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1 10:38:47  作者:三月流觞

   书名:重生后我居然红了

  作者:三月流觞
  文案:魏然本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然而一场阴谋毁了他全部的人生。
  上天却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让他从地狱之中爬了出来。
  机缘巧合,魏然开始一边在演艺圈打拼,一边开始复仇的道路。
  没想到这一世还有别的惊喜等着他……
 
 
第1章 重生成娱乐圈小人物
  魏然猛地从床上跳坐起来,手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衣服,大口地喘气。冰冷的海水灌进肺部的疼痛感还残留在胸口,让他觉得窒息,面临死亡的恐惧感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深吸几口气,才缓慢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闭上眼睛,印在脑海中的竟然是周景飒惊慌失措的脸,大概那是临死前见到的最后情景,让他印象深刻吧,不过最终居然还是没死成,该说自己命大吧,魏然自嘲地想着。
  只是没过多久,魏然便意识到不对劲了,他看了看四周,一切都很陌生,窄小的房间,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柜子便什么也没了。他站起来推开房间门,是一间比卧室大不了多少的客厅,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陈旧的气息。
  周景飒难不成也破产了,不然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他缓缓向卫生间走去,当看见镜子里那个人时,魏然惊讶地猛地往后退,头正好磕到卫生间的门上,疼的他大叫了一声。
  “喂喂喂,高芩,一大早就在折腾什么。”一个穿着人字拖,头发乱糟糟,还在打哈欠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你昨晚不是发烧吗?烧退啦,不错啊,抵抗力渐涨啊。”男人调侃地说道。
  魏然愣愣地看着他,虽然表面平静,可是脑子里一团乱,这里是哪里,这家伙是谁,为什么我的脸变成陌生人了,还有,周景飒人呢?
  太多的疑问,但是魏然却本能地认为不能问出来。
  “今天是几月几号?”魏然问道。
  “你发烧发傻啦,11月23号啊。”
  刚好是第二天?魏然记得死的时候应该是11月22号,难道自己复活了,用一个陌生人的身体复活了?
  “诶诶,你没事吧,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那个人问道。
  魏然抬头看向他,“没事,有点头痛,我回房间休息一下就好了。”
  也没等那个男的说话,魏然急忙又跑回了那间陌生的卧室。
  回到房间魏然一眼就看见了书桌上的台历,他瞪大眼睛,觉得有些头疼,原来现在和自己死亡时间已经隔了两年,虽然日期对上了,但是中间居然跳过了两年。魏然揉了揉眉心,正准备在房间找找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对自己了解现状有利的东西,突然手机响了。
  魏然惊了一下,在枕头底下翻出了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自嘲地笑了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任何名字都是陌生的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声断了,没多久又打了过来,魏然接起电话,尽量让自己不要暴露对于这个身体的事一无所知。
  “高芩,我说过手机随身放,三声之内给我接起来吧。”对面是一个很不耐烦的女声。
  “对不起,刚才没找到电话。”
  “今天没事了吧,没事就过来片场,还等着你拍昨天那场戏呢,居然给我晕过去,你知不知道这是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角色啊。”对方气势汹汹地说道。
  魏让有点手抖,片场?角色?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演员啊。
  “那个,我去哪个片场啊。”魏然道。
  “呵,晕倒一下还给我玩失忆啊。”女子讽刺地说了两句报了个地名就把电话挂了,而魏然也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在A市,和生前一样,不知道是否会要遇上那些“故人”。
  魏然翻箱倒柜地找到了身份证,这个身体的主人今年才23岁,床头放着的剧本应该就是这次拍的戏吧。魏然翻出一个包,将剧本手机钱包全部塞进去,和同住的那个男人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
  坐上公交魏然就开始看剧本,高芩是个很认真的人,他把自己的戏份全部用红色的笔画了出来,并标注了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感情。即使只是一个路人角色,依旧这么认真去揣摩角色,魏然觉得,如果高芩继续活着,早晚有一天一定会红的。
  魏然以前虽然游手好闲,但是记忆力还不错,外加这个角色确实没两句台词,下公交之前,魏然就把台词全部记住了。
  到了片场,工作人员看到他都愣了一下,魏然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没有人赶他走,他自然继续等着,话说给他打电话的女人在哪里啊。魏然闲的四处张望。
  呆了一会,魏然见完全没人搭理他的样子,就随便拉着一个经过的小哥问道:“我经纪人叫我今天来片场,什么时候拍我的戏啊。”
  那个小哥一脸奇怪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抱着东西走开了。
  就在这时,魏然突然被人拉了过去。
  “你今天怎么还来了,你经纪人没和你说吗?这个角色换人了。”
  “换人?为什么?”魏然问道。
  那人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你是真是一点自觉也没有啊,昨天被整的还不够惨啊,今天居然还来。”
  “经纪人叫我来的。”魏然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但是能猜个大概了。
  那人一脸同情地看着他,“算了,昨天导演就说你这个角色换人了。”
  “哦,那我坐着看着会把我赶走吗?”魏然问道。
  “呃……应该不至于。”那人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别那么愣了,什么人的头你都敢出。”说完便忙自己的去了。
  若魏然还是以自己的身份活着,必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但是如今他是以高芩的身份生活,他就必须去熟悉他周围的一切,不能让别人看穿。
  看了一天,虽然没人来赶他,但是也没人来搭理他,不知道是他们素养好,还是自己真的十八线以外,完全构不成威胁。魏然轻轻叹了口气,拨通了早晨那个吴姐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后,魏然直接说道:“吴姐,我今天在片场待了一天,这边人说我的角色已经换人了。”
  刚说完,魏然似乎听到对面嗤笑声。
  “嗯,和你打了电话之后剧组就有人和我打电话说换人了,一时忙就忘记和你说了。不过也不是我说你,这么小的一个角色你都没办法演好,何必要来这个圈子混。”对方带着讽刺的口气说道。
 
 
第2章 室友
  魏然不知道原来的高芩会怎么说,但是他没办法忍受别人这么直接的讽刺,想也没想直接怼回去,道:“做为一个经纪人,只能给自己家艺人争取这种小角色,你的工作能力也不怎么样吧,何必要来这个圈子混。”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背上包回家了。在他转身离开后,身后有人小声议论道:“那个倒霉鬼回去啦。”
  “嗯,他也真厉害,在这坐了一天,连经纪人都帮着别人整他,他也真够倒霉的。”
  回到家时,早晨那个男人正在客厅吃泡面,看见他回来,嘴里还塞着泡面,含糊不清地说道:“要不要吃。”说完指了指角落的一箱泡面。
  魏然嘴角抽了抽,看这个样子,估计也没别的吃了,只能点点头,去厨房拿了个碗。
  男人张着嘴傻傻地看着他,随后站起来走到魏然身边,伸手搭在他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搭自己额头上,“不烫啊,还是昨天晚上被烧坏脑子了?”
  魏然轻轻踹了他小腿一下,“你有病啊。”
  男人大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男人随口问道:“今天去片场怎么样,没再整你了吧。”
  “你知道他们昨天是整我。”魏然随口说道。
  “傻子才看不出来吧。”男人说完顿了一下,转头对魏然道:“哦,没说你是傻子。”
  “你不觉得你后面这句是多余的吗!”魏然咬牙一字一字地说道。
  男人笑了笑,随后道:“现在都快12月了,让你一遍一遍往冷水里跳,不是整你是干嘛啊,不过你那个经纪人估计也是被人收买了,你那破公司你还是趁早解约了吧,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人家横店跑龙套的都比你赚的多,出镜率都比你高。”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
  “唉,你这人就是太死心眼……嗯?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男子瞪大眼睛,“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肯走了。”
  “是啊,不知道合约到什么时候,如果合约时间没到离开会不会让我付违约金。”魏然随后说道。
  “他们还好意思让你付违约金!不过你原来不是说合约马上到期了,还担心公司会不会和你续约吗?”
  “哦,一时忘记了。”魏然淡定地说道,总之不能表现出慌慌张张的样子,不过灵魂更换这样的事,现实中,估计也没人相信吧。
  魏然眼神飘了飘,想转移话题,正好看见茶几脚边的剧本,他随手捡起来,看见封面写着《冷酷校草爱上我》——沈渊。
  男子一把抢过剧本,“这个还是未成品,还要修改的,今天只是打印出来给制作组看看。”
  看他这么着急的样子,魏然确认了,眼前这人的真名大概就叫沈渊了。
  “我也没说什么,你这么激动干嘛。”魏然逗道。
  沈渊突然语塞,无言以对,今天的高芩与以往完全不同,像是另外一个人。
  沈渊毕竟是一名编剧,别的没有,就脑洞大,魏然被他盯的有些心虚,道:“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沈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感觉你今天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魏然只觉一阵心惊,强压着心虚反问道:“改变不好吗?”
  “挺好。”沈渊嘻嘻笑了两声拍了拍他的头,“你确定要和公司解约了?”
  “嗯。”魏然想也没想地说道:“这种公司,不解约留着过年啊。”
  沈渊听后笑出声,“唉,看你这么可怜,明天我送你去公司算了。”
 
 
第3章 解约
  魏然正想问问自己公司地址,现在都不用想办法套话了,“那谢啦。”
  两人看了会儿电视就各自回房间了,沈渊继续写他的雷剧,魏然想找找以前签的合同。
  翻箱倒柜的,最后在橱子里的抽屉找到了合同,签约时间是三年,高芩大概不是科班出身吧,今年才23,那20岁就签约了,大学不可能毕业吧,虽然对这个身体的事有些好奇,但是也不能贸然地问谁,算了,先这样吧,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二天十点,沈渊才慢吞吞起床,魏然在客厅瞪着他,“说好要送我去公司的,现在才起来,准备过去吃午饭吗!”
  “老大,我写剧本到半夜,你也为我考虑一下好咩!”沈渊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着魏然还是瞪着他,他走过去,捏了捏他的脸,“小孩子真是不可爱,很快就好了,我早饭也不吃了行了吧,下次你要真急,直接来叫我不就行了。”随后踢踏着他的人字拖进卫生间了。
  两人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一家很小的公司,在一座商业大楼一层租了半层做办公室,类似于工作室一样的存在。
  一进去,就看见前台小姐正在涂指甲油,看见有人连忙就指甲油藏了起来,“请问,你们找谁。”
  “我找吴姐,我是她手下艺人。”前台小姐笑脸立马变了,有点不耐烦地问道:“今天是吴姐叫你来的吗?”
  “不是,但是我有些事要和她说。”魏然道。
  前台小姐显然有些不高兴,“我去帮你问问,吴姐很忙的。”
  “帮我说一下,是合约的事。”魏然道。
  前台小姐刚走,沈渊咋了咋舌,“啧啧,还真是什么公司招什么样的人,早劝你跳槽了吧,说什么有恩于你。”
  “嗯,所以我想通了要跳槽了啊。”魏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没多久前台小姐就回来了,说在会客室等他。魏然看了沈渊一眼,深渊心领神会地跟他一起过去了。两人进会议室,前台小姐倒了两杯水就走了。
  “啧啧,居然就给客人喝白开水,连柠檬片都不扔两片。”沈渊嫌弃道。
  “那也是要看人的不是,你什么时候成著名编剧的时候,大概就给你加柠檬片了。”魏然吐槽道。
  “每个枪手都有个成为黄金编剧的梦想。”
  魏然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写雷剧至少能有名字出现,弄个半天你还只是个枪手啊,简直太高看你了。当然这话他没说出来,不然沈渊估计得掐他脖子。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吴姐姗姗来迟,看到会客室有一个陌生人,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高傲地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说道:“高芩,你说有重要的事要和我谈,怎么还带个外人,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吧。”
  “嗯,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机密的事我也不知道吧,我合约下个月就到时间了,我想问问吴姐打算和我续约吗?”魏然淡定地说道。
  吴姐反应了一会才发现魏然前半句话竟然在讽刺他,她冷笑了一声:“高芩啊,你也知道,我们这是小公司,养不起太多闲人。”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也不打算拖累公司了,就不续约了,今天可以解除合约吗?”魏然开门见三道。
 
 
第4章 想通与放弃
  若是魏然哭着喊着不要解约,吴姐大概就放人了,结果如今魏然居然如此干脆,吴姐眯着眼睛,怀疑地看着他,难道是找好了下家?
  吴姐嗤笑一声道:“看来是攀上高枝了,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公司了,不过你的合约还有一个月才到期吧,现在想解约,行,违约金拿来。”
  魏然盯着吴姐看了很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吴姐也知道我没钱吧,既然不愿意提前解约,那就算了。”说完便站了起来,顺便拉了沈渊一把,道:“我们回去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