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0 09:37:02  作者:杏仁茶

   《辣鸡堆里捡来的便宜儿子》作者:杏仁茶

 
  文案:二十年前,捡垃圾的在垃圾场捡了个奶娃娃。
  二十年后,奶娃娃变成霸道总裁,又把他爸从路边捡了回来。
 
 
第01章 我带你吃饭
  小王揣着手缩在角落里,看着中间那桌的两个客人吃面,眼睛都看直了。
  他这小面馆开在这路口好几年了,雷打不动晚上八点半打烊。今天也一样,到点了他就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
  正埋头墩着地呢,听见脚步声进来了,小王头也不抬就说:“已经收摊了啊,店里没吃的了,明天再来吧。”
  然后视野里出现一小叠粉红票票,一数,一二三四五,五张,还真是人傻钱多。小王立马可以了,喇开嘴一笑能看见后槽牙:“老板您想吃点啥?”
  人傻钱多的老板拖开一张凳子一屁股坐下来:“还能选?你不是说没吃的了吗?就随便弄两碗面吧。”
  哟,老板胃口真好,一个人吃两碗呢。小王放了拖把,准备去后厨煮面,一转头看见门口还站了个人,是那个捡垃圾的。
  这人他认识,三十来岁,经常在附近转悠,穿得破垃圾烂,脸上脏兮兮的,而且脑瓜不太灵,整天神神叨叨。
  这片是小吃街,大家店里收拾出来的剩饭剩菜往门口一堆,他自己会去垃圾堆里翻吃的。其实有时候小王也会发发善心,给他送点新鲜的,但是从来不让他进店里。
  这要是换做平时,小王还可能给他弄点吃的。但今天不一样,店里来了位一伸手就是两个二百五的大老板呢,不能让捡垃圾的进来,别惊了大老板的驾。大老板哪能受得了他身上的泔水味儿啊?
  小王又抄起拖把,走到店门口去赶他:“呿!到别的地方去!别挡着我做生意!”
  话刚说完,背后传来二百五老板一声喝:“你站那儿干嘛!进来啊!”小王吓了一跳,赶紧退回来。
  “没说你!”二百五瞥了他一眼,“我说!你!给我进来!”他在叫那个捡垃圾的……
  小王惊了,这、这、这什么情况?!
  ***
  裴应哲盘手坐在小面馆的破板凳上,冷眼看着对面脏兮兮的男人吃面。
  这吃相可以说是十分难看了,哧溜哧溜一口接着一口,甩得嘴巴一圈汤汤水水,嘴角还黏了一小片香菜叶子。
  呵呵,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吗。
  裴应哲攥紧了拳头,用力到指甲一个个全掐进手心里。他挺想问问:你是怎么做到十年前在捡垃圾,十年后还在捡垃圾!你他妈不是拿了我家几十万块钱跑了嘛,是花完了还是赌没了啊?!
  可是他没问,因为这人不认识他了。
  裴应哲理智上可以理解,毕竟最后一次见面他才十二岁,现在已经二十二了,认不出来再正常不过了。或者说,认不出来才正常。
  ——但他感情上不能接受,毕竟自己可是一眼就认出他了。
  半个小时前,裴应哲在朋友新开的酒吧玩,中途出来透了一会儿气。他走到边上的小巷口点了根烟,忽然听见巷子里传来一串很凶狠的猫叫?
  裴应哲往里面走,看见一个人和一只猫在垃圾桶边上打架,抢塑料袋里的剩饭和半条红烧鲫鱼。他就多管闲事了一下,帮人把猫给赶跑了。
  那人连句谢谢也没说,赶紧把塑料袋抓起来,护食一样抱在怀里,然后抬起头看着裴应哲。裴应哲看到他的脸,先是一怔,然后克制不住骂了句脏话。
  这捡垃圾的刚刚和大猫搏斗的时候看着还挺勇猛呢,居然被他一句脏话就吓得一抖。手一松,装着塑料袋的剩饭就啪叽掉地上去了。
  他赶紧弯腰捡起来,抖抖嗖嗖地双手递给裴应哲。他以为裴应哲是在骂他:毕竟猫是他赶跑的,饭应该归他。
  在裴应哲十二岁到二十二岁的漫长岁月里,他不是没有想象过能和这个人再见,但是真就这样见着了,仍然觉得太不真实。
  明明有很多更好的开场白,但裴应哲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只是说了一句:“我带你吃饭。”也不是征求意见什么的,就是命令语气。
  捡垃圾的一听,真好呀,有饭吃,立马乐颠颠地跟他走了。
  呵呵,随便一个谁叫都跟着走,够随便的。
  走出去十几米,裴应哲看见他还拎着那个剩饭袋子,怒道:“扔了。”
  捡垃圾的又被他吓得一抖,可怜兮兮地抿了抿嘴:“带回去吃。”
  裴应哲把塑料袋抢过来,拎着袋子底一抖,饭全撒地上了:“不准带回去!”
  捡垃圾的“哦”了一声,一边走一边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记住了这是哪条街哪条巷哪根电线杆子下面,一会儿得回来找。
  就怕等会儿又让猫给吃了。哼,架都白打了。
  ***
  捡垃圾的吃完了自己那碗二百五,默默放下筷子,开始眼巴巴盯着裴应哲那碗看。
  裴应哲晚上喝了酒,胃里不太舒服,没什么胃口,自己面前那碗一筷子都没动过。他抬手推到对面,捡垃圾的马上喜笑颜开,又抓起筷子开始大口大口吃面。
  裴应哲又在心里骂他一句饿死鬼投胎,骂完看见面馆老板叉腰站在边上一脸嫌弃,裴应哲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捡垃圾的这辈子还没进饭店里吃过饭,他觉得自己应该慢慢地吃,因为他每次在店门外偷看的时候,里面的人都不是像他这样吃饭的。
  可是他控制不住,他好饿。
  这碗面放那儿半天没动,汤有点干了。加上他吃得又太急,吃到一半噎住了,捶着胸口一边喘一边咳。
  裴应哲又气又急,一面给他顺气一面指挥面馆老板快去拿水。好不容易缓过来,裴应哲忍不住训他:“吃这么快干嘛!又没人和你抢!”
  捡垃圾的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面条:“你说、不准、带回去,我就、吃完。”
  “……”裴应哲觉得他在故意装疯卖傻,自己说的明明就是那袋子剩饭剩菜,装什么听不懂呢?呵呵。
  走的时候他又掏了五百递给面馆老板:“明天的午饭晚饭他就在你这儿吃,你买点有营养的,多炒几个菜。”
  ***
  捡垃圾的回到自己的小棚屋里。虽然吃饱了,但他刚刚还是去那条街那条巷那根电线杆子下面找了一圈,剩饭已经被猫吃完了,红烧鲫鱼也只剩下一条鱼骨头。
  他今天吃了两大碗面,吃饱了就不冷了。
  捡垃圾的把肩上红色的小布袋子拿下来,这也是在路边捡的,上面印着四个字:中国劲酒。中国劲酒里装着一只毛绒玩具熊。
  这只玩具熊很旧很旧,但是特别干净,比小棚屋里的任何东西都干净,比他人都要干净。小熊的一只眼睛掉了,捡垃圾的给缝了一个特别简陋的黑色纽扣,看上去有点滑稽。
  捡垃圾的把小熊放到床上,掀起薄薄的被子,给它盖好,然后抱着小熊睡了。
 
 
第02章 为什么追我
  天刚蒙蒙亮,捡垃圾的就冻醒了。小棚屋四面八方到处透风,吹得屋里呼啦呼啦直响。捡垃圾的穿好衣服起床,蹲在地上撅着屁股洗脸。
  塑料脸盆是捡来的,毛巾用了好几年,硬邦邦的,打湿了还刮得脸疼。盆子里的水是前几天在路边铲的雪水,洗了三天脸,已经有点发黑了。
  洗完脸,捡垃圾的坐在床上掰面包吃,面包是在一家蛋糕店边上的垃圾桶里捡的。第一次发现的时候他开心死了,觉得天上掉馅饼了,其实那都是店里过了保质期的糕点。
  捡垃圾的经常去垃圾桶里翻出来带回家吃,大部分时候没事,但也吃坏过肚子,疼得在木板床上直打滚。
  他也不懂吃药啊去医院什么的,反正痛过了就好了。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捡到面包,捡垃圾的留了一小半,当做明天的早饭。他刚把袋口扎紧,扁扁的肚子就咕噜叫了一声,——还没吃饱。
  捡垃圾的揉了揉肚子站起来,走到床边把玩具熊抱出来,装在中国劲酒的红布袋子里,出门了。
  捡垃圾的走到一个学校附近,今天是周一,又正好是上学时间。校门口有好多小吃摊子,卖手抓饼的、卖杂粮煎饼的、卖馒头包子的、卖豆腐脑的……
  有个小姑娘站在路边吃包子,捡垃圾的在边上盯着她看。他还没吃过这么大的肉包子呢,闻起来好香啊,咬一口还有亮晶晶的油流出来。
  捡垃圾的眼巴巴地看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小姑娘看了他一眼,把剩下半个包子放回塑料袋里,提着包子跨上自行车走了。
  捡垃圾的很委屈:哼,我又不抢你的,闻闻味儿都不行啊。
  他又挨个儿闻了闻手抓饼,闻了闻杂粮煎饼,闻了闻豆腐脑。闻完坐在路边回味了一会儿,觉得可能还是大肉包子最好吃。
  ***
  中午他照例去小吃街那片找饭吃,走到昨天那家面馆,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喝:“喂!你!就是你!过来!”
  捡垃圾的吓得一抖,转过头看见面馆老板大步朝他走了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
  为什么跑呢?他怕面馆老板揍他。他这种人,平时在人家店门口多站一会儿都被人赶,昨天晚上居然敢坐进店里吃饭,肯定要被人打的。
  捡垃圾的身轻如燕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抱着脑袋求饶:“你别打我,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那小王从店里一路追出来,手上还抄着一根擀面杖,看着确实挺像要打人。他在后面辛辛苦苦地追啊追:“你别跑!过来!别跑!”
  捡垃圾的扭过头一看,这么粗一棍子,吓得屁滚尿流,跑得更快了:“你别追我了!我下次不敢了!”
  俩人跑了得有一刻钟,小王终于把捡垃圾的堵在死胡同里了。
  捡垃圾的缩在墙角举起双手投降,还想打个商量:“可以不打腿吗?”打断了腿他就不能出来找东西吃,会饿死。打别的地方疼一疼就过去了,不会死。
  小王气喘如牛,心想这年头的钱还真不好赚啊,还得负责陪人长跑:“你……跑个屁啊跑!我不……打你!我叫你……吃饭!”
  捡垃圾的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指了指小王,又指了指自己:“你,请我,吃饭?为什么?”
  捡垃圾的整个人好像黏在墙上,小王想把他拽出来,可是上下一看他哪里都脏兮兮的,没地方下手,就不拉他了:“不是我请你,是昨天那个大老板请你的。赶紧跟我走!真费事儿!”
  小王拿着二百五大老板的五百块,给捡垃圾的烧了一份糖醋小排、一份四喜丸子、一份河虾,炒了两个时蔬。
  捡垃圾的说什么也不肯进店里,怕被打。小王只好搬了张桌子到门口,让他在门口吃。小王亲自在边上陪着,给他舔水加饭。心里又感叹一遍这钱真不好赚,万一那二百五大老板忽然冲出来,怪他没把人伺候好可咋办呀?
  菜太多了,捡垃圾的一口也不肯浪费,撑得肚子好疼。小王跟他说:“晚上也过来吃知道吗?我不打你,你别跑了。”捡垃圾的似懂非懂,点点头。
  ***
  下午他不小心闯进了一个高级小区的别墅区,碰上两只放养的大黑狗。大黑狗看他拎着个袋子,浑身脏兮兮的,立马冲上来咬他。
  捡垃圾的其实经常和猫狗打架抢饭吃,打不过就跑。可是他今天已经和人跑过一场了,没力气了。这两只狗又大又凶,穷追不舍,捡垃圾的好不容易才甩脱它们,感觉两条腿都快跑断了。
  他气喘吁吁,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往肩上一摸:坏了,中国劲酒不见了。应该是刚刚逃命的时候弄丢了。
  捡垃圾的心慌意乱地站起来,一路往回找啊找,终于在一个花坛里看到了他的红布袋子。他紧张地扑上去,把小熊掏出来看了看,还好,没丢。
  下一秒,他就看到那两只大黑狗向他狂奔过来。捡垃圾的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眼看着大狗扑上来咬住了他的小熊,脑袋往后一仰一用力,小熊的一只手被拽脱了,露出里面的棉花絮絮。
  捡垃圾的气疯了,一脚踹在狗头上。那狗也急眼了,龇牙咧嘴地站起来咬他。捡垃圾的又开始跑啊跑,两条大狗又开始追啊追。
  最后捡垃圾的被大黑狗咬了屁股,还好他的棉裤子厚,没咬到屁股肉,就是棉裤上破了两个洞,棉花都掉出来了。
  一个人,一个熊,都破了洞,露出里面的棉花絮絮。
  ***
  小王从五点就开始等着捡垃圾的过来吃晚饭,等到了七点,他终于来了。
  捡垃圾的这张脸一直挺脏,今天眼睛下面两块倒是洗刷得特别干净,小王盯着看了一会儿,才猜到是哭过的。
  “哎,你怎么哭了啊?被狗咬了啊?”小王其实是好心,也就随口那么一问,可是捡垃圾的一听就更伤心了,抿着嘴抱紧了他的小熊熊。
  吃晚饭,捡垃圾的准备回家,他今天跑了这么多趟,好累啊,不想捡垃圾了。
  他走到一个路口,突然一左一右出来两个男人,都穿着黑西装,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捡垃圾的掉了个头,准备换条路走。
  他走了一会儿,发现那两个男的一直跟着他。他一跑,那俩人也跟着他跑。
  捡垃圾的差点气哭了,为什么今天全都追着他呀?!他跑了一会儿就跑不动了,被西装男轻轻松松制服了。
  两个西装男一左一右把他往车上塞,捡垃圾的用尽全力挣扎。他第一次碰见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你要打只能现在打啊!怎么还能带回去打呢!
  三个人扭在一起的时候,中国劲酒又给弄丢了。
  捡垃圾的最后还是被塞进车里带走了。他这辈子就没坐过车,晕头转向有点想吐。
  他眨巴眨巴问西装男:“你们要去哪里打我啊?”两个人都绷着脸不理他。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停了。捡垃圾的想跑,可是他不知道这个车门要怎么开。其中一个西装男给他开了门,捡垃圾的一头撞在他的胸口,闷头冲了出去。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看着和有大狗咬他的那种地方好像,有花园有草坪,还有白色的漂亮房子。
  捡垃圾的看见前面有个人,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往那儿奔过去。跑近了仔细一看,哇,这人他认识,是昨天那个请他吃饭的。
  捡垃圾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记得面馆老板叫他大老板,于是一边挥手一边声嘶力竭地求救:“大老板!大老板!有坏人追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