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1 10:22:18  作者:总归不才
  “害怕你也得去,我是信息组的,你是陆离的下手,快去,不然一会张局问起来你师哥,又得收拾你。”
  温妙玲拍了拍鸡蛋仔的肩膀算是给了他无声的支持
  鸡蛋仔和温妙玲还在推推攘攘,只听见“哐”的一声,陆离进了审讯室的门。
  “说,你为什么杀人。”陆离双手打在桌子上,回声激荡的满审讯室
  “我…我没有杀人…”
  “不是我啊…警官…”
  “我问你为什么杀人!”
  “她已经死了!”
  陆离一把拽起了男人的衣领,眼睛里全是愤怒
  “我那么…爱她…那么…爱我的儿子…我不…不…可能杀了她的…,我不可能让我的儿子没有妈妈的…”
  男人吓的在颤抖,那副样子任谁看了都觉得不像个杀人犯。
  “她死的那天只有你见过了她,你说你要给你们的儿子过生日,你没有不在场证明,你因为嫉恨她和你分开了,所以你假借过生日为由,用这把刀,杀死了你的前妻。”
  陆离拿起了那把刀把它抵在了男人的心脏上,只要稍微一用力,那男人就会殒命的位置。
  空气都凝固了,刀抵在那,陆离好像就是他场景里的那个杀人犯。
  “陆离!”
  “你把刀放下!”
  张局冲进了审讯室
  陆离依旧盯着男人的脸,他的头发遮住了漂亮的眼睛,可怒火还能透视人心。
  陆离没有理睬张局的话,继续说着
  “你为什么要去!为什么不在外面吃饭!你没有不在场证明!别人说是你杀的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说你爱他们!谁会信啊!你儿子?还是你那个已经下了地的前妻!”
  陆离突然把男人拽向自己,他们鼻梁挨着鼻梁,陆离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给男人听。
  他的眼眶已经泛了红,是在说给男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救…救我啊…”男人吓的颤抖,向张局求救着
  “说啊!谁会信!”
  陆离一拳把男人打在了地上,用手狠狠的攥着刀子。
  “陆离!”
  张局看见了流血的陆离又喊了一嗓子
  “你最好没说假话”
  “哐当”一声,陆离把刀子扔在了桌子上,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他的血淋淋洒洒的拖了一地
  那男人吓的在地上不停的颤抖
  陆离出了审讯室还是攥着手机什么都没说,眼睛一直看着前面,或许不是前面,或许是更远的地方。陆离坐了多长时间,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就知道警局里来来往往的人从少变多,再恢复零星。
  “陆队手也不包扎,就在那坐着。”一屋子的人就在那看着,一个小警员突然说道
  “谁敢去啊,你看他现在那模样就是在气头上,墙打出头鸟,谁去谁倒霉。”
  “再说啊,师哥他疼的不是手上那道口子,是这儿。”
  鸡蛋仔说着指了指心脏的位置
  “你快别说风凉话了。”
  温妙玲拿着急救箱过去了,不过也是意料之中,陆离拒绝了。
  陆离就只是发呆,什么都不说。
  “唉,你说他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
  温妙玲摇了摇头又开始整理资料
  “我早跟你说了别去,你还不听。”
  “诶,你说平常老给师哥送饭的那个大律师怎么今天没来啊?”鸡蛋仔看着陆离半天又开始他那八卦的心思。
  “兴许有事儿呗,人家一个大律师,天天案子有的是,哪像你每天这么闲。”温妙玲收拾着资料还不忘数落两句鸡蛋仔
  “我看可不见得,没准儿是吵架了。”鸡蛋仔边说着边点头一点都没有他在陆离进审讯室前畏畏缩缩的样子。
  “不应该吧,要不,你去安慰安慰陆队?顺便给他包扎包扎伤口”温妙玲插着胳膊动了动身子,算是又一次激励着鸡蛋仔。
  “算…还是算了吧…,师哥这是刚才冲着是你刚才没发脾气,要换我肯定骂着我多管闲事再给我一顿揍。”
  鸡蛋仔白了温妙玲一眼回过头来说着
  其实有很多人在关心陆离,只不过有的人是担心陆离的手会发炎,可有的人怕的是陆离心里会憋出病。
  池震用手敲打着饭盒,“哒、哒、哒”圆滑的指甲把“池”字打出了一块凹陷
  “嗡…嗡…”
  陆离拿起了手机,刚刚干涸一点的伤口又出了新血
  “吃饭了吗?”
  “…”
  “说话啊”
  “…”
  “不说话我挂了”
  “嘟…嘟…嘟…”
  电话又恢复了毫无波澜的电音,陆离空洞的眼睛又一次噙上了泪花,变的通红。
  “靠,你就犯贱吧。”
  池震一把把手机拍在了桌子上,像是在说陆离又像是在说自己。
  他明知道,陆离不会说话的,他到底又在赌气什么。
  他连外套都没穿,拽着饭盒就走向了对面的刑侦局。
  “诶,救世主来了。”鸡蛋仔看着池震敲了敲温妙玲的桌子
  “陆离!”
  “先生,这里是刑侦局,没有案件你不能随便进。”门口的巡警拦着池震
  “我认识你们队长,我就找里面那个男的,你进去和他说,池震找他。”
  “去啊!”
  池震老远就能看见陆离坐在里面,可他就是进不去,就像上次在阳台看见陆离那么绝望他却依然束手无策一样,这感觉糟糕极了。
  陆离听见池震的声音只是突然颤抖了一下,他什么也没说,他看见平时最喜欢自己头发的池震这次也不顾形象,他看见池震的西服在撕扯中拽出了褶皱,他看见池震用力的在怀里抱着一个东西。
  “让他进来吧”陆离突然对鸡蛋仔说
  “靠,别碰我,小心我告你故意伤害罪!”池震对着那警员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池震看见了陆离手上的伤口,但是什么都没说,“哐”的一声,池震把饭盒拍在了陆离的桌子上。
  “吃饭”
  池震把饭整整齐齐的摆在了陆离的面前
  「刚才池震拼力保护的是饭盒」
  陆离低着头,看着饭,什么话也没说,心里只是这么想着。
  “吃啊!”
  “我做了好久的!”
  “你知道我每天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多累吗?我每天从公司折回家里再跑来警局,我就为了让你别饿着肚子!”
  “你呢!你在干什么!我每天这么努力的保护你,就为了让你给我看你流了血的手吗?啊!”
  “这是什么!什么啊!”
  “陆离!你说话啊!”
  那是池震对着陆离为数不多的几次发脾气。他颤抖着,愤怒都变成了疼惜的泪水。
  陆离就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你不要再管我了”
  “别再…别再管我了…。”
  “算我…求你了…。”
  突然,陆离说了话。
  “好…。”
  池震这是用什么语气说的这句话,
  不是愤怒,
  也不是难过。
  他那么狼狈的走出了刑侦局
  那天晚上陆离回了家,他没听见欢迎回家,就像今天早上池震没听见他提醒自己快点儿穿衣服一样。但是他看见了阳台上放好的急救箱和饭,饭还热着。碗边上的保鲜膜黏成了一团,一看就知道做饭的人不知道温了多少遍。
  旁边儿一张便利贴,写着“消炎药要吃,饭后服用,碘酒一天两次。”和那“池记便当”一模一样的字体。
  保鲜膜已经很久没用过了,因为池震嫌麻烦,每次凌晨他都会提前问好陆离几点回家,然后掐着点再开火。他总说“饭不管隔了十分钟还是五分钟还是两分钟,只要凉了就成了剩饭。”陆离倒是不以为意。
  陆离揭开了保鲜膜,大口大口的吃着饭,伴着一阵不经意的酸楚。
  这是什么感觉,是心头那块石头落地的声音。
  池震喜欢他的新邻居,他在和对方见过面的第二天就调查了他的资料。他知道陆离今年三十岁,他也知道陆离从小成绩优异,他还知道陆离有一段不完美的婚姻。
  所以他自然也知道今天是陆一诺的生日。
  他早该料到会是这个结果的,他在不甘心,不甘心什么,或许是自以为是的暖热了陆离的心吧。
  这也说不准
  没准只是慢了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到了,这个良辰吉日,池陆要结婚吖!
 
  ☆、我们中间那堵墙
 
  第十章  我们中间那堵墙
  人和人的距离能有多近呢,拥抱接吻,缠绵交织。人和人的距离能有多远呢,近在眼前,不言不语。陆离已经多久没有听见那句欢迎回家了,三天?一个星期?还是半个月。
  陆离拉不下脸来为自己那天说的几句浑话找个台阶下,池震天生的好性子可这次就偏偏耍了小孩子脾气。
  明明每天收到的物品都和平时一样,可真的一样吗,不,或许不见得。
  陆离每天早上都会看见一杯温水摆在阳台上,陆离每天中午都会从鸡蛋仔那儿拿到池震摆的整整齐齐的便当,陆离每天深夜也都能摸到那有温度的食品保鲜膜。
  这些东西没有一样儿不沾染着池震的气息,可凝固的空气却好像冻结了池震的存在。
  阳光依旧每天洒进阳台,路灯也没有一晚停止对陆离的陪伴。从前陆离最依赖的就是光,可现在他只觉得太安静了。
  陆离能看见隔壁开着的灯,却总是等不来对方和他说一句话,他吃着池震费了好大功夫才做成的饭,可就是一直嚼,也尝不出味道。
  他吃下的饭变的越来越多,没有味道,也没有咀嚼,只是不停的吞咽。池震觉得很惊奇,他没想到陆离居然会给他每天递回来空盘儿。
  陆离在害怕,他感觉池震来过的痕迹在慢慢的被消磨。
  池震生气后,陆离变乖了,但是池震不一定这么认为。好多话总要讲出来才会知道,心事重重的人们总会徒添烦恼。
  陆离每天都会回家,陆离开始在晚上关了灯,陆离甚至买了一瓶洗洁精回来自己刷碗。是啊,他觉得自己和池震变的生疏了,再回过头来想想,池震可能真的没必要为他做这么多。
  陆离越这么想,心里就越难过。
  陆离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那只橘猫了,碗底也没有了原来常常沾着的猫毛。
  离离去哪了,陆离多想问问它的主人。
  陆离开始被噩梦一宿一宿的惊醒,黑暗肆意侵袭着他,电梯里的封闭感让他满头大汗,他在梦里不停的嘶吼,可是没人来救他。父亲又开始了无休止的寄予他希望,他颤抖着什么都不敢说。妻子不断的和他争吵,吵闹的责备他的暴躁。女儿依偎在新父亲的怀里,再也不抱着他的脖子黏黏的喊一声爸爸。还有阳台,再也没有传来那声“陆离”。
  陆离每晚都满头大汗的睁开眼睛,可入目的还是一片黑暗和寂静。然后他狼狈的打开了灯,又开始了一夜无眠的漫长游离。这次池震再也没有马上着急的跑到阳台上喊着“陆离!陆离!”
  也难怪,陆离从一开始就担心着的问题出现了。
  他害怕抽离,更害怕习惯,而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习惯了池震,可池震又和文萱一样,选择了抽离。
  陆离也开始慢慢接受池震的疏离,他开始发现原来他和池震的生活可以那么遥远,原来他真的可以一天到晚都见不到池震一面,尽管他们晚上就隔着一堵墙,白天就隔着一条街。
  是啊,你相信缘分吗?起码陆离从那一刻开始就不相信了。
  那不是缘分,那都是有心的人用力创造出来的。
  “呼…啊…呼…啊啊…。”
  又是那个梦,泪痕还挂在陆离憔悴的脸颊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不,或许是一片黑暗。
  纤细的手拍打着开了灯,橘黄色的灯光把颤抖的胸脯映在了墙壁上。
  突然
  陆离“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床板被他弄的咯吱咯吱的响,他一把把床边的台灯扔到了阳台上,然后起身套上了衣服。
  空气中弥漫着玻璃破碎的清响,混着街坊四邻的骂声。
  灯泡的外壳被打的粉碎,可灯丝还在一闪一闪的,像极了陆离焦燥不堪的心脏。
  “骂他妈什么骂!吵死了!”
  “凶什么凶哦!信不信我告警察你半夜扰民啊!”
  “我就是警察,欢迎你投诉!”
  “陆地的陆,离别的离,陆离!”
  他说着把阳台上的椅子也踹下了楼,金属碰撞着紧张的硝烟,好像下一秒就会爆炸。
  今天的陆离显得那么幼稚,他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那帮邻里会说什么,无非就是投诉。
  陆离头也没回的开着车去了警局。
  怎么突然又生气了…。
  陆离盯着路口的红灯,眼睛里倒映着那片红。或许不是灯的倒影,他的眼里除了爆满的红血丝就是愤怒,是对自己的愤怒。
  陆离突然想起了吴文萱和自己分开时的感觉,像极了现在。
  “离,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不顾他人的感受!”
  “我没有啊…,我是在保护你们啊,他们问我案件啊…,我就讲了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