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07 08:13:10  作者:四未

 =================

《入骨》作者:四未
 
文案:
     四灵之南,朱雀陨落。
 
映葭是朱雀后裔,却被当成魔物,镇于妖塔之中,千年不得自由。
 
幸有青玄国太子墨晚天路过妖塔,映葭愿其将自己救出,便谎称自己是一只蒲草精,但被朱雀所骗,代其受过于塔中。
 
内丹被毁,法力几乎全废,映葭虽获自由,却无处可归。
 
为找寻失散千年的弟弟,为报当年被囚之仇,映葭伪装本性留在墨晚天身边,迷得墨晚天团团转不够,还利用他去斩杀黑海蛟龙。
 
本想取得黑海蛟龙的内丹后就一走了之,不料真实身份在这时暴露……
 
*偏执攻×心机受
 
*不好看捶我,捶死我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映葭,墨晚天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朱雀曾为天四灵之一,与天同生,世世不息,掌管南方,为南方之神。
  然而几千年前,朱雀从四灵陨落,南方神之位被腾蛇代替。随后朱雀族人四散于四国八海九洲中流离,如今鲜得见矣。
  映葭是朱雀一族为数不多的后裔,却被当成魔物,镇于须弥山正中央的塔内,千年未得自由。
  映葭内丹被毁,法术被封,已十分虚弱,这长达千年的囚禁早使得他本就不像神族的模样更显羸弱无用,他常想,自己大概会是朱雀后裔中死得最无尊严的一个了——就因为相貌问题,他被当成妖魔鬼怪抓起来关在了这里。
  神族都有非常明显的身份标记,就像青龙族的手背都会有一点青印一样,朱雀一族的额心,都会有赤色的红点。
  而映葭并没有这点标记的,因为他母亲并不是朱雀,而是一个比朱雀更加古老的种族。只是在映葭还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连同族人一起,彻底从这方世界中消失了。
  映葭刚开始记事的时候,朱雀尚未陨落。那时他还为自己与他人不同的相貌自豪,为自己体内有母亲古老的血脉而得意——直到腾蛇代替朱雀成了南方之神,离开生活了百年的赤南国后,映葭才吃到了这张丝毫没有神族之印的相貌所带来的痛苦。
  千年来,他已经将所有能尝试的办法都用遍,却依旧没能从塔中出去。
  可今日,似乎有人来到了这个荒凉的地界,来到了封印着映葭的塔内。
  映葭在听到从外面传来有人说话交谈的声音,立刻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这荒凉塔内能有什么东西?依我看,还是别白费这些力气,趁早回去得了。”
  “难得路过四国交界之处,你就不好奇这个塔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吗?”
  看着那扇关闭了千年的木门再度重重推开,映葭连忙站了起来,早已无力的双手握住了铁栏,他想也不想地对着外面的人喊道:“……救、救救我……”
  待那俩人走近,看到他们手背上的青色印点后,映葭认出了他们是青玄国的人。
  “哟,原来还真有妖怪被关在这里?”
  “这可真是稀奇了,倒是听说过,大概千年以前有只魔物被封印在这里,原来是真的。”
  来者是青玄国的太子墨晚天及他的好友桑复临。看到被关在里面的映葭是毫不禁风的孱弱模样,他们便好奇地打量了起来。
  “你真的是魔物?是何方魔物?”
  “你这模样,我瞧着也不像啊。”
  映葭道:“……我并不是魔物,我是无辜的……”
  墨晚天便是刚才主张离去的人,现在他盯着映葭:“仔细看看,你这模样倒还妖媚,别不是什么会蛊惑人心的狐狸精吧?”
  一旁的桑复临说道:“什么狐狸精,你没听说吗,是一只堕魔的朱雀。”
  “堕魔的朱雀?”
  映葭被关千年,并不能知外面是如何传讲这件事情,只是听到他人这么说,他凭本能的反对:“……不是!我不是堕魔的朱雀!”
  墨晚天打量着他:“那你是什么?”
  “……我是,我是……”这是千年来头一次有人来到这个塔内,看这两人的穿着打扮,至少也是青玄国的贵族子弟,法术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映葭不想错过这个难得降临的机会,要是错过,再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他本聪明伶俐,但被关千年,又着急,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觉此时此刻再解释千年的误会经过到底何如太耗时间,面前两人也不一定相信,于是干脆顺着他们的话说了下去:“……我原是一根蒲草罢了,随风吹到了这荒凉之地,日升月落,渐渐也就现出了人形……这位公子说的并不错,当时被关在里面的正是堕魔的朱雀,他为了逃出这里,便拉我进了这里面做替死鬼……我已代其受过几十年,请二位救救我吧……”
  许是映葭的模样的确瘦弱到不堪一击,况脸上也没有任何朱雀一族的标记,话又说得如此情真意切,一时辨不出像是有假。
  对面两人互看了一眼后,才问:“此话当真?”
  映葭点点头:“……这塔原是一把剑,只要将塔前剑鞘取出,剑身自会归位,到时塔便消失了,封印自然也就除了……当时我见那朱雀可怜,便想帮他将剑鞘拔出,奈何我法力不够,剑鞘丝毫未动……岂知朱雀见我做不到,便拉我垫背,他即便被困,也依旧法力高强,诱我靠近,最后却移花接木,将我囚禁在了这里……”
  “他既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出去,为何还要你替他被封印在此?”
  “……二位有所不知,这塔位于须弥山正中央,又是四国交界之处,要是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强行出去了,塔身便会沿着天柱线直坠黑海,任有再大的本事,都逃不掉的,为此,必须有一个人待在里面……”
  墨晚天将信将疑,映葭的话他不敢全信,可映葭的模样又让他觉得可怜。他用扇子挑起了映葭的下巴,左看右看:“你这小模样,被困在这里真叫人看了心疼……你说的最好不是假话,否则我一定卸了你的下巴。”
  映葭觉得这是有出去的希望了,但尚还不敢将任何窃喜的表情展露于脸上。映葭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家伙只是单纯因为他的模样好看才动了想救他出去的心——若他真能救自己出去,被轻薄几句又算得了什么。映葭将希望都压在了这个人身上:“……这位公子,你若能救我出去,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桑复临见墨晚天是真起了要救人的心思,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你真要救他出来?可他说的是真是假尚不能知啊。”
  墨晚天低声道:“瞧他那样,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捏死,你怕什么”
  “我们出门在外,凡事还是慎重些好。”
  “刚才我说走,非要来看的人是你,眼下我打算救一个小妖怪出去,你又来拦?我说你,可真是奇怪。”
  “看看是看看,可擅自解开这种封印,怕是不吉……”
  “好了,别说这些废话了。”其实墨晚天本也没有很绝对地要将映葭从封印中解救出来,他只是觉得这个被镇在塔内的小妖怪模样还怪好看,因此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罢了。可桑复临的唠叨使他渐渐心生了不悦,他有点像是赌气一般地一拍扇子,“……我说了要救他出来,就是要救他出来,你有异议吗?”
  “……复临不敢,既如此,全凭殿下做主。”
  墨晚天这才满意了,他朝着映葭走近了些许:“……你刚才说你是什么来着?蒲草精?”
  映葭盯着墨晚天不挪眼,然后重重点头。
  “何以证明?”
  “…………”映葭愣了愣,随即面露哀色,说道,“蒲草向来傍水而生,我来此后,法力本就微弱,被困在塔中后,更是连内丹都没有保住……如今已与普通凡人无异,并无办法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
  墨晚天捏过他的手,确实没有摸到体内的有内丹的痕迹,不仅如此,他脉象虚弱,体内气息紊乱不堪。
  “连内丹都没有,要不是我们今日路过此地,你怕是死了都无人得知。”
  映葭最害怕的事,也就是如此了。
  失去内丹,不过是吊着一口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的气过日子,死是迟跟早的事情。
  “小蒲草,我可以救你,但我若救了你,你必须跟我回青玄,从此做我的仆人侍奉我,你可答应?”
  映葭连连点头,即便他知道自己出去之后要做的事只有寻找当年与自己失散的弟弟跟报仇,可眼下从塔中出去才是当务之急,他必须答应。
  “你若敢逃跑,我绝不客气,我会抽你筋碎你骨,你记清楚了?”
  “我绝不反悔,只要公子能救我出去,我这辈子愿意永远侍奉在公子身边。”
  墨晚天对映葭这番话显然很是满意,再用扇子挑着人下巴看了看:“……这模样,倒是真的好看……”
  随后将扇子一收,他问道:“你说的剑鞘在什么地方?”
  “……就在塔院前的中央,被一棵树挡着了……”
  “难怪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还有剑鞘的,原来是被树挡住了。”墨晚天说得轻巧,准备出去,吩咐桑复临道,“我现在去取出这个剑鞘,你在这里好好看着他,等下要是能出来了,千万不可以让他偷偷跑了。”
  “知道了。”
  映葭并不知墨晚天是何身份,可他说的解开封印的方法并不假。但凡神族,且法力高强者,都有希望能取出那把剑鞘,只是……后果严重了些……
  桑复临听墨晚天的话待在这里看着映葭,他显然没有墨晚天那般相信映葭说的话,也没有要将他从这里救出去的心思。也许他是想再问映葭几句探探虚实,可他才挪动一小步,地面却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映葭本抓着栏杆想要定住脚步,可他的力气太小,刚才那番话又耗费了他太多的精神,地面一晃,他就朝后摔倒。
  接着震动越来越猛烈,桑复临看着地面先是出现缝隙,随后越来越大,地面震裂成好几块,直到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整个塔,连同塔内的他们都朝下迅速坠落。
  映葭说了谎,其实不管是不是被镇在里面的人想要强行出去,只要是封印解除,整个塔就会下落,而他原先,就是想趁着这样混乱的时刻逃走。
  奈何他却漏算了一点。
  当初以剑为塔,剑鞘为符,而真正镇住自己摧毁了内丹耗尽了法力的是打进他身体里的剑魄。
  如今剑身归鞘,剑魄自然也回归剑身——而剑魄从身体里一下抽出的瞬间,映葭疼到像被活活撕裂切碎。
  全身的骨头好像都被抽掉了,映葭再无任何能够凝聚的力气,原来还想趁着这样的时刻拼尽一切逃跑,现在却连一丝意识都捉不回来,只能任着身体不停往下坠去。
作者有话要说:  须弥山是一个佛教用词,就是佛教中所称的一个“小世界”。
简单来说,山顶就是大家都听说过的三十三重天,而山中间是四大天王的地盘,山底外围则是八层山八层海。
然后山的东南西北都有一个洲,南面的洲叫做南赡部洲,便是我们凡人生活的地方。
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称为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称为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成为大千世界。
小千、中千、大千总称为三千世界。
本文的设定大概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小世界里,但是我会有自己的变动,譬如山中间四大天王的地盘,在文里就是天四灵(青龙、朱雀、白虎、玄武)的地盘。
 
  ☆、第 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滚来滚去求收藏!
  映葭过了很久才从一片虚无黑暗的世界中睁开双眼。
  他想自己一定睡了很久,浑身又软又倦,连提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可身陷在软暖锦被之中感觉又是如此平和安然,意识忍不住又变得昏昏沉沉,他差点再睡过去。
  好在想要清楚确定自己身在何处的意志更为强烈,映葭硬是逼着自己睁开眼睛,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他的视线被一层灰色的薄雾遮盖,看什么都模模糊糊,坐起来的时候,血脉又好像一下子挤到大脑,涨得他发昏。映葭微微张嘴,还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一口浓腥的黑血就吐了出来。
  这才感觉沉沉挤在脑门的血脉终于重新开始流通了,眼眸跟意识,都慢慢清明起来。
  但同样的,身体的力气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映葭支撑不住地朝后倒去。
  没有如预料地倒在床铺上,映葭是落在了一个坚硬的胸膛——至少对浑身都在疼痛的他来说,这个胸膛跟柔软的床铺相比,就有些太硬了。
  他抬头,对上的,正是墨晚天的双眸。
  糟糕。
  映葭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跑,毕竟他说谎,骗了墨晚天为自己解开封印。也不知后来天柱震动地面塌陷是否有让墨晚天发现倪端。若有,怕他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可映葭太虚弱,被墨晚天揽住肩膀后便动弹不得,何况听着墨晚天说话的语气,也的确不像是有怒意。
  他说道:“小蒲草,你可算醒了,你都昏迷五天了。为了救你,这回真害我吃了不少苦头,你可要好好报答我了。”
  映葭暂时还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只顺着墨晚天的话说道:“……多谢公子相救,我一定会信守承诺,以后好好侍奉公子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