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25:10  作者:kiryuu

   《潮汐》作者:kiryuu

  文案:
  事业有成的自由投资人陆堂羽,和相识十年的恋人决定在奥地利的田鼠庄园定居。
  正以为可以过上平静生活,十年前堂羽涉嫌参与的一桩财务侵占案与爆炸事故忽然被人追诉。
  为了寻找当年的真相,堂羽不得不回国面对纠缠自己十年的梦靥。
  同时,脑海中的罪恶记忆与体内潜藏的另一个暴力型人格也再次苏醒,甚至与堂羽开始争夺这具躯体的所有权。
  一切,是我的里人格做的吗?
  难道……我真的是犯人吗?
  官宣CP:陆堂羽x陆清廷
  一个渣攻回头的故事
  PS:故事分为1-7章,1.3.5.7为现实时间线,2.4.6为回忆线分别是童年·高中·毕业(十年前)
  本作完结后会有第二部 ,会登场一个新的主角,可以先猜猜是谁~第二部有新的谜团,也会揭开旧的伏笔,并且堂羽x清廷会修成正果。 
 
 
序章
  1989年,月见草之家。
  这所孤儿院建立在在后方矮小的山头上,开满了无数的浅紫色月见草,因而得名。
  在月见草之家一公里以外,是一所名叫绿博园的植物园,也是J市草药科学研究所。花草能够生长得如此旺盛,都是托了附近的绿博园这块风水宝地的福。
  “阿龙,过来。”
  50岁的女园长面容慈祥,她向沙地里正在练习跳远的小孩招了招手。
  “他是好动的男孩,和其他在室外玩的小孩子不一样,他很喜欢体育,那些动作我们都没有教过他,我们也不会,但他自发地就可以轻易完成,比如杠杆练习。”
  听到园长呼唤,名叫阿龙的男孩立刻从沙坑中跳出来,奔向园长的身边。
  尽管运动衫上沾着泥沙,却不觉得这是脏,而是一种活泼、天真的品质。
  能够让园长亲自过来喊他们,恐怕只有一件事:带他们去见家长。
  所谓的“家长”,正是有可能成为他们监护人的养父母,任何孩子都有可能被相中。
  阿龙深知这一点,每当孤儿院有人造访,他都积极表现。
  不过,今天出现在园长身边的并不是年轻的、年长的夫妻,而是一个独身的爷爷。
  在6岁的阿龙看来,他已经很高龄,脸上刻着浅薄的皱纹,仿佛一尊严肃而冷面的石像。但他穿着得体的西装,杵着檀木拐杖,皮鞋擦得锃亮。
  阿龙抬了头,和冷冰严肃的陆哲泓眼神对视。
  “阿龙,去杠杆那里做几个动作。”园长笑着说。
  阿龙飞快地奔向院子里的单杠,轻然一跃,便撑着杠杆空翻,一个超难度的360°转动呈现在老人面前。
  难以想象,那样小小的身躯也能轻松在单杠上翻身。
  园长鼓起掌来,呼唤阿龙回来。
  但她身边的老人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她猜他并不满意。
  “他还有什么特别之处?”陆哲泓在阿龙过来之前,低声问。
  “阿龙,会说英文吗?最近老师都在教学前课,你有没有好好听?”
  阿龙轻轻摇头,稚嫩的眼神中,园长看出他的失落。
  他明白,自己的表现毫无用处,可能会错失这次被收养的机会。
  每一次有新的家长来,园长几乎都会喊他,没有一次有人挑中他,本来被带走过的孩子就很少,选中他的几率更微乎其微。
  “你先过去玩吧。”园长说道。
  阿龙跑远,她对陆哲泓说:“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那个孩子要安静一些。”
  陆哲泓看中了阿龙这个孩子的长相,尽管年纪小,却看得出遗传了父母挺立英俊的五官。
  不过,他想要更特别的小孩。
  被遗弃在孤儿院的孩子,无疑不是智力出现问题就是身体残疾,来收留孩子的人想要精挑细选很正常。
  园长带着陆哲泓来到室内。
  孤儿院上下两层楼包括了宿舍和教室,加上食堂、仓库、院子,一共才三百平米。
  拥挤的场所中,竟然住了三十几名孤儿,他们睡在同一间宽大的卧室,晚上会说悄悄话,而其他共用的地方面积也小得可怜。
  陆哲泓之所以选择来这里,是因为在别的孤儿院没有看中,顺路过来看看罢了。
  他上了年纪,不可能再生育孩子,唯有这个办法能让他还能有点依托。来时他已说明,自己是一位丧妻丧女的孤寡老人。
  陆哲泓来到阅览室,里面十几个孩子在看书或画画,画具有限,他们只能使用铅笔和橡皮擦,画纸是废报纸。屋内的书籍不多,并且很旧,想必多半是从福利机构争取过来的。
  以园长和几位老师的能力,不足以负担生活以外的费用。
  孩子的年龄集中在四五岁至十二三岁,体格均偏瘦弱,性格内敛。
  难怪园长会首选活泼好动的阿龙让陆哲泓见见,看见其他的小孩,分明是暴露孤儿院的伙食水准。
  见到陌生人在门边伫立,所有孩子沉默寡言,无人问他是谁。
  园长指了指,一个穿着衬衫的男孩坐在角落。
  “阿羽。”园长呼唤屋内的男孩。
  抬起头,他与那个玩杠杆的的阿龙长相近乎一模一样,个头也不矮。
  园长介绍:这是阿龙的双胞胎哥哥。
  陆哲泓在来访时看过花名册,上面写着每个孩子的档案。
  有很多都是智力上出现了不可抗力因素的缺陷才被遗弃,阿龙和阿羽则是例外,他们非常健康。
  两兄弟四岁时成为了孤儿,他们与父母出行时遭遇一场意外,两个孩子幸存,没有别的亲人。
  他们兄弟感情不错,虽然白天不怎么在一起玩,晚上在大房间里睡觉时却常常有说不完的话。
  尤其是阿龙,他热情好动,性格外向,喜欢运动,而阿羽喜欢读书,聊起天也像个小大人般夸夸其谈。
  阿羽的识字水平和数学水平都远远超出同龄人的范围,因此,智力上绝对没有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出类拔萃。
  “你在阅读什么?”
  陆哲泓走进阅览室,目的就是走向阿羽所在的角落,阿羽站起身迎接他。
  “我在看一本书。”阿羽交出了那本书,被翻得很破旧,破损封面上有人贴着胶布固定,“这是我看的第三遍,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明白。”
  “你这么小年纪,真的看得懂吗?”陆哲泓皱起眉,那是一本叫《傲慢与偏见》的名著。别说六岁的孩子,即使很多孩子上了国中也读不懂,加上现在国内的教育并不先进,阿羽有这样的勇气和耐心,陆哲泓很佩服。
  在阿羽的眼神里蕴藏的,是一种超脱成熟目光和睿智。他无法想象能在这样年纪小的儿童身上,看见他的稳重。
  “阿羽,你英文很好吧?”
  “Faith will move mountains.”阿羽盯着陆哲泓,完整、平静地说,“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
  园长在门边笑了笑。
  这些孩子喜欢表现自己,只要被看中,就是翻身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想表现得更完美一些?
  但阿羽是个例外,他是真的很优秀,若非父母遭遇意外,他和阿龙不会流落到这般田地。
  “这本书快破了。”
  “是啊。”阿羽点头。
  “那你,想不想看新书?”陆哲泓蹲下来问孩子。
  “当然。”
  “在爷爷的家里,有三面墙的图书室。”
  阿羽的眼中闪烁着一瞬即逝的光。
  园长也没有想到的是,陆哲泓没有和阿羽多谈,就敲定了阿羽的名字,当天办理了所有的手续,第二天来交接一切。
  次日,园长一早便通知阿羽,今天会有人把他接回家,让他安心等待。
  这件事在月见草之家传开了。
  阿龙冲进阿羽喜欢待着的阅览室。
  “你要走了?”
  “对,看完这一页,我就去收拾。”阿羽平静地说。
  阿龙大吼:“如果爸爸妈妈回来,找不到你怎么办?”
  这一吼声,引起屋子里的孩子都抬起头看着他,阿龙眼中满含泪水,巨大的疼痛冲破小小的心脏。
  “他们不会回来了。”阿羽递出手帕,“再说,你也很想被带走吧。”
  阿龙不能否认,他也希望能过上富裕、快乐的生活,在这里虽然有很多伙伴,可是他们从未尝过路边买的糖果、汽水,也从未穿过新衣服。
  一旦得到那些玩具、零食,那就意味着要忘掉以前的父母,阿龙并不愿意这样。
  可谁也不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样,也许他们会在这里长得很大很大,还是没有家长来领他们回家。
  阿龙悲伤地说道:
  “我不要跟阿羽你分开!”
  阿羽却依然平静如水:“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联系。那时候,你也会被带去另一个家,我们都可以过得很好。”
  “你就不能去问问那个爷爷,能不能一起把我带走?”
  阿龙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但等来的仍然是阿羽的沉默。
  突然,园长站在房门口,把阿龙喊了出去。
  “阿龙,乖一点。你哥哥去了有钱人家有出息了,肯定会把你也接走的。”她茫然地安慰着什么也听不懂的阿龙,阿龙拼命摇头,继续放声大哭,他知道阿羽如果下定决心走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分别。
  阿羽默默地走出房间,在昏暗的长廊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弟弟手足无措。
  面对兄弟即将分离的事实,阿羽居然显出了与常人孩子不同的超脱。
  他没有哭闹,哪怕是让他从此以后忘记阿龙,他也接受。
  他很清楚即将面对的什么,但这才是他们兄弟都获得幸福、都出人头地的办法。
  他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也不愿错过。
  他渴望得到优质的生活,当然更渴望回归一个温暖的家庭。
  当他昨天第一次看到陆哲泓脚踏的皮鞋,就知道他一定身价不凡。
  陆哲泓经营着一家医疗企业,不是富豪,但家境殷实,在当地很有地位。
  他的妻子去世,女儿失联,膝下无子,他无比渴望再有一个后代。可去世的夫人的遗愿表示,收养的话,只要一个孩子就够,她不想让丈夫晚年来还要操心太多,深爱夫人的陆哲泓自然是遵从约定,只要一个小孩。
  阿羽很幸运自己就是那唯一的名额。
  当天,陆哲泓的手下开来一辆黑色轿车。
  这是当年上流社会的人士才拥有的出行工具。这一幕引来全院的孩子围观,所有的孩子都站在门口送别阿羽,或者说,只是单纯的羡慕他,用一种无助又麻木的眼神一起看着他。
  陆哲泓不仅要带他走,还拿来一套新的儿童礼服、皮鞋,让阿羽提前换掉他身上的旧衣服。
  孩子们有的在哭,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他们并不是舍不得阿羽,而是看见阿羽变成了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进入了那辆冰冷的黑色钢铁。
  这一幕让他们的内心深深触动。
  陆哲泓告诉阿羽:如果你不习惯叫我这个老头子爸爸,可以叫爷爷。以后,你会有新的姓氏。
  阿羽踏上轿车,在车里,像是踏入另一个魔法时空,他闻到一股喷在车内的香水味,迷幻得令人可以看见幻觉,一个编织美好未来的梦。
  陆哲泓坐到了副驾驶,阿羽则是在后座。
  他不打算回头留恋,却听到那沉默的孩子们中间迸发出一声嘶吼。
  是阿龙,他的双胞胎弟弟。
  阿羽趴在车窗上往后看,阿龙一边大喊着,一边奋力地追上来,使出一具初生野兽的力量,他跑得飞快。
  老师在他身后追着他,却追不上他,阿龙的体能向来优异,却从没有现在这样超常,现在的他就像一条奔腾的小龙,在风中穿梭,可是他再快也赶不上汽车的速度。
  阿羽!喂!阿羽!等等我!等等我!阿羽!
  为了追赶他,阿龙不顾一切。
  阿羽皱起眉,多希望阿龙的追赶就此停止,不要扰乱他被收养的计划。
  阿龙撕心裂肺的叫声回荡在耳边随风散去。
  陆哲泓仿佛听不见后面有孩子追赶一样,司机也看不到似的。
  就在那时,奔跑中的阿龙竟然被一辆横向而来的摩托车撞飞——
  宽阔的马路中,一地残籍,阿龙倒在地上,脸上布满鲜血。
  而陆家的汽车行驶得越来越远,地上瘫倒的微小身影很快就在视野里消失不见。
  顿时,阿羽感到双目刺痛、头脑剧痛。
  心脏快得像是要破裂一般……
 
 
第一章 ——案件 1
  1
  Dylan租赁的私家车是本田。
  来到这一荒无人烟的孤苦地带后,能租到这样的车已经十分幸运。
  在阿拉哈巴德(印度恒河流域城市)开了三十公里有余,广袤的田野上一直没找到照片上的那处人烟。两旁重复的风景不断划过车窗,Dylan已经腻了往外欣赏。
  看着Percy在fb上发布的照片,他仔细琢磨,那间小院子究竟在哪里?
  起初他以为,印度这个乡下地方怎么会让Percy流连忘返。直到他真的驱车离开喧闹的城市,才发现这里是无比安静、与世隔绝,他终于明白为什么Percy不愿意呆在纽约。
  Percy是Dylan的情人,中文名叫做许忆柏。
  自从Dylan二十五岁来到纽约定居后,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年。
  Percy比Dylan年轻五岁,当时还在念大学,现在是一名自由设计师。
  Dylan专攻金融,和Percy的思维天壤之别。Percy喜欢浪漫,喜欢绘画、艺术,喜欢宗教,但Dylan的思维模式里,素来以金钱衡量眼前的一切价值,因此总是被Percy戏称为满身钱臭味的糟老头子——他预感,Dylan迟早有一天会变成那样,到时候,他绝对不会再以Dylan为模特给他摄影、作画。
  正是有了他在耳边不断警告,Dylan才很注重保持身材的问题。
  Dylan的身高有一米八出头,由于他长期都在健身,身体很健硕,以至于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