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28 09:12:36  作者:景小六

 ========================

书名:武林盟主了不起啊
作者:景小六
文案:
【表面成熟内心纯真享受被倒追的盟主攻 X 傲娇不改脾气急躁奋力倒追的公主受】 1V1,HE!!!
千城公主在主持皇上大婚后功成身退,人在宫中心却早已飞到了江南,左思右想终于下定决心去找那个让自己放不下的人。孰料当她满心期待又满脸娇羞地去到陆家庄,竟然看见陆诚颜那个混蛋身边站了个女的!
江南陆家庄庄主陆诚颜是新晋的武林盟主,上任之初就得到了飞叶山庄和清江派鼎力支持,势头渐盛。但她心里总有个遗憾,每每想起都觉得难以平复。
千城:“陆诚颜,你身边怎么会有女的?”
陆诚颜:“我是武林盟主,身边为什么不能有女的?”
千城:“武林盟主了不起啊?你是我的!”
 
【阅读指南】
架空,轻松向,逻辑难免有疏失,基本是在打情骂俏,吵吵闹闹,不喜请慎入;
本文是《当公公遇上公主GL》的续篇,但没读过前者也不会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城公主(沈语琴),陆诚颜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自那场边境大战与动荡过去,大盛朝的新帝沈康平登基已有五年,然而这一路走来,却并非风平浪静,诸事顺遂。偌大的皇宫之中,不断有暗流涌现,试图以一股乱流再次冲散刚刚恢复的平静。沈康平亲自送走了皇长姐,咬牙将肩上的重担死死扛住,从来不说一句抱怨,也没有流露出一丝怯弱,只为了不让留在自己身边的千城皇姐失望。
  一晃时间过了这么久,他这个皇帝也终于做得像模像样,可以独当一面了。千城皇姐辅政的时间越来越少,朝中众人也在心里有了默契:千城公主功成身退的日子不远了。
  在御书房批改奏折的沈康平却眉头不展,似乎一直有心事放在心头。放下御笔,按了按眉心,听到房门外的脚步声响起,非但没有不悦的神情,反而是动了动唇角,浅笑浮上嘴角。
  “奴才叩见皇上。”
  “小卓子,别磨蹭了!朕吩咐你去办的事情,可都办好啦?”
  沈康平此时并没有在朝堂之上的威仪之态,微微起身伸长了脖子,满脸期待地看着下面跪着的小太监。
  五年前的那场宫闱之变,许多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宫中,也有很多人为了保护主子,而被悄无声息地带离宫中。现在在皇帝和千城公主身边伺候的奴才婢女,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能够最终留下的,也都算是大清洗之后可以信任的心腹了。
  “回皇上,奴才按照您的吩咐和要求,特地挑选了三名符合条件的人选,画像在此,请皇上过目。”小卓子气喘吁吁,却仍是第一时间地从怀里掏出护得紧紧的画卷,双手呈交给皇上。
  沈康平疾步上前,一把将画卷夺了过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帝王形象。这件事情压在他心头许久,现在满朝都在期盼着皇上选后,却没有人记得为了辅佐他而将自己终身大事置于脑后的千城公主。
  “这个,眼睛颇为相似,但嘴角不像。”
  说完,沈康平又将视线移到了第二幅画像上,看了一会儿,道:“这个是身形相似,眉眼却有点差距。”
  沈康平光速地扫过了前两幅画卷,频频摇头,看得小卓子额头上的汗不停渗出。
  “皇上,您瞧瞧这最后一个呢?”小卓子见皇上眉头越来越紧,只好颤抖着声音请求。
  “看来看去,也就这个稍微有些接近。只是,还是不如本人啊!”沈康平盯着画卷看了许久,仍有些不太满意。
  小卓子心中叫苦,这可是他精心挑选了许久才呈报上来的,看样子,万岁爷不太满意。可是要从一众眉清目秀的太监中挑选和当今武林盟主相似的人选,也着实有些为难小卓子。
  “皇上,那陆盟主好歹也是江湖上的英侠,且不说那男子气概如何,光是气势,就不是咱们这宫里的小奴才们可以比拟的。”小卓子可不想挨板子,但是这话是非说不可了。要不然万岁爷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己前去寻找,到最后还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沈康平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皇帝,脾气也并不暴躁,只不过替千城皇姐物色合适的人选已经耗费了他不少的时间与精力,弄得他也开始焦虑了。
  “若不是朕无法将真的那个给弄来,又何必那么辛苦,大费周章找替代品。”沈康平将画卷丢回到小卓子的怀里,有些懊恼地走回了龙椅。
  小卓子见皇上这么说,知道自己的惩罚是逃过了,嬉笑着跟上去附和道:“皇上,其实千城公主这些年,身边一直清静得很,也许这些替代品未必派得上用场。”
  沈康平白了他一眼,说:“你懂什么?!”
  小卓子想要吐吐舌头却是不敢,只好低着头,聆听万岁爷的感慨。毕竟他跟在皇上身边伺候的这两年多时间里,也渐渐摸索出了这位少年帝王的脾性。
  果然,没等多久,沈康平幽幽的声音响起:“千城皇姐为了这江山社稷,为了朕,这五年里过得有多寂寥,多苦闷,别人不知道,可是朕不能装作不知道,不明白!”
  沈康平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像是在回顾这些年里千城公主的付出和隐忍,令他这个做弟弟的,都觉得心疼。
  “再说,朕的江山能够坐稳,陆盟主的功劳也不少。为了朝廷安定,皇姐跟陆诚颜的付出,朕不能当成理所当然。从前朕尚且年幼,也的确离不开千城皇姐的辅佐,可是如今不同了,朕很快就会大婚立后,成为一个真正的皇帝。而皇姐,也不必再为了朕,委屈自己。”
  小卓子身为皇上的心腹,这样的话自然没少听。但是像今日这样情绪激动,言辞恳切的,倒也甚是罕见。他悄悄抬起头,看着沈康平,心中叹道:“皇上虽是一番好意,可是恐怕还不知道千城公主的口味。这宫里想要爬上千城公主床的何其之多,可还不是一个个被踢了下来。”
  “今日挑选的这几个都不行,你继续再去物色。若是对陆盟主的样貌还不够确定,朕会让人再画几幅画卷给你参照。”挥了挥手,沈康平又将小卓子给打发了出去。
  原本以为今日能够选中合适的人选,沈康平特地约了千城皇姐午时一同用膳,怎知又是一场空欢喜。可是已经约定好的午宴,是不能错过的,沈康平调整好了情绪便动身前往千城公主所住的绥清宫。
  千城皇姐最近性情有些古怪,沈康平心疼皇姐,所以特地将绥清宫周围给清理干净,好让皇姐舒坦发泄。而他今日,自然也免了让人通传,不愿自己的到来惊扰了皇姐。
  只是,他越是临近,就越是清楚地听到里面丝竹绕耳,嬉笑声此起彼伏,沈康平暗自皱了皱眉。心中却在嘀咕:莫不是这天还未暗,皇姐就又开始了歌舞升平?
  “皇姐。”沈康平的突然出现,令屋内的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沈康平长舒了一口气,屋内虽然有歌舞,有丝竹,却没有淫、乱的场面。千城皇姐依旧端坐在上位,目光浅淡又疏离地看着屋内的喧嚣。这样的场面,沈康平再熟悉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场景见多了,他才打从心底地心疼皇姐。
  “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众人见到皇上一步一步走了进来,立即停下了动作,纷纷下跪,眼神慌乱。
  “千城参见皇上。”千城公主看到沈康平,眼神一亮,迎了上去。
  “你们都下去吧,朕有话跟皇姐说。”
  沈康平将所有人都打发了出去,屋内的狼藉残存,可是姐弟俩的脸上,都挂着笑容。
  “皇上,今日来得可真早。”千城率先开了口,情绪并未受刚才影响。
  沈康平也跟着笑起来,说:“朕若是来迟些,岂不是要让皇姐多承受一些孤独?”
  千城公主的笑容有些僵硬,但也不过一闪而过,又用刚才的笑容遮盖住。
  “有皇上的这份惦记,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孤独?”
  沈康平盯着皇姐,看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的愧疚更深。想到刚才小卓子手里的画卷,虽然相似度仍然不够,可是总比没有人要好。于是尝试着,想要探一探皇姐的口风。
  “皇姐,前些日子,我命人找了个入宫不久的……”
  “皇上费心了,我不需要。”还不等沈康平说完,千城公主就断然拒绝。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身为弟弟的皇上为自己物色人选了,可是,谁又能真地明白自己的内心?也许,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对于那个漂泊在江湖上的人,到底是不甘多一些,还是爱恋多一分?
  “皇姐,其实这些年,你在朝政上已经付出了太多了。如今你若是有中意的人选,不妨敞开心扉接纳。有朕在,没人敢有异议的。”
  千城公主脸上涩然一笑,道:“皇上,千城公主在宫里的传闻难道消停过吗?皇姐喜欢什么样的人,谁会知道?其实连皇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喜欢谁。”
  沈康平有些着急,说:“朕知道的,皇姐你还是记挂着陆盟主。”
  千城公主连忙抬手止住了这个话题,这个名字在五年里,逐渐变成一个禁、词。任凭是谁,都不许在自己面前提起,更不许将自己和陆诚颜扯在一起。
  沈康平自然不会不知道皇姐的这个禁、忌,若不是发自真心地爱惜皇姐,他也不至于慌忙中将陆盟主的名字脱口而出。现在再看皇姐的神情,让他在心里更加确定,陆诚颜依旧是皇姐心中难以拔除的刺。
  “其实,若是皇姐真地喜欢,朕可以挑选其他人去统治江湖,武林盟主并非一定要陆诚颜才行。虽然,陆盟主的确是最佳的人选。”沈康平的语气低沉了下去,说到后来,他也有些底气不足。
  千城公主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对于他的开解和建议根本不予考虑。沈康平说的这些,她在这五年里,就曾经反复想过,可是还是没能得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第二章
 
  沈康平看到千城皇姐这个表情,就知道这一次的劝说又是无功而返,但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两位皇姐为他的付出,他时刻铭记在心。除了励精图治,将天下治理好,他还希望能够把皇姐们的终身幸福安顿好。
  虽然皇长姐离开京城,从此长居于大漠深处的飞叶山庄。但她的幸福已有着落,能够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也是令沈康平信任的。叶缥遥,无论是对于这个国家,还是对于沈家,都是有功有恩的。沈康平自然不再担心皇长姐的余生,可是千城皇姐,唉!
  明明就在身边,他却能感觉到千城皇姐的心,越来越寂寥,甚至有时候连他这个做弟弟的,都无法感觉到皇姐的生气。而从前那个在宫里活泼热情,任性张扬的千城公主变得收敛了,变得庄重了,可是却越来越不像原来的她了。
  “皇姐,其实你可以做回你自己的。如今朝政已稳,兵权朕也陆续收了回来,你不用再那么辛苦压抑自己了。”沈康平充满关切的声音,让千城公主的心底不由得一软,微微发酸。
  但这五年来,她在这深宫中,已经慢慢学会了像皇姐那样,将所
  有苦闷和压力都独自承受下来,因为沈康平还年轻,需要她的鼓励与帮助。而她,也绝对不能软弱懈怠,更不能辜负皇姐的嘱托。沈语琴什么都不怕,可是她害怕因为自己做得不够好,而让皇姐不得不再次回到京城,再次回到从前充满束缚枷锁的生活中。
  皇姐跟叶缥遥的情路,坎坷曲折,沈语琴说不出是羡慕还是钦佩。但是身为妹妹,她不愿也舍不得看着皇姐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将难得的爱情再次割舍。所以不管这五年来自己过得有多艰辛,她都不愿告诉皇姐。
  不过这五年来的历练,对于沈语琴来说也不是只有苦涩没有好处,至少她学会了控制情绪,学会了权衡利弊,学会了取舍。这些曾经在皇姐身上闪耀的特质,一度令她崇拜向往,只是真地轮到了自己,她才真正明白,要练就这样一身本领,得熬过多少苦头。
  而沈康平对于自己的关心,虽然时常不在点上,也颇有些帮倒忙的意味。可是沈语琴丝毫不怪他,因为在沈康平的身上,她看到的,是从前的自己,那个一心一意要替皇姐分担忧愁,却又总是找不到门道的自己。
  想着想着,思绪就飘散开来。沈语琴想起那次替皇姐前往江南暗访武林大会,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看上去傻呆呆的人,在擂台之上懵懵懂懂的,差点被人趁机置之死地却浑然不知,而被暗中相救时也是一脸茫然。当初的陆诚颜,和现在威震武林的陆盟主,早已变了太多。或许这五年的光阴,改变的不仅仅是容颜和身份,还有彼此的心境。
  沈康平看着皇姐怅然若失的模样,有些自责。明明知道陆诚颜对于皇姐来说,杀伤力这么大,自己却还是一时嘴快地说了出来。现在这个话题虽然停止了,但皇姐心里的伤口,恐怕没有那么快复原。
  “皇上,现在最重要的,是你选后大典。你应该多花些心思挑选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担心皇姐的事。”沈语琴虽然心里不好受,但是看到沈康平自责懊恼的神情,立即将自己的忧愁掩藏了起来。
  沈康平的脸突然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闪。虽然身为帝王,但是却有着和沈暮歌与沈语琴相同的深情基因,在内心之中竟还是一个重情重义又单纯害羞的年轻男子。选后之事虽然由礼部住持,但是千城公主的意思,是让皇上在符合条件的候选人之中,选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与自己不喜欢的人朝夕相对,也是一种折磨。
  “皇姐,选后一事,朕全听你的意思。你的眼光肯定比朕要好,你若是说好的人选,那定然是合适的。”沈康平对于两位皇姐都十分依赖和信任,虽然沈暮歌已经不在宫中,但是对沈康平的影响力依旧存在。
  “你的皇后,就该自己选。皇姐能辅佐你处理政务,可无法管你的情感。虽然朝中几位大臣都得考虑周全,但若是你真喜欢的,皇姐不会勉强你。毕竟,皇家儿女的一生,有太多身不由己,皇姐总是希望你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沈语琴说着这话,心里却是对照起了自己。
  说来也怪,她从小就是活泼奔放的性子,与皇长姐的沉稳优雅不同,她时常因为灵动和随性,吸引到了父皇母后更多的宠爱。而她也从来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因为一个人而整日神不守舍,尤其还是一个女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