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3-31 17:42:52  作者:蛋挞鲨

   ======================

  书名:我当助攻这些年
  作者:蛋挞鲨
  文案:
  祁今为了两千万参加了“GM时间法则”游戏,任务随机,人物自选,时间不限,然后……
  她拿到的任务是:拆官配,意难平女配上位。
  本来她以为这两千万唾手可得,但在看到满屏的ABC之后差点没吐血,进入世界后没多久……
  她的外挂系统也故障了,导致所有人物的好感度都变成了999+,也没找到正确的ABC的对应人物,最后只能自暴自弃地想:所以我成功打败大师姐变成万人迷了吗?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无今 ┃ 配角:封长雨,苏明枕 ┃ 其它:全是妖魔鬼怪
 
 
第1章 今天恨大师姐了吗?
  “祁师姐,今年的入门测试要开始了。”
  月白修袍小姑娘第一次被派来喊人,练习了好几遍才说出口。
  玉清阙外门弟子的修袍都是统一的月白,被她唤作师姐的祁今坐在玉清阙各脉公共的眺台上,低着头编头发,隔了好久才瞄了一眼这个灰扑扑的姑娘。
  她的眼神不是很友善,一眼就足够让小姑娘心惊胆战了。
  玉清阙风景不错,随便站哪都是山川秀丽净收眼底。
  现在也不例外。
  但这些美景在祁今眼里实在是乏味,她觉得自己还真的在玩一场出不去的游戏。
  “我不去。”
  小弟子原本就被这上上下下的打量惊得后退一步,因为收到拒绝,又没忍住去看了一眼坐在石雕莲台上的女子。
  玉清阙一共有四脉,每二十年会有一次入门测试。
  都是外面进来修道的孩子,年纪也不会很大。资质好点的测试一过就直接收进四脉,稍微差点,又不会差到被踢出去就留下来从外门弟子做起,能不能往上就看造化了。
  修道嘛,长生,谁不想呢。
  小姑娘越看越入神,被盯着的祁今叹了口气,也没兴致编辫子了。她手一松,黑亮的发丝在日光下胧了一层金光,展开的时候变成一卷卷的。
  下一刻,怀里有个活物窜了出来,被她捏住了尾巴。
  是一只猪,只有巴掌大小,穿这件和祁今布料一样的衣服,看上去活泼又滑稽,还试图窜出去,被祁今抱在怀里。
  她歪头,喂了一声。
  小姑娘头顶上的好感度连带那999+都特别刺眼。
  刺得她恨不得从这个眺台一跃而下。
  可惜死了她也回不去。
  哪怕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起码现在活生生去死也会很痛吧。
  她超怕痛。
  问题是她现在精神上也很痛苦,自带的外挂系统成了个没用的废物,NPC头顶上那血红的好感度条一闪闪,祁今看着都觉得丢人。
  【郑真真:好感999+】
  如果单单是这个外门弟子999+她可能还会高兴点,即便不是人物目标,这个好感度也可以发展点别的,不至于那么无聊。
  问题是,如果所有人对她的好感度都是999+呢。
  看多了之后她都要不认识这个数字了。
  “喂!”
  祁今站了起来,她的修袍看上去就不是普通货色。袖口和衣摆都是银线刺绣,纹样复杂,腰带就更过分,光下还有点闪。
  相比这个外门弟子的寒酸样,她看上去也不像个修道的,有点像山下那些人间富贵花。
  按照常理,修道的时间越长,整个人就越往神仙方面走,穿得是越简单越好。像阙主,听说是个穿麻袋的人物。
  小姑娘还是没反应,祁今有点烦,但因为对方长得不错,她于是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
  一阵香气扑过来,外门小弟子红了脸,糯糯地喊了声祁师姐。
  祁师姐发尾卷卷,扭头的时候头上步摇晃动叮铃作响,就是不笑,就盯着小弟子的发顶,害得小姑娘以为自己今天发髻没扎好,又想伸手去摸。
  “回去吧,和叫你来的说我这次没兴趣去了。”
  玉清阙常年清气环绕,是个绝佳的清修之地,凡人待着都可以暂缓衰老,更别提修习功法的了。
  祁今看了看自己面板上的50+的年龄,感叹书里的设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那个五实在太刺眼,提醒她穿进这本《问鼎仙道》已经太久。
  在书里过了四十多年,太可怕了吧。
  四十多年,够玉清阙入门测试两拨了,她还是没找到书里的男主女主和那个意难平女配。
  她交代完就自顾自地走了。
  玉清阙太大,四脉之间都靠云桥连接,跟缆车一样。外面弟子当然没资格上去,那千万级的阶地,修行到一定程度才会走起来没那么费力。
  但对四脉的弟子来说,只不过是云桥一踏,嗖得就到了。
  嗖一下。
  玉清阙的风貌净收眼底。
  但月门里可没云桥啊,还得走进去,还禁止乱飞。
  天知道她这个光学怎么屋顶跳跃就学了四十多年还跟被扔过去一样。
  祁今其实有点有想哭。
  她的系统坏了,这云桥的一嗖时间,和多少同门擦肩而过,入目都是血红的好感999+,她恨不得自戳双目。
  用绿色不行么,好歹护眼。
  月门虽然不是四脉里最穷的,但也不是最富的,据说是实力最强的。
  最后一个祁今保持怀疑,因为她入门这么多年,她月门门下也就两个师父的嫡传弟子,一个是她,一个是她的师姐封长雨。
  封长雨她其实压根没见过。
  虽然是同门,也有要同修的几节早课,但封长雨压根就没出席过,祁无今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好师姐到底长什么样。
  听说是个病美人呢,下一秒就要断气的那种。
  不过祁今也怀疑过封长雨可能是她要找的那个女主。
  毕竟四脉开季比的时候不少比她早入门的同修都说她这个师姐是人间少有的绝色。
  长得好看和别人都觉得好看是两回事。
  封长雨的来历据说很复杂,是她师父冷秋姿外出游历的时候救回来的。但复杂到底哪里复杂,祁今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传的,一句话就介绍完了哪里复杂了?
  从云桥下来走到自己住的小院如不费点功力可能需要走上半个时辰。
  祁今也没什么事,又开始思考起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完成任务。
  当初就不应该鬼迷心窍为了两千万来参加这什么鸡掰的穿书游戏。
  祁今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悔。
  她本名叫祁今,来这里名字中间加了个“无”,让她觉得自己可能还真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她缺钱,其实也不是特别缺。
  但一口气能赚两千万,还是有点困难,还需要点时间。
  “GM时间法则”是她那个世界最新推出的一款游戏,还在内测阶段,开放几个名额进行试玩。
  但因为是内测,所以没什么保障,筛选出来的参与者通关会获得巨额奖金,没通关退出也会获得参与补偿。
  怎么算都是只赚不亏。
  只不过内测需要内部人员推荐,祁今活了二十六年,书读得一塌糊涂,唯一的长处说好听点叫察言观色,说难听点就是婊。
  这点她自己都承认。
  所以她一个朋友都没,别人看不上她,她其实也看不上别人,这个内测名额还是和前男友要来的。
  心比天高,命是不是纸薄还真的说不定。
  她觉得自己没错,靠男人赚来的钱也是钱,等到存的差不多了,她就包养那种长得好看的年轻男人过快活日子。
  这两千万拿到手的话,还真的不用过那样的日子了。
  可她真的进入了这个世界,发现压根不是合同写的普通级别游戏。
  虽然任务随机,世界随机,但好歹穿书,她以为有大纲在手找到任务目标总不会很难。
  然而她拿到手的大纲,重要的人物居然全部用字母代替。
  男主A:是个半妖,却有一颗正道栋梁的心,去玉清阙参加入门测试。有经过**之战成功登顶,和女主B相识于微末,修成正果。
  女主B:女神人设,出身高贵,美得令人窒息,性格温柔,老婆的不二人选,大男主很多岁,是个完美年上。
  女配C:男主的青梅竹马,资质一般,还很倒霉,青梅比不过天降,输得一塌糊涂,最后判出门派,成了boss,到死都没ooc,最终决战还是自尽而亡。
  任务:女配上位,青梅打败天降,解除意难平模式。
  剩下的都是有姓名的路人甲乙,稍微有点作用的人物全标上了字母,从A到K。
  怎么不到Z呢玩个游戏把你给牛的。
  而且还有乱码,每次看到紧要关头全是乱码!
  绝对是被耍了吧。
  她不知道是第几次产生这样的念头。
  女主B出身高贵这点就足够吊打她的大师姐封长雨了。
  虽然大师姐的身世复杂得徒有其表,但至少从哪里被师尊捡来的还是有几个人知道的。
  祁无今曾经在四脉的公共温泉里听到过这样的八卦——
  封长雨是山下那种地方出来的。
  那种地方。
  祁今努力想听得清楚一点。
  毕竟她入门比封长雨晚,封长雨的事只有比封长雨入门早的师兄师姐们才知道。
  但还是没能听清楚。
  估计主司们都下了禁令不准再谈,祁无今后来也没再听到半点关于封长雨八卦。
  而且什么美得令人窒息,她压根都没见过。
  哪怕封长雨在四脉是有美人的称号,万人迷也万人迷,可大家迷得也不是她的脸,是她的武力。
  即便这位大师姐从来不参加季比,年末的全阙比试能到场就不错了。
  也就是这种咖位,最后还能把其他三脉打得跟落水狗一样,才能被称为万人迷。
  所以性格温柔?
  算了吧。
  祁今入门之后封长雨就再也没参加的过季比和年末测试,据说是修习的功法有什么问题,需要常年闭关。
  也就是这样,导致四脉之一的月门门下就她和封长雨两根独苗,俩人根本没什么交集,但这并不影响封长雨在祁今这里好感度蹭蹭蹭下降。
  毕竟这个大师姐师父太宝贝了,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喝喝茶也是上等好茶,更别提封长雨住的那个叫一汀烟雨的楼阁,简直是云景房。
  所以四脉私底下的茶话会聊起八卦,同门提起封长雨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美貌,祁今都闭嘴。
  她也不好奇,毕竟那种类型的实在太像她读书时候那些班里的第一名,高不可攀,算了吧。
  这些年她的时间都花在四脉私底下的茶话会上,被票选为会长后开始搜集各脉主司或者弟子的八卦消息,兼门内表白墙还有外门弟子的代购任务,月比连续倒数第一。
  只不过她脸皮厚得堪比玉清阙的山门,加上四脉第一是她们月门的人,倒数第一也是月门的人,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好嫉妒和耻笑的。
  玉清阙的修行制度虽然没其他那些修仙世家那么严苛,但也得按实力说话。
  祁今能这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躺在倒数的位置上而不被赶出去,还全赖于她这个身份。
  走后门来的。
  她娘和她的师父还有点交情。
  具体多深厚,祁今也没去了解,反正给她这个背景估计也不是书里的重要人物,不然她可扮演不来。
  她之前唯一确定的就是男主A肯定是通过入门测试来的,但是蹲了这么多届的入门测试,男主的一根毛都没见过。
  为什么确定是男主,因为这个狗屎系统在进入自动检修之前告诉她遇到目标人物还是会提醒的。
  机械的电子音听上去不带任何感情。
  也收获了游戏参与者更不带任何感情的滚。
  相看两厌,彼此折磨,说的就是她跟这个狗屎系统吧。
  祁今在月门麻木地看着来回的走来走去的内门弟子,这帮都是从外门经过测试再分到四脉,只有经过最终一轮比试被四脉的主事看中收徒才可以正式成为四脉各门的弟子。
  999+……
  又是999,祁今越看越气。
  大概是感觉她的火气,她怀里的那只黑猪窜了出来,哼了一声。
  祁今拽了一下这死猪的尾巴,她生平就从来没养过这么丢人的宠物。
  养猪。
  那个梦想是挤到上流社会的女孩会养猪?
  她开始想念自己家那只美短了。
  可惜这只猪也丢不了,据说是她这个身份老母爱宠产的崽,关键时候能救命。
  祁今相当怀疑,但也不得不从。
  大概是她的情绪外化地有点严重,路过的内门弟子犹豫了一会,还是小心翼翼地问:“祁师姐……您没带笼的话,就用我的吧。”
  说的是祁今装这只猪的笼子。
  说话的内门弟子少年模样,长得很是路人,祁今在心里叹了口气,瞧见对方头顶上鲜红的数字又有点无语。
  她冲对方笑了笑,说了句多谢,不用。
  心想你那个鸟笼怎么配装我家的猪崽。
  她压根不想回头,不用想都知道那个小弟子正眼巴巴地望着她。
  自从系统坏了之后这种情况太令人痛苦了。
  她想要的万人迷并不是这种路人都迷的情况啊。
  系统的错,点数注水。
  祁今到了内院,结果还没钻进自己的楼阁,就看到一群人在捉一只兔子。
  “干什么呢!”
  穿着华丽修袍的女子口气不善,一群人乌泱泱地散开。都是穿着月白修袍,系了跟绛色腰带的内门弟子,听到呵斥都低下头。
  一个高个被推出来,看了祁今一眼,磕磕绊绊地说——
  “今日膳堂的兔子跑出来了,所以……”
  “所以你们连一只兔子都捉不到?”
  祁今都要气笑了,她还没说下一句,这帮人惊呼起来。
  “喊什么……”
  祁今转身,就看到有个灰毛兔子居然顺着池塘的荷叶溜到了另一边阁楼里。
  完蛋了。
  祁今想,看来又要被师父骂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