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28:28  作者:一把杀猪刀

   =================

  书名:同桌你清醒一点
  作者:一把杀猪刀
 
  文案
  童桐做了一个梦。
  梦到新来了一个转学生。
  转学生很帅,转学生暗恋他,转学生还强吻他。
  但是转学生最后把他给甩了。
 
  第二天。
  梦实现了。
  转学生出现了,也确实很帅。
  好像真的在暗恋他……
  童桐咽了咽口水,觉得不能这么发展下去。
  他要阻止转学生暗恋他。
  第一步:主动表白!
  第二步:在一起!
  第三步:甩了他!
  一、二顺利完成。
 
  童桐找了机会实施了第三步。
  然后他一个周都没爬下床。
  校园,非正常不正经奇葩脑补暗恋。
 
  内容标签: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桐,周游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家道中落的少爷童桐,在开学第二天遇上了转学生。转学生的模样很凶,从北方来的。两人第一天就给杠上了。杠着杠着,两人发现,对面那个人好像和第一印象不太一样。脾气不好的童桐实则善良敏感,长得凶悍硬朗的周游其实温柔幽默。性格与地区间的巨大差异,让两人在相处中误会连连,却也温暖有趣,互相吸引。两个人在生活中慢慢熟悉了解,坦白心声。成为彼此的铠甲,携手拿着剑,扬着头,一起跨过了高考难关,解决了家庭危机。本文诙谐幽默,乐趣横生,作者文笔流畅,人物塑造得可爱又有趣。字里行间洋溢着青春活力,也充满了少年的肆意和勇敢。
  ==================
 
 
第1章 
  八月份底,天气还很热。
  房间太小,空气闷,偶尔吹一点凉风,都能让伏案写着卷子的童桐伸着脖子探出窗外,追着风。
  凉风转瞬而逝,童桐又赶忙把头挪了回来,要不然该热了。
  他的视线从窗外大树上的绿叶子转回桌面上的写了一半的卷子。
  揉了一把眼睛,吸了一口气,又低头继续去写。
  “桐桐!”裴云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啊。”童桐被吓了一跳,笔尖在卷子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哎哟……”裴云推开了他的房间门,皱眉单手挽着自己的头发,“宝贝儿你热不热,怎么不开空调。”
  “时刻以战士的体魄准备着。”童桐一脸严肃。
  “别这样,吓唬谁呢。”裴云弯腰在他脸上掐了一把,“空调钱妈妈还是交的起的。”
  “你要去琴行了吗。”童桐站了起来,转移话题。
  “多加了个学生,晚上回来的迟,菜做好已经放在冰箱里了,自己热,不准吃冷的。”裴云说着踮脚,伸出手抓了两把他的头发,“这高的,宝贝儿你不能长了。”
  “再长砍腿。”童桐笑着弯腰让她摸。
  “爸爸的饭盒我放桌子上了,等会儿收拾收拾送过去,身上还有钱吗?”
  “有。”童桐想了想问,“我能开我爸的车去吗?”
  “开你个头,等着后天开学吧。”裴云没等他回答,又把他推回了桌子前,“自己的药揣兜里,别忘了。”
  “没事儿,我又不跑,喘不起来。”童桐说完绕过她,跑进了客厅。
  “等会儿犯病了难受死你。”裴云懒得管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叮嘱,“你赶紧吃饭,吃完了给爸爸送。”
  童桐把头埋进冰箱里,叼了包奶出来,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大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
  童桐被震的一抖,低声骂了一句。接着睁大了眼睛看着门框边飘起的白灰。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响个不停的手机,叹了口气。
  发着呆喝完了一包奶,他看了看时间,快12点了。饭也没吃,提着他爸的保温饭盒就出门了。
  穿过窄窄的楼梯巷,童桐站在几栋筒子楼中艰难辨认了半天,才左转往前继续走。
  这里他跟他妈刚搬来不久,路都没认全。
  他没住过这种地方,都走错好几次了。
  到了大路上,尽管有公交车站牌拦着太阳,童桐也热出了一身汗。
  要按以前,他能烦躁的左右手互搏跟自己打起来。
  但现在不行了,他一点脾气都没了。他想象着自己是个温柔的小天使,开口么么哒,闭口亲爱哒。
  公交车一来,他连忙上了车。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几个位子。
  他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好。
  抱好了怀里的饭盒,童桐低头看了眼手机上就刚刚一会儿连着发过来的好几条消息。
  “你都几十多天不回消息了,今天晚上我生日你总该出来露个面儿吧?”
  “你玩失踪啊,开学小心我们不带你玩!”
  “桐哥求求你回个消息吧!电话也不接,你丫是死了嘛!”
  “小童你搬家了?我去了你家,你躲谁也不能躲我吧?”
  发消息的人有同学也有朋友。
  最后一条消息是庄谦发过来的。这是他发小。
  童桐看到这里表情才有些变化,捏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有些发白。
  他艰难的在聊天框打了两个字,过了一会儿又给删了。直接关了手机,塞进了兜里,靠着椅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缓慢的吐了出来。
  他闭上了眼,觉得命运真是个奇妙的小东西。
  他在一个多月前还是个少爷,出门车接车送,身上全是钞票味。
  用他朋友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移动的人型ATM机。
  没人能想到,几天的时间而已。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连环反应,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医院的电话拉开了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序幕。
  他头顶上的那片天变了。
  他躲着他那些朋友,不光只是这些明晃晃的落差。
  更多只是他没时间,也没心情。
  但是后天就要开学了。
  摇摇晃晃开着的公交车,在站牌慢慢停了下来。
  陆陆续续又上来几个人,童桐正烦着开学怎么跟他那些朋友见面。
  也没注意到他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直到一股浓重的烟味和混在一起的药味让他皱眉偏头看了过去。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男生,看着跟他差不多年纪,头发很短,一层发茬子几乎是贴着头皮。
  男生也转过了头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眼角的伤看起来有些吓人。
  两人对视不到半分钟。
  童桐没说话。咳了几声,偏过了头,他闻不了烟味。
  他有哮喘,先天性的。不是太严重,但呼吸道敏感,闻不了很多刺激性味道,尤其烟味。
  他尽量往窗边靠着,窗户又不能打开,车里开着冷气。
  童桐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压着声音又咳了好几声,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他只好低头扯着T恤的领口,捂住了鼻子。
  男生看了他一眼。
  “干嘛?”童桐问。
  “不干嘛。”男生说话声音很低,听着还是哑的。
  “别盯着我。”童桐说。
  男生没动。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童桐拧着眉,他不明白这人什么意思。但他按照自己的认知,把这种大眼瞪小眼,理解成一种信号。
  一种用眼神骂人傻逼骂完立马要开打了的信号。
  童桐正瞪着眼,鼻子突然一阵酸痒。
  妈的。完蛋。
  一个喷嚏打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尽量朝旁边偏过了头。
  但他还是看见了男生瞬间黑了的脸色。
  太嚣张了,这个挑衅太有水平了。
  童桐揉了一把已经有些发红的鼻尖,小心的把他爸的保温饭盒拿到了一边。
  男生却把头转了过去。
  童桐稍微松了一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下一个站牌,想着等会儿车停了就站在走道上去。
  “是你的鼻子有问题还是我……”男生又开口,还没说完。
  “你。”童桐不假思索。
  男生皱了一下眉,眼神变了。
  公交车停了,童桐想要站起来,离这个烟鬼远一点。
  他不能犯病,他今天没带药。
  他也不想打架,因为看着打不赢。
  更何况在公交车上打起来,太丢人了。他要把自己的打架地点坚定不移的保持在学校主席台上。
  男生突然站了起来。
  童桐吓了一跳,知道这是要开打了。连忙护着饭盒往车窗那边贴了贴。
  两人离得太近了,他不好发挥。
  估计打着打着该亲上去了。
  就在他悄悄撸了撸袖子的时候。
  男生离开了座位,手在后脑勺摸了一把,冲着一个刚上车的老太太稍微弯了一点腰,说,“奶奶您坐。”
  童桐:“……”
  童桐自己尴尬了一会儿,还是按照原计划提着饭盒走了出来,离着男生一米左右的身后站着。
  视线正好对着前面正和老太太交流着的男生。
  “哎哟,心肝你这是被谁打成这样了?”老太太很关心男生身上的伤,“疼不疼啊。”
  “不疼。”男生简单回答。
  “能不疼吗!哎哟小可怜。”老太太上下摸着男生的胳膊心疼的不行,“腿没事儿吧,被打成这样了还给奶奶让座,真是个好孩子啊。”
  “可不是。”男生接的非常快。
  童桐:“…………”
  寸头男生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让座位的人,更不像是个好脾气的。
  但偏偏被老太太抓着心肝儿宝宝小可怜的说教了半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战斗力太强,还是这人就只是看着像是个裤|裆藏刀的。
  白长那么高个子了。裤|裆里连把刀都藏不了。
  早知道他就不忍了,他当时应该直接把这个垃圾小心肝儿一脚踹下车。
  童桐偏头看了一下眼车窗外。
  医院到了。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童桐把头又转了回来。
  老太太正在自己提着的布袋里掏出了个大苹果。
  前面男生接过,道了声谢谢。
  竟然还笑了……牙齿还挺白……
  看上去一点都不抗拒老太太在她身上动手动脚。
  后车门开了,童桐翻着白眼下了车。
  他提着饭盒熟门熟路的上了医院电梯,到了住院部,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
  病房是双人间,房间里这会儿包括两位床上躺着的共有四五个人。听见动静都看了过来。
  “爸。”童桐喊了一声,直径走到靠外的病床边,把保温盒放在了床头边,又麻利的把小桌子架在了病床上。接着摆好了饭,把汤勺递在了他爸手上。
  “申哥你这儿子真好啊,又高又孝顺,还帅。”
  “是啊,小桐比我们家浩然不知道懂事了多少。”
  “浩然跟你桐哥学学。”
  另外一张病床边陪着病人的家属笑着打趣着。
  “犬子不才。”童京申躺在病床上抱了个拳,“过誉过誉。”
  “怎么样。”童桐看了看他爸的脸色。
  他爸是这个暑假查出的病,肾衰竭,已经拖了好一阵儿了。但因为公司的事,一直没在医院正式治疗。
  “活着。”童京申一拍大腿,“快,还热乎着呢,你赶紧摸一下。”
  “……”
  童桐推了推菜盘子:“吃饭吧。”
  “哎哟,认识了这么久,就没看见小桐一次性说过超十个字的。”隔壁床边站着的女人感慨,“太酷了,申哥这肯定不是你儿子,你嘴这么欠。”
  童桐听完这个评价,愣了愣,接着拧着眉开始思索。
  他记得他自己挺啰嗦的,没事的时候能跟他爸在家贫一天。
  但最近他确实不怎么说话。
  “他嘴比我还欠,就是一般人见不着。”童京申笑着拍了拍他的手,“坐着,战士。”
  童桐抽了把椅子坐下来了。
  “小桐后天就开学了吧?”女人笑着端了个果盘过来,“高二了吧?”
  “嗯。”童桐接过盘,“谢谢姨。”
  “小桐成绩怎么样?”女人又问。
  “还行吧,反正他们班第二名以及往下,都老看他不爽。”童京申严肃道,“从进校就撵着他屁股后头跑,连根腿毛都没摸着他的。”
  病房里的人都是一愣,接着一通笑,然后对着童桐就是一通夸。
  “切,吹牛。”站在角落里的小胖子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说话呢。”女人轻轻的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胳膊上,“哥哥在明德高中念书呢,这种私立高中可不是谁都能上的,你马上就要念高中了,应该向哥哥学习。”
  小胖子翻了个白眼,“妈,我要上厕所。”
  胖子他妈还没说话。
  “桐桐你带弟弟去下一吧。”童京申说完悄悄的冲他眨了一下眼睛,“弟弟来的少。”
  童桐接收到老爸的信号,脸上难得挂了个笑
  点了点头,转头朝门外走了过去。
  他不喜欢这个小胖子。
  小胖子爱嘚瑟,喜欢吹牛,长得还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