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06 07:24:09  作者:子月十九

 =================

《【澜巍】故梦浮生集》作者:子月十九
 
文案:
     澜巍cp短篇集,有甜有虐有沙雕有日常,可剧可原著可混合,更新不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巍,赵云澜,镇魂其他 ┃ 配角:特调处一众 ┃ 其它:镇魂,澜巍
 
==================
 
  ☆、等你一起去度个假期
 
  #《地星撞海星》歌词衍生梗,第一节含“你走开”视频梗
  #大封事件结束后,原著世界观,混有电视剧细节
  音乐梦的唱片机,有你的声音,木吉他弹奏我的好心情;
  路途不错的风景,我留下足迹,等待你一起去度个假期。
  逃离喧嚣一起去度个假期。
  1.想去度蜜月
  “小巍。”
  客厅的电视开着,《西游记》刚演罢一集。赵云澜穿着家居服没骨头一样仰躺在沙发上,一条腿曲着,另一条半吊在沙发下面,整个一倾斜版葛优躺,能并排坐下四个人的沙发被他自个儿占了四分之三。套着同款家居服的沈巍正抱着木吉他坐在一旁低头轻声拨弄,紧贴着他的大腿还团着一只黑猫,时而软绵绵地喵一声。
  赵云澜实在无聊,盯着沈巍那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的领口,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了自家媳妇美好的侧颜,还顺手设了桌面。一点返回,特调处的微信群忽然弹了出来,消息还不少。刚结婚的楚恕之和郭长城在求大家推荐蜜月旅行的好去处,祝红发了一张斐济的大海蓝天给他们。
  “沈巍~”我和小巍还没蜜月旅行你们想的还挺好。赵云澜拉长调子又喊了一声,觉得这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被学生集体邀请去参加毕业晚会的沈教授正认真记着谱子,他抽空抬眸瞅了赵云澜一眼,赵云澜盯着手机屏幕,完全没有要说下文的意思。
  “看这个了吗?”没能引起对方注意,赵云澜不甘心地把手机递到沈巍眼前,“感觉怎么样?”
  沈巍不得不顺着赵云澜的动作靠在沙发上,眼睛离屏幕太近不由眯了眼睛,耳尖瞬间染上了红意,轻笑道,“你走开。”说罢又重新低头继续自己的动作。
  “什么?”赵云澜一下子坐直了,约你度个蜜月你让我走开?他不解地指着手机屏幕想给沈巍讲讲道理,没想到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按到了桌面的界面,最新一期的沈美人眉眼含笑正无比认真地低头弹吉他。
  “咳...不是...沈巍你看这个。”赵云澜连忙打开微信群,刚好林静发了一张深山老林满是绿意的照片,赵云澜无比迅速地举到沈巍眼前。
  “我觉得玫瑰炖芒果不错。”沈巍偏着头,手上顿都没顿,满是促狭地看着赵云澜。
  “???”赵处长再次看向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张毛猴炖突厥的表情包,在他还没看清是谁发的就被极速撤回了。
  “......”
  特调处那群人正聊的欢快,大泼凉水说他们伟大的处长不会准这种不知所谓的蜜月旅行假的。没看人家万年夫夫组合结婚一年了都稳如泰山?
  “小巍,今年暑假我们去度蜜月吧。”赵云澜终于放弃了给沈巍看图,自暴自弃地仰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沈美人。
  “好。”沈巍完全不知道赵云澜是受了什么刺激。但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去与不去,他都赞成。
  “我送你吉他可不是为了让你移情别恋的。”赵云澜完全不满意这种敷衍的答案,他一手按住吉他,坚定且不容拒绝地靠在桌边,逼沈巍不得不停手看他。
  沈巍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无奈道“云澜,我曲子还没练好。”
  “我重要还是你那群学生重要?”
  沈巍挑眉,没想到赵云澜恢复了山圣的记忆还能问出这种幼稚问题,“你一座昆仑圣山,所有学生加起来都没你重。”
  他没戴眼镜,比一般人要黑的眼珠仿佛永远含着星子。赵云澜随手一揪把肥猫扔到了地上,完全不顾猫大爷亮爪子就挠,直接起身,在沈巍肩胛骨下和腿弯处一捞转身就丢到了床上,“死猫,滚出去。”
  大庆倒是想追上去挠赵云澜个满脸开花,但那臭流()氓一眨眼已经解了人家沈教授三颗扣子。肥猫喵的一声以完全不符合它体型的速度钻了出去。
  “松手,别乱抓,我们沈教授还得弹琴呢。”
  “啊..嗯..赵云澜..”
  “不是..小鬼你...唔...”
  (喵主子:辣眼睛辣眼睛。)
  2.逃离喧嚣
  大学老师并不是一个太轻松的职业,尤其是他们的假期跟学生并不同步。沈巍几乎称的上是龙城大学最年轻的博导了,虽然他会去新校区给本科学生上专业课,但主要活动区域是在老校区的研究生院。
  龙城大学百年学府,研究任务完全趁的上它的名号。沈巍忙完本科生的考试又在研究生院一待大半月,带的博士生研究材料还出了问题。沈教授几乎要以办公室和图书馆为家了,整天知网数据库挂着,连打字都快了好几度。
  “沈教授,学生们举报您连续三年专业选修课故意拉低人数致使课程取消。今年您的‘宋词研究’选课率为百分之百,请认真备课。”
  “好。”
  放下听筒: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开了这门课...
  “沈教授,今年学生在教务系统给教务处的留言全都是希望沈教授开一门上古神话研究公选课,沈教授务必不要再推脱了。”
  “不行,我有大学语文。”
  放下听筒:还好学校有规定。
  “沈教授,您带的翰噶族的风俗研究项目报告中有部分内容不符合当代价值体系,您看...”
  “要尊重事实。”
  放下听筒:翻了一页书。
  “沈教授,你能进入公安系统的核心部门担任特别顾问是我们学院的荣耀,但是如果沈教授忙不过来,那...”
  “我....”
  “那什么那,你什么你,你今天能赶沈巍走,过两天是不是连我这把老骨头一起辞了。”
  “老师..”
  “不敢不敢,院长您说的这真是折煞我了。”
  “我...”
  “希望沈教授能够协调好特调处顾问与日常教学工作。”
  “...好”
  完全没能插上话的沈教授半天之内第四次放下了座机听筒。他低头翻了一页陈旧发黄的古籍,温柔而又清浅的一笑。好想拎着斩魂刀七月十四晚上挨个去这些领导家串个门。
  一直到8月上旬结束,沈教授总算是得了空,而赵处长又开始忙个脚不沾地。进了阴历七月,特调处哪天不出个外勤就不算一天。
  “宝贝,你就不能给地府提提建议吗?不说紧随时代潮流搞个智能AI网络全覆盖什么的,至少装几个监控摄像头啊,几世纪前的那种山顶洞人办公模式能关的住个什么鬼啊。”赵云澜好不容易回家歇个脚,然而清闲了小半年这两天实在被工作□□狠了,回家枕着自家沈美人的大腿还不忘吐槽两句。
  沈巍手里捧着本《异闻录》坐在沙发一头,闻言扶了扶眼镜,似乎是在想自己有没有提过这事,“这..我去年提过。地府近几年被人间无节制的大额纸币搅得经济萧条,正在试着搞宏观调控,说是暂时没钱升级办公系统。要再等一两年。”
  “一两——年”赵云澜闭着眼睛又是一阵哀嚎,“前年饿死鬼,去年冤死鬼,今年厉鬼。这地府还真是讲究,一年年的都不带重样的,别明年给放出来个罗刹就行。我这么大辈分真做不来去上边告他们的事。”
  沈巍一边听着一边不自觉地卷着赵云澜的头发,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手上一使劲直接把赵云澜揪炸了毛,“我——嘶...小巍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揪秃了我也得赖着你。赶紧给我吹吹!”
  沈巍一愣,也顾不上道歉,忙低头吹了几下,“等我一下,我去地府一趟,马上回来。”
  赵云澜还没享受够被媳妇抱着头吹气的待遇就直接枕了个空,差点没把脖子扭了。
  “沈巍!”
  3.面面的暑期社会实践
  沈巍还真是马上回来。
  赵云澜躺在原地还没想好一会是装惨还是直接“吃大餐”,沈巍就回了。身上裹挟的冷香让赵云澜不自觉的抖了三抖,哪还有什么小心思。
  “怎么了?”看样子没有去地狱,是去了大不敬之地。
  “前两天少林夏令营结束了,沈面回去也没什么事,刚好送他去地府给秦广王当个助手,震慑一下地府。”沈巍说完又解释道,“学校有社会实践任务,让地府给他开实习证明。”
  “——?”赵云澜越听越觉得满是违和感,然而可吐槽的太多,完全不知道从哪开头,只能像傻子一样张着嘴看着沈巍,心里刷弹幕一样闪过:我到底该同情少林寺还是秦广王还是地府...还是即将被气晕的辅导员老师...
  “那个..面面是在龙大上学?”
  沈巍丝毫没感觉出来哪里不对,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让他留意着地府的动作,毕竟大部分是唐朝以后的新人,他还是能起一些作用的。”
  赵云澜挑眉,表情复杂的固定在哭笑不得纠结不已的频道上,“哈...哈哈,一举多得,好办法好办法。”
  4.去昆仑吧。
  沈面面同学在地府无时无刻不跟着秦广王认真进行社会实践,一时间地狱逃出人口锐减,直接帮了他姐夫的大忙。(是的,姐夫。虽然他哥会虐他,但是喊姐夫使面面快乐/微笑脸。)
  赵云澜终于有空完成自己的计划了!带着沈巍去度蜜月!直奔南半球!
  上天入地自由自在就是没主动出过国的赵处长完全没想到以自己的身份出趟国初始手续那么繁琐。
  手续办齐五天?不能更快?
  赵处长暴躁地想直接拉着媳妇去与其他文明上古神灵进行友好交流。但是这样就没办法秀恩爱了...赵处长抓狂,我家小巍北半球都去遍了你们现在让我在国内待着?
  他在阳台上打电话吼的凶残,沈巍在客厅也听的清楚。
  “你富有天下名山大川,不打算带我去见识一下?”
  赵云澜放下手机,定定地看着他。
  “晴天的时候,昆仑山巅才是好看,金灿灿的太阳光落下来,浮在雪地上,就像是白雪上开出的花。冰层往下是一片嶙峋,到了夏天,会长出很小的一层细草,绿绿的,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凡是那样的小花,都叫格桑花。”(《镇魂》里昆仑君对小鬼王说的原话。)
  “万年了,你一次也没带我去看过。”
  赵云澜仰头,掩饰般地搓了把脸,“哈...你这么好的记性也不嫌累。”
  沈巍低下头继续翻自己的书,一句“与你不嫌”轻的像一缕轻烟。
  “我接住了你的真心,也接住了你的十万大山。”
  “这十万大山,哪怕你当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我应下来的事,也没有丝毫食言,去看看吧。”
  赵云澜一言不发地坐到沈巍对面。沈巍眼角耳根统统泛着薄红,连肩膀都有些发颤。他低垂着头眼睛直直盯着书页,似乎这样能证明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似的。
  “我这就带你去。”赵云澜罕见的没有再作弄人,他伸手合上沈巍手里攥的有些变形的书,不容拒绝地抽出来放在桌边。沈巍猝不及防地抬头,无意中与赵云澜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他像此生初见那般慌乱而又迅速地垂下眼,低了头。但赵云澜没有像那天一样迅速松开这只冰凉的手,他拉着这只手的主人直接出现在了昆仑神殿。
  “......”沈巍默默看了看自己和对方身上的衬衣和半袖,庆幸两人成圣后不会再被冻感冒。
  “看我做什么,你哪朝不放两套衣服过来?真想穿着这个去看格桑花啊。”
  被强行拉到卧室的沈.羞涩暴力美人.巍在赵云澜去衣帽间翻衣服的空隙直接幻化出了斩魂使常穿的玄衣广袖。这套衣服没有兜帽的样子是明显的上衣下裳加大氅,衣料垂顺,行走抬袖中都自带一股风流气度。
  满脸写着想看美人脱衣的赵云澜难掩震惊“你怎么换上这套了。”
  “暖和。”
  “......”
  赵云澜拉着沈巍在昆仑山看花拍照还不忘发朋友圈。
  沈教授的朋友圈一直保持着十分严谨的学术风范,除了有价值的学术问题研讨就是学院通知,最私人的大概就是帮自己带专业课的班级转发拉票信息了...
  赵云澜拿着手机对着沈巍一阵狂拍。沈巍去摸格桑花,拍;喂藏羚羊,拍;站在山顶远眺,拍;坐在云中抚琴,更!要!拍!连被沈巍发现偷拍跑过来制止的动作都一并入了镜头。堂堂一位大荒山圣当起摄影师来毫不含糊,似乎是想补足懵懂小美人长成倾国倾城还十项全能大美人过程里他没参与过的点点滴滴。沈巍朋友圈的众人也猝不及防地接收到了来自山.摄影大师.圣的福利,见识了一次什么叫神仙下凡。
  赵云澜用沈巍的微信发了一个九宫格,最中间是他和沈巍的合影,周边八张全是沈大美人的各种背影,连侧颜都没有。那叫一个衣袂翩翩,飘然若仙,真当一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炫耀之情溢于言表。只是下面的评论哀嚎一片,求沈教授发正脸的数不胜数,完全没关注到重点。赵云澜面对沈巍就是一只护宝的恶龙,这下自己恩爱没秀成,宝贝反被偷窥,怒从心起,直接删了朋友圈。
  而沈巍...沈巍玩的尽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学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笑。
  大荒山圣当然不甘心度蜜月就一直窝在自己家。尽管自己家是一座昆仑山。
  山圣和鬼王利用身份之便玩的甚是痛快。今天去海南喝椰汁吃芒果,明天去蓬莱登仙阁看奇景,后天又去品峨眉之秀,耍峨眉之猴。还去看了七彩的玫瑰花园,真可谓是游山玩水不忘互怼。
  5.赵叔叔和沈哥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