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1 10:36:25  作者:西澄布丁

   《他身娇体软易推倒》作者:西澄布丁

  文案:
  第一次见面,纨绔的陆大少爷在私人会所拒绝送上门的小受,出门跟踪小保安直男林燚,却在搭讪时被当成碰瓷的,林燚一句“我没钱”把他堵了回去。
  再相遇,林燚成了陆淼下属,被“假公济私”的领导贴心照顾,天真地以为陆淼是在拿他当兄弟,工作时任他予取予求,身体上被他占尽便宜。
  不久后,俩人第一次出差变成同床共枕,装醉的陆淼将身娇体软的林燚压在床上,嗓音慵懒地挑逗他:“喊声老公听听”。
  及将来,陆淼清理竞争对手后当上了公司CEO,专注八卦的姑娘们不止一次发现冷眉冷眼的男神陆淼在下班后把清秀乖巧的小奶狗林燚堵在办公室,亲亲摸摸大搞“职场性骚扰”。
  这是一个外表冷漠禁欲实则流氓暖心的大帅比掰弯木讷单纯身娇体软的穷酸小奶狗的故事。
  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五行缺水,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我命中缺你。
  真高干假纨绔花式追老婆攻 X 真有才真没钱单纯自卑受
  无脑甜,专注谈恋爱,攻受双洁~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淼,林燚 ┃ 配角:吴岐,冯尹和ABCDE等路人 ┃ 其它:披着职场的小白文,霸道流氓掰弯我的俗套剧情
 
 
第1章 这男人有病
  晚上七点,华城市中心的天空就像是一副打翻了调色盘的油画,浓墨重彩,云朵翻涌。
  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城区,从四环内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一直蔓延到郊区中遗世独立的破旧居民区,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大厦光洁的蓝色玻璃上,反射出淡淡一层光晕。辛苦了一整天的上班族们刚走出门,就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得眯了眯眼,连忙跑到有阴影的地方贴边走。
  已是盛夏,空气闷热且干燥,道路两旁的商铺们都撑着硕大的遮阳伞,给店外的水果摊饮料摊都铺上了一层防晒衣。一眼望去,人行道上也是白花花的大腿和移动的太阳伞,这样的天气,似乎在室外多呆一秒浑身上下都是粘腻腻的。因此,当一个细腰长腿、低领束身连衣裙的女人不紧不慢地走过街道,整个人都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时,不禁吸引了路边一众男人的目光。
  她倒是并不在意那些人看到她时眼神里赤.裸裸的欲望,反而颇引以为豪,扭着翘臀朝金融大厦的停车场走去。
  金融大厦,楼如其名,聚集了华城金融业内数十家翘楚公司,逼格奇高,就连停车场都比别家大厦宽敞一倍。这个时间,该下班的早已到了家,停车场里孤零零地放着几辆落单的轿车,本就清凉的地方更是因为没什么人经过,愈发显得幽深而空旷。女人在一辆保时捷面前停下,靠在车边点燃一根烟,吸了几口,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电梯的方向。
  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凉飕飕的冷风吹得她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她看了眼手机,已经八点,终是没了耐心。女人抖抖猩红的烟头,踩灭它正欲离开,前方许久没有动静的电梯恰在此时亮起了数字,显示已到达负一层,紧接着,电梯门缓缓打开。
  女人那双狭长的凤眼眯了眯,在看到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时,就跟小猫嗅到了小鱼干,噌得一下亮了。
  得嘞,不枉我等了你这么久,今儿晚上一定好好玩一把。
  这个到现在才下班的男人穿着一身熨烫妥帖的衬衫西裤,扣子系得严丝合缝,模样周正,不仅身材直逼走秀模特,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和模特一样,冷眉冷眼,有一种堪称禁欲的严肃气质。但你若是细细打量,就会发现他一头半长的头发绑在脑后,扎了个小鬏鬏,平添了一丝魅惑和风流。
  女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时勾了勾嘴角,凭着阅人无数练就的本领,推测出这个男人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难以接近,心里对今晚上的事情更加志在必得。
  她直起身子,故意朝前走了几步,整个人都暴露在空旷的中心位置,一袭大红连衣裙在晦暗的停车场极其亮眼。然而男人却好似没注意到她的存在,从电梯出来后脚步微顿,先是漫不经心地环视一圈,目光在扫过她时就跟看到一个静物没什么区别,然后迈着小碎步,慢慢悠悠地朝和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机不可失。
  女人提提衣领,三两步跟了上去,细细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响声,仔细听还能分辨出浅浅的回音。不远处,男人在一辆深蓝色跑车面前停下脚步,女人注意到这一幕时不由嘴角上翘,却又被她很快压下,加快了步伐。
  男人对身后的这一切一无所知,已经坐上车,她走到跑车跟前,不紧不慢地将长发拨到一侧,盖住饱满的胸口,这才轻轻敲了下玻璃。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年轻而精致的侧脸。
  女人此时才看清这个男人的长相,心里一边惊叹真是极品一边眼波流转,对他指指左前方保时捷的方向,朱唇轻启:“帅哥,能不能帮个忙?我车子卡在两辆大卡车中间,开不出来了呢。”
  她说完这话后就身子微微前倾,金色长发从胸前滑落,露出小半块雪白的肌肤——以前的那些男人,别说等她开口帮忙,光是见到她就会主动询问,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大费周章,一上来就极尽诱惑。毕竟这个看上去十分年轻却又有些桀骜的男人,第一次让她有点儿拿不准他接下来会作何反应。
  男人听到以后,没说话,只是稍稍侧过头,眼神在掠过她刻意放低的胸前时停了一瞬,然后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他并没有点燃,干净修长的食指和无名指夹着那根烟轻巧地旋转,不快,却行云流水地转出了佛山无影脚的感觉,女人不知怎的福至心灵,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又冲他勾勾食指:“想看吗?”
  他依旧没搭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妈的,豁出去了。女人不忍错过这么极品的男人,单手撑在车窗上,另一只手拿过他手里的烟,飞快地往自己胸前一放——果然,还真没掉下去。
  她重新拿出来,径直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凑到他眼前慢慢吐出,媚眼如丝:“帅哥,这样行吗?”
  男人似乎被她的连番举动勾起了一点兴趣,一双清亮的眼眸盯着她,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哪样?”
  他一张嘴,竟是十足十的低音炮,尤其是随着他说话的动作,被裹在系得一丝不苟的衬衫领口下的喉结微微滚动,让人不禁想看解开衣扣后会是什么样的诱人风景。女人被他这两个字撩得浑身酥软,已经开始幻想这么性感的声音在床上得有多大的杀伤力了。
  她神智已然有点飘忽,咯咯地笑起来,一边伸出右手去勾他的衣领一边抛了个媚眼:“你真逗,非要人家挑明。”
  就在她的手指快要触到碍事的衣领时,却被不知何时出现的手机挡住了。
  女人心里惋惜,倒是被他的拒绝激起了更大兴趣,右手顺势搭在车窗上,托着腮,凤眼在他身上滴溜溜得转了一圈:“帅哥,约吗?”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直白地发出邀请,然而并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答案,只见车里这个自始至终都未让她触及半分的男人放下手机,神色未变,彬彬有礼道:“约什么?”
  他说这话时就像是和她讨论天气吃饭这种稀疏平常的事情一样自然,搞得女人恍惚间竟有种他还是张未经人事的白纸一样的错觉。女人被他的天真逗笑了,以为自己捡到了个宝,索性直接挑明:“约~上~床~呀小弟弟。”
  然后她满意地看到这个男人的表情终于变了。
  他眉头轻蹙,似是有点疑惑地反问:“和我吗?”
  我擦这不是天真这TMD是个脑残吧——女人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翻了个白眼,觉得再出色的皮囊配上白痴的脑子也有些无趣起来。她扔掉手里的烟,一只手撩起一缕头发把玩,开始没耐心了:“对啊。”
  男人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点头:“那你应该早说。”
  女人的眼睛又倏然亮起,以为他答应了,刚刚那点不满早都抛之脑后,已经直起身子打算不请自来地去坐他的车了。不料这个吊足她胃口勾得她心神荡漾的男人轻轻笑了下,一字一句地说:“让你失望了,我是个gay。”说完直接发动车子,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女人正欲打开车门的手被甩开,整个人猝不及防,差点儿摔到地上,连带着还缠在手上的头发都揪掉了好几根,疼得她龇牙咧嘴,大口大口吸气。
  不张嘴还好,一张嘴......又吃了一嘴车尾气。
  她气急败坏,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就要砸过去,然而一想到价钱又心疼地缩回手,一边金鸡独立踉踉跄跄地往脚上套,一边对着早已看不清的车屁股大骂:“我操.你大爷你他妈的死基佬不早说浪费我口水你个王八蛋......”
  奈何耍了她一通的车主人早已听不见了。
  陆淼开着车疾驰在西城区的主干道上,晒了一天的太阳终于回家睡大觉,凉风习习。深蓝色的夜空仿佛是一块巨大的天鹅绒幕布,星星点点地挂着几颗钻石,环绕着一抹弯弯残月。
  他摇下车窗,扯了扯领口,又往嘴里塞了颗口香糖,这才觉得那股浓烈的香水味消散许多。他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没在调上,整个人都敛去了白日里的严肃和乖戾,头上的小鬏鬏被风吹得七零八碎,再不复刚刚的冷漠禁欲。
  怎么这么几天没来公司,就多了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人,大厦的安保工作不到位啊。他嚼着口香糖,心里啧啧,浑然不觉刚刚看了一出戏的自己有多么无聊。
  “沧海一声笑,涛声两茫茫——”欢快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皱皱眉,看了眼屏幕,戴上耳机。
  “陆爷,哪儿呢?老地方走一个,我可好久没见着你了。”对面声音嘈杂,打电话的人嗓门又大,比刚刚的铃声还震耳,震得他耳朵都疼。
  陆淼调低音量,吐出两个字:“路上。”
  手机那端的人大概是没听清,示意音乐声小点,又对着电话提高了声音:“陆爷,你大点声,我听不见。”
  滋啦一声——此时包厢里的音乐不知被谁关了,鬼哭狼嚎的声音一键静音,紧接着众人就听到放着免提的听筒里传出一句嗤笑:“吴岐,你的肾亏,这么快就有耳背的副作用了?”
  噗,有几个人没忍住,笑声清晰地传入陆淼耳中。
  吴岐伸出一只手,指指他们,音乐声又欢快地响了起来,不大,够他听得清陆淼的声音。他一边揉着身边女人的胸,一边对陆淼说:“陆爷,我身体好着呢,这里的小姑娘都知道。”边说边使坏,加大了力度。
  耳机音质太好,陆淼清楚地听到电话那端有女人的娇喘,他面无表情地将音量调到最低,这才说:“不用和我强调,我对你下半身的故事没兴趣。“
  吴岐已经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两手并用地在女人身上做起活塞运动。听到陆淼回话后他腾出嘴,嚎了一嗓子:“陆爷,快来吧,今儿晚上有惊喜。”
  陆淼沉默一瞬,道:“半小时。”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纸醉金迷的夜场生活,才刚刚开始。
  江滨路上一家高档私人会所,陆淼将车钥匙丢给门童,驾轻就熟地去了六层门牌666的包厢——这是吴岐的私人包间,据说是某一日他喝高了,搂着会所经理的脖子大放厥词,非说只有666这个数字才配得上他无人匹敌的床技,因此不管他来不来,这个包厢都得为他一人专门留着。
  能容纳数十人的包厢里早已是歌舞升平,一派和谐,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们都忙着进行双人互动游戏,没人顾得上去看谁进了包厢,估计哪怕地震来了,只要楼不塌,也不会动摇他们对运动一丝一毫的热爱。
  陆淼早已习惯了这个场景,径直绕开吻得难解难分的酒肉男女们,走到最里面的位置,踢了踢在沙发上埋头苦作的吴岐。
  “陆爷。”被迫中场休息的吴岐恋恋不舍地把头从女人胸里抬起来,和陆淼打了个招呼,一旁的女人连忙拢起衣服,也跟着乖巧地喊了一声。
  陆淼点点头,眼皮未抬,找了个干净的地儿坐下去。吴岐穿着一花里胡哨的衬衫,衣服都没扣,整个人露着白花花的肚子大咧咧靠在沙发上,对陆淼指指身边的女人,得意洋洋:“新来的,好看吧?”
  陆淼这才施恩般地掀了掀眼皮,眼神在女人不施粉黛的小脸、32C的大胸和纤细的腰肢上掠过,没点头也没摇头,轻飘飘地回了一句:“是你的口味。”
  几天前还是个长腿大胸御姐,到今天就变成了清纯大胸萝莉——除了一如既往的胸大,没看出其他有什么区别。
  吴岐眉飞色舞:“我特意叮嘱经理给我留的。”说完一把将女人揽到怀里,却发觉她自从见到陆淼后就害羞地低下头,有点不爽,抬起她的下巴警告道:“别看他,他不喜欢女的。”
  女人闻言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靠在吴岐怀里连连点头。
  吴岐似是依旧不满,惩罚似的在她的胸口咬了一口,直到女人吃痛眼泪汪汪地小声求饶才松开。
  他这才满意,怕陆淼等急了不耐烦,一边说“陆爷,真的有惊喜”一边打了个响指。身边有人会意,没过一会儿,就从外面鱼贯而入地进来四五个年轻的男孩子。
  陆淼此时才知道吴岐今晚打得是什么主意,也没拂他的面,身子稍稍坐直,看上去似乎提起了一些兴趣。
  包厢里的音乐正好唱到“死了都要爱”,声嘶力竭的嗓音配着光怪陆离的灯光,像是安在奢靡气氛上的一顶纯情帽子,格格不入。五光十色的光线照在男孩子年轻的肉体和青涩脸庞上,清秀的,帅气的,健硕的,却无一例外地都透露着青涩和稚嫩。
  几人规规矩矩地站着,有点手脚无措。
  陆淼看了一会儿,也没说要谁,只是转过头盯着吴岐,嘴角噙着一丝玩味儿的笑。吴岐被他笑得心里发毛,赶紧儿解释:“陆爷,surprise!恭喜你升职。”又小声说:“你放心,都干净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淼:为什么不给我安排一个高大上的出场方式?不符合我的逼格,抗议。
  我:一上来就被女人搭讪,还不够清新脱俗吗?
  陆淼:请记住,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掰弯即将出场的我老婆,你少整点虚头巴脑的路人们。
  我:好的,安排上了,路人们也是人,你再等一章。
  真空小萌新求看求勾搭呀,鞠躬鞠躬~~无逻辑小白文,只会无脑甜,保证日更不坑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