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1 10:22:18  作者:总归不才
  池震看了看被陆离扯下的窗帘儿,笑了笑然后转身进了屋子。
  他的脑子里全是陆离那半截儿手臂。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大家给出意见和建议qwq
 
  ☆、我请他吃蛋炒饭
 
  第三章  我请他吃蛋炒饭
  陆离入职七年,大大小小的案件破了几百起,离开警局的日子几乎屈指可数。他会做警察起初是因为他的父亲,但后来做着做着自己也在这个行当里找到了乐趣。他不是喜欢做警察,是习惯了。或者用陆离的话来讲,只有做警察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抓住了黑暗。
  陆离也爱他的前妻,至少在和池震确认关系之前一直爱着她。但是当抓住黑暗的诱惑与安然的生活发生碰撞时,很显然,陆离选择了前者。
  陆离的就职生涯中从来没有离席过,无论是瓢盆大雨的黑夜还是阳光普照的清晨,泥泞的小路上和紫外线的间隙中永远有那个瘦弱而又矫健的身影。陆离喜欢抓住黑暗。
  五天,是陆离七年来离开警局最长的一段时间,陆离的状态很不好。其实想想也能知道为什么,他爱他的前妻,但毕竟已经离婚了。
  “鸡蛋仔准备一下资料,刚刚申报的失踪案和之前的三起一起并案。”陆离扔下车钥匙头没转的走向了张局的办公室
  “师…是…!”鸡蛋仔的师哥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转口成了个是。
  张局当时是怎么说的,鉴于陆离陆队长长年表现优异,近日家庭纠纷又过多,特地给他一周休假。但是换谁都能明白,毕竟陆离那天哭的全局都听见了。
  “我看看是谁来了,陆先生又想做警察了?”张局笑着看着陆离
  “是,我又想做了。”陆离皱着眉头,尽力掩盖着自己的难为情
  “我得恭喜你没做后悔事。”张局说着把警官证递给了陆离
  “谢谢”陆离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说什么?”张局抬起了头
  “我说…谢谢…。”陆离憋的脸都红了,眼睛四处乱转
  “我们陆离还会说谢谢呢,哈哈哈。”张局笑的倚着椅子
  陆离来回拽着警官证的绳子也掩盖不住他的害羞与惭愧。
  “我要并案,今天的失踪案和之前的三起。”陆离别着脸小声的说
  “好,好好干,小子,我看好你。”张局看着陆离的眼睛说
  陆离又怎么会忘了五天前的争吵,那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但也多亏了这次争吵。
  陆离刚刚离婚后就像灵魂被抽走一样,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皱着眉头发呆。陆离的心里是很挣扎的,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做警察的抉择到底是对是错。陆离表现出来了这份动摇,张局也看出来了“你还想做警察吗?”张局不抬头都能感觉出来陆离的不悦
  陆离半抬着头,一双熬红的眼睛瞪着张局。
  “要是不想做就别做,要是做就要做好。”张局抬起头,平静的回应着陆离的眼神。
  陆离不说话,就像个红了眼的豹子,恶狠狠的敌意充斥在空气里
  “虽然你做了警察,但其实你做的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留你的原因一直都只有一个,看着你,让你别出去犯罪给我惹麻烦。”张局直愣愣的回应着陆离不善的眼神
  许久的缄默后,陆离终于爆发了,连带着妻子的离去还有工作的压力。
  “对,我就是不想做警察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罪犯总是在不停的作案,不停的作案!桦城一年有五十起案子,我今年抓完这五十个,来年还有五十个凶手等着我。无论我做什么,这个世界不会变好的…。都是因为…都是因为…这每天没完没了的案子,文萱…文萱…才会离开我的… ”陆离像失控了一样从一开始的喃喃自语变成了大声咆哮,憎恶的表情好像要杀掉那些凶手,混着泪水一同杀死罪恶。
  张局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听着陆离咆哮,还有他那毫无遮拦的啜泣。
  陆离的声音慢慢开始变小
  “你是累了,你该休息了。”张局突然说道
  “不…,不是,我想我是不适合做警察。”陆离低着头,不停的擦试着自己的泪水,但泪水却越流越多
  全刑侦局如果陆离都不适合做警察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待在这了,这话张局听着也知道,是气话。
  “我们都需要爱情,但是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张局站起身,拍着陆离的背轻轻的说道。
  “或许文萱是你人生中很有份量的一个人,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要相信那个对的人就和你站在一条路上等着你,要么你就走的快点去找他(她),要么你就站在这等他(她)来找你。或许会慢一点,但一定会遇见的。”张局抬着头像是对陆离说也像是对着自己说
  其实这些道理,陆离又怎么不懂呢,上一个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可下一个没来,上一个却离开,仅仅是一份没有期限的早晚会遇见换来的只有无尽的孤独和想念。
  “啊…啊啊啊…啊…。”陆离从小声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他瞪大了眼睛,泪水不停涌落,落在地板上,也落在了张局的衬衫上。
  终于,许久过去了,陆离的哭泣慢慢的停了下来,呼吸也开始归于平稳。
  “你自己好好考虑,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以后你要是真的不想做警察了,我也不强求。但记住,永远不要后悔。”张局说着把陆离的警官证放进了抽屉里
  陆离什么也没说,直冲冲的走出了办公室。
  陆离回到家后不止一次辗转反侧,但最后,他还是回来了。警察与正义早就已经融进了他的生命里,就像他说的,他要抓住黑暗,然后亲手扼杀掉它们。
  陆离后来回想起自己刚刚离婚后的那份冲动的时候都会觉得惭愧。但他是陆离,怎么可能不做警察呢。
  “好好的休假放着不休,天天上赶着往警察局里面跑,要是换我,一周的休假我一天都不会早来。”老石边说着边喝了口啤酒,慵懒的盯着刚刚回来就打鸡血的陆离。
  “家里也不清净,不如来局里。”陆离光是想想他那个躁人的邻居就觉得烦
  毫无疑问,陆离说的是池震,陆离对池震的印象一点也不好,尤其是他今早那段傲慢的自我介绍。
  虽说陆离对池震印象不太好,可池震倒是与他截然相反。
  陆离走后池震也没有去事务所,他一把扯开了睡衣顶头上的扣子,转身瘫在了床上,眼睛前一秒还若有所思的盯着阳台上的花后一秒就合上了。
  他皱着眉头,心里回想着,是哪句话把陆离惹毛的。
  桦城的冬天一点也不冷,大中午的太阳紧紧的扒着每一条缝隙往里钻,池震就这么开着窗户晒了一天。
  池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星垂半边天了,他拿起了一个鸡蛋指着它说“就你了。”
  陆离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池震听见了“咔”的一声开门音就跑到了阳台上,他是白天睡了一天晚上睡不着罢了。
  “陆离啊!欢迎回家!你们警察都这么忙吗?”池震跑到阳台上喊着。
  “啊…是啊,很忙,饭都顾不上吃一顿。”陆离隔着窗帘说着,陆离没撤掉窗帘,他总觉得没必要或者说是还没到撤的地步。
  “哟,陆离,你这次回答的挺快的啊,昨天你一直不说话我还以为是个哑巴呢”池震吊着他那贱嗖嗖的腔调说着
  “我倒希望你现在能闭嘴。”陆离得承认,他很少听见别人对他说欢迎回家,结婚前因为念的是警校基本上是住宿,结婚后他每天泡在警局和家人相处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陆离总也没想到离婚几天后他会在隔壁邻居这听见欢迎回家四个字。
  陆离的嘴角不经意的向上扬了一下。
  隔着窗帘陆离在等着池震说着下一句话,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沉默,好像池震真的就闭了嘴。
  当然这不可能,过了几分钟后陆离就听见了门铃声,然后就看见了一个端着蛋炒饭的卷毛傻乎乎的冲着他家的门笑。
  当然,陆离这次也没给他开门。
  “你开门啊。”池震在门外说
  “你有事吗?”陆离在门里说
  “你不是没吃饭吗?给你尝尝我的手艺。”池震在门外说
  “我…,还是不用了吧。”陆离在门里说
  “都是朋友客气什么啊。”池震在门外说
  听见朋友二字的时候陆离是愣了一下,
  然后就是许久的沉默陆离突然来了一句“我…我怕生…。”
  池震当时就愣在了门外。
  陆离说完以后脸都红了,其实比起说是警戒池震,不如说是害怕,毕竟陆离已经好多年没交过朋友了。
  “那…那我给你…放…门口,你自己拿…。”池震和陆离只觉得尴尬
  池震真的乖乖的回到了屋子里,陆离也吃到了蛋包饭,确实很好吃。
  后来池震还为陆离完成了洗盘子的一条龙服务,据说是因为陆离家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
  池震是真的很喜欢他的新邻居
  池震接过陆离在阳台上递出的盘子时又看见了那一截儿小臂,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上面是小小的骨架,不同于男人的粗旷,也不同于女人的阴柔。
  总之,很漂亮。
  陆离隔着窗帘和这个陌生人,啊不应该说是朋友了,聊了一晚上的天,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那天黎明将近的时候他睡的特别好,没有吃药,也没有开灯。
  
 
  ☆、我的花,我的姐姐
 
  第四章  我的花,我的姐姐
  清晨的早雾萦绕在空气中,雨水混着露珠滴答滴答的打在窗台的花叶上。阳台上的花儿们喜欢那一抹湿润,可是池震不喜欢。
  雨天就像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池震的过往,耳边环绕的全是姐姐撕心裂肺的哭声和那一声声恰似离别的抱歉。
  池震又从噩梦中惊醒过来,额头上全是在梦中奔跑时流下的汗水,他觉得喉咙好像被人扼住了一般,干呕的欲望冲上鼻腔。他跌跌撞撞的跑向了水壶旁,只是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甚至都不理睬水洒进了他新买的睡衣里。
  “又是…又是这个梦…姐…姐姐。”池震把自己重重的砸进了被子里,肩膀不停的颤抖,他的双手不停的揉着发红的眼睛,可即使这样也挡不住流下的泪水。
  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发生,比如池震和陆离的关系在慢慢的变好。
  但万事开头难是个定律,用在池震和陆离的关系上也是恰到好处。
  “欢迎回家啊!陆离,我今天给你做的百合莲子粥。”池震像前一天一样站在阳台上对着对面说道,可回应他的只有沉寂。陆离没说话,甚至连屋子里的灯都没开。
  “我今天看电视上说百合和莲子都有助于睡眠,我就试着熬了熬粥。诶我看你每天都熬夜熬的那么晚,这个是安神的,你…”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池震的话还没讲完就被陆离打断了,他的语气像从前一样,就好像他们的关系从来都没有靠近过。
  “我…我能有什么目的啊,我们不是朋友吗?”池震是慌张的,对着陆离忽冷忽热的态度。
  他端着粥尴尬的站在陆离家门前,虽然就只有一道门,可硬生生的让池震觉得他和陆离之间像隔了座山,那山又高又大,压的池震喘不过气来。
  陆离到最后都没有喝下那碗粥,池震第二天是连碗带粥一起拿回家的,一起全扔进了垃圾桶里。
  陆离不是对池震一点好感都没有的,多金幽默,脾气温和,单身自律,其他人眼中完美的存在,池震真的在和陆离相处之后做到了,可陆离又和其他人不一样。
  在倒掉那碗粥之后陆离整整三天没回家,他是在逃避池震的接近,他害怕抽离。
  池震每天都会在“咔”的一声清脆会跑到阳台上喊一声欢迎回家,然后再把饭送到陆离家的门口。
  陆离是排斥池震的,他认为别扭。也难怪,两个快三十岁的单身男人,甚至连面都没见过,仅仅凭借声音的传达就这么全心全意的来照顾自己的生活。这让陆离有些惶恐,池震对他越好他就越觉得不敢面对他。
  陆离害怕的是习惯了有人照顾。
  陆离在第四天到家的时候依旧听见了熟悉的那声“欢迎回家”。
  “嗯…”陆离是颤抖着回答的这只言片语,他几乎是跑进洗手间的,陆离能感觉出来泪水涌上眼眶的温度。
  池震听见了陆离碰掉东西的响声,心里却觉得五味杂陈,他是紧张的,他想着,就这最后一次了。
  “我还是想让你尝尝这个粥,得亏前两天你没喝那第一碗,我看着就觉得味道不好,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又做了好几遍,味道…肯定比之前好。”池震在门外面把粥和自己的小心翼翼都放到了陆离家门口
  陆离站在门里面就只是盯着弯腰的池震,一双爆满红血丝的眼睛里全是试探与悔意。
  池震好像永远都不会生气,他永远在对陆离笑,嘴中有说不完的话。他敲起陆离家的门时永远是三下一停,仔细听听颇带旋律,和他那口每天都有点滑的腔调一样。
  池震喜欢他的新邻居,他甚至为了给他做饭专门买了一本食谱。陆离也不讨厌他的新邻居,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心里知道,每天吃的不重样的菜肯定要费好大工夫。
  陆离胃口小,每次吃下池震做的饭的时候都会剩下一半,但是那碗粥陆离全喝下去了。陆离后来说,那只是他肯定了池震做粥的手艺,可是我们都知道,那也是陆离在无声的肯定着池震。
  陆离像是接受了池震的存在,他待在警局的通宵越来越少,他的脾气也开始变好,连鸡蛋仔都说他的师哥会开玩笑了。
  陆离有时甚至会期待着那声“欢迎回家”的响起,陆离只是不愿意承认,他在慢慢接受着池震的到来。
  深夜暗黄的灯光打在空荡的街道上,把陆离的影子无限拉长,“咔”的清脆在凌晨的楼道里准时响起,但那声欢迎回家却缺了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