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1 10:37:19  作者:归荼

 

 
 
 
《小公子[娱乐圈]》作者:归荼
 
 
文案
毕业后跑了三年的小龙套,冼子玉终于获得到公司总部试镜的机会,在电梯前跟boss狭路相逢。
谁能想到,这位向来只活在传说中的boss,见到他的第一面,居然膝盖一沉,给跪下了。
冼子玉:“……”
后来,这段奇闻在公司上下疯狂流传。
下跪?!开玩笑的吧?”
“真的真的,还是单膝。求婚那种。”
*
上辈子刀口舔血,保全性命都成问题,什么风花雪月的暧昧心思,连棣都只敢在心里偷偷地想。
一朝国破人亡,他重生成了和平年代的霸总。
然后发现,自家可可爱爱的小公子,也重生了。
**
乐观元气奶萌受×外冷内热忠犬攻。
娱乐圈当背景板,主要是谈恋爱。并不是传统的霸总文啦,大概是两个小可爱相互依偎守护的故事吧。
(架空)古穿今。连棣(di),第四声。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古穿今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冼子玉,连棣 ┃ 配角:穆长霖,长川,长沛blablabla ┃ 其它:1v1,甜文,he,古穿今
 
 
 
 
第1章 
  华星娱乐总部。
  面试厅外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回响,一声声干脆利落,节奏轻快。
  “钟姐。”
  冼子玉摁住微信的通话键,清爽的少年音里带着些微不易察觉的失落,“我刚刚试镜……结束了。”
  语音咻地一声发出去,对面回得飞快。
  “没成?”
  “哎没事儿,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就当是攒经验了,以后还有机会的……”
  一大串安慰的话听完,冼子玉站在了走廊尽头的电梯前。
  他看着手机屏幕,嗓音里泄露出恶作剧成功的笑意,“我拿到了。”
  “……你说什么?”
  他没忍住一咧嘴,上前按了电梯下行键。细长的手指还正兴奋得发颤,按了两三下才把电梯键按亮。“是真的,我拿到了。”
  “《盛世》的顾澄,这个角色是我的了!”
  清亮的少年音色带着笑意振荡在胸口,任谁都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好心情,“下个月就进组。今晚小龙虾?我请您。”
  手机那头传来惊喜的嗔骂,“臭小子长本事了,敢拿老娘开涮!”
  “小龙虾就算了,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我马上去跟进,你自己先吃点好的庆祝,回头找时间再聚。”
  “有这机会不容易,好好加油!”
  “谢谢,我会努力的。”冼子玉说,“那改天再请您啊。工作辛苦了。”
  话音刚落,电梯已经到了。
  冼子玉走进电梯,顺便往里侧的镜子里照了照。
  初春的天气还很有些寒意,室内暖气却开得很热。他的外套挂在臂弯,只穿着白色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没有花哨的设计,干净的少年模样却依旧朝气十足。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这样喜怒形于色不太好,可抿了几下嘴唇都没能抿掉嘴角开心的弧度。
  签在华星大半年,还是第一次来公司总部试镜。他上一部戏是个小制作的漫改网剧,接的是男四号,认认真真准备了许久,播出后小圈子里反响还不错。算是为这次的机会做了铺垫。
  他的经纪人钟泉应该就是看到了这个成绩,才会推荐他来试镜的。
  微信语音里钟姐不可思议的语气,冼子玉其实很能理解。虽然提前准备了许多天,但真的被宣布拿到角色时,连他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他哼着自己上部戏的片尾曲独自站在电梯里,视线在空气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自己的脚尖上。
  黑色的帆布鞋,被细心刷得干干净净,但依然能看出已经穿得有些旧了。
  这双鞋子是当初一百来块在网上买的,到现在他已经穿了快三年。接下来这部戏的资源这么好,片酬说不定会比上一部翻一倍还不止。冼子玉愉快地想,等拿到报酬,就可以给自己换双新鞋,再给团团换一个更好的房间……
  电梯抵达一层。叮的一声响,门缓缓打开了。
  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他的目光还低垂着。视野范围里突然出现了另一双鞋子。
  黑亮亮的手工皮鞋,一尘不染。做工考究的样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冼子玉回神,不着痕迹地往挪了小半步,以免自己贫穷的小布鞋对这样的鞋中贵族有所冒犯。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顺着笔直的西装裤一路往上,直到微微仰头。
  ……好高。
  站在电梯外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抬眸,跟他对视了一眼。
  两人同时怔住了。
  ……好帅。
  来人一身西装,宽肩长腿被剪裁合身的面料包裹着,气势慑人。五官线条凌厉,眉眼深邃得像杂志画报上的混血模特。
  一眼扫过去,冼子玉心里就有了数:外形条件这么好,模特跨圈来当演员的情况也不罕见。或许是同行。
  这么肆意地打量人家好像不太礼貌。他正要收回目光,却瞧见电梯外那位西装革履气场两米八的模特先生也正在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怎么说也是个鲜肉演员,被人打量他早习惯了。不对劲的是,这位先生的表情变化异常到有些诡异——一转眼的功夫,他像丢了魂似的,原本凝结在眼底的冰霜融得一干二净,迅速化成潮湿的水意氤氲在眼眶里聚集。
  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
  对面画风怎么说变就变。冼子玉一时不知所措,却见他脚下撤回半步,膝盖一沉。
  跪,跪下了!
  “……”
  被这位“同行”一言不发就下跪的操作震惊了,冼子玉一时顾不得什么礼貌,动作幅度超大地往旁边躲了一下。紧接着,又听见他说了一句什么。
  声音倒是挺好听的,听不懂就有点无奈了。
  那发音像串咒语一样,像是某种外国话。冼子玉不好意思把人就这么扔在这儿,只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用蹩脚的英语问,“Are you,OK?”
  “You,you need,em,help?”
  单膝跪在地上的人右手放在胸前,直直盯着他。
  还听不明白?
  冼子玉没辙了。他已经用尽了仅有的外语沟通能力,情急之下开始上手比划,指了指面前的人,又指了指电梯门。
  “先生你,要……乘电梯吗?”
  这句话起了点作用。对面的男人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动作带风迅速站了起来,又恢复成第一眼时面无表情的冷静模样。
  他目光锐利地看着冼子玉,低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字正腔圆,分明没半分听不懂说不通的意思。
  原来不是迷路的外国友人,冼子玉心里松了口气。回过神来之后,首先向他袭来的是外语短板被暴露得彻底的羞赧。
  紧接着就是“等一下我刚才是不是被调戏了”的薄怒。
  对方还在等待他的回应,甚至非常执着地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整套操作实在过于诡异令人费解。冼子玉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直觉适时发出“此地不宜久留”的信号。他当机立断,丢下一句“我名字很多的”就低头出了电梯,抱着外套往出口飞奔而去。
  “……”
  只留下电梯前的一人。
  他没有追,甚至没回头去看冼子玉匆忙逃离现场的背影。只是垂在身侧的手指收拢成拳,紧了又紧。
  独立半晌,才缓步走进了电梯。
  **
  冼子玉租住的公寓在旧城区的城中村里。离繁华的商业区有点远,四十来平米的一室一厅,面积不大,但住起来还是挺舒服的。周边餐馆超市菜市场什么的一应俱全,最重要的是房租便宜。
  搞定工作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正纠结午饭要吃什么。
  先前说要庆祝,主要是想感谢钟姐给他试镜的机会。其实小龙虾也并不是非吃不可的,十来块一碗的云吞面就能吃得很满足了。
  啊,云吞面。
  冼子玉眼前一亮,停在“云姐粉面馆”的招牌前。三两步跨上台阶,推开了餐馆的玻璃门。
  已经过了饭点,粉面馆里客人寥寥无几。老板娘云姐正坐在柜台前刷朋友圈。
  这会儿见他进来,她招呼着“先坐,马上好”,放下手机转身就进了小厨房。
  冼子玉在这儿住了两三年,大伙都熟了。这小孩儿长得好看,笑起来明亮亮的,特别招人喜欢。
  刚开始来店里吃饭,他把所有口味都试了一遍,找到最喜欢的后就固定只点那样。时间久了,都不用说。只要见人一进来,云姐就把面下了锅。
  冼子玉笑着应了一声,跟往常一样坐在靠窗的小桌,看着墙上的电视打发时间。电视里正放着最近热播的古装剧。没几分钟,他爱吃的云吞面就上了桌。
  云姐也知道他的工作,见他看剧看得津津有味,放下碗打趣道,“等什么时候你也上电视了,我们大伙儿一块给你贡献收视率。”
  冼子玉大大方方地笑起来,接过碗道了声谢,“好啊。不过可能得多等几年了。”
  云吞是鲜虾馅儿的。虾肉紧实弹牙,皮薄馅香,云姐给的量又特别足,嚼起来满口鲜甜幸福极了。他吃着,听见电视里传来深情的台词,“殿下品貌非凡风华无双,小女心中仰慕已久……”
  他筷子一顿,又想起电梯里的奇怪事。思索一阵后一本正经地问,“云姐。您看我这张脸,有好看到让人下跪的程度吗?”
  云姐被逗乐了,“有人给你下跪?”
  好看自然是好看的。冼子玉的五官无一处不精致,但组合在一起,不是极其惊艳的长相。
  乍一看只是清秀,并不具备一瞬间夺人眼球的攻击性。然而极耐看,越是多看一眼,就越觉得比初见时更好看些。
  一眼再一眼,这墙头就不能不爬了。
  “我就问问。”
  他自己也觉得遇见这事儿过于荒唐,不太好意思说实情,“看到别人的评论里提到这个。”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姐想起自己家追星成瘾的女儿,觉得有点理解,“现在的小姑娘追起星来不都是疯疯癫癫的么。我们家那丫头就是,天天对着手机说着什么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她不太懂这些,只单纯觉得这孩子不错,连她见了心里都觉得喜欢,总忍不住露出货真价实的姨母笑。
  哪怕只是看着他每天这么朝气蓬勃干劲满满的样子,就觉得这日子过的,怎么就这么有盼头呢。
  在她看来,冼子玉就是一个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要是现在的小姑娘们追的明星鲜肉都跟他似的,那成天挂在嘴边心啊肺啊的念叨,也不是没有来由的。
  可那也不是小姑娘啊。冼子玉纳闷地嘀咕,“因为是粉丝才会这样的吗。”
  “哦,遇见你的粉丝了?”
  “嗯……算是吧。”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觉得不太像。
  他?我的粉丝?怎么可能。
  哪有粉丝,长得比明星还吸引眼球的?
  **
  入夜,公寓25层温暖的室内,茶几上四只酒杯散落各处。
  “这是第几年来着?”
  “第三年。”
  一男一女,一问一答。
  当红女星穆沛沛和封神多年的影帝常霖,单独哪个拎出去都是一片闪光。却在深夜,同时出现在这处安静的私人公寓里。
  如果被偷拍得手,放出消息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足可想见。
  穆沛沛却似乎对当下所处的环境十分信任,神情放松舒缓。
  “过得可真快。”
  她对外一贯以温柔知性的女神形象示人,这会儿不用面对摄像机,举手投足间多了些慵懒随意,别有一番风情,“长川,东西带来没有?”
  被她媚眼一横,坐在沙发另一头的穆长川浑身一激灵,抬手扶了扶下滑的镜框,又拍拍身侧的黑色纸袋,“带来了。现在就开始?”
  “再等等。”常霖说。
  他在四人中年纪最长,此时开口也没人提出异议。又过了十来分钟,穆沛沛实在忍不住起身,望向一旁外面宽阔的阳台上,默默独处的第四人。
  背影高大,只是形单影只,看起来有点凄凉。
  她冲外面一扬下巴示意,“站那儿得有个把时辰了吧,吹着冷风想什么呢?”
  常霖没说话。穆长川倒像是经此提醒想到什么,语气一下子精神起来,“这个我知道。”
  穆沛沛秀眉一挑:“说来听听。”
  “哎呀。”穆长川朝两人使了个眼色,意有所指的表情明晃晃摆在了脸上。
  “小公子呗。”
  作者有话要说:  连棣:(他是我的小公子吗!他一定是我的小公子!我好想他啊啊啊我要把他带走藏起来跟他过一辈子!)你叫什么名字?(冷静.jpg
  冼子玉:……今天遇到一个奇怪的人。
  **
  我来辽!又开新啦,紧脏
  之前说好的【圣诞特别篇】番外
 
    易连禾赴美留学的第三年。
    平安夜前夕,谌述买了直飞波士顿的机票,想给小半年没见面的男朋友一个惊喜。
    落地时已是傍晚。十几个小时的航班坐得人精疲力尽,谌述取了行李,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歇着,一边感慨自己上了年纪飞不动长途了,一边强打起精神给易连禾发消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