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1 10:22:18  作者:总归不才

 =================

《灯左灯右【池陆/原生之罪】》作者:总归不才
 
文案:
     你说喜欢是什么样子的呢,不必那么复杂,没有鲜花蜡烛,没有铺天盖地的气球和告白牌,这对于千万的普通人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应该是你明知道今天下雨,一面因为怕他着凉催促着他关上阳台的推拉门,一面又不舍关上自己的。你害怕错过他每一次叫你姓名的时刻。又或者从不早起的人每天顶着黑眼圈也要捏造出千百个理由和机遇和他一起走在清晨的上班路上。再或者是你看见他那双美丽的眼睛就想亲吻上去的冲动,想用自己的双手去触摸他炽热的肌肤,然后再在他耳边缠绵惹得他一阵颤栗。
这种情愫推着你,让你不停的压榨时间,多一秒脑子里都想的是和他呆在一起。
池震活了二十七年从来没想过这种奇怪的东西,他忙着左右逢源,忙着八面玲珑。他总在笑,从上扬的嘴角轻轻的滑到弯起的眼尾,没人知道哪个是真的他,时间久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可他总不成想快三十年的摸爬滚打,有一天他会担心起儿女情长的事来。
倒也无妨,火候到了,谁说得准好坏呢。
谈恋爱是他们俩自个儿的事,不该扯上父母,不该扯上工作,不该扯上过去,你要是真的爱他这些都不是问题。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震,陆离 ┃ 配角:吴文萱,陆一诺,池妈妈,张局,鸡蛋仔,其他 ┃ 其它:池陆,原生之罪,律师震.警察陆,he
 
==================
 
  ☆、我的隔壁有点亮
 
  律师震x警察陆,半架空,中长篇he
  金牌律师,单身多金,旷世奇才,正义与法律的维护者。
  无数报道都这么描述池震。
  当然,只有陆离知道,净是鬼话。
  第一章我的隔壁有点亮
  池震失眠了。
  因为阳台的光。
  淅淅沥沥的小雨洒落在屋顶,汇成细小的水流滑到窗檐上,每次临要弄湿阳台的地砖时都会因为一小片遮阳帘而转了方向。
  然后乖乖的滑进那几盆花里。
  池震喜欢他的新房子,尤其是这个人性化的阳台,他从来没有给他的花浇过水,多亏那个遮阳帘。
  池震是个律师,啊不,准确来说是个金牌律师。他接的案子几乎没有败诉的。
  律师熬夜是常事,但是池震却是个例外,他作息规律。律师性格死板也是常事,但是池震却风趣幽默,或者说极富有生活情趣,他甚至会为了厨房欧式的吊灯而特意换一套风格相同的盘子。当然这段话只能信一半。
  池震对于他的现状非常满意,临近而立就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网页宣传让他每年在赚取巨额的事务费后又再加一笔外快。有房有车两道混吃,喜欢他的女人男人每天数都数不过来。白天是威震法庭的业界名嘴晚上是撩人心弦的夜店老总。
  除了晚上隔壁总不关的灯。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池震通宵放浪的日子都是二十五岁以前,从二十五岁以后他就开始早睡早起了。池震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他从前天天往夜店里钻就是不想一个人,池震和公寓的邻居相处的特别好,他甚至只要是见过的邻居就能记住。
  除了他隔壁
  他敢打赌
  从来没见过
  灯第一次亮起的时候池震的反应是惊奇,他从前总因为隔壁没有人而感到隐隐失落,公寓的隔音效果不强,两户中间隔开的墙像纸一样,只要左边的说话声音大点,右边的闭上眼就能脑补成你俩在视频聊天。这公寓许多业主都去找物业反映,物业就美其名曰“促进邻居交流”池震倒是不计较这件事,毕竟他喜欢热闹。
  池震一开始是感到好奇,他甚至就盯着那灯光想看看自己这个邻居到底撑到几点才会睡觉,当然他肯定是输了,隔壁的灯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关上。
  好奇心有时候可能真的是奇迹与缘分的催化剂,比如让池震认识了陆离。
  律师事务所的人都觉得奇怪,他们眼中作息规律的老板居然会顶着黑眼圈上班,哦,那段时间都怎么说的?池震交了个女朋友?夜夜笙歌。
  池震终于在灯亮的第四天晚上鼓起勇气和自己的新邻居打了招呼,灯还是和以往一样亮起,池震跑到隔壁的门口摁起了门铃,池震发誓,他听见了椅子挪动的声音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甚至系上了睡衣最头上的那枚扣子,他想给自己的新邻居留个好印象。
  但是没有人回应,池震在门口站了足足有二十分钟,他的邻居都没有开门。
  说不生气是假的。
  后来池震问起陆离这件事的时候陆离就轻描淡写的说“我和你不熟,不想开。”
  隔壁传来的光就像在挑衅池震,他也故意的敲着阳台的瓷砖,然后大声的冲着隔壁的窗户喊着“邻居!你介不介意把灯关一下!我睡不着啊!”
  对面当然不会给他回应,池震只听见了兹啦的一声,阳台上的灯光变暗了,他的邻居拉上了窗帘。
  池震倒觉得他这个邻居颇有趣的。
  他甚至幻想着对方是个老年人可能听不清自己说话也没回应,对方也可能是个独居的姑娘害怕是陌生人才会不给他开门。池震还在揣测他的新邻居在做什么,她可能是个企业白领连夜赶一份文件,她也可能是个空巢妈妈夜深人静给她儿子打一件毛衣。
  可惜他都猜错了。
  隔过这面墙,是失眠的陆离。他熬的红了眼睛也不想吃药,他总不承认自己有失眠症。
  陆离是个警察,脾气暴躁,智商高情商低,现在单身,他和妻子刚刚离婚一周,有个三岁的女儿跟了前妻。大家总猜测陆离和前妻分开的原因,你可别认为是陆离暴躁,他对她前妻好的没话说,至于离婚理由,大概另有隐情吧。
  陆离一直住在这儿,只是他很少和邻居交际,没有机会也没有心情。陆离没什么朋友,大概是平日脾气太大了但更多的是他自己不太愿意交往。
  池震没见过陆离也是正常事,毕竟他俩的作息天冠地屦。陆离作息不规律是被迫的,毕竟杀手作案不会考虑警察要不要睡觉。但是近期他经常在家,桦城每年总有那么一个月风平浪静。好吧,最主要的是因为他和前妻离婚了。
  陆离刚开始听见敲门声只觉得诧异,透过猫眼看去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男人招摇的站在自己家门前,乱糟糟的头发来回晃动。陆离一直没开门,池震在门外面站了二十分钟,陆离就在门里面看了二十分钟,他就只有一个感觉,这头发真难看。
  陆离后来就听见了池震哐哐的拍阳台的声音,然后便听见了那贱嗖嗖的让自己关灯的请求,陆离只觉得心烦,便一手把窗帘给拽上了。
  陆离没心思对付个陌生人,也不可能关灯。
  后来池震和鸡蛋仔说起这事的时候,鸡蛋仔连连的给池震鼓掌,他惊奇于陆离这脾气对着池震就好像温顺了,他不仅没大发雷霆还反手拉上了窗帘。
  当然后来池震才知道,他这个邻居脾气有多大。
作者有话要说:  池震和陆离的家是平行的,睡觉的时候俩人脑袋就隔了堵墙,至于平行光会进隔壁屋子…大概是个小bug…就当是陆离家的光到楼下的遮阳板上再反射回来的趴…,或许那不是灯…是陆离的光辉呢…(闭嘴
我总是觉得原剧中池震和陆离都各自背负太多了,一个是父亲的犯罪,一个是姐姐的被害,生活中没有那么多戏剧化的bug,我就从最普遍的社会现象入手,就让他们好好的谈个恋爱。
 
  ☆、我好像和他说了话
 
  第二章我好像和他说了话
  后来池震回忆起当时和陆离认识的缘由时只觉得荒诞可笑,大概是年轻气盛,一盏亮起的灯都能激的他冲向隔壁的门口摁二十分钟门铃,他后来怎么说的?
  这是缘分。
  晴天的阳光大把的洒进了池震的家里,他现在困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池震受不了光,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虽然隔壁赏了个脸给他拉上了窗帘但依旧没能挽回他的梦境。他一早就爬了起来,满脸憔悴也没有生气。
  隔壁有人住这件事比睡个好觉有吸引力太多了。
  池震是哼着小曲儿刷完牙的,他的高兴溢的满屋子都是。
  直到他走到阳台看见了中间新加的一层窗帘。
  是的,那是陆离半夜起来安上的。没什么特别的意思,陆离只是单纯的认为多加一层窗帘光就不会透过阳台了。
  但池震觉得可能惹他的邻居生气了,不过也多亏是池震,别说是两层窗帘就是两道门他也能厚着脸皮拉皮扯淡。
  “邻居啊,你醒了吗?”池震端着杯咖啡在阳台小声说道。
  陆离是醒着的,准确来说是被池震吵醒的。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他半眯的双眼,他重重的翻了个身把被子盖在了头顶,算是无声的表达了他对这个聒噪邻居的不满。
  池震发誓这次吵醒陆离绝对不是故意的,他甚至幻想隔壁住着的是个每天深夜撰稿的作家,不信,您看看他特意戴上的眼镜还有手里端着的咖啡杯。
  对,那就是个杯子,里面没咖啡。
  池震在阳台站了老半天,明明隔了厚厚的一层窗帘他还偏要装作一副能透视到里面的样子。
  陆离早就醒了,他其实对于睡觉被吵醒这件事没有太大怨念,毕竟他早就一直在失眠,睡多睡少他永远顶着一双红着的眼睛。他的烦躁也不过来自于妻子的离别。
  其实陆离并没有很厌恶这个邻居,他只是觉得单方面的有点别扭,甚至是恐惧,毕竟他们不认识,而这个邻居又过于热情。
  陆离轻轻的关上了灯,然后走向了阳台,他绝对只是想拿一件换洗衣服。
  “邻居!你起床了!”池震的声音不大,陆离的胆子也不小,但是谁会想到隔壁的邻居就趴在旁边的阳台等着问候你早上好呢。
  池震随后就听见了哐的一声,然后窗帘掀起了一个波浪。
  是陆离的衣服掉到了地上。
  池震见状就只笑了笑然后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话。
  “别激动…,虽然我第一次知道隔壁有人住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兴奋。”池震笑着说
  陆离皱了皱眉毛,低头捡起了自己的衣服。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池震,是个律师,小有成就,我的事务所就在中心大厦的十七楼。我最擅长离婚案,如果您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给您半价优惠,当然,我还是希望您婚姻…”美满
  池震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对面阳台摔出来的衣架给打断了。
  然后就是一截儿小巧的手臂,用力的扯下了阳台外面的窗帘。
  “诶…诶,你…你消消气”
  “你是嫌我昨晚打扰到你工作了吗?”
  “我看你一熬夜就是一宿,而且还这么富有生活情调”
  “你其实…是个作家?”
  “其实你别看我是个律师,我在音乐和文学方面也是颇有研究的,我们有个时间可以深入交流一下。”池震扶了扶他的眼镜。
  池震一直很笃定他对面的新邻居是个作家。
  大概是因为陆离昨晚挂的那个窗帘太过于富有情调了。
  不可否认,那窗帘确实很好看,蓝白拼接的颜色设计正好和窗台的大理石倚偎在一起,金丝绒的材质和下面若隐若现的羊毛地毯相照应。
  当然,世界上谁都有可能注重房屋设计的情调,
  除了陆离。
  窗帘是他之前办案的时候一位被害人家属送的,毯子是鸡蛋仔出国旅游硬塞给他的。他会把它们都用上只是因为不想单独跑趟超市买东西。
  “说完了吗?”陆离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陆离的声音不是清脆的类型甚至可以说是低沉,清晨刚醒的嗓子还略微带点儿嘶哑,掺杂着陆离压制的怒意,让池震听起来…竟然有些…性感…?
  其实说到离婚案的时候陆离就已经开始变的烦躁不安了,陆离已经忍住一周不发火了。对,陆离离婚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暴躁的脾气。
  实际上,他也已经快一周没出门了。
  “说…说完了…啊…啊不也没有…”
  池震被吓了一跳。
  在陆离开口的一秒之前他一直幻想的对面是个娇小可爱的女人,毕竟他第一次见到的陆离就只是一截儿套着奶牛珊瑚绒睡衣的手臂。
  你别误会,那衣服是他女儿两岁生日时买的亲子装。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陆离语气带有些许急躁 
  或者说像在审讯犯人一样。
  “我…我就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池震似乎是被陆离那富有磁性的男音给震撼到了,也可能是被自己毫无厘头的揣测给震撼到了。
  池震能听出来对方的不悦,隔着窗帘都能想象出来对方猜疑自己的眼神。
  “我叫陆离,是个警察,在你公司对面的桦城刑侦局工作,我希望不会在警察局见到你,我可不会给你半价优惠。”陆离还是冷淡的语气,不带停顿的做了这个颇带锋芒的介绍。
  那是陆离和在熟起来之前对池震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尽管非常不愉快。
  “警…警察,警察好啊!”陆离的话像是巴掌一样扇向了池震胡思乱想的脑子。
  “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如果你再在我家阳台对面盯梢的话,我有权以你侵犯个人人身权益为由拘捕你。”陆离隔着窗帘说道。
  律师和警察除了对立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关系是正常情况下存在的了。今天这番对话后,池震更加坚定了这个立场。
  “我…我…我早晨来阳台浇花还不行吗!怎么就成偷窥了!”池震没想到这个一直不开口的邻居一开口就噎的自己说不出话来。
  “最好是这样。”陆离边说边向卧室里面走边说。
  他端起杯子想喝口里面的咖啡,但张口什么也没喝到。
  也正常,前面不是说了吗,那是空的。
  池震把杯子砰的一下拍在了花盆旁,然后骂了声“靠”。
  陆离倒是对他这个新邻居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吓完池震后便拿起车钥匙下了楼,其实也不是吓人,陆离对这个过分殷勤的男人并不信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