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35:09  作者:mnbvcxz

 皇后已经做了十年的皇帝正妻。

他们当初也是有感情的,京中花好,不受宠的七皇子与相国幼子在国子监中相伴相知,一起掏过鸟蛋,一起抓过蛐蛐。
先帝驾崩京中风云突变,相国被儿子说服,扶持了不受宠的七皇子登位,他的幼子是个承人也理所当然地做了皇后。
帝后相敬相爱,共理国事三年之久。
然后,就不一样了。
皇帝扶持武将秦安,把秦安之子也招入宫中,虽只封了个君侍,却预示了他脱离相国掌控的一个开始。
紧接着,户部尚书的儿子,礼部侍郎的女儿,国子监祭酒的外孙,七年之中,皇帝后宫满盈,美人成群。
相国之子依旧高居皇后之位,温柔和煦,平静低调。
朝堂上权势地位不让丝毫,回到后宫中把凤仪宫的门一关,不见人,也不教训那些不知轻重的大小美人们。
皇帝和那些美人们已生了三子儿女,皇后至今无出,便有人嚼起舌根子。
流言传进凤仪宫,皇后也不恼,看着昨日奏章漫不经心地说:“出去传个话,就说皇帝龙精不活,并无生育能力。众妃焦虑,于是纷纷与侍卫私通,才产下这些个孩子。”
这流言可比皇后失宠劲爆多了,不过几天功夫,整个京城都卖起了送子药,敲锣打呼地叫卖着。
“白家大根丸,你的孩子一定是你的!”
“李家送子药,你不买,别人给你送子来。”
京城内外吵得太热闹,皇帝坐不住了,怒气冲冲地冲到凤仪宫,一脚踢翻了皇后的桌案:“皇后!污蔑朕的名声对你有何好处!”
皇后懒洋洋地随手捡起一份奏折:“陛下,少吃萝卜少吃蒜,上下通气,有伤威严。”
皇帝很生气,但他拿皇后没办法。
一半是因为相国的势力依旧遍布朝野,一半也是记着年少时那份太过柔软的情谊。
皇后漫不经心地说:“陛下,何必那么难受。你后宫美人个个都惦记着我的后位,应该也没少撒泼打滚哭唧唧地要你废后,你若实在心疼美人,把我废了又如何?”
皇帝冷笑:“皇后看朕哪位妃子不顺眼了,不妨直说。”
皇后轻轻一笑,说:“放心,不动你的小心肝。”
后宫百十来个妃嫔君侍,皇帝到底喜欢谁,只有皇后知道。
是刑科给事中,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员。
七年前殿试,一个云州举子因容貌出众被皇帝看上,随口说了一句:“你生的这么好看,若入了朕的后宫,便不必再受案牍劳形宦海沉浮之苦,明日朕就让你的父亲连升三级入京为官。”
那举子却道:“草民寒窗苦读,是为天下苍生社稷,若是这张脸让陛下心悦,以至于要让草民做笼中丝雀,还请陛下赐草民匕首一柄,草民亲自把这张祸国之颜毁了。”
听听,何等刚烈,何等宁折不弯的文人风骨。
从那之后,一国之君的魂就被勾走了。
先是不情不愿地把人留在国子监。
可那举子一句:“陛下是在削我羽翼傲骨吗?”
皇帝无奈地只能把人外放到邺州做了一个县官。
又过了三年,低声下气好言好语总算是把人哄回来,放在刑科为官。
那叫一个视若珍宝,真的远了怕丢了,近了怕惹着。
但是对外,皇帝却还是天天牵着皇后的手,做出一副宠爱有加的妻奴模样,让后宫三千的妒火一块儿往凤仪宫烧,可万万不敢牵连到他傲骨如初的小心肝。
皇后想着这些事,越想越没趣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陛下,我听说阆玉宫的那位今儿闹肚子,把整个太医院都搬过去了。您刚下朝就往凤仪宫跑,小心安贵妃闹脾气,又不让您进阆玉宫的门。”
皇帝冷笑一声,偏就不走了,大摇大摆地一坐,粗声粗气地说:“传令人事房,朕今晚留宿凤仪宫,让他们把日子给朕记清楚了!”
皇后和皇帝的关系,早已如履薄冰。
可凤仪宫外的嫔妃们不知道,朝堂之上的大臣们不知道。
只有皇后偶尔与胞弟见面时,会不轻不重地叹息一声:“父亲年迈,你又无心官场。不如早些斩断牵扯,带家人归隐云州吧。”
旁人不清楚,他却看得明白。
皇帝对相国一脉早已厌弃至极,哪怕不废他这个皇后,早晚也要废了外戚羽翼。
他在宫中已无欲无求,始终死死抓住摄政之权不肯放开,只是怕自己一松手,皇帝便会杀了相国满门。
皇帝愿意去哪个妃嫔那里留宿,便去那个妃嫔的住处。
在他这里,两人也是对灯枯坐,相对无言。
大婚时,也曾有过一段甜蜜的日子。
那时宫中还清冷着,先帝的妃嫔们都搬去泰康宫居住,这个什么阆玉宫,那边什么婉尘轩,都空着。
偌大的皇宫,只有少年夫妻携手而行,赏花观月,绕湖喂鱼。
那时也曾十指交缠,低喃着生生世世醉进骨子里的誓言,少年皇帝信誓旦旦地说:“天下是你我的天下,这万里江山,是朕要你一生的聘礼。”
只有最天真愚蠢的君王,才会以为江山是什么可赠之物。
十年过去,天真的君王不再愚蠢,痴情的皇后也变得淡漠冷情。
夫妻二人相敬又疏离,偶尔对着彼此发发火,只有吵架的时候,才能想起一点年少时的温情。
再过一月,就是帝后大婚十年的日子。
按照惯例,帝后二人要携手回崇吾郡祭祖,感念先祖从西北起家建天下大业,予后世子孙太平之福。
皇后对这事儿兴致缺缺,随手交给礼部操办。
可这一回,就操办出事来了。
皇后喜欢吃银浆鱼的鱼腹肉,此去崇吾郡风沙漫天寸草不生,更别说银浆鱼这等珍贵细嫩之物。
礼部采办想要攀附相国,费心讨好皇后,竟派数百名役夫跳进严寒深水中,卖力抓博银浆鱼。
银浆鱼所生的深湖水草丛生礁石遍布,役夫入水,轻则磕磕碰碰受皮肉之伤,重则被水草缠住下肢溺水而亡。
一车银浆鱼,竟死了三十七个役夫,更别说受伤之处在水中感染,断去四肢者不计其数。
役夫的妻儿父母穿着孝衣闹上京来,在常庆门外哭了三天三夜,状告皇后为一己之私害无辜百姓之性命。
事关皇后,京中大小官员无人敢管,偏偏刑科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给事中。
他得知此事,义愤填膺,即刻把苦主带入刑部,要审理此案。
审案子就需要有苦主有被告。
苦主已在堂下哭成泪人,那被告,自然是凤仪宫中悠然享乐的一国之后。
这可如何是好?
苦主们瑟瑟发抖不敢上前。
百姓们围在刑部大堂外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小小七品给事中响木震天:“请皇后移步刑科受审!”
刑部之中哪有人敢去抓皇后,只好你推我推,先去给相国大人传信,只说有个小小给事中不知死活,竟要堂审皇后,请相国大人快些决断。再闹下去,恐怕有损皇后威严。
京中消息传得飞快,立刻就飞进了皇宫之中。
说话的宫人像在说笑:“那小小给事中算什么东西,竟大言要审皇后您。”
皇后却微微皱着眉,手边的茶咽不下去了。
小小给事中自然不算个什么东西,可那个小官,却是皇上放在心尖上碰都不敢碰一下的小心肝啊。
宫人见皇后不笑,自己也不敢笑了,小心翼翼地躬身跪在堂前:“皇后……”
皇后闭目叹息:“无事,去御膳房熬一碗茉莉羹过来,我有些累了,暂不见客。”
七品小官要审皇后,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全京城都知道了此事,那些向来与相国一系不合的官员,更是纷纷派了家仆到刑科看热闹。
凤仪宫闭门谢客,皇后只说疲乏,要静养。
事情越闹越大,蟠龙殿里的皇上坐不住了,气势汹汹地冲到凤仪宫:“皇后,如今全天下都在说皇后嚣张跋扈品行不端,你倒是坐的住。”
皇后漫不经心地说:“皇上,御膳房送了一碗茉莉羹过来,您就算要废后,也请让我把羹用完再说。”
皇上看着那碗晶莹剔透的花羹,阴沉的表情变得复杂了些许。
茉莉羹清心养目,舒脑颐神。
当年皇后在国子监上课,相国府便常常派人送茉莉羹来。
皇帝不受先皇宠爱,自是无人关怀。
因此相国每次给幼子送吃食玩物,都会多送一份,让年幼的七皇子不至于太过孤独无人疼爱。
皇上心中有气,却也不知该气谁,干脆一把夺过那碗茉莉羹,自己喝了个干净。
皇后慢悠悠地问:“抢了我的茉莉羹,陛下可有觉得心绪安宁些?”
皇上深吸一口气,说:“银浆鱼再好吃,也不能拿人命来换。望皇后自重,这次的事,让礼部采办自行担了吧。”
皇后垂眸做驯服之状:“谢陛下恩典。”
皇上有点牙疼,他说:“你别学安明慎,朕看着反胃。”
皇上刚走,皇后的胞弟便匆匆入宫来了。
他急得脸都白了:“哥,那银浆鱼之事本就是礼部采办自作主张,你为何不向陛下说明实情?”
皇后漫不经心地说:“我与陛下同去崇吾郡,礼部采办却巴巴地只讨好我一个。若我说,我全然无辜,是礼部采办自作多情谄媚献媚,你觉得陛下会做何感想。是觉得我无辜可怜,还是觉得相国一系势力太过庞大,才让百官如此殷勤,胜过对他?”
胞弟出了一身冷汗:“哥……你与陛下之间,竟已生分到这种地步了吗?”
皇后淡淡地说:“他是皇帝啊……”
胞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还记得当年帝后大婚不久,他还是个幼童,半夜饿了爬起来找吃的,看见兄长和陛下牵着手翻过相国府的墙头,在花园里捉萤火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