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0 15:39:46  作者:柳碎夜

   《流落荒岛怎么办?》作者:柳碎夜

  文案:
  傲娇毒舌口是心非的公爵家向导小姐和沉默寡言只知道干的哨兵护卫流落到荒岛后的艰难·尴尬·羞耻求生之路。
  花沐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依靠向导的本领来管白枕这只大狼狗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沐,白枕 ┃ 配角: ┃ 其它:荒岛求生,哨向
  ================
 
 
第1章 落难啦!
  一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碧蓝海洋,周边是白色的沙滩和几株高大的椰子树。花沐对于这样的景象并不陌生,她时常去美丽的岛屿度假,甚至自己就拥有好几座小岛。
  可是,这并不是度假。她非常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一言以蔽之,她遇难了。
  狂风暴雨的景象似乎就发生在不久之前,而现在,烈日当空,风平浪静,一切犹如一场梦。
  她这样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了吧?父亲找到她之后会不会后悔平日对她不够关心呢?这种经历如果去向那些大小姐们吹嘘,一定会成为相当不错的谈资吧?
  花沐毫无一点生存技能,如今还能安逸地坐在阴凉处思考人生的最大原因就是,流落到这个荒岛上的人并不只有她一个。
  “小姐。”高个子年轻女人拥有一头齐耳的黑亮短发,凌厉的目光和无趣刻板的表情。她刚从椰树上跳下来,身上挂着几个椰子,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笑。
  这个叫做白枕的哨兵是她的贴身护卫,说是贴身护卫但其实一直不很亲近。最初的好奇过去之后,她快烦死这个人的古板和沉默寡言。但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优秀的哨兵确实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花沐已经快渴死,不耐烦地道:“快点打开,我嗓子都在冒烟。”
  白枕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到一边找了一块礁石,从腰间的包里取出军刀帮大小姐开椰子。
  花沐现在其实浑身都很难受,被海水浸湿的裙子半干不湿,黏在皮肤上火辣辣地疼。船只沉没和被冲上沙滩的时候,她还磕磕碰碰到好多地方,这个时候只觉得全身都快散架。
  但目前更紧要的需求是,她真的非常想喝水……或者椰汁。
  白枕不愧是优秀的哨兵,手中锋利的短刀虽然有些偏小,但还是三两下开好了一个椰子。
  “小姐。”
  这种野生的椰子和花沐平时喝的有些不一样,单说长相就难看了好多。但她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从白枕手中接过就想喝。
  “吸管呢?”
  “没有……”
  椰子上开着一个指头大小的洞,没有吸管就意味着她要把嘴对着这个洞来喝……这也太有损她淑女的形象了。
  其实目前的这种情况,花沐倒并不是真的强求那么多。只是白枕的态度让她着实气恼,这才想要刁难对方。
  小姐小姐小姐,平日里就只会叫这两个字。除此之外,好像和自己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她都遇难了诶,多安慰一句会死吗?
  “我不想这样喝,我要吸管。”她就不相信,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白枕还能忍受得了。
  白枕看着她思考了一两秒,转身走了。
  难道白枕还真的能给她变出管子来?
  连她都觉得这个要求实在很过分,这个白枕是不是傻的?
  白枕很快回来。她的手里拿着一根半枯的植物茎秆,茎秆的中间有被疏通的痕迹。
  “还请您将就一下。”
  原来是用这个来代替啊。
  花沐稍稍安心了一些,看了白枕一眼,到底没有再从这上面做文章,美滋滋地把手里的一个椰子喝完。
  这片沙滩并不大,从一端走到另一端也就几百米,然后就被各种礁石悬崖遮断。沙滩上孤零零地生长着几株椰子树,在花沐喝完一个椰子之后,上面的椰子已经全部被白枕摘了下来。
  花沐一边喝一边数,发现自己还能再喝十几个,似乎连遇难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还要。”坐拥十五个椰子,花沐觉得自己再喝一个也不是很过分的事。而且这个椰子水少得可怜,一个完全不够。
  白枕没说什么,很快帮她开好了第二个,并且在她喝的时候收集了一堆深色的石头,在沙滩上摆出了一个巨型的SOS符号。花沐一直知道白枕的体能很好,但干净利落到这种程度还是叫她惊叹。
  花沐喝完第二个,招手让她来帮自己处理第三个。
  “小姐,喝太多的话会拉肚子的。”白枕这次没有答应她,“我把椰子开开,您吃点果肉吧。”
  这些椰子明显都还是椰青的状态,果肉应该相当美味。花沐想了一下就准了,一边看白枕用小刀和石头开椰壳,一边问她:“救援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白枕手中的短刀当真锋利无比,扣在之前开好的洞口上,只是用石头沿着刀柄敲击,一个坚硬的椰子就被一点点破开。
  “目前无法确定,但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是什么打算?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星期?”花沐觉得自己最大的忍耐期限就是一周,现在才过了半天,她已经受不了了。
  白枕划好果肉把椰子壳递过去,看了她一眼,“以一个月为基数吧。”
  花沐手一抖,椰子都没拿住,还好白枕反应迅速,一把接住。
  “一个月?你有没有开玩笑?是你说这个岛是荒岛的,什么都没有,在这里生活一个月?”
  白枕没有说的是,一个月是最保守的估计。
  小姐和公爵吵架,只带着几个亲卫就跑到尼尔斯的小岛上度假,基本上可以算离家出走。再加上这次出海是她临时起意,还是朝着北边鲜少有人涉足的失联带“海难怪圈”开,现在有没有人发现她们失踪还是问题。
  “我会保证您的安全。”她在花沐醒来之前用精神体大致观察过这个岛屿,面积不算太小,应该能够保证两人的生存。
  “不是这个问题!”花沐觉得自己要疯了,“就算你能解决吃的问题,那我穿什么?睡在哪里?这里连空调网络都没有!”
  小姐说的这些确实是她无法解决的,白枕颇有几分愧疚地道:“如果是空调的话,我的精神体或许能帮上您的忙,但网络……”
  白枕的精神体是头冰狼,多多少少可以有一些降温的作用。
  花沐特别想抓狂,良好的教养在面对这个古板到木讷的护卫时完全没有一点作用。
  生气是没有用的,只会把自己气坏了。等回去之后,不管父亲和女王怎么说,她都一定立马把这个家伙辞退。
  “……我记得你带着卫星定位器的吧?没有办法通知塔吗?”作为公爵家唯一的女儿,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该有的常识花沐一样也不少。
  塔里专门派来保护自己的哨兵身上肯定会携带这种东西,不管她怎么不乐意。
  “这里已经进入了海难怪圈,卫星信号无法到达。”
  花沐死的心都有了。
  白枕那张淡定过头的脸给了她错误的讯息,还以为只要休息个一时半刻就会有人来救自己。到了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落难了。
 
 
第2章 流落孤岛第一件要做的事是?
  花沐头脑空白地坐着发呆,机械地用之前喝椰汁的茎秆戳着椰肉往嘴里塞。
  白枕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沉默地开始处理另一半已经被掏空果实的椰壳。她从遇难到现在滴水未进,嘴唇上已经起了一层白皮。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只有小刀划过椰壳的声音。
  花沐突然转头看向白枕,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叫她害怕不已的念头。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自己能否活下来完全要仰仗这个哨兵,如果她抛弃自己的话,自己连个椰子都打不开。
  哨兵五感敏锐,白枕立即察觉到了花沐的视线,以为她又有了什么命令。
  “小姐?”
  花沐心里一紧,赶紧撇开了目光。
  暂且不说自己以前的态度如何,只单单说刚才的言行,就已经足够恶劣。白枕会不会突然想起这些,发现自己究竟有多糟糕,然后抛弃自己呢?
  或者干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揍自己一顿?
  从来没有过的处境让花沐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虽然塔里的哨兵忠诚度很高,配给王位继承人的护卫更是万里挑一,但这种情况下什么都说不准啊。就算她杀了自己,回去也根本没人知道!
  “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花沐越想越不安,甚至觉得白枕现在的表现就很奇怪。
  明明以前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为什么现在还懂得主动询问自己了呢?
  白枕心里其实相当担心花沐,不要说她这样的公爵家大小姐,就算是像她这样塔出身的哨兵也鲜少会遇到这种孤立无援的境况。但她素来不善言辞,面对花沐的时候又尤其紧张,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花沐突然把手里吃了一半的椰肉递给白枕,偏着脸道,“你好像到现在为止都没吃过东西……”
  她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一点关心来,或者至少语气再柔和一点,可偏偏看到白枕那张脸就什么温柔的心情都没了。
  难道还要自己讨好她吗?对着这张连笑都没对自己笑过的脸低声下气?
  她不过是自己的护卫和影子而已,忠诚和服从难道不该是她的天性吗?
  花沐脑子里想了一堆东西,原本还有些摇摆的语调顿时变得底气十足。
  “这个我吃不完了,你吃掉吧。”
  白枕受宠若惊,看着花沐递过来的椰子壳犹豫不决。从来到这个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小半天,因为考虑到花沐的安危,她还没时间考察这个岛的具体情况。
  在水源和食物都还无法确保有长期来源的情况下,她必须要为花沐留下足够多的供给。作为哨兵,她能在一周不喝水,半个月不吃东西的情况下保持八成以上的战斗力。这足以应付大多数情况了,所以她能省一点当然就要省一点。
  “小姐,我……不饿,您要是吃不下了不如先放着吧?您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东西?鱼怎么样?”她难得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话。花沐看到白枕显而易见的犹豫时已经气不打一处来,再听她的话更是气恼。
  其实她有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气的是什么,反正看到白枕就是有气。
  “怎么?你还嫌弃我吃过了是不是?我可不要放久了再吃,你不吃我就扔掉了。”她说着就要把椰子往地上扔,吓得白枕赶紧伸手去接。
  现在每一份食物和水都是宝贵的,更何况椰肉富含脂肪、蛋白质和维生素,当然不能有一点浪费。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谢小姐。”白枕这个时候真的有些恨自己的笨嘴。她很明白这种处境下花沐的不安,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花沐见她接过去就不再管,心里既因她愿意吃东西有些安心,又因自己实在算不上好的态度而忐忑。
  这算收买了她吗?
  白枕并不用花沐用过的茎秆,而是用小刀刮着果肉吃。她吃东西特别快特别干净,三两下解决完。
  花沐看她把自己刚才吃了一半的果肉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脸颊有些热起来,只好偏着头用说话来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枕其实早就在心里盘算过了一回,只是花沐心情看起来一直不怎么好,她就想着先给她适应的时间。
  “目前只能寄希望有人来搜救,尽量用石块烟火做出明显的标志。”说是那么说,可就像她之前想的那样,护卫到底多久才能发现她们失踪还是个问题。
  加上这一带已经是海难怪圈,搜救难度可想而知。
  “那就要先生火咯?”花沐皱着眉,有些埋怨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说,据说钻木取火可是很花时间的,这都半下午了。
  “我有打火石。”白枕虽然不善言辞,但还好不是不会看脸色,一边说一边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一段铁棒似的黑色物品。
  花沐这才想到人家毕竟是哨兵,身上总带了点好用的东西,不像自己这样两手空空,除了一根项链以外就剩一条破破烂烂的裙子。
  她再看了看白枕,发现她身上穿着的护卫制服基本上没有一点破损。黑色长裤,大头牛皮战斗靴,天蓝色的衬衣里还有一件黑色的背心若隐若现,腰间的挎包虽小但也装得满满当当。
  “咳咳,那我们现在先把各自身上的东西拿出来看看,然后再盘算一下以后的计划。”花沐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想看看白枕身上到底还有哪些好东西。
  她对自己的认知非常清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一个人在荒岛上是绝对活不下去的。她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白枕身上,但偏偏现在又无法完全信任她,只好又拉拢又防备。
  白枕不疑有他,非常听话地开始从身上取东西。
  腰间的军用战斗腰包就不说了,鞋子里的匕首,侧袋里的迷你手榴弹,裤边缝里的各种刀片小道具。她脱掉衬衣之后,露出了精瘦却充满了力量的身体,还有腰侧枪套里的三把枪。
  花沐看得目瞪口呆,连刚才看到她脱衣服的羞恼都不见了,指着地上一堆的东西问她:“你知道我们会遇难?”
  白枕被问得一头雾水,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那你是每天都带着这些东西?”
  这简直就是座移动军火库了吧?这些东西有多重暂且不说,她究竟是怎么把这么多东西藏在单薄的衣着下的呢?
  花沐虽然是眼睁睁看着她拿出来的,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白枕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花沐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告诉自己不能大惊小怪,一边盘点白枕拿出来的东西。
  三把正常规格的□□,各装满八发子弹,除此以外还有三匣二十发规格的便携式子弹填充器。
  一把迷你掌心枪,不过半支钢笔的大小,只有一发子弹且不能填充。两枚不过核桃大小的迷你手榴弹,一把匕首一把多功能军用刀。
  另外还有刀片,指南针,口哨,手表等一系列小东西若干,有一些她都叫不出名字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