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09 12:11:38  作者:洪堡鱿鱼

 =================

《天龙八部之烽火录 [萧峰x慕容复同人]》作者:洪堡鱿鱼
 
文案:
     慕容复是一座孤岛:七九水路,云蒸霞魅,面如冠玉,心似琉璃。
 
燕子坞水路深深,摇着船走很久,才能一窥参合庄的胜景:
 
春天有很好的花,冬天有白茫茫的雪。
 
可是没有人看得清慕容公子的心。
 
“你们的问题在于想太多。”
 
—— 慕容· I don't even ha`ve a plan ·复
 
“我将粉碎一切障碍。”
 
—— 萧· who the hell is Balzac ·峰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复,萧峰 ┃ 配角:刘昌祚,宋神宗,耶律洪基,虚竹,段誉,王语嫣 ┃ 其它:
 
 
==================
 
  ☆、引子
 
  “爱或许盲目。欲望却不。”
  —— 耶律 · I told you so ·洪基
  多年以后,当萧峰星夜赶赴契丹乱军丛中平叛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是萧峰——他突然想起那天的慕容复,镇定地自阵列中排众飘然而出,意态闲雅,面目俊美,骄傲得像一只凤凰。
  彼时的萧峰身在乱军丛中。周围火光滔天,杀声乱耳。安抚大军、平息叛乱的重任,只看他南院大王今夜如何表现。萧峰无暇多想,暴喝一声,奋起神威,提起黄金大弓,弯弓搭箭,直指辕门。
  弓被绷得“铮铮”作响,然而在这一箭将发未发的生死关头,他却不合时宜地再次走了神,去回想以前的事情。
  他回想起那天的慕容复,一袭玄色战袍,剑眉星目,气定神闲,弓开似满月,弓箭贴近脸边,凝神盯着敌军,这时却好似察觉到萧峰关切的目光,百忙中朝他微微一笑。
  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周围的喊杀声又入耳来。萧峰闭上眼,长叹一声。
  那一箭自他手中脱出,如逐电追风、流星赶月,飞窜出去。
  
 
  ☆、第一章
 
  “我见过战舰在猎户星座边缘熊熊燃烧。”
  —— 吴· You shall not pass ·长风
  元丰四年八月。
  葫芦川边,三川口。泾原军营。
  “钤辖好箭法!”
  远远传来一声喝彩,声音未脱少年人稚气。
  那一箭深深没入百步开外的靶心,箭尾白羽微微颤动。
  刘昌祚收弓转身。
  试练场边站着个亲兵,领着两名少年,皆身穿粗麻布衣,缀着几个补丁,洗得干干净净。二人皆负一根竹杖,几个布袋。一位貌端体健,另一位身量比同伴略高,浓眉大眼,眉目间勃勃英豪之气。刚才那声赞美便是他脱口喊出。
  见副都总管大人望过来,亲兵俯身行礼,两位少年也随之抢上以大礼参见。
  刘昌祚道“请起”,随手将弓箭递给身后亲兵,伸手相搀。他半生阅人无数,一时倒看不明白这两名少年是什么来历。
  “禀钤辖,”亲兵道,“两位公子言道,乃是丐帮帮主汪剑通汪长老派出的使者,适才叩营门求见钤辖,言有要事相告。”此时,那位身量稍高的少年自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交给亲兵,双手呈上。
  刘昌祚展信,从头到尾细细读了两遍,神色不变,复折妥递还。
  丐帮弟子众多,门纳三教九流人士,信息通达,乃武林第一大帮派。军队武林,虽说都沾一个“武”字,但一个在朝,一个在野,界限分明,平日少有往还。唯独丐帮对朝廷忠心耿耿,当年更有吴长风吴长老独守鹰愁峡,一把鬼头刀使得虎虎生风,力抗西夏一品堂高手,阻其行刺北宋名将杨元帅。事后官家感念,赐记功金牌一面。此事在江湖、军中均传为美谈。因此军队丐帮之间,历来关系颇为亲厚。
  “乔大侠,蒋大侠,”刘昌祚道,“二位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教人好生心折。”
  他当年在荣州驻兵时曾与汪剑通有交游,如今见老友手书,甚觉亲切。探问起汪剑通身体近况,寒暄几句,即邀二人入营帐中细谈。
  入得账中,刘昌祚旋即摈退左右。
  原来信中言道,今日汪剑通遣乔蒋二人自汴京驰来,乃是携了一件重要情报,具体何事却未提及。待左右无人,乔峰便将此事一一道来。
  乔峰愈说下去,刘昌祚神色便愈来愈严峻,等到他说完,眉心已紧紧蹙起。他负手在案前来回兜了几个圈子,忽然一转身,指着乔峰鼻子,厉声喝道:
  “乔峰!你可知今日所言的利害!”
  “乔某与汪剑通帮主敢以性命担保,此事千真万确!” 乔峰立刻双膝跪下,圆睁虎目,慨然应道。
  “为何隐瞒不报?” 刘昌祚余怒未息,“事涉军国,竟等到大军掠阵前夕才想到通禀朝廷,这个汪剑通,何至糊涂如此!倘若愆误军机,我倒要看他这把老骨头担待不担待得起!”
  “钤辖骂得好!”此时,在乔峰身边陪跪,一直未曾开口的蒋长运急忙狗腿地递上一句。这一句倒把气头上的刘昌祚给逗乐了。
  见副都总管容色稍霁,蒋长运随即小心翼翼地接上去解释:“钤辖有所不知。实不是丐帮敢隐瞒不报,而是这‘悲酥清风’太过诡秘。”
  他口中的“悲酥清风”是西夏情报机构一品堂所使的一种迷药,跟水般无色无臭,使用时揭开瓶盖,毒水化汽冒出,任敌人武功盖世也无法知晓,中毒后眼目刺痛,浑身酥软,战力全失。
  当年丐帮吴长风长老一夫当关镇守鹰愁峡,阻西夏一品堂刺客行刺杨元帅,事后在西夏武士尸体上搜出此物,当时未加注意。前日丐帮又挫一桩行刺宋军高级将领的阴谋,生擒带头西夏武士,从他身上竟又搜出这物事。拷问之下,才知道这是极为机密狠毒的一味迷药。
  汪剑通心知事关重大,得立刻报五路伐夏大军知晓。想来想去,五路军中唯与刘昌祚相熟,于是派得力弟子星夜兼程赶来。
  “三军儿郎此去,却要提防西夏兵刃上暗涂此物。” 乔峰道,“至于投毒水源,倒是不必担忧。据言此物配制极为不易,原料金贵,耗百般人力物力也不过得一瓶,因此惯常只由一品堂使用。”
  “丐帮忠义如山。” 刘昌祚感慨道,“上至帮主下至弟子,均怀家国之忧。枢密院高薪厚禄,养的这一帮探子却是不如了。”
  他欲言又止,一声长叹。踱回案后,疾笔作书数封,亲手封起,加盖漆印,传唤亲兵进来,令专人驰报五军,不得有误。
  “汪帮主信中有言,二位均是丐帮栋梁之材,饶勇善战,可助我军伐夏一臂之力。” 刘昌祚道,“盛情如此,我也老实不客气了。二位便先下去歇息,明日就随我大军开拔,一观战局。”
  乔峰急忙一躬身道:“汪帮主派我二人前来,一为报信,二为助拳。乔某是个粗人,只在少林学过拳脚皮毛,但军中‘令行禁止’的道理还是省得的。愿听凭钤辖差遣。”
  刘昌祚微笑点头不语。
  见他军务缠身,二人当即告退,有个亲兵跟着去帮忙安排营帐,打点行装。
  安顿停当,亲兵告退。这时营帐一掀,一名年轻军官进来与他们见礼。
  互通了姓名,他叫郭成,是泾原路供奉官,中安堡人,生得眉目疏朗,英气勃勃,在刘昌祚手下率领800军士的一支先锋队。
  乔峰打量他几眼笑道:“我看兄台也不过十八九岁年纪,钤辖便已将此等重任相托,真是英雄出少年。”他性情豪爽,这些话说出来也是一派赤诚。
  郭成一笑:“哪里话。我自幼家贫,年少入伍,只为了家里少供给一张嘴吃饭。一路多亏同袍弟兄帮扶,今天才有随钤辖出征的运气。”
  乔峰也是农家子弟,听他这么一说,更觉亲厚。
  郭成主动领二人在营内走动,指给他们看各处人事,代为一一引荐。他行事稳重,有大将之风,但毕竟是十八九岁少年,也好奇询问汴京人物风土。
  乔峰长他三岁,郭成便尊他一声“兄长”。
  只见遍地扎满临时军帐,士兵穿梭来去,操练呼号声、甲胄兵刃声、马嘶人声响作一片。河边大片袅袅白烟,炊事兵在此埋锅造饭。虽然人多,却军容井然有序。
  “久闻刘钤辖治军严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乔峰不由赞道。
  郭成一笑,待说什么,这时他们已走到练兵场边,场下有一队几百兵士正在操练。
  此景本属寻常,但乔峰一见之下,不由大奇。
  这些兵士练的拳脚看似平常,却暗含武功门道,乔峰武艺高强,一看便知。
  他一奇之下细看,发觉不过是将寻常武学根基加以演进改化。但要把这些讲究内家基础的拳脚改成不识内力的普通兵士能上手,战场上又能致用的招式,却不是易事。
  他正自寻思,郭成却提高声音唤道:“慕容。”
  乔峰刚才一门心思揣测功夫门派,这时才注意到场中立着一位青年,作年轻军官打扮,交抱双臂看手下兵士操练,不时提点几句,有时还亲自下场纠正个别兵士的姿态。
  闻郭成呼唤,那青年军官回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disclaimer: 一切都是我编的,请不要在意历史细节是否准确这种东西。
 
  ☆、第二章
 
  “天下无书,不过一部《伊利亚特》,半部《奥德赛》。”
  —— 包· D'oh! ·不同
  闻郭成呼唤,青年军官回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他一身短打军服,身材颀长,意态闲雅,剑眉星目,眉飞入鬓。不像西北边陲饱经风霜的军士,倒像个江南翩翩贵公子模样。
  见来的是郭成,青年一笑,示意他稍等,将手中长棍递与身边副官,吩咐接着督练,走过来与他们见礼。
  郭成似与这青年极为亲厚,往他肩上捶了一拳,笑道:
  “一大早起来,想抓个闲人陪我去押粮,找来找去找不见,原来又躲到这里来练兵了。”
  “信之若缺个明白人帮忙清点粮草,包三哥是现成的人才。”青年淡淡一笑,“何必劳动区区在下。”
  “公子爷又拿我寻开心。”跟在他身后一名作穷酸师爷打扮的中年儒生牙疼似的哼哼。
  “三哥文韬武略,学贯古今,岂是几车粮草难得倒的。”青年笑道。“倒是你,”他屈指在郭成额头轻轻一弹,“我有句话要问你:如今你贵为帐前急先锋。又是谁有那个胆子让你去管粮草?可是之前做转运使劳碌惯了?改不得老本行?”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慕容公子难道不省得?管他将军还是小兵,我只知人是铁饭是钢。”郭成跟他斗嘴斗得兴起,全忘了乔峰蒋长运两个还被晾在一边眼睁睁看戏。
  那青年男子看他们神色尴尬,轻咳一声。
  “却不知这两位兄台——”
  郭成一拍额头,连忙替他们一一引荐。
  “姑苏慕容复。” 青年报上家门。
  叙过长幼,慕容复与郭成同庚,乔峰这个大哥算是当定了。那位师爷打扮的中年人乃是慕容家将,名唤包不同,人人都尊他一声“三哥”。军中将门子弟常有家臣随伺,倒也不足为奇。
  听闻乔峰蒋长运是丐帮中人,慕容复目光闪动,注视他们一阵,方笑道:
  “久闻贵帮忠义,英雄满天下。乔兄更是师出少林,气度非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乔峰客气几句,一时想不起在江湖上哪里听过“慕容复”这名号。正思索,郭成在一边笑道:
  “乔兄别看慕容文弱,去年官家钦点的武进士三名,他高中探花。”
  乔峰赞叹一声,心下却微觉诧异。宋天子崇文抑武,入仕者多走文试一途,即便是因为书读不出成绩来而去考武举,得功名者也都情愿在殿前禁军内挂个一官半职,像慕容复这样高中探花却自请发配边关的,可说绝无仅有。
  他想了一阵毫无头绪,干脆抛开,单刀直入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适才我见慕容贤弟练兵的一套功夫极不寻常。敢问是刘钤辖军中独创的法门么?”
  慕容复脸上微微一红,尚未开口,包不同已抢先答道:
  “好教乔大侠知道,这套练兵拳脚是我家公子自创。取入门的太/祖长拳跟棍法,糅合用兵布阵之道……”
  他一谈起武学兵法来便神采飞扬,口沫横飞,停也停不下来,慕容复只得出声喝止。
  “包三哥!包三哥!”他连喊几声,包不同才恋恋不舍地住了口。
  “二位大侠都是武林高手。小弟自幼身体虚弱,随先严学过一点皮毛功夫,只为强身健体,不曾得窥门径。这点三脚猫功夫拿出来显摆,真可说是‘班门弄斧’了。”慕容复笑道。
  乔峰一笑,知他不愿多谈,于是略过不提。
  这时忽闻阵阵马蹄声传来。众人转头望去,只见尘土飞扬处,一条汉子打马飞奔而来,动静极大,引得所过之处的兵士无不侧目。到了面前,他“吁”一声勒住辔头,滚鞍落马,在慕容复身前半跪下去。
  “邓大哥,”慕容复急忙伸手相挽,“起来说话。”
  那汉子喘了一阵,甫抬头刚要开口,看见乔峰蒋长运两张陌生面孔,怔了一怔,正犹豫不定,慕容复已温然道:
  “邓大哥,乔大哥与蒋大哥都不是外人。”
  那汉子道:“是。公子爷,适才闻斥候来报,鄜延军种经略他……他等不得官家命令,已经提前出兵了。听说……听说昨日已下了绥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