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4 10:13:24  作者:慕荣宇诗

 《[怪侠]拐个王爷暖被窝》作者:慕荣宇诗

 
文案:又名:天涯如歌
怪侠一枝梅贺小梅同人bl文,新加主角,旧人物不变。
圈地自萌,只为存档,不接受质疑。
欢乐版文案:能唱擅变千面戏子贺小梅?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本王的注意,一不做二不休,本王先占为己有再说。至于强迫之罪,用一生慢慢还了。
言情版文案:你说天下归宁赠我一世人间,我走遍河山看尽世间终没有答案,欢笑里,谁轻许了诺言,天涯相随,此生不换。
红尘有多难,只守倾颜。此后天涯如歌,我独自唱完。
……
 
正剧版文案:明朝中叶,百姓安宁,却从京城郊外的小镇传来人口离奇失踪的事情,一枝梅四人遂赶往小镇帮助村民……同时不断有蒙古人骚扰大明边境,嘉靖二十九年蒙古军长驱直下一度进攻大明京城,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内容标签: 年下 边缘恋歌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小梅,云鹤 ┃ 配角:离歌笑,燕三娘,柴胡 ┃ 其它:爱情,案情,甜宠,江山
 
 
  ☆、——伊始——
 
  给没看过剧的介绍一下。
  电视剧《怪侠一枝梅》讲述的是四位各有长处的江湖人士,因离歌笑的召集聚集到一处,组成一个小集体“一枝梅”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其中离歌笑为智谋担当,斗智斗勇,有一个被严嵩害死的妻子,后遇见燕三娘,逐渐喜欢上她。
  燕三娘轻功卓越,是峨眉掌门的女儿,性格豪爽,女中豪杰。
  贺小梅能唱善变,喜欢唱戏,但并不好听,多是自我陶醉,他可以瞬间易容成别人,所以剧中多改扮他人获取情报,但他性格偏弱,总是怕这怕那,不过灵巧可爱,招人喜欢。
  柴胡是大力士担当,有用无谋,易冲动,粗糙但男子气慨强大。
  ——伊始——
  遥向北望,晴空万里,雄鹰翱翔,骏马齐奔。翠绿草原上,一排排士兵挥刀举盾,用力呐喊。
  长城蜿蜒如巨龙,城垛士兵肃立,挺拔如松。
  紫禁城内灯红酒绿,繁荣似锦。
  山河万里,气势如虹。
  百川到海,波澜涛涛。
  侍者如雕塑一般静立两侧,将长长的画卷展开在皇帝面前,皇帝目光却只停在一处,似燃起熊熊大火,蔓延摧毁整副画卷。
  京城郊外的小镇。
  县衙门外被围得水泄不通,县令命衙役持枪拦住想要把县衙砸烂的百姓。
  百姓多为老弱病残,个个义愤填膺。
  “我夫君都失踪一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查出来?”
  “我孙子半个月前出去砍柴就没回来,县太爷,你倒是给我个说法啊?”
  有孩子哭喊:“娘,我爹到底去哪儿了,我们在这儿能等回来吗?”
  “狗官,欢乐镇遭此劫难,你竟然还如此无动于衷,你是什么意思?”
  “乡亲们,我们杀了这狗官。”
  衙役拼命拦住,百姓虽愤怒却也不敢真正动手杀人,能丢之物尽数往县衙内扔去。
  县令林义徘徊于堂内,手足无措,师爷一旁火上浇油:“大人,这样下去,这县衙都被砸了。不如我们上报如何?”
  “上报?这可是烫手的山芋,哪位大人吃饱了没事干会来管你,人人都想着如何填饱自己的腰包呢?”
  师爷眼珠一转,已然想到了办法:“大人可否听过一枝梅?我听说他们四处行侠仗义,惩奸除恶,劫富济贫,我们何不向他们求助?”
  “真有如此大义的侠士,那还不快请?”
  ————
  此文紧接电视剧结局,新增了人物小攻,视觉多为贺小梅。
  第三人称著文。
  离歌笑燕三娘官配不解释,柴胡酌情加了感情戏。
  怪侠剧看了很多年了,我的文章也写了几年,懒癌症患者摸鱼速度有得一拼。
  整体算是欢乐向。
  同人文OOC多少有点,多包含。
  历时4年半终完结,感谢自己,感谢那些一直追随的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2019年1月22日修文
 
  ☆、(一)
 
  给没看过剧的各位介绍一下。
  电视剧《怪侠一枝梅》讲述的是四位各有长处的江湖人士,因离歌笑的召集聚集到一处,组成一个小集体“一枝梅”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因奸臣陷害,差点命丧黄泉,但最终斗败了奸臣,重新踏上江湖。
  其中离歌笑为智谋担当,斗智斗勇,有一个被严嵩害死的妻子,后遇见燕三娘,逐渐喜欢上她。
  燕三娘轻功卓越,是峨眉掌门的女儿,性格豪爽,女中豪杰。
  贺小梅能唱善变,喜欢唱戏,但并不好听,多是自我陶醉,他可以瞬间易容成别人,所以剧中多改扮他人获取情报,但他性格偏弱,总是怕这怕那,不过灵巧可爱,招人喜欢。
  柴胡是大力士担当,有勇无谋,易冲动,粗糙但男子气慨强大。
  ======
  月光明亮,微风轻拂。如此良辰美景,正好把酒畅饮。醉生梦死依旧如故,庭院桌上佳肴可口。
  柴胡端着酒杯,脚踩在凳子上,手往膝盖上一搭,满口流油:“你们说,这次又是啥情况?咱们经历的还不够稀奇吗?还有啥新鲜的?”
  三娘放下手里的筷子,看了一眼柴胡,玩耍之心还没收回,甚是气恼:“这好不容易得了半日闲,又要去找什么人,真是。”
  从山西制服那些蛮横的响马回来,才歇了五日而已。她身上的泥土都还没洗干净呢。
  小梅一抿嘴,眼波一转,婉婉道来:“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啊?人生总是会有很多乐趣的。”
  还没等众人发话,柴胡率先嚷道:“娘娘腔,你以前不是最胆小了吗?怎么今天这么……这么……”
  抓抓脑袋,想说一个贴切的词语,可是无奈知识太少,不禁暗暗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老半天没蹦出一个字。
  “怎么了?”三娘看着他,问。
  小梅大概也懂柴胡的意思,索性不等他说完,接下话:“胡哥,人总归是要长大的嘛,再说经历这么多惊心动魄惊天动地的大事,这要是突然闲着了,我还不适应呢。”
  “呵!”离歌笑噗笑一声,一仰头,一杯酒尽数饮光。
  其余三人齐齐望着他。半晌,却不见他说一句话。
  三娘用手肘敲了一下离歌笑,“喂,你什么意思?”
  离歌笑撇撇嘴:“没有啊,我笑嘛。”
  三娘朝他愣一眼不再理他,继续吃菜。小梅倒是不管他,继续问:“歌哥,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这次我们这案子有些麻烦?”
  离歌笑还是撇撇嘴,先饮了一盅酒,懒懒才道来:“我只是在想,这女子失踪倒是常有的事,这男子失踪,可就怪了,要么是拿去炼药了,要么就是抓去做苦力了,可是听说这几次失踪的都是年轻力壮并且相貌不凡的人,抓去做什么?就算是压寨夫君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四人一同沉思,少顷,小梅问:“会不会是一个组织或者什么,人口贩卖呢?”
  “也许是男妓院也说不定啊。”
  众人皆看着发言的离歌笑,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三娘只恨不得给他一拳,柴胡立即来了兴趣,转过脸两眼发光的打量着小梅,玩味一笑:“娘娘腔,像你这么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倒是世间少有啊?哈哈?”
  小梅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柴胡这般夸他,立即红了脸颊,伸手半掩面,抿嘴一笑,娇羞道:“胡哥这么夸赞,可要羞煞我了。”
  三娘抬眼不可思议的盯住他,离歌笑面无异状。
  柴胡心里一阵激灵,急忙收住作呕之心,嫌弃道:“俺是说,你这样子,肯定适合当个男宠。哈哈哈。”
  阴谋得逞柴胡一脸坏笑。随即倾斜身体躲开小梅挥过来的拳头。
  “你别躲。”小梅落了空,娇气道。
  柴胡又回到座位上,还是一脸坏笑,“唉,说真的,俺是不好那口,要不然你早就是俺的囊中之物了,实话说,就你这模样,还真有些让人把持不住。有时候真想……嘿嘿……”他故意一脸□□,待看小梅反应。
  但小梅心下立即来了主意,接道:“难不成胡哥,这一路走来,心里对我渐生暧昧,如今竟仰慕于我了?”眨了下亮晶晶的小眼,挑衅道,“若如此,我就吃点亏,让你一偿所愿,亲我一口。”
  说毕,抬手掩面,抿嘴轻笑,羞涩难当。但只是故作此状,想激起柴胡怒意罢了。
  “恶心。”柴胡终是败下阵来,“谁要亲你。”
  “只怕是不敢吧?”小梅依旧不饶,言语得意。
  “嘿,我还就敢了。”柴胡只为争口气,粗鲁的抚上小梅脸颊,捏住他小巧纤细的下巴。脸面贴近,但也就此止住——
  小梅可从没想过柴胡真会这样,还如此突如其来,一时怔住,两眼直直望着柴胡,眼内泛着一丝微弱的光,好像不敢相信又好像有些得意,月光下他肌肤如雪,眼波如水,唇若红缨,到真真像一个温润如水的美人。
  离歌笑与三娘被这场面愣住,迟迟不转眼珠。
  柴胡自己也被吓住,慌忙别开了手,眼光都不知该望向哪里,还是死顶着得意的坏笑:“怎么样,被俺吓到了吧?”心理却暗想,这娘娘腔,还真是个魔人的家伙,有那么一二刻,他还真想一口亲下去。
  小梅急忙别过头,真正羞涩难当,这可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调戏呢。
  “柴胡!你竟然给我来真的,看我不教训你。”
  待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一记好打。
  柴胡躲过挥来的折扇,起身跑开,小梅继续追上去,“你给我站住。”两人你追我赶,声音渐远。
  “这是什么情况?”三娘疑问,看着离歌笑,“他们……???”
  “不错啊。”离歌笑一如既往撇撇嘴,又是一盅酒。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回座。柴胡紧追着小梅,仍继续挑衅,“娘娘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都没亲着呢。”
  小梅不理会他,径自坐下。倒了旁边的茶来饮。
  离歌笑酒足,放下杯子,玩笑道:“我忽然觉得这是个好方法。”
  “什么方法?”
  “那些被抓的年轻人都相貌不错,而且都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一个美丽的女子,之后被带到了没人的地方,然后失踪。我们也可以这样,假装被骗了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小梅先是点点头,接着问道:“谁去?”只见另外三双眼睛奸笑的盯着他,心想,完了,这回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不免觉得被戏耍了一番,驳道,“怎么都看着我,卧底的事竟让我做。你们怎么不去?”
  “因为你长得美啊。”另外三人异口同声。                        
作者有话要说:  2019年1月22日修文
 
  ☆、(二)
 
  第二日一早,四人便启程赶往欢乐镇。为了不打草惊蛇,几人并未通知县太爷,而是沿着镇子四周走了一圈,熟悉地形。欢乐镇地形独特,左右环山,只此一处平原,又是通往京城的重要路径,如今在此发生这样的事,只怕针对的并不是百姓那么简单。
  欢乐镇是整个县中心,集市县衙皆设在此。因其是通往京城的必经之地,也算得上是一个繁华的大镇。这一日正好碰上赶集,进出城内的人数不胜数,各种奇装异服的外族人,各地的商人,番邦的使节,鱼龙混杂。
  四人进了城,却被那热闹的场面愣住,谁说这里阴森恐怖的?这分明一派繁荣气象。来往的人神色平静,一点都看不出是个遭遇劫难的地方。
  只是村民们谈论的话语点露了危机。
  “大婶,晚上记得关紧门窗呀,你孙子虽然才十三岁,也要以防万一啊。”
  “听说啊这镇子失踪了好几十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会不会有什么鬼灵之类的?”
  “哪有什么鬼神?是那些男人禁不住那些妖精的魅惑,死了也是活该。”
  “兄台,话可不能说得太绝,说不定这里面藏着天大的阴谋呢。”
  四人缓慢前行着,眼睛耳朵全放在了周围的人的谈论上。
  小梅看到的几人坐在茶桌旁,把这案子当故事一样在谈论,他说道:“看那人,满嘴不屑,一看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主。而旁边的小二却满脸的担忧,还有那位卖猪肉的大汉,虽然脸色平静,手却微微颤抖。看来这繁荣只是个表象。”
  离歌笑注意的是每个行人的着装:“这里鱼龙混杂,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而且失踪的人都是这镇上的人,那些外人谁都有嫌疑,就是不知道谁才是幕后主谋。”
  三娘问:“那我们岂不是无从下手?”
  “只能先看看再说。”离歌笑说道:“咱们还是先找地方住下吧。”
  当夜,几人便分头行动。三娘同离歌笑一起去城外打探情况,城里自然交给了柴胡和小梅。
  才刚入夜,人们便早早关了家门。门前的灯也没几家点亮,几条街空空荡荡,黑黑乎乎,只远远传来几声狗叫,若隐若现,好似阴魂般,偶尔吹过一阵风,灌到弄堂里,呼呼作响,好不吓人。
  这阴风阵阵,寂寥无声的场面,怕是鬼魅都不敢出得门来,小梅自是害怕,紧紧拉着柴胡的衣袖,整个人都蹭在他肩上,惊慌的四处张望。“胡哥,这巷子好阴森啦,我们还要往里走吗?”
  “哎呀。”柴胡不耐烦的用手别开他,“你别拉着俺行不行?俺浑身难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