然抓住我的手,把我扯到他身边,一把水果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不想伤害他,如果你执意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的话,我现在就让他死!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第二十章、我想请你帮个忙
 
  “小影!”
  我哥吓了一跳,显然是没有想到宗贤突然来这招。
  “宗贤你快放开小影!你这样会伤到他的!”
  “只要你不过来!”
  宗贤揽着我的肩膀,用刀子指着我的脖子,一步步后退。
  我被宗贤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惊得大脑一片空白,冰凉的刀尖让我身不由己地随着他的脚步一起后退。
  “宗贤!”我哥突然沉下脸来,一改之前的轻浮与惊慌,严肃得像个君王,“宗贤你到底要干什么!”
  “哼。”宗贤突然收回水果刀,放开我的肩膀,笑笑说,“我是来摘果子吃的。”
  “那你也不该开这种玩笑。”我哥依旧阴着脸,“你敢伤害我弟弟,我就让你死无全尸!”
  听得出来,他这句话不是威胁,而是警告。
  我深吸一口气,没想到我哥嬉皮笑脸的外表下竟隐藏着这么冷酷的人格。
  “哈哈,我那么喜欢他怎么会舍得伤害他?我又不是变态。”宗贤笑着走近我哥,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他的,就像你疼我弟弟一样。”
  宗贤的后半句话说得特别重,我在一旁听着,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我才和他见过一次面而已,张口闭口就是喜欢我,疼我,还搞这么恶劣的恶作剧,我看起来就那么好玩吗?
  揉揉僵直的脖子,我吁了一口气,没再理会他们,转身就向山下走。
  走到半路,后面有人跟了上来。
  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回头,我们就这样不远不近地慢慢下了山。
  下山之后,我向自己的小屋走去,后面的人还在跟着我,我不耐烦地一回头,有些失望,又有些烦躁。
  不是我哥,而是宗贤。
  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又扭过头,去开小屋的门,后面的人突然走到我身后,一手扶在门板上,低下头,靠近我的耳朵低声说道: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头了,果然我的决定是对的。”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不想明白,我只想赶紧打开门,把这个阴魂不散的人锁在门外,一辈子都不再见他!
  但是,门一开,我就愣住了。
  我脏乱差的小屋里什么也没有了,空荡荡的,连一片灰尘都没有留下。
  我的东西都到哪去了?
  我赶紧走进去,在屋里转个圈,又打开窗户向外面看看,这才相信,小屋里的确什么都没有了。
  我立刻摸摸口袋,找手机给房东打电话,可是手机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心一沉,坐到墙边的地上,茫然地望着脚下。
  我不想回去找我父母和我哥求助,我开不了口,尽管他们是我的亲人。
  求人对我来说,是一件堪比登天的事,我放不下自己的尊严。
  那么我现在,果真只有死路一条吗?
  我全身突然一阵战栗,当死亡确定要降临的时候,我居然也会害怕。
  我不知道死后会落入何种境地,不确定自己今生是否还有未了的心愿。
  突然,宗贤走进来,蹲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走吧。”
  “干什么?”我很奇怪。
  “到了就知道了,想请你帮我个忙。”他温和地笑笑,完全没有对我哥笑得时候的那种高傲的神情。
  “我能帮你什么忙?”我抽回自己的手。
  不要轻信任何人,这是我的原则。
 
  第二十一章、这混蛋真不是跟我有仇?
 
  “我的园丁下个月要回老家,我想要你接替他的工作,帮我管理花草,报酬的话,”他顿了一下,站起身,“报酬会根据你的业绩,做相应的调整,所以一开始不会很高,不过,只要你努力的话,一定能拿到丰厚的薪水……”
  “什么?”我有些吃惊。
  让我这个自小只会往书堆里扎的人去种花种草,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我摇摇头:“你还是找别人吧,我不会。”
  “你不相信我的判断力?”他又笑笑,“我看过那么多人,没有一个看走眼的,既然我让你来帮我管理花草,就是因为我看出来你有这个潜力,而且,我都已经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过去了,你多少也要给我些面子吧。”
  把我的东西搬走了?
  听了他这后半句,我差点跳起来。
  这人怎么这么独断,随随便便就决定了别人的想法。
  “你把我的东西搬回来!我不要去种什么花!”
  我攥着拳头怒视着他,他却不理会我的愤怒,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只不过是想要你帮个忙,别这么生气,难道你忍心看着那些漂亮的花草因为无人照料而枯死吗?”
  “你不会找别人?”
  我想抽出手来,却被他紧紧攥着,只能随着他的脚步向前走。
  “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况且,既然你有这个能力,我为什么要找别人?唉,当医生太忙了,有时候自己生了病还有挣扎着去出诊。”他回头朝我惨然一笑,“所以,你就可怜可怜我和我那些花草吧。”
  他不像是在说谎,看起来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坏,而且说我有种花草的能力,这说明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人吧?
  我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反抗,或许,我可以告别昨日的忧伤,走向一个新的世界。
  但是,管理花草,我真的能做得好吗?
  他拉着我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终于走到他家大门。
  我的腿都快断了,一屁股坐在门前的石墩上,凭他怎么拉,都不想起来。
  那么多公交车他都不坐,偏偏拉着我一连走了三个钟头,这人是不是太抠门了?
  我有点担心起我的工资来。
  他会不会说话不算话,到时候不给我工资?不给我工资的话,我吃什么?
  “走不动了?”他笑笑,走了三个钟头,仍然跟没事人似的。
  我看了他的笑容,真想把他那张令人生厌的笑脸撕下来。
  扭过头,不理他!
  竞走似的走了三个钟头,能走得动才怪!
  “如果你真的走不动了,我只好把你抱到屋里了。”他又笑笑,笑容里渗出一丝坏水。
  “不能先歇会儿再走?”
  对于他的建议,我很反感,他这不是在变相地取笑我体质差吗?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也要这样取笑你!
  “刚不是说了吗,我很忙。”
  他看看表,叹口气。
  “马上又要出诊了。”
  “你很忙为什么不打个车回来?”
  我就觉得这人纯粹有病。
  “我这不是为了能和你多待一会儿吗?”他这次没笑,眼神里还有了些委屈的意思。
  “为了能和我多呆一会儿?”我冷笑一声,“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么关注的。”
  “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他回头笑笑,拉起我的手,继续往前走,我挣脱不了,只好忍着腿疼,撞撞跌跌地跟在后面。
  我咬着牙,暗自骂道,这混蛋真不是跟我有仇?
  我记得上次回去的时候只经过一个小角门,怎么这次要走这么长的路?
  他是不是存心要累死我?
  我们穿过一个院落,又穿过一个院落,最后沿着游廊走到一间会客室一样的屋子里。
  这些房子都是中式的建筑,屋里的装饰也不例外。
  我一进门,瞅准一个雕花木椅就坐了上去,宗贤从隔壁的书房里取出纸和笔放到我面前。
  我一看,是个人简历。
 
  第二十二章、个人简历
 
  “什么意思?”我有点奇怪。
  “个人简历啊,难道你没有填过?”宗贤也很奇怪。
  “是你要我来帮你管理花草的,难道我还要递交简历申请一下?”
  “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你的基本信息,我起码应该了解一下。”
  “那你不能直接问?”我觉得这个人大脑结构肯定有问题。
  “我怕我一会儿就给忘了。”宗贤若无其事地又把笔往我面前推一推,“快写吧,见过了樊叔,我得赶紧上班去了。”
  一会儿就忘了?
  我白他一眼,迅速填好了简历,交给他。
  “字写得好难看。”
  他看完之后发表了这么一句评论。
  我承认他说的不假,可还是有点来火:“我是来帮你管理花草的,又不是来给你写墓志铭的。”
  “哈哈。”宗贤笑笑,拿着简历出去了,不一会儿,带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他把我的简历交给那人,叮嘱了几句就匆匆走了,留下我和那大叔大眼瞪小眼。
  “我叫樊振,你叫什么名字?”大叔温和地笑笑,坐到我的对面。
  我瞥一眼他手中的简历,没有说话。
  开什么玩笑,我的名字就在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白纸黑字,这人到底有没有看?
  那大叔好像明白了我的想法,突然尴尬地笑笑:“抱歉,我不大识字。”
  “我叫顾影。”我有些抱歉地说,没想到他不识字。
  “顾影……”他托着下巴,认真地把我的名字记了记,“嗯,我记住了,我先领你看一下你的房间,再到后院熟悉一下环境。”
  他说着,站起身,带我出了门,在游廊的尽头,我们又穿过一个小门,向西走,来到了后花园,后花园里一派生机,花繁叶茂,蜂围蝶阵,整个园子既没有人工修饰的那种刻板,也没有放任不管的那种杂乱,所有的植物都非常和谐地生存在一起。
  四周的铁栅栏上长满了牵牛花,金银花,爬墙虎之类的藤蔓植物,地上种满了三叶草,石竹,孔雀草(这些名字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各种各样的,开满了红花,白花,黄花。
  园子中央有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小水池,水池里有个一米来高的小凉亭,小凉亭里放着石桌石凳,好像是给童话中的小矮人准备的道具。
  沿着水池,长满了各种花草树木,至于这些都是什么植物,我当时也并不清楚,直到后来,才慢慢从樊叔那里得知它们的名字。
  “这是二少爷的私人花园,除了二少爷和我们这些为他工作的人,这里禁止任何其他人踏入。”樊叔嘱咐道。
  我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这宗贤未免也太自私了,让别人进来观赏一下又能怎样?
  “特别是大少爷家的那两个熊孩子。”樊叔又补充道,“那两个娃子总想偷偷跑进来摘花捞鱼偷孔雀蛋,大少爷教训了他们多少次也改不了。”
  “大少爷?”
  “是啊,就住在东边第二个院子里,第一个院子是老爷和夫人的,第二个院子是大少爷的,这第三个院子是二少爷的,这个花园,原本是太老爷和老夫人的,他们去世后,这里便留给了二少爷,被他改建成了花园。”
  “哦。”
  我想想前两个院子冷冷清清,这个院子更跟没有人似的,便问:“宗贤他一个人住?”
  二少爷什么的,我才叫不出口,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人还搞这些,不过,怎么称呼他是他们的自由,我管不着。
 
  第二十三章、顾循来电
 
  樊叔听我直称他家二少爷的名讳,先是愣了一下,后又立刻恢复了常态:“嗯,二少爷的院子里,除了他本人便剩下我和芸儿了,芸儿是这里的佣人,以后你会经常见到的,这边,这是你的屋子,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樊叔说着,带我穿过一堆花草,来到一个靠墙的小屋前,小屋旁长着一棵疏密有致的悬铃木,和这小屋倒也般配。
  我跟着樊叔走进去,一眼便看到自己的东西已经被布置得整整齐齐了,窗边还放着一盆盛开的蝴蝶兰。
  我有些哭笑不得,宗贤这行动也太快了。
  小屋的隔间是洗手间,外面有个厨房。
  “如果你喜欢自己做饭,这里有炉灶和餐具,都是二少爷新买的。”樊叔指指厨房里那一堆闪亮的厨具对我说。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我不会做饭,顶多能煮个方便面,可现在看来我恐怕要自食其力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