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01 15:47:56  作者:风来初度

 

 
《(镇魂衍生)别来无恙》作者:风来初度
 
文案
剧版《镇魂》衍生,只沿用了剧版结尾,人设均与原著一致,先甜后虐,轮回梗
半校园文,人物稍有ooc
大家看个高兴就成
 
内容标签: 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 前世今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云澜,沈巍 ┃ 配角:沈澈 ┃ 其它:镇魂
 
 
    
    第 1 章 
 
  
  我还想再看你一眼,哪怕匆匆一眼就离别。
  我还想再陪你多些,哪怕往后万年重来一遍。
  “赵云澜,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就赌……不论过多久,不论我们在哪里,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
  “好,我们一定,会再见。”
  “那,一言为定。”
  我多想再见你,就当干涸已逝去……
  “沈巍……”
  就让我好好拥抱你一次,弥补那些曾经遗憾过的兴致。
  “沈巍……不要走……我……”
  当真离别时,才知放开太难。
  “云澜,若我们轮回相遇,下一次,还是止步于此吗?”
  他含着泪,带着笑,轻轻的,用那已经开始消散的身体,盛着最后的声音,将这一世遗憾,化进只言片语里。
  “下一世,我会光明正大的,爱你。”
  赵云澜身体颤抖,充盈的怀抱已经开始虚无,但那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无前,在这迷离绚烂的虫洞里,稳稳扎进沈巍心里。
  “好。”
  不论我们能否再次相遇,有这一句话,就够了。他握住他的手指,最后看了他一眼,一眼韶华负,一眼万骨枯,一眼功成将相终为梦,再见,云澜。
  被他握过的手指还有余温,只是未曾抬起,便已经消散……
  我们一前一后,且待重逢,再见,沈巍!
  ——————————
  “令主,好久不见了。”孟婆伸手作揖,朝着赵云澜微微颔首。
  许是生离死别近在,赵云澜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他眼神落在那盛汤的案上,又望向黄泉,凝视了许久才回神道:“他来过了吗?”
  “令主是指?”
  “沈巍。”
  孟婆顿了顿,似是在犹豫该不该说,终也是瞒不过的……
  “来过了,已经饮了孟婆汤。”
  赵云澜垂下眉眼,伸手摩挲这盛汤的碗沿,声音缥缈似从远方来:“这汤,能否不喝?”
  孟婆一怔:“令主……是想带着记忆转生?”
  “可否?”
  他记了我一万年,如今,我想记他一世,记住所有亏欠他的日子。
  “可否?”未待孟婆答,他便又问了一遍。
  “令主,这……”
  “拜托了。”他忽然朝着孟婆鞠了一躬,顶天立地的男人脊背完成九十度,头发被黄泉边平地而起的烈风吹乱。
  黄泉起风了。
  孟婆往后退了一步,望着万年平静的黄泉平地风起,搅的碗中汤水尽洒,或许,是天意吧。
  “那便望令主,往生之路,一路和畅。”孟婆绽出一个笑容,恭恭敬敬,带着生平敬畏,默许了赵云澜。
  “多谢,多谢,多谢。”他连说了三个多谢,跟着鬼差去往轮回。
  待人走远,孟婆望着那人一身凄楚,轻声叹道:“一对痴人!”
  ——————————————————————————
  几年之后,龙城一家医院里一名男孩安静降生,不哭不闹,甚至有些陌然的看着这个世界,男孩父亲为其取名——赵云澜,一是致敬守护龙城的大英雄,二是,那一天,正是赵云澜的生日,离奇的巧合,冥冥之中也注定与众不同。
  时间像被人拨了加速器,在赵云澜的世间里,一刻也不停的飞快旋转着,他像是联动的轴,正一刻不停的奔往某个约定的地方。三岁,十岁,十五岁,直至十八岁。
  赵云澜以全城第一的成绩,考上了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录取信息发到他手机上时,他正在搜索着龙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彼时阳光尚好,透过玻璃落在他眉梢处,他盯着手机上的录取信息,轻轻弯起嘴角,沈巍,好久不见。
  上课铃响过五分钟,狂奔着冲进教室的赵云澜生生在门口刹了步。
  “对……对不起……老师,我来迟了。”
  这是沈巍带他的第一堂课,那是个看上去极其温润的男人,在龙城九月还稍显炎热的天气中,穿的一丝不苟。旁人对他或许还稍显陌生,但在赵云澜眼里,他这个样子,自己已经见过几十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甚至可以想象沈巍接下来的表情。
  眉目稍弯,眼神温和,略微笑一笑,说,进来吧,下次不要迟到了。
  “进来吧,下次不要迟到了。”
  果然,猜中了。
  “谢谢老师。”赵云澜毕恭毕敬的朝着沈巍道谢,一转身才发现,这教室满满当当,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站在原地扫了一圈,发现唯有第一排正中间还有几个位置,他笑了笑,行至讲台前忽然压低声音调侃了沈巍一句:“沈老师果然好魅力。”
  那声音很低,低到不认真听,或许都听不清是在说什么,可是沈巍听见了,听的一清二楚,甚至莫名觉得,这语气,似乎在哪里听过。
  一整堂课,赵云澜坐在沈巍眼皮底下最显眼的位置,一边听课,一边毫无顾忌的一遍又一遍朝沈巍身上略过,眼神直接的,像要将人洞穿。
  这一世的沈巍,仍旧是三十出头的模样,温润,谦和,说起话来让人如沐春风,耐心,细致,与赵云澜记忆里的沈巍一模一样,果然,有些人,不论过多久,轮回多少世,都不会变的。
  “好,这节课就先到这里,下课。”
  同学陆陆续续走出教室,许多女孩子故意磨蹭在前门想多看沈巍几眼,沈巍似是见惯了,只是微笑着朝他们点一点头,继续收拾自己的教案。
  教室里的人慢慢走光了,只剩下依旧坐在原地的赵云澜和准备要走的沈巍。
  “这位同学,你还不走吗?”沈巍礼貌道。
  “老师,我叫赵云澜。”
  沈巍微微蹙了蹙眉,脸上仍是一派和煦:“赵同学,已经下课了。”
  “你可以叫我云澜,沈老师~”那尾音忽然飘了飘 ,带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沈巍低头扶了扶眼镜,脸上虽笑,内心却很无奈:“那,我们下节课再见。”
  赵云澜没再追问,起身坐在桌子上,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似笑非笑的目送沈巍出了教室,他眼里透着狡黠的光,像是猎人在盯着即将到手的猎物。
  自此开始,赵云澜成了沈巍课上的常客,不论是专业课,还是其他系的选修课,赵云澜一节不落,而且次次都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他也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拿着笔,托着腮,盯着沈巍看。沈巍有时候被他盯的不自在了,会趁着转身扫他一眼,然而每次他都失败,因为那人,他不看他还好,他一看他,他便朝他笑,笑的他更加不自在。
  “赵同学,你似乎对我的课很有兴趣啊?”被连盯了三周的沈巍终于在第三周的周五晚,选修课结束,就着空荡荡的教室,第一次主动挑起了话头。
  静坐在椅子上的赵云澜,早就备好了笑容,就等着沈巍开口,这三周,他别的都不做,就节节课在他眼前晃,甚至不惜提前一个小时过来占座,他就不信,沈巍还能一直忍着他。
  “是啊,沈老师,我对你的课很有兴趣,并且……”他故意停下了话头,微眯了眯眼观察着沈巍的表情,只是那人仍旧淡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不过,赵云澜显然不在意这些,他忽然站起来,翻过桌子趴在讲桌的另一面,沈巍站在讲台上,双手撑着讲桌低头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往前一凑,踮了踮脚靠近沈巍,故意压低声音道:“并且……我对沈老师,也很有兴趣。”
  他说完,故意停顿了一秒才轻轻后撤坐在第一排的课桌上,眼神□□裸的看着沈巍的反应。
  如果猜的不错,下一秒,沈巍该脸红了。
  一秒,两秒,三秒……赵云澜愕然,沈巍不仅没有脸红,反而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他抱起自己的教案,目光直直看向赵云澜。
  “赵同学,我希望你能把座位留给更有需要的人。”
  嗯?什么?
  这次换赵云澜懵了,他盯着沈巍已经出门的背影茫然出神,这剧情……怎么和剧本写的不一样呢?难道沈巍转性了?
  “哎……沈教授……你等我一下。”
  原以为剧情尽在掌握中,没想到,这一世的沈巍丝毫不给面子。
  “沈教授……沈……呼……呼……”沈巍走的极快,赵云澜紧追慢赶才在那人上车前拉住了他。
  只是这一拉,就迅速被沈巍挣脱了。
  “这位同学,还有什么事吗?”沈巍的面色有些冷,在快十月的夜色中透着一丝孤寒。
  赵云澜平复了呼吸,不知怎的,他忽然就想给沈巍道个歉,心里刚有了想法身体已经付诸实践:“对不起,沈老师,我刚刚……我开玩笑的,我……”一向洒脱的赵云澜忽的就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了,他觉得自己对沈巍,有些轻浮了。
  沈巍看着眼前还稍显稚嫩的孩子,终是不忍苛责,可是这三周以来,节节课跟着,确实给他带来不少困扰,他不得不说。
  “赵同学,如果你真的对我的课感兴趣,我希望你能在不缺席其他课的情况下,随时来听,但是,请不要扰乱课堂秩序,也不要……”沈巍看着赵云澜,犹豫了一下,略过了剩下的半句,又补了一句完全不搭边的,“夜深了,早点回宿舍吧,今天的事,没关系。”
  赵云澜站在原地,心里细细琢磨着沈巍那半句没说出来的话,也不要……也不要什么?
  车窗半摇下来,沈巍看着有些走神的赵云澜,敲了敲玻璃道:“快回去吧,再见。”
  “好……再见,沈老师。”赵云澜难得正经的朝沈巍挥手,站在原地直至车灯消失在视线。
  他一直在想,沈巍那句,也不要……后面到底要说什么……除了跟他的课,自己似乎并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吧,那沈巍……
  越想越觉得没头绪,赵云澜挠了挠头发,算了。
  沈巍的话似是起了效果,新一周开始的第一天,英语系的选修课上,第一排中间的位置空了,他盯着那个座位,想,看来孺子可教。上课五分钟,教室忽然想起了敲门声,沈巍心里咯噔一下,又忽然涌出一丝奇异的情绪,他下意识的反应,这是赵云澜,他甚至已经微微蕴起了怒色。
  “请进。”
  门被推开,紧接着一名长发及肩的女生匆忙进来,一边找座位一边朝沈巍道歉,沈巍迅速收敛了情绪,朝着女生笑了笑,示意无妨,然而巧合的是,这次又只剩下了第一排中间的座位。
  沈巍目送着女生坐下,才继续开始讲课,可不知怎的,他觉得自己今天似乎哪里不对,眼神总是下意识往那女生的位置瞟,瞟过去之后又觉得不妥惶惶收回来,来回往复,沈巍觉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盯着黑板上几个专有名词,眼前模糊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
  “大家先看一下38-45页,看完我们再讲。”
  出门洗了洗手,又盯着洗手间的自己仔细看了看,没有黑眼圈,昨夜睡的很好,早餐也吃过了,没有低血糖……那……他忽然想起最后进门的那个女生,身上浓烈的香水味,他一直都对香精过敏,大概是这个原因吧,他想。
  一节90分钟的大课,沈巍上的筋疲力尽,他甚至难得的,在所有同学走后,坐在了讲台上的讲椅上。他想喝杯冰饮,舒缓一下这一上午都浮躁不堪的情绪。
  “沈老师?”
  熟悉的声音传来,沈巍转身,再次看见了这一上午扰的他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这一次,沈巍的情绪好像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的无奈没有耐心,他甚至感觉有一丝解脱,就像是被束缚许久忽然解开一般,他长长舒了口气。
  “沈老师还没走吗?是……不舒服吗?”本来只是路过的赵云澜,这下,看见沈巍坐在椅子上,又有理由接近了,还正愁不知道怎么搭讪呢。
  沈巍站起来,难得心平气和的朝赵云澜笑了笑:“我没事,有点累了坐一坐。”
  赵云澜一愣,他就一节课没来,发生了什么,沈巍怎么忽然……忽然变化这么大?
  “嗯……”沈巍忽然不那么冷冰冰,赵云澜还有些不适应,“沈老师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
  说这话的时候,赵云澜心跳的有些快,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在邀请自己心爱的姑娘出来走一走。
  “不了,家里还有人等着吃饭,下次吧。”沈巍收好东西,语气再正常不过的回了一句。
  模棱两可的话,赵云澜却至少在其中听出几百种意思。
  只是还未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沈巍已经穿好外套走到他旁边:“赶快去吃饭吧,再见。”
  沈巍离开赵云澜身侧时,一丝淡淡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子,他皱了皱眉头,这是女人的香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