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24:18  作者:弄影

 《丑奴》作者:弄影

 
褚炀:“青书,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找你!” 玉青书:“呵,等你到了,我连渣渣都不剩了!要你来何用?” 褚炀:“......” 褚炀:“书啊~到时候床上见” 玉青书:“你闭嘴!” 
 
 
第一章
作者:弄影|发布时间:2018-02-08 23:28:47|字数:1473 
镇安王府是京城里世家贵族当中最大最奢华的一座府邸,这偌大的府邸每一处都很耐看,除了杂役房的那一个又丑又哑的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因为他从来不说话。过去的老厨娘看他长得丑便叫他丑奴,渐渐地,大家都唤他丑奴,这一叫便是十几年。
 
  丑奴不会说话,人也软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便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下人们的发泄对象。在这豪华的宅子里,每天都会上演一出欺凌丑奴的戏码。这不,又上演了。
 
  “蠢货,这是你能碰的?你爷爷我的衣服可金贵着呢!”张武领着一群下人将丑奴围起来,开始发难了。
 
  “你知道你爷爷的衣服值多少钱吗?你那脏手,不知道有多少不干净的东西,沾染上了就洗不掉了。这样吧,今儿个爷爷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赔我一两银子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怎么样?”张武一脸奸诈地笑着。
 
  丑奴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怎么,不给面子是不是啊?你个小瘪三,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啊!”张武提高音量喝到。
 
  见丑奴还是不为所动,张武怒了。本来今天心气儿就不顺,被刘管家训斥了一顿,正巧遇上丑奴想弄点儿钱花花,没想到这货不识抬举,惹得他更想打人了。
 
  “妈的,给我往死里揍!不识抬举!”张武对一起来的几个人道。
 
  随即拳脚便如雨点般砸在丑奴身上。丑奴蜷缩成一团,护住了头部,也不吱声,就这样承受着那些下人们的拳脚和辱骂。
 
  “呸,你个不要脸的,晦气!咱们走!”张武吐了一口唾沫,面色不愉,转身便走了。
 
  待张武一群人走远后,丑奴狼狈地爬起来,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什么都没有。再说,就这么点儿东西就已经把屋子填满了。
 
  丑奴坐在床上,盘腿开始打坐。几个吐纳之后丑奴的面色好了许多,身上的伤也没那么疼了。
 
  没错,丑奴并不是一般人,他是妖,一只千年的九尾狐妖。十几年前,他为了逃离那个人,四处躲躲藏藏,身上也受了重伤,脸也毁了。右半边整张脸是被那个人的雷电给刺伤的,从做眉尾到右嘴角一条刀疤切断了人中横亘在脸上,显得奇丑无比。
 
  他当然有办法治好这些伤,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这王府是自己唯一的藏身之处。
 
  十六年前,他逃出了青玉殿,跌跌撞撞倒在了王府后门,被心善的老厨娘见到,把自己收作义子留在了王府。而他也刚好发现,这王府有着冲天的紫气,能完全掩盖住自己的气息。因此,他决定留在这里,等待渡过这段时间。
 
  玉青书伤得很重,要等完全恢复还有些时日。而且这里很安静,自己也不怕秘密暴露。
 
  因为下人们都不待见自己,在老厨娘去世后就立马把自己的包袱从房间里扔出来了,说那不是自己该住的地方,随后便不管自己了。于是,玉青书便在王府的最南角盖了一间小木屋,这里鲜少有人来,没人会打扰自己,是个好地方。
  
  疗好了伤玉青书也不去厨房拿吃的,他现在根本就不用吃东西,再说,他就是去拿厨房里的那些人也不会给他。
 
  玉青书转身便去了后山,后山里面猛兽很多,但对于身为九尾狐妖的他来说根本就不怕。而且为了方便,他在屋子里挖了一条暗道直通后山的温泉。
 
  没错,在这王府的后山深处有一眼温泉,这是他无意间发现的。而且他发现,着温泉水似乎是有灵性,每次在这里泡上一会儿,在疗伤的时候,身体里面的暗伤会好得快一些。
 
  解开衣裳,白玉似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温泉水渐渐没过身体直至锁骨处,氤氲蒸起来更是为为他添了一丝仙气。
 
  玉青书内视身体经脉,嘴角勾起。即使容貌毁了,但身上的那飘逸的气息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只不过平日里为了保险起见驼着背、低着头,那些人也没太在意他,所以没发现青书气质的不同。
 
  【看来,我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玉青书看着身体里好得差不多的伤这样想着。
 
  “谁!”突然,玉青书一声低喝,转头看向密林的一侧。 
 
 
 
弄影 有话要说:这篇文因为最先不是在这个app上发的,有些尺度超出这个限制的可能发不了,会打马赛克,如果要看完整版的宝宝们可以加下面这个群,小说日更群689298237,这里面不能发的在作业里面全部都能找到哦 
 
 
第二章
作者:弄影|发布时间:2018-02-08 23:32:40|字数:1685 
此刻的天已经完全擦黑了,在这样的林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青书那温泉水一处没有被树叶遮住是亮堂的。
 
  青书所看过去的灌木丛传出一阵骚动,一道黑影出现在阴影中。
 
  “你是谁?”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一丝冷冽。
 
  “与你何干?你又是谁?躲躲藏藏不敢见人。”青书厉声道。他不敢大意,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和那个人有得一比,不,比那个人更加危险。
 
  阴影里的人走了出来,站在温泉旁边,从上往下俯视着玉青书,玉青书抬头和他对视。来人很是英俊,刀削一般冷峻的面庞,五官很深邃,眼睛跟星空一般很深邃。但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嗜血的气息令玉青书一颤。
 
  而男人看见玉青书狰狞丑陋的面孔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又是一丝同情【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身子】,男人是这样想的。不过这些情绪一闪而逝,若非青书不是一般人都无法捕捉到这人转瞬即逝的情绪。
 
  玉青书一挑眉,扯出一抹笑,本应该很美的笑容,但在那疤痕的影响下变得丑陋不堪。“你不害怕?”玉青书站起来,拿过旁边干净的衣服穿起来,神色坦荡,丝毫不在乎旁人在场。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看着月光下的白玉色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男人便注意到了青书身上的衣服,这明显是自己府上下人的衣服。
 
  “你是镇安王府的下人?”褚炀眉头轻皱,盯着青书那双漂亮的眼睛问。
 
  “是。”青书背对着褚炀慢条斯理地系着腰带道。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后山这么大,平时也没人会来这儿,在厨房要不到水,我到这个地方来洗个澡也没什么吧。还是说,堂堂镇安王府的王爷,竟然连一个池子的水都舍不得么?”
 
  青书嘴角嗜着笑,转过身对着褚炀行了一个礼,目光直视着那对星眸道。
 
  “哼!”既然是下人,一点儿规矩都没有,竟然敢直视主人!褚炀冷哼一声,周身散发出阵阵冷气。
 
  青书感到了一阵压力。毕竟褚炀是上过战场杀敌无数的,他这一路都是踏在别人的尸骨上走过来的,身上的杀气可不是一星半点儿。本来就畏惧于他给的压力,再加上现在褚炀这有意的释放杀气,总是他是修行了这么多年,也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褚炀倒是觉得挺惊讶的,一般人可挡不住他释放杀气的。平时在军营也就那两个得力部下能勉强承受,况且这后山猛兽极多,这腹地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进来的。看来这个人还不简单啊。褚炀表面上没露什么,心里却暗暗有了计较。
 
  正在青书快要用内力抵挡的时候,褚炀突然撤去了杀气。顶着青书额头冒出的冷汗道:“厨房里的人不给你水?为何?”
 
  “您看我这幅容貌不就知道为什么了吗?这王府表面上和和睦睦,那都是做给你这个王爷看的,府里欺软怕硬的多了去了。”青书眸子中流转着不明的色彩。
 
  “哦?既然如此,你以后也别回下人房了,你住到白煜轩去吧。”褚炀转过身,背对着玉青书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侍从,什么都不用干,要什么和下面的人说,没人敢亏待你。只不过以后别到这后山来了,这里毒蛇猛兽多,危险。”
 
  玉青书才不会相信这冷面阎王会有这种闲工夫管他这样一个下人的事,不过为了他的计划,他还是低头向褚炀行了一个礼,口中连连说是。
 
  “好了,跟我回去吧。”说完身影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玉青书看着身影消失的方向许久,随后也从地道中回去了。
 
  【这王爷警惕心也太高了吧,我又没把他怎么样,要是想怎么样,早在他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解决掉了,真是不可爱,虽然一直都这么不可爱。哼,不管了,反正达到目的就行。其余的等我度过了这一劫再说吧。】
 
  玉青书虽然修行了千年,但极少在世间行走,况且,之前还被囚禁在青玉殿一百多年。论起手段来和普通的凡人比还是差了点儿。不过好在他很聪明。对某些事情极为敏锐,在这王府也不曾图个什么别的,才能低调的在这里过了十几年。
 
  可是现在,为了他能顺利度过这个大劫,他必须改变他在王府的地位,否则到时可就有麻烦了。虽然那些人不足为惧,可是到时候万一出点儿岔子,自己可就又会落入那人的手里了。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玉青书便盘腿进入了冥想。
 
  而这边,褚炀回房之后在床沿坐了许久,在一阵寂静之后,他对着空气说到:“去查查他,小心一点,别打草惊蛇,他不简单。”
 
  “是。”随后房间里便少了一个人的气息。
 
  夜还很长,这仅仅是王府漫漫长夜里的一个小插曲,很快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第三章
作者:弄影|发布时间:2018-02-09 13:48:58|字数:1473 
“叩叩,叩叩。丑奴,开门。”
 
  敲门声将玉青书从冥想中拉了出来。他睁开眼吞吐了一口气,下了床开了门,门外是那个带头欺侮他的张武。
 
  今天张武格外客气,低着头哈着腰,脸上挂着狗腿的笑容。
张武,“丑奴啊,我来帮你搬东西,您看......”
 
  玉青书,“哦,这个啊,不用了,我没什么好搬的,就几件衣服,你回去吧。”
 
  今天玉青书没有驼着背低着头,毕竟在以后没人敢随便来找他麻烦,他也没有装傻的必要了。
 
  张武猛地抬头,似是受到惊吓一般,瞪大了眼睛盯着玉青书,手指一颤一颤地指着他。
 
  “你...你...你会说话?”
 
  “嗯。”
 
  【完蛋了,完蛋了,这丫的会说话,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他奶奶的。】张武立马低下头,心肝发颤。
 
  玉青书,“好了,你回去吧。”随后便合上了门。
 
  张武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只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自个儿床上。
 
  【妈的,自己为啥要手贱嘴贱,现在好了,那小瘪三儿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他要是跟王爷告个状,自己就不用混了,就算他不和王爷提,就那些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不把自己折腾死才怪!】
 
  张武在自己床上想了许多,只是没想到的是,玉青书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要不是自己不能亲手杀人,否则就算这王府紫气再强也掩不住自己的气息,他早就干掉这傻逼了。
 
  玉青书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东西都在空间戒指里呢,他在戒指上设了禁制,所以其他人看不见。
 
  当玉青书两手空空站在白煜轩门口时,白煜轩的下人纷纷侧目。他丑陋狰狞的面孔着实吓了那些人一跳,都不敢上前和他搭话。这些人都是在台面儿上做轻活儿的,鲜少去杂役防,自然也就不认识玉青书。
 
  这么多人的眼睛都放在自己身上,玉青书着实不太吃得消。
“呵呵,那个,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理我。”玉青书尴尬一笑道。
 
  这白煜轩不大,玉青书很快就熟悉了这里。
 
  “公子,我叫红袖,以后就是你的贴身丫鬟,有事儿吩咐我就行。”一个丫鬟迎面走来,对玉青书福了福身道。
 
  玉青书上下打量了她,随即在心里冷笑,【叫这么个货色就想看住我,门儿都没有!】
 
  “去跟你们王爷说,我这儿不需要下人伺候,我不过是个丑奴,消受不起人伺候的日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