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14 10:47:16  作者:少说废话

   《我和反派第一好[快穿]》作者:少说废话

  戏精林果完成了999个S级虐渣任务登顶积分榜首,
  但是自从奖励系统升级后,他的世界就变得有些不对劲儿——
  系统:那个人渣好过分,果子冲鸭!虐翻他!
  林果:好说。
  系统:那个反派好可怜,果子冲鸭!暖哭他!
  林果:也成。
  系统:反派要啪才能好,果子冲鸭!睡了他!
  林·卖艺不卖身·果:……MDZZ!辣鸡系统你说啥?!
  1V1,HE,主系统精分套路攻X小员工戏精皮皮受  晏柏X林果
  轻松甜宠,苏爽治愈,还有一点皮~
  PS:
  2.果子之前所做的虐渣任务是虐人渣纯逆袭,不涉及爱情,所以在爱情方面,果子并不是老司机套路王。
  3.所有世界主角攻受皆成年,皆无血缘关系。
  4.第二个世界起确定是一个人,不存在花心滥情的情况哟~
  5.以上,想到再补。
  等一个收藏,mua!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果,晏柏 ┃ 配角:零十一 ┃ 其它:快穿,甜文,系统,穿越时空
  ==================
 
 
第一章 
  “果子,起床做任务啦!”
  肚子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压了一下,林果抖了抖睫毛,从传送后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我说咱们下次能不能换个叫醒方式,”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林果没好气儿的摸了摸肚子上那只胖胖的白兔子,“这身体是不是喝酒了?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
  抖了抖耳朵,身为林果个人系统零十一的白胖兔子立即伸出毛绒绒的爪子在对方身上按了几下:“的确有少量的酒精残留,醒酒药要不要来一发?”
  “不了,没搞清情况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撑着手下柔软的大床坐起身子,林果把扒在他衣服上的兔子移到一边,迅速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是一间明显的私人卧室,区别于酒店统一规格的整洁,它处处布满着原本主人曾经在这里生活的痕迹,穿上被胡乱踢到一边的拖鞋,林果已经在心中初步排除了酒店醉酒走错房的狗血可能。
  瞧着这人顶着一头乱发满脸茫然的样子,零十一不放心地在床上蹦了一蹦:“果子,你还记得咱们的任务是什么吗?”
  “记得,”挑了挑眉,林果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说吧,这次虐谁?”
  刚刚裂开兔子嘴的零十一:“……”它就知道这个宿主不靠谱。
  999次的不撩人纯逆袭已经腐蚀了对方的脑子。
  “麻烦把你暴力的思想收一收,”红眼睛的兔子翻了个白眼,“你要记得,我们这次任务的口号是——”
  “我和反派第一好,”面无表情地接话,林果满眼探究地看向趴在床边的胖兔子,“小十一,我怎么觉得你这次的升级有点不对劲儿?”
  别人家的系统都是越升级越厉害,只有他家这个越升级越智障,作为拯救世界快穿局虐渣部下的金牌员工,林果靠着自己999次的戏精演出登顶总积分榜首,就在他借着奖励机会把个人系统连续升级后,他又被临时指派到了拯救部。
  突然调职不说,还要同时兼顾虐渣部那边的业绩,冷飕飕地递给零十一一个眼刀,林果深觉自己这次的奖励机会用得十分不值当。
  除了体重增加且又帮他接了两份儿活,他就没看出这兔子有什么地方变得高级。
  “哪有不对劲儿,最、最少我们在系统商店的会员等级提高了啊,”小声地反驳了一句,零十一闭上眼转移了话题,“不提这些,我先把这个世界的原著内容发给你。”
  身为拯救世界快穿局数量不多的高级系统之一,零十一的能力当然不只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拟态成白兔只是它的个人品味,那不代表它真的就是一只普通兔子。
  心知这次自己要拯救的角色会是耽美文中的反派,林果对于原著主角是两个男人这件事接受良好,原主的记忆随着林果警惕的放松逐渐浮现,极快地扫过脑海中的原著剧情,他对自己的情况也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这是个由一本非传统渣贱耽美文衍生出的小世界,主角攻薛睿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主角受季和光则是一名刚步入实习期的大四学生,同许多古早总裁文的套路一样,见惯了各色美人的薛睿自打见到季和光的第一眼,便被这个温暖柔和的青年吸引住了目光。
  然而与甜宠总裁文的套路不同,薛睿性格中更多的是利益至上的冷漠,为了尽快挤掉对手占据行业龙头的位置,薛睿亲手将已是自己恋人的季和光送到了反派晏柏的身边做内应。
  之后的剧情便是主角攻受的分分合合虐恋情深,作为世界支撑的主角攻,薛睿最后的结局当然是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至于头号反派晏柏,则是在公司破产之后落得了个心脏病突发猝死的下场。
  “啧,这位老哥的一生有点惨啊,”摸了摸下巴,林果走进浴室找了面镜子照了照,“看来拯救部的存在还是有必要的。”
  镜子中映出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他长相讨喜,浅棕色的眼睛有一点圆,一看就是没经历过什么风雨磨难的清澈模样,林果轻轻勾了勾嘴角,那微微嘟起的粉唇便露出一个活泼可爱的笑来。
  他现在所扮演的角色是个家世雄厚的小少爷,因为原主在原著中只是个没有名字的背景板,所以小世界便自动承认了林果原本拥有的名字。
  原主的父亲与晏柏有几分还不错的君子之交,有这么个占据人和的身份,林果也可以更方便地接近目标人物。
  “总比你在虐渣部虐渣来的轻松,”一蹦一跳地跟上林果,零十一挥爪召出几页虚拟的纸张,“现在剧情已经进行到薛睿和晏柏在合作案上起了冲突,抓紧时间,你得在季和光上门之前和反派打好关系。”
  晏柏最终的结局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季和光的影响,要想扭转注定悲剧的走向,林果便要尽力先将这两个人分开。
  “如果我没记错,晏柏现在就应该在原主家的楼下,”捏了捏原主暗藏酒窝的少年脸,林果逐一试过这具身体各种表情的效果,“走了,我们先悄咪咪地去混个脸熟。”
  雪白的兔子点了点头,随后化作点点荧光消散在空中,林果理了理胡乱翘着的头发,穿着拖鞋拧开了卧室的门把手。
  *
  好歹是虐渣部上任的金牌员工,尽管林果平时看着不靠谱了一点,可一旦涉及到任务,他的专业素质便足以让任何人刮目相看。
  脚步稳健,眼神却有一点点迷离,林果拒绝了要扶他回房的女佣,按照零十一的定位溜去了主宅后的花房。
  今晚有一个原主父亲举办的酒会,酒会结束后,似乎是聊起了什么新项目,兴致高昂的林父便邀请了两位老友来家一聚继续商谈。
  晏柏便是那老友之一。
  原主就是在之前的酒会上被灌了几杯红酒,这才在被父亲带回家后晕乎乎地回了卧室,若是林果不来,一觉睡到天亮的原主根本不会与晏柏产生什么交集。
  但现在不同了,林果挑唇一笑,顺着外部的楼梯爬上了花房的二楼,躲在一丛娇艳的白玫瑰后,他终于如愿见到了他本次任务的目标人物。
  那是一个贵气天成的英俊男人,对方气质沉稳,三十出头的年纪更是让他的身上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韵味。
  花房的灯光将男人衬得肤色如纸,他的五官线条并不锋锐,但一双纯黑色的眼睛却仿若三九天的寒潭,仅是从侧面看去,林果就能察觉到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你确定这样的人会爱主角受爱到破产身亡?]林果疑惑地在心中吐槽一句,[胖兔子,你可别是给我拿错剧本了吧?]
  零十一无奈:[原著的描写都是片面的,小世界会自动完善背景,好歹也做了近千个任务,您能稍微表现的不那么生涩吗?]
  [但这和原著描写实在相差太多,温柔深情智商低,你看他现在和哪个沾边?]
  [主角视角下……]
  “谁在那,出来。”
  冷冰冰的嗓音从一楼传来,吓得零十一立刻掐住了话头,林果一秒调整好表情,慢慢从花丛后面露出了头。
  低头撞进一双漆黑的眼,林果配合地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晏……晏柏?你怎么在这里?”
  ——配上他那微皱的衬衫和粉嫩的脸颊,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只喝多了的小醉猫。
  直呼其名或许有些不礼貌,但原主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林家老幺,对于不太熟悉又没搭过话的“陌生人”,他也的确做不出多乖巧的姿态。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晏柏看清他的一刻,林果似乎从中察觉到了一丝厌恶。
  厌恶?胖兔子到底给他选了个什么坑爹的身份?
  没有回答,晏柏只是默默地转头,将视线移回了之前看过的那盆花儿,不得不承认,当林果一脸懵懂地从玫瑰花丛中冒出来时,他突然理解了林父每每提起林果时难掩的笑意。
  可他一向不喜欢这个孩子。
  所以他们之间也不必有任何多余的交集。
  只是向来自持的晏柏显然低估了一个醉鬼的威力,所以当踩着拖鞋的少年头沾花瓣啪嗒啪嗒地跑到他面前时,晏柏少见地愣了一下神。
  “我知道你,晏柏。”在他身前站定,少年状似严肃地开口,呼吸间还带着点浅淡的酒气,晏柏只是一打眼,便知道这人少说有了五分醉意。
  收回落在花朵上的视线,晏柏从特意为他准备的扶手椅上起身,他无意和醉鬼一般见识,更无意和林果有什么牵扯。
  这是个被父母兄姐浸在蜜罐里养大的孩子,只要他稍微表现出点故意的冷待,对方骨子里的骄傲便会让少年转身离开。
  但他这招百试百灵的无视却在今晚失了效,少年一把拽住他的手,圆圆的杏眼里忽地充满了委屈和不解。
  以及一丝丝恼怒。
  对方的体温很高,活像个适合在冬天抱着的小火炉,警告性地瞥向两人双手交握之处,晏柏极其熟练地沉下了脸色。
  这是他在生活中惯用的表情,因为所有人都会惧怕他这副样子。
  可醉鬼是一种根本不能用常理解释的生物,这个平日里从不主动接近他的孩子不仅没被他的冷脸吓到,甚至还撒娇般地晃了晃他的手——
  “晏柏,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第二章 
  为什么不喜欢我?
  瞧这话问的,就好像合该所有人都喜欢他一样。
  晏柏一时不知是气是笑,他想毫不留情地甩开对方的手,却又因为少年灯光下格外真挚的双眼而顿住了动作。
  罢了,这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林果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在那一秒闪过了什么念头,察觉到男人一瞬间的软化,他立刻打蛇上棍地追问:“晏柏,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开玩笑,他可是要拆散晏柏和主角受的男人,要是不能在对方心里占据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到时候他还怎么在关键时刻干预剧情?
  无论晏柏和原主之间有什么恩怨,林果都不能让这事儿藏着掖着,只有知道了症结的所在,他才能对症下药改善两人的关系。
  被晏柏不带感情的眼神注视,饶是林果也感到了些许压力,但他仍然倔强地仰头看着晏柏,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架势。
  然而离得近了,林果才发现这人薄唇上一层似乎被遮盖过的青紫,心中一跳,他忽然想起了对方在原著中的那个结局。
  原来“反派”最终的病发,竟然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埋下了伏笔。
  “你醉了,”避开林果的问题,晏柏第一次在少年面前露出笑容,“要不我叫张妈来送你回房吧?”
  张妈是林家资历最久的老人,由她来照顾对方,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尽管那只是一个十分礼节疏远的笑容,但它还是成功让少年安分了下来,林果深谙事不过三的道理,他慢慢松开晏柏的手点了点头,顺着对方的心意做出一副乖顺的困倦模样。
  症结根深蒂固又隐藏颇深,看来他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果然是个好骗的孩子,背对着林果,晏柏转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只是为了防止身后的人再闹,他又不得不轻声嘱咐一句:“跟着我。”
  初秋的天气有一点凉,将身后温度适宜的花房抛在身后,林果在月色下轻轻打了个哆嗦,身前的男人似有所觉的一顿,最终却还是没有回头。
  [温柔深情?]林果在心里磨了磨牙,[主角受他可别是眼神不好吧?]
  幸灾乐祸地嘎嘎两声,零十一没什么诚意地安慰:[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别把这点小场面放在心上。]
  虐渣部的工作并没有听起来那么轻松,会产生自主意识并让虐别人的诉求强过救自己的角色,往往所苦的都不是情爱、而是一些更残忍更透不过气的黑暗,林果想拿到S级评价,就要全盘接受原主的一切,从原主最低谷的那一段日子开始切入。
  零十一看过多少次林果的意气风发,就同样看过多少次林果的狼狈不堪,拯救部的任务虽然玄学了点,但好歹能给果子一个不错的角色身份。
  就算之后虐渣部发派了任务下来,他们也不至于像以前一样从负开始。
  [我只是对角色的ooc表示控诉,]拒绝了零十一提供的透明护罩,林果慢吞吞地跟在突然加快脚步的晏柏身后,[连个具体的进度条都没有,拯救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玄乎。]
  我和反派第一好,可他要对晏柏怎么好,才能变成传说中的第一好呢?
  一阵冷风打断了林果心里的嘀咕,好在花房和主宅的距离不远,在林果打上第三个哆嗦前,他终于回到了温暖明亮的客厅。
  听到声响,在厨房忙活的张妈立刻迎了上来,看到从未一同出现过的两人,她先是和晏柏问了声好,随后便慈爱又责备地看向林果:“喝醉了还要偷偷跑出去,你要是生病了,老爷夫人他们可都要跟着心疼了。”
  张妈是陪原主从小长到大的人物,因此原主和对方的关系很是亲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林果讨好似的抱了对方一下:“我就是突然想看看我的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