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03 10:39:12  作者:宁远

   《中年恋爱补丁》作者:宁远

  文案:
  遭遇中年危机的许幼鸢为了制作恋爱游戏,毅然决定拉下老脸,体验恋爱生活。
  没想到一约就约到了大麻烦。
  许幼鸢:“别问了,和个小鬼约会能有什么好体验?”
  时悦:“需要帮忙回忆一下你亲自写的300字好评么?”
  这是一条来自匿名用户的评价:“不得不说,回味无穷,技术卓越,优势突出,续航能力超强,用户体验极好。本人亲自测试,五星好评……”
  许幼鸢:……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幼鸢 时悦 ┃ 配角: ┃ 其它:
  甜文,年下。
  又奶又狼运动♀健将扮猪吃老虎小狗崽x中年危机口不对心傲娇业界大佬。
  别被开头欺骗,其实这是一篇脱缰的沙雕文……
  ————高亮提示:幼稚日常向—————
  FG提示:全文瞎掰,基本断定发生在另一个宇宙。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幼鸢,时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许幼鸢刚在一群好友中坐下,从太阳穴上摘下接入晶体,还没将包放好,就听对面的人说:
  “我和她有两年没做过了。”
  此话一出,四下震惊。
  好友道:“两年?真的假的,完全没做过吗?怎么可能?当初你们两人怎么拆了我家沙发的还记得么?”
  “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自我吐槽的人叫阿杆,年轻的时候瘦,现在更瘦,眼睛下面两抹青黑从来没消退过,吃什么都不长肉,一吃少了就晕倒,人比麻杆细。
  在说这番话时在她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就像随口一提,说别人的事一般。
  听的人坐不住了:“过了十年你们俩也还是你们俩啊。我是说,咱们抛开质量来讲的那种,两年都无事发生?你和陈束,盖棉被纯聊天,怎么可能!咱们圈子里最得劲的就是你和她啊。别说你们还指望能像二十多岁时逼飞奶炸一折腾就是一整夜那么有激情。不管最后有没有到你想要的感觉效果,只要操办起来咱们都得算。”
  “没有,都没有。最后一次做得很不开心,之后谁也没再提这事儿了。”阿杆耸耸肩。
  “都没努力过?”
  “没心思在这种事上努力。”阿杆说,“以前二十出头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没大学毕业,钱家里给,不用上班,哪用操心那么多。现在呢,每天上班累得像狗,下班回家只想歇着,什么都不想干。可有时候别说歇,不接着连轴转就不错了。那天我一回家满屋子都是被阿布咬烂的碎纸等着我收拾。陈束马上就到家,饭菜都还没做,刚扫完碎纸又发现一坨臭狗屎。收拾的时候阿布在那儿也不知道兴奋什么劲儿,尾巴甩我一脸,我都要崩溃了。”
  “等会儿,最后一次做得很不开心?怎么个不开心法?”有人关心到了重点。
  阿杆看了看这些从中学时代就交好,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友们,想了一会儿,也不怕大家笑话了,直言不讳道:“做一半陈束睡着了,我也有点走神,想着家里的马桶老漏水,上个月水费飙得离谱,得去找物业来修。老小区的物业也不知道什么毛病,知道我们不是业主只是租户,每次都不上心,我也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这事儿了,要不是陈束打呼的声音太大把自己吵醒,两人大眼瞪小眼,估计做到最后谁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噗。”
  有人憋不住笑出声,立即收到众人谴责的眼刀。
  “我觉得问题不在这儿。”有位好心人打算安慰阿杆,“这种事儿吧换成感情再好的两口子,时间久了都容易有,不只是你和陈束。你们恋爱十年,结婚也有五六年了吧?左手牵右手的,是该好好想想怎么添加点儿新鲜感了。”
  也有人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只靠新鲜感维持好么。这才十年,往后还有好几个十年呢,再多新鲜感都会消耗完的。”
  “是,不能只靠新鲜感,可没有新鲜感更完蛋。听我说完。我觉得新鲜感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好友看着阿杆,“你和陈束都那么忙,就该尽量避免空耗精力的琐事。上班那么累回家还做饭?现在谁还自己做饭,叫外卖多方便。”
  阿杆道:“陈束肠胃敏感,一吃外面的东西就容易拉肚子。她每天都要和老板甲方周旋,个顶个的操蛋,要是一不舒服集中不了注意力准拿我撒气,我还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呢。”
  “你有什么火?”
  “老张顶在我头上,她不走我升不了。我三十二岁了,明年一过年三十三,这还是算的周岁。现在这个位置不高不低,继续耗下去完全是白费时间。三十转眼过半,我再不往上走真没机会了。”
  “那你挪挪窝?”
  “挪窝哪是嘴皮子一动就能成的事。就业形势大家都明白,给咱们留的岗位少之又少。我也不是没投过简历,我看得上的人家不理我,看不上的也不想凑活。”
  “有多看不上?”
  “办公地点在下沉区,你说呢?”
  在场所有人一致“噫”了一声:“下沉区千万别去,前段时间不是还出了无差别杀人案?新闻报道了一阵也没下文了。”
  “我有朋友是警局的,听说上头给了很大的压力,可下沉区警方一直都没头绪,也没恐怖组织认领。警局局长引咎辞职了,暂时还没人接手。现在那边比以前还要乱。”
  “先不说这些了,阿杆,继续说你和陈束。”有人把话题引了回来,“除了下沉区的工作之外就没有别选择了吗?不行的话找你许总帮帮忙。”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许幼鸢身上,许幼鸢还未开口,时冶就抢话道:“行业太不一样吧。”
  阿杆也摇摇头:“我是做传统零售的,幼鸢做的那些游戏我一点都不懂,隔行如隔山啊。传统零售被冲击了这么多年,市场早就萎缩了。现在到处都是无人超市和1小时急速送达,又快又便宜,退货也方便,我们比不了。我这行业每年都有大批裁员,想要找个和现在薪水差不多的工作,太难。”
  “你也转线上啊。”
  “没有线上销售经验,谁理我?”
  朋友吐槽:“你这整一个高不成低不就。”
  “别说,还真是。”阿杆承认,“转行是不可能了,我这年龄别说考虑生育问题,就是从头学起也没人愿意教的。挪不动也走不了,老张就是我头顶上的五指山,不可能撬动。想换条路走,条条都是悬崖。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向个破村子。
  “你说让我降低要求,去下沉区做一个月两万块的工作可以吗?可以的,不会饿死,但是比现在薪水少了一半,由奢入俭难,现在都不算什么奢,更何况再往下降低标准,我能咬牙硬撑,陈束都不可能答应。”
  “那也不该两年没做啊……”
  “每天焦虑个没完,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了,头发大把大把掉,还有什么心思考虑那事。我和她一块儿出门的时候,等半天过去了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人,敢情这一路上谁都没说话,都在想自己的事情。有时候想到对方了,想要找点话题聊聊,又觉得说什么都累,还容易有争执,干脆什么都不说。”
  坐在许幼鸢身边的时冶喝了一口咖啡,连连摇头:“阿杆现在瘦得更像根杆了。”
  阿杆苦笑:“还是根一折就断的杆。你们看我指甲。”
  她张开手指,朋友们凑了上来,见她有些发黄的指甲上有道清晰的凹陷,几乎每个指甲上都有。
  “你这是气血不足,有点严重啊。”时冶道,“得去好好检查检查,千万别耽误,万一有其他毛病……”
  “想去,没时间没心情,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你不是抑郁了吧。”
  “有可能。”阿杆低头,将一整杯的黑咖啡喝完,
  “我有我的烦恼,陈束也有自己的难处,我们都知道对方日子不好过,就是没有交流的欲望。该说的都说了,该劝的全劝了,没有起色。知道都是白费力气,久而久之也就不愿意开口了。其实最根源的地方就在于我没冲劲吧。她说我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就是不思进取,不想从舒适圈离开。我知道她说的对,也没反驳。与其冒险辞职,去下沉区混着,不如待在现在的公司,起码一切都是熟悉的,薪水也够维持现在的生活,一睁眼想到一个月一万五的房租还勉强可以支付时能喘得上气儿。
  “陈束对我很失望,觉得我没上进心。而我呢,觉得她心思根本不在家里,也不在乎我。别说做那事了,一天下来话都不超过五句,相看两厌。”
  阿杆说完之后,在场所有人都若有所思,大家喝着面前的咖啡和茶,一时间没人说话。
  在场的好友年龄相仿,都是过了三十岁的年纪,到了人生的分水岭,每次聚会都在诉苦,离不开那三样,健康、工作、感情。
  阿杆似乎已经看明白了,并不算纠结。她跟朋友们说的话已经在脑海中循环几百遍,自我对话了几千次,到头来中心思想就五个字——破罐子破摔。
  许幼鸢靠在柔软的沙发靠垫上,时冶问她要喝点什么,拿铁?
  “来杯红茶吧。”她说,“这个点钟喝咖啡晚上睡不着。”
  “阿杆这点儿事其实不算什么。”一直没开口说话,喝了两大杯酒,脸颊已经微微泛红的江蕴说,“两年不做总比头顶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来得好。”
  众人又一次难以置信地将注意力全转移到她身上,见她双颊通红,已经微有醉意,双眼发直地看着桌面,胸口不时地起伏,像有一口恶气压在心头,眼睛里都是恨。
  “不是吧……”对于阿杆和陈束两年没做这件事已经很不可思议的众闺蜜见江蕴这副模样,已经从她话中猜到了几分,“难道吴卓她出轨了?”
  江蕴笑着点点头:“说起来真是神了,你们根本想不到我是怎么发现的。”
  众人立即将耳朵竖起来。
  “每年年底吴卓公司都有年会,年会是可以带家属去的,我都有去,你们都知道的哈。她同事基本上都认得我。
  “去年尾牙时我照例参加了,然后她们公司一个小姑娘没由头地和我对视一眼,我就问吴卓那是谁。吴卓说是新来的,还问我干嘛问她,我没说,就随便问问。那时候我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不过说不上来,后来也就忘了。”
  众人:“确认过眼神,是绿了你的人?”
  江蕴翻了个白眼,接着道:“前段时间我爸不是病了么,我就请假回了趟老家陪我爸。平时都让我自己打车去车站,这回特别殷勤,亲自开车送我去车站。车开进真空轨道之后我就琢磨,这不对劲儿的感觉似曾相识啊。
  “吴卓每晚都会给我发晚安,雷打不动,我回家那几天也一样。每晚十一点准时发,前后浮动基本上不超过十五分钟。”江蕴喝了一口朋友的茶,润润嗓子接着道,“咱们这年纪工作生活都稳定,作息规律不太容易打破,都是心知肚明的……”
  有人忍不住插话:“有一天晚上吴卓的晚安迟发了?”
  江蕴摇头。
  “干脆没发?”
  “不。”江蕴说,“她早发了一个多小时,说累了,先睡了。”
  众人沉默,沉默中透着明白。
  江蕴说:“那晚我一整晚都没睡,除了想吴卓这王八蛋和谁在一起外,想的更多的是我爸的事。医生说我爸得植入照射治疗,很前沿的治疗方式,效果算是目前所有方案里最好的。但是贵,真贵,听到那数字我差点跪了。医生说用其他方案的话三年内存活率有30%,采用植入照射治疗存活率有80%,很有希望的。费用么,我将房子卖了,搭上存款,再借一点儿勉强能够,等于把我上班以来所有的积蓄都掏干净。只是五年之后还是会有病变的危险,而且死亡概率一样很高,医生也是明说了。说白了就是我要不要用所有财产换我爸几年的寿命。
  “家里就我一个拿主意的,不敢跟我爸说,那头还惦记着吴卓的事。心烦意乱。”
  朋友们道:“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啊。”
  “这不是怕你们担心吗?本来想这次回来就找你们诉苦,没想到一回来就被迎头痛击。”
 
 
第2章 
  江蕴接着道:“后来我想明白了,还是我爸性命重要,钱没了可以再赚,我也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可我爸就这一条命。五年就五年吧,万一没有恶化呢?再说了,现在科技和医学发展得这么快,火星上都能住人了,再过五年说不定就研究出特效方案,我爸就有救了不是?两天前我回来打算把房子挂在中介,便宜一些快点卖出去。”
  “那吴卓怎么说。她自己不是还没买房?房子卖了的话你们两人要一块儿租房?现在房租不是刚暴涨了一波?”
  “我正要和她商量这事儿呢,刚回家就发现不对劲。”
  大家迅速嗅到,事情的关键点到了。
  “不会是捉奸在床吧?”
  江蕴笑笑:“哪能。吴卓也不是傻子,亲自去接我的。”
  “那……”
  “问题出在垃圾袋上。”
  众人揶揄:“您不至于去翻垃圾找证据了吧!”
  “我真不至于。没翻。即便没翻我也发现了能坐实她出轨的证据。”江蕴说出一句让众人半天没反应过来的话,“垃圾袋系了十字扣。”
  众人:“什么鬼?”
  “吴卓自己可能都没发现,她不是开花店的么,常年帮人包花,习惯打蝴蝶结。我们家的垃圾袋都是抽绳缩口的那种,每次系口的时候她都是打成蝴蝶结。可是这次我回来,发现抽绳被打成了十字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