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25:57  作者:邪恶小可爱

   《别叫我主人》作者:邪恶小可爱

 
  文案:天呀!怎么这么狗屎的事也被我遇上?
  本来是个高高兴兴生活舒畅的打工派﹐就是有些爱玩SM﹐以前经常去俱乐部约调,后来一对一全天候玩的那种。
  怎么捐个血就有人来认亲﹐还说是我生父?什么要把送我几个家奴什么的?
  你们三个……拜托﹐别叫我主人。
  被自家主人听到我不被打死就奇怪。
  再来一个……
  等等,主人? !
  1V1?
  小受是SWITCH。是只會攻的小受。强强。
  标签:家奴,DS,SM,SWITCH,调教。
 
 
第1章 
  容纪是个工作狂﹐跟他工作过的同事都知道他是多么的拼命得有些变态﹐一个人就能扛上几个人的工作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有目共赌的成果可能就是他这个没钱没家势的男人能年纪轻轻就爬到部门总管的位置吧。
  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管理层﹐但对他这种由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也算得上去。
  不过最近几个月倒是奇怪﹐他一改天天加班的习惯﹐准时五时就不见影踪。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他的助理吓了一跳﹐还找了一个多小时才放心的下班。
  他的下属都认为容纪该是谈恋爱了﹐而且是家有娇妻的那种才会变了性子一样。
  他们也没怎说错﹐不过他赶回去的并不是家﹐而是一家名叫红月的"字母圈"俱乐部。而他赶着去见的人也不是什么娇妻﹐而是他半年前才认了的主人。
  他的主人叫毕傲风﹐红月俱乐部是他创立的﹐是圈内出名的调教师。容纪自己一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SUB属性的﹐一开始在俱乐部的时候也个是个颇有名堂的DOM﹐一开始就自然的有反抗。但只是在被毕傲风调教了一场﹐就知道对方的手法是多么的高明。佩服之剩﹐也是身心的顺服。那以后他就一次也没有反抗过。也许是因为也是个会调教人而且认真过份的男人﹐自觉性很高﹐毕傲风调教起来也顺心。
  倒是这六个月内﹐他们都是在红月毕傲风专用的调教室内进行调教的﹐连圈内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今天是周六﹐是俱乐部每月的聚会。容纪昨天下班就来了红月﹐这半年来他的周未没有什么要事他都是在红月里过的。
  毕傲风是这里的老板﹐最顶层的是他起居和调教的地方。
  "主人。"容纪早就脱得光光净净的跪坐床边﹐轻声唤着﹐顺服得不像是曾经在鞭子另一端一样。
  这几个月来他也摸清了毕傲风的习惯﹐他这个主人很浅睡也不喜欢别人在他睡的时候碰他。不挑食﹐也不爱名牌。
  双手递上了一杯温水﹐对方擦了擦眼睛就摸了摸他的头接了过去。
  "真是个乖孩子。"甜甜的﹐容纪知道对方是故意像是把他说成了小孩子﹐没有尴尬倒是有些兴奋。
  "谢谢主人。"乖巧的回话﹐自觉的跪到一边去。毕傲风起来以后﹐到浴室去用已经准备好的用品洗涤才到了饭厅。看了看桌子上已经备好的午饭﹐不禁微微一笑。他这个小奴隶似乎已经摸清自己的习惯﹐顺心的招他做了一个起来的手势。
  一般容纪没犯什么错﹐毕傲风也不会让他一直跪着。长期跪着对身体不好﹐既然顺心当然要宠着。乖巧的走了过去﹐低着头的样子真的很逗人。
  "主人﹐今天晚上的聚会。我能去吗?"撒娇一般的声线﹐充份表达出他平日没有的孩子气和对关爱的期待。毕傲风平日没有要求他用低贱的自称﹐在二人相处时他也习惯用这个我字。
  容纪的意思自然不是以主奴身份同去﹐他自己还没有公开他们关系的打算﹐但是毕傲风却有别的打算。这小家伙开口问了﹐自然也不放过这个机会调戏一番。
  "好。"张开了两腿﹐微笑着的恶魔一般的招手让他过去。 "看你表现。"
  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也乖乖的低下了身子爬了过去。
  "是的﹐主人。"
 
 
第2章 
  晚上红月的大厅经过一番的布置﹐迎接来这样的会员。今天晚上的主题是动物﹐不少主人们都把自己的奴儿打扮一番。连面具也是动物主题的﹐容纪挑了个老虎的造型的半面脸具就进了会场。因为是从楼上下来容纪比以往来到得早﹐休憩西装下身上和体内的东西时不少﹐他也多少不想坐下来。
  倒是方便他跟其他会员聊聊天什么的﹐只是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自家主人又早早的把自己赶下来﹐只好去了酒吧跟自己相熟的酒保聊聊天打发时间﹐尽量不去想自己在体内的东西。
  “从调教室下来的?"酒保随口的问了一句。 "最近跟哪个小奴玩?"
  支支吾吾的回应了一句﹐也没有心情说什么﹐也不想告诉他们自己才是被调教的那个。身后的突然被开高了一档﹐弯下腰来才适应也不好意思的说肚子痛也不想喝酒了。他自然知道大厅有监控﹐也知道自己主人的恶趣味。
  在容纪在大厅和身后的奋斗﹐拿着遥控的毕傲风才笑着的关了连上了电视的监控﹐继续的和沙发上的另外一个西装履履的男人在说话。
  "你就不怕主家那边会发现你养的小猫吗?"对方说的话很隐秘﹐倒又似是跟毕傲风是深交。
  "他们让我开这家具乐部就默许了这些事。"微微的笑着﹐尝了一口红酒。 "他们眼中﹐对奴隶什么的根本不当回事。不然﹐我又怎会收集到这么多毕家的秘密?不过﹐现在还不是跟那个老头子撕开脸皮一拼的时候。"
  紧慎一点﹐对谁都有好处。
  "有时候﹐真的忘了你是个怎样的人。到时候别忘了我这个兄弟好了。"
  楼上二人聚得差不多的时候﹐下面的大厅也开始多人了。毕傲风也差不多时候下楼去看看自己那个被折腾得坐立不安的小奴。
  "穿着衣服﹐远看上去还人模人样的。"一句耳语就把人的脸红了﹐本来还在跟别的S在说话的容纪差一点就习惯的叫主人﹐还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可爱的戴着猫耳面具的孩子脸别扭的跑了过去他们中间。
  这个孩子脸一来了就一直的缠着容纪想要跟他约调﹐容纪拒绝了好几次也没有用﹐死缠难打的问他好几次。缠得容纪由大厅的一边移到另一边还是没用﹐本来已经是坐立不安的他看到自家主人阴险的微笑就知道这回他要遭殃了。
  "没时间。"再次拒绝这个麻烦孩子脸﹐本来打算追上毕傲风的身影﹐但对方一个手势让他止步。动作不大﹐但容纪知道他的意思。
  "虎。你什么时候跟KING这么熟了?"另外一个代号叫鹰的S问容纪﹐容纪平日在红月的代号是虎﹐而KING自然就是毕傲风﹐在这里玩的人没有一个会用自己的真名。
  "半年前左右吧。"
  "刚才那小猫你也忍心拒绝。他不是你喜爱的类型吗?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有一对一的小奴了。"另外一个S也插口聊着﹐容纪的心思根本不在这意同道合的朋友身上。
  "是一对一没错……"他的目光还是在毕傲风身上﹐看着他进了后台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哇﹐是哪一只小猫这么幸褔虎哥收了﹐跟过你的小奴们都说你是最温柔的。"
  "死定了。"在看到台上的屏幕出现今天晚上老板亲自公调的节目单﹐他也没有回答那一句话﹐按住了想要起身直接逃跑的冲动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死定了。"
 
 
第3章 
  容纪不笨﹐一看到那屏幕就知道自己主人打算要做什么。他不是从来没有公调过﹐只是那时候还是自己调教别人的﹐要自己放下自尊和面子公开的让他在台上调教﹐多少让他有点想要逃跑。
  借尿遁吗?不可能﹐这样跑掉了以后尿道不被锁住就奇怪。
  自己也离不开毕傲风﹐也不想让自家主人掉面子。
  他本来还没有打算公开自己和毕傲风的关系﹐不过他清楚这不是他的权利。主人什么时候想要他做什么他就得乖乖的服从。这一点﹐他很清楚﹐也知道能够让奴隶清楚的手段﹐更是知道毕傲风会的更多。从一开始答应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
  他更是清楚这是一个考验。主人要的是绝对服从﹐面子自尊什么的全部都交给他。
  "虎﹐你怎么了?"身边的友人见他没自言自语了几句﹐一边玩弄自己身边的小奴一边问。
  "没什么。"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台上的屏幕上调教师的名字。
  "说回来﹐是什么样的小猫才能让虎哥你收下还一对一。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
  "没说我收奴了。"认命一样的叹了口气﹐又感到后面插着的那东西又高了一档。本来还可以勉强坐着的他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低咒了一句。
  那神色老练的鹰一看就知道﹐瞪大了眼。
  "原来是那样的一对一。"鹰看到他刚才在毕傲风身边变了个人一样的举动﹐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跟红月老板对上了。以虎在圈内的名声﹐他们一旦公开了一起会有很大的拱动吧。不过能把一个这样抖S调教成M﹐也只有红月的老板才能做到吧。
  看看台上屏幕﹐也知道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
  "祝你好运﹐虎。"不禁同情的说了一句﹐容纪听得出他猜到了自己是什么一会事﹐但没有能够分心的回应﹐过了好几分钟身后的玩具才慢了下来。
  "我没事。"还在平息自己呼吸﹐顺便等了下来。
  "所以﹐虎哥你一对一的对像是KING。"这时另外的那个S才回路的想到是什么一会事。
  容纪瞪了他一眼﹐也没兴趣跟他解释什么﹐反正一会儿毕傲风肯定是要对自己公调。
  他憩息了一会﹐不去在意身上玩时还可以放松的一会。不知道毕傲风一会想玩什么他没敢吃渴﹐也不想回答那个笨蛋S的问题。
  台上的节目开始的时候﹐他近乎是立刻坐直了身子。还有考虑到毕傲风出来的时候自己是否不应该坐着﹐掌声就已经响了起来。毕傲风不只是红月的老板﹐还是圈内的调教好手。他的公调简直就是近乎都是会满席的﹐只是今天是近乎突发的决定﹐这里的人也只有出席聚会的人﹐但神话一般的人物的公调﹐台下有哪个人不会注目的看着。
  毕傲风穿的一身紧身皮衣头戴一顶军帽﹐把那修长的身体变得更性感。容纪的眼睛近乎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也明白早一些时间自家主人为什么要他穿那条紧身的皮质三角内裤。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摇控﹐手指对着容纪一勾同时把他身后的玩具开到最大档。毕傲风那么明显的召唤自己不明白就真的活该。
  收起平日支配者一般的S气场﹐容纪近乎是没有迟疑的站了起来﹐也不顾得其他人的目光直直的跪了下来膝行到台上。他的目光一点也没有从毕傲风身上移开﹐似乎这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他很清楚﹐只有这样他才会不感到害羞。
  "内裤外的都脱。"
  "是的﹐主人。"对方的指令才下来﹐他反射一样的把全身的衣服都脱掉﹐就如平日一样。
  近乎那一句主人刚出台下就有不少没主的小M倒吸了一口气﹐似乎比刚才他被叫上台的时候还要震撼。本来以为这可能是一次性的小M也明白他们之间并不是表演上的调教关系。
  赤裸的上半身露出了凹凸有致的胸肌﹐明显经过锻练的腹肌﹐紧紧包着他的臀部的小皮内裤明显因为后身插着的玩具凸起。屈着没有毛发的大长腿﹐俯身低头眼光却一直留在毕傲风身上。色情的味道使台下有几个S也需要在自己身边的M服务才能缓解。
  毕傲风满意的摸了摸容纪的头﹐这个做过S的小奴果然很会讨人欢心。毕傲风还以为对方一定个多少有些反抗﹐却没有想到他直接的膝行爬上台。一般猜测主人的心意的奴很麻烦也很讨厌﹐但容纪这近乎是把自己易地而处而做出的行为却比什么也讨好。
  "鞭子﹐是你最喜欢的。"的确﹐他们是因为鞭子才会有了现在的关系。用鞭子点了点他的下巴让他抬起了头。明白到他的意思﹐换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跪姿。自然放松的肌肉﹐挺直昂然的胸膛多少有一些曾为支配者的傲气。眼神里倒是有一种期待﹐似是在告诉毕傲风自己只会为他一个人而臣服。
  然后﹐一鞭而落直直打在他的胸膛上。
  不需要说规矩﹐二人的默契早早就近乎连话也不用说一句。
  "谢谢主人。"也没有迟疑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使被鞭打似是一件多美好的事。美丽的鞭法也令他沉醉﹐目光也没有离开过毕傲风。他知道自己最爱的﹐是眼前这样的男人。
  数十鞭落下﹐早已过了这牛皮编的鞭子一般人能承受的程度。即使是已经是满头的汗水﹐胸前满满的鞭痕﹐身体还是没有动分毫。
  刺疼的感觉﹐早已经由享受变成了单单的痛楚。他也知道﹐自己主人就是想要这样的效果。这种把自己推到极限但却仍然的坚持﹐他清楚﹐愿意为自己主人隐忍的奴隶会令主人更为吸引。
  毕傲风要的﹐就是这样的自己。最后几鞭近乎接连的落下﹐让他费力的不叫出声音来﹐然后还是道谢。
  然后就是在近乎掌声中完结了这次公调﹐近乎是完结的那一刻。容纪也无力的软了下来﹐被毕傲风抱了下台。
  "做得很好。"是自己渴望的温柔。
  容纪知道﹐连续打一个人这么多鞭也是会体力消耗不少﹐所以也没有倚在毕傲风的怀中太久。知足了一般的被摸了摸头﹐更没有理会自己下体渴望着释放﹐只是乖巧的退了下来。
  知道毕傲风还要回到大厅中﹐也没有顾忌的跟在他身后。见主人坐在自己之前坐着的沙发也自觉的跪在他的身边。目光依然似是只有他的存在﹐像是习惯一般的在揉着毕傲风的手。
  笨蛋S和鹰跟毕傲风没什么交情﹐也只是随便说了几句﹐更多是错愕面前的反差。
  毕傲风也没有久留﹐就让容纪穿回衣服多在大厅待一回。才送了自己主人进了电梯﹐拿了自己的裤子套上就回到那沙发上近乎是泥一样的塌下去。
  "虎哥﹐疼吗?"刚才毕傲风在﹐容纪自然不会跟别人说话﹐所以笨蛋S现在才问这个问题。
  "用不用我打你一遍试试?"近乎完全能够让人臣服的气势﹐傲气十足的微笑。这只老虎只会在主人面前才是只小猫﹐这在他叫他穿衣服时他就知道是默许的。而且体内还有玩具配上监控﹐毕傲风要是不喜欢他这样﹐一个按钮他就会明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