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1 10:22:18  作者:总归不才
  陆离是隐隐的有些失落的,因为隔壁亮起的灯混着燃烧的烟草味早就钻进了陆离的家里。陆离打开了灯然后坐在窗帘旁边,池震没说话,他也保持着沉默。
  一支烟,两支烟,三支烟…陆离数不清池震沉默了多久,他只能闻见越来越浓的烟草味,混着若隐若现的戾气。陆离很少见到这样的池震,让他觉得陌生又恐惧。
  “不问问我怎么了吗?”许久的沉寂后池震在窗帘外说道
  “你不想说”陆离在窗帘内说到,他来回摸索着珊瑚绒的睡衣,来掩饰见到另一个池震的慌张。
  “其实我第一次和你说话说浇花就是在找借口。我不是来浇花的,我从来不给它浇水。”池震在窗帘外轻轻的抚着花的叶子,陆离在窗帘内静静地听着。
  “我每次看见这花,就好像是我姐姐的亡魂就萦绕着它,她就在那看着我,全是责备。”
  陆离在窗帘里低着头,他见过池震阳台上的花,不算粗壮的枝干已经窜过了阳台的边沿,宽大的叶片永远在和屋檐上掉落的水珠相拥。那花真的和罪恶没有任何关系。
  “这花不是我的,是我姐姐的。”池震在窗帘外说着,他轻轻的摆弄着着那花叶,好像在抚弄姐姐的头发。
  “我小时候爸妈没时间管我,我姐姐就带我,她就和我妈一样。”他轻轻的吸了一口烟,烟雾散在了池震的眼前,混着满是泪水的眼睛一起朦胧。
  “但是我和我姐姐的关系不好,我已经快十二年没见过她了。”池震在我们窗帘外低着头说,他的眼睛里全是自责。
  陆离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池震在吸烟的空隙中断断续续的讲述着自己的从前
  “我爸妈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婚了,我爸再娶了,我姐姐为了上学跟了我爸。我和她吵了一架,因为我觉得她骗了我。我当时对她说我觉得她很虚荣,她说她只是暂时去我父亲那,她说她会回来陪着我和我妈。”池震说到这时已经开始慢慢的颤抖
  “我当时…不知道…不知道…她过的那么苦…,她当时满身是伤,我不知道我爸再娶的那个女人会那么坏…”
  “可是…可是她还是跑回来见了我,她最后一次来见我的时候,说她考上了梦寐以求的音乐学院,她…她想要我祝福她…可是…可是…我还在和她赌气,我觉得她骗了我…,她一直在门外给我道歉,她让我原谅…她…,她对我说着…她爱我…。”
  “后来…我姐姐在飞往国外的航班途中发生了事故。”
  “我到最后也…没和她说一声祝福…。我妈说…我姐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原谅她…。”池震说到这已经变得泣不成声。
  空气中全是池震悲伤的声音,混在黑夜里,也缠绕在陆离的心上。
  陆离一直没有说话,但是眼眶却早也已经变红。陆离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池震,没有了笑容,全是悲伤和自责。
  “兹啦”陆离一把扯下了阳台上两层的窗帘,陆离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冲过去抱抱这个脆弱的池震。
  那是池震第一次见到陆离,娇小的骨架,干净柔软的短发,憋着泪水的眼睛还有那截儿他看过无数次的小臂。
  陆离一下翻到了池震家的阳台上,轻轻的抱住了哭泣的他。
  陆离是不会安慰人的,他生硬的抱着这个哭的和孩子一样的男人,他想替这个男人分担掉一丝痛苦。“你姐姐是爱你的,她一直都在保佑着你。”陆离拍着池震的背,红着眼睛安慰着池震。
  他撩起了池震的头发,看见了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睛。明明自己也已经红了眼眶,但那股眼神里全是力量。
  “我爱她…我一直…一直很想她…我现在…什么都有了…我能…带她去她所有想去的地方…我…能让她读所有想去的学校…我…”池震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掉落
  陆离看着流泪的池震心里也是一阵又一阵的抽痛,可能悲伤与快乐真的都能传染,再或者是平日里笑嘻嘻的人有一天哭起来让人觉得冲击力更大。
  “你现在原谅了她,她的心愿就已经达到了。她从来都没有在怪你。”许久的的啜泣后,陆离双手扶着池震的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你看这花,每天那么努力的活着,她就是你的姐姐,她爱你,所以就算你不浇水它都努力的陪伴着你。”陆离拽起池震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花的叶片上轻轻的说。池震就只是在哭,从睁着眼睛到闭上眼睛,从低声啜泣到放声大哭。
  “从前你因为爱把她束缚在了愧疚里面,现在你不要再重蹈覆辙,不要把她的爱再变成对你的束缚。她一定…一定…不希望你痛苦。”陆离抱住了池震,看着黑夜说着。
  细小的声音钻进了花叶里又转了一个圈进到了池震的心里。
  人们总是不习惯把爱说出口,总是自私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爱别人,一面付出着,又一面埋怨着。他们总是抱怨对方的不理解,可要是一开始就好好说出了那句我爱你,不是自责,不是愤怒,那又该少掉多少遗憾。
  池震就只是在点头然后便是流泪,但池震内心的悲痛一定因为陆离的安慰而减轻了一分。
  池震永远都忘不掉那个夜晚,陆离一把翻过了阳台,轻轻的安慰着他,像星星一样拯救了坠入深渊的自己。
  阳台的花喝足了雨水依旧挺拔的立着,它的旁边是紧紧相拥的两个孤独的灵魂。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大家一起交流脑洞吖!
 
  ☆、我们一起坐地铁
 
  第五章  我们一起坐地铁
  “陆离”
  “陆离?”
  “陆离!”
  “咣”回应池震的只有一声猛烈的撞击
  自从陆离在阳台上抱住了颤抖的池震后,就宛若这件事没发生过一般。陆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池震也不愿意再提。再说这也正常,一个是不会表达真正的自己,一个是不愿意表达真正的自己。
  但值得庆幸的是陆离对于池震的防备在减少,他会打开门接过池震的饭,会在池震清晨夜晚喊他的时候回应,他甚至有时候会顺路载着池震一起去上班。只是他不会亲口承认罢了。
  池震倒是不在意陆离的别扭,他权当是别人没见过的陆离被自己撞见了。
  陆离会和池震一起坐地铁也纯属是巧合,陆离的车被限了号,池震就也说限了号。陆离当然不信他的鬼话。
  桦城来来往往的各种交通工具中池震最喜欢的是地铁,池震在做律师之前甚至想要去开地铁。
  地铁穿梭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即沐浴着光明又承受着黑暗。它接纳着各色的人,无论你是西装革履抑或是乱头粗服。它好像永远不会停歇,今天走了,明天还会再来,你永远不用担心不告而别。
  池震喜欢地铁,喜欢它的温柔,也喜欢它的忠诚。
  “你有事吗”陆离的身体还没从梦境里苏醒,意识却已经被池震拽回了现实。
  清晨的阳光透过没有窗帘的阳台全洒进了陆离的家里,陆离刚睁开眼睛就感觉已经看见了池震早晨的模样。
  “你今晚想吃什么?”池震戴着绣花边儿的围裙对着对面的阳台喊道
  “随便”陆离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了阳台上
  刚刚起床的陆离不像平日里那么冷淡难近,娇小的骨架,早起蒙雾的睡眼,还有那根翘起的头发,在池震的眼里都如此可爱。
  “你今天让我搭个便车呗,算作我每天给你做宵夜的犒劳。”池震边说着边端过早餐
  “你又不是没车”陆离头也没抬的说着
  “我这车…它…它…。”池震依旧用那口滑腔理直气壮的说着
  陆离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半撮头发耷拉着掩盖住陆离的眼睛,直勾勾的凝视着结巴的池震,像是在等着池震说完自己编的瞎话。
  “今天不行,我的车限号”陆离歪过头看着池震说道
  “啊…限号啊…哈哈…巧了,我这车它也是限号。”池震倒是厚着脸皮依旧说出来了
  “那,要不咱们一起坐地铁去?”池震试探的说道
  陆离是不喜欢坐地铁的。嘈杂的声音,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不可避免的身体接触,总会让陆离感觉到不适。
  “不去”陆离说着把半块鸡蛋塞进了嘴里
  “别啊,正好咱俩的车都限号,坐地铁又不会堵车,咱俩既能增进感情还不用担心迟到,两全其美。”池震把筷子都放下了,一本正经的和陆离说着坐地铁的优点。
  陆离边嚼着东西边看着滔滔不绝的池震。
  “你就和我一起去吧”池震转过身来看着陆离
  换做从前陆离是绝对不会坐地铁的,但这次他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可能也不过是单纯的想让池震闭嘴。
  “那你就吃快点”陆离顺手把盘子递过了阳台,算是默认了池震的邀请
  “得嘞”池震一下笑出了声
  “诶,你怎么又剩这么多?我做了很久的!”池震看着盘子对着往里屋走去的陆离说道
  “啰嗦”陆离一把套上了自己的t恤衫,嘴角扬起了一丝细微的笑
  地上的气流顺着入站口窜入候车区,地铁进站的声音响起,车头上的灯光朦朦胧胧的接近。地铁穿过面前时会带起一阵风,池震最喜欢这种感觉。
  地铁站从来都是拥挤的,无论你是警察还是律师,无论是周一还是周日。陆离上车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
  陆离和池震紧贴在人群中,或者说是池震圈住了陆离。
  “你干什么?”池震比陆离高一点儿,他的双臂撑在陆离的两个肩膀旁,微微的俯视着陆离。
  “我…我这不是看着车颠簸,保护你吗?”这地铁确实是不稳,主要还是熙攘的人群太过拥挤,池震看陆离来回晃的难受,干脆就圈住了他。
  陆离倒也什么都没说,而且池震确实帮他稳住了重心。但两个人确实觉得尴尬,明明地铁上嘈杂的不行,却让他俩觉得眼睛没地方放。
  突然,池震一下向前倒了过去,头一把撞上了后面的墙。
  池震都能感觉出来那一瞬间眼睛的眩晕感,就只顾着骂了句“靠”
  “你没事吧!”池震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陆离着急的询问
  “喂!你疯了!”陆离扭头骂向了那个撞到池震的男人,他看过扶着头的池震眼睛里全是暴躁和不安。
  “没…没事…。”池震看见要发怒的陆离赶紧抓住了他的小臂。
  “你闭嘴。”陆离手里扶着的是池震眼睛却恶狠狠的瞪着那男人
  “给他道歉。”陆离一脚挤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道歉…?我就撞了!你…你能把我怎…怎么样!”那男人一把推开了陆离。
  “我让你道歉!”陆离甩过头来,一把把那醉汉摁在了地上,眼睛胀的通红。
  那男人被陆离揍的鼻青脸肿也只是笑,抬嘴便向陆离哈了口酒气
  “你急着去投胎吗!会好好走路吗?啊!”陆离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那男人的脸上,打的那男人都笑不出声来。
  旁边的人看着那男人都快断了气,连忙开始拉架。
  “快叫警察吧,会出人命的。”
  “把人打成这个样子,别和醉汉一般见识啊”
  “看他朋友还在这呢,还有时间去那逞英雄”
  …
  “妈妈,你看那个叔叔为什么在打架啊”不远处的小女孩儿问着妈妈
  “这叔叔不是好人,看见他旁边那个额头肿着的叔叔了吗?就是被这个叔叔打的。”
  …
  周围的窃窃私语混着陆离打架的声音,人们就是这样,遇事永远只敢在人群中说出来,还没来得及了解真相就开始断章取义。陌生人对着陌生人稀里糊涂的说,家长也对着孩子稀里糊涂的说。明明自己也没有亲手做正义的事却还要反过来倒打一耙指责别人做的不到位。
  许久的嘈杂后陆离一下站起了身说道“喂,你们在说什么,我就是警察!”
  “警…警察…,我早晚去投…投诉你…”那醉汉都被打的睁不开眼睛了,嘴里还在嘟囔着。
  “你,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陆离一脚踹在了那醉汉身上
  “你们还有谁想投诉?出来!”陆离起身对着人群喊道
  陆离一喊出来,倒吓得人群一下子都鸦雀无声了。
  “说话啊!刚才不是都挺能说的吗?啊!”
  人们谁都不说话,但那眼神里分明都是不一样的情愫,有厌恶,有恐惧,还有瞧不起。
  “我叫陆离! 陆地的陆 ,离别的离,欢迎你们投诉!”
  陆离转过身就下了地铁
  “各…各位,我这朋友脾气有点儿暴躁,见谅,见谅啊,您可别真的去投诉啊…。”池震看着紧张的氛围赶紧开始打着圆场
  陆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悦的气息,在台阶上看见了正在赔不是的池震,大声的喊了一句“走啊!”
  池震忙追上了陆离。
  “疼吗?”池震拽住了陆离受伤的手背,那道小小的擦伤在陆离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么突兀。
  陆离生气了,眼睛气的红通通的,还半握着的拳头勒的那好看的小臂上有了一道青筋。
  “你生气了?”池震试探着问着陆离
  陆离半天没说话,突然,他一把把手伸向了池震已经肿起来的额头,明明打人的时候那么有力气的手,现在却是轻轻的抚摸着池震的额头。
  “你关心我?”池震依旧贱兮兮的问道
  “看起来你是没事”陆离把手放了下来,但走向的方向还是地铁站旁边的药店。
  陆离那天整整迟到了一个小时,而且张局还收到了陆离的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