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1 10:41:05  作者:媚骨

   《重生小饭馆》作者:媚骨

  内容简介:林凛重生了,回到了十四岁那年,可以改变他人生的岔道口。
  这一年,他十四岁,他阿弟才四岁,父母双亡,只给他们兄弟俩留下了一个小饭馆。来不及阻止的事都已经发生了,林凛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护好这个小了他十岁阿弟,带着幼弟把日子过起来。
  上一世他早早地就辍学了,这一世他无论如何都要完成父母对他的期望,把书读好。
  一群亲人是指望不上的了,林凛带着他的幼弟开起了他父母留下的饭馆,一边开着饭馆,兼顾学业,还要照顾幼小的弟弟。
  没想到有一天有一条大尾巴狼跟在了他的身后,还怎么甩都甩不掉,店里多了一个免费干活的苦力,这个苦力还陪他弟弟玩儿,想尽办法讨他弟弟的欢心。
  林凛干瞪眼。
  别以为他不知道周世海打的什么主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周大少爷笑地一脸坦然,他就是看上林凛这人了。
  【现代架空文,文章经不起推敲,考研党务进,感激不尽!喜欢的亲请多多支持,爱你们~】
  关键字:重生小饭馆,媚骨,媚骨,重生,随身空间,小饭馆,林凛,周世海
 
 
第1章 开篇
  “嗬!”
  躺在床上的人猛地坐了起来,胸膛上下起伏地喘着粗气,面色苍白,瞪大的眼睛就像是见到鬼似的。额头上豆大的汗顺着苍白的脸颊往下滴落,林凛望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眼里浮起了疑惑。
  耳边听到熟悉的哭声,转头就见到蹲在一旁呜咽的小孩儿,他弟?
  “浩浩?”林凛喊了一声。
  “哥,哥哥……”蹲在床边的小孩儿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就见到哥哥醒来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猛地扑了过去,抱着哥哥放声嚎哭,嘴里嚎着,“哥……浩浩以为哥也不要浩浩了,呜呜呜……”
  被小犊子撞了一把,林凛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这小子还扑在他怀里还一边哭一边钻,小屁股翘起在他怀里拱,嘴里嗷嗷地哭,林凛赶紧地用手按住这个小崽子,两手搂着扑来他怀里哭着求安慰的幼弟。
  转头望着眼前的房子,这房子还是前两年他爸妈拿钱回来盖的平房,四间房间,他爸妈住一间,他一间他弟一间,剩下一间空置在那里放了一些杂物。只是这个房子盖起来至今,他爸妈都只是在过年的几日回来住过几天,平时都是他周末放假回来家里住上两天就去学校。
  床边铺着一张实木四角桌,桌子上的书整理地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边。旁边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他爸知道他爱看书,给他买了许多书回来,上面每一本书他都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从小就爱看书,大抵也是因为他爸的原因。
  屋子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地熟悉亲切,这是他幼年长大的地方,也是他后来梦里经常回到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他从离开后,后来就甚少回来过了,每次回来也是匆匆地就走,连停留都不曾,因为这个地方也是他极力逃避不愿意回来的地方。
  耳边听着幼弟哇哇的嚎哭声,林凛望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一时间所有的记忆都浮上心头,顿时眼眶都湿润了。
  林凛记得子弹射过来,他推开了那人,替那人挡了一颗子弹,子弹射进了他的心口,他感觉到了子弹射进心脏的感觉。那一刻,他听到那人在喊他的名字,而后他落入了那人的怀中,他听着那人哭着喊他的名字,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后面的事自然就不知道了。
  两人认识十几年,在一起也差不多十年之久,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世俗人的眼光,一句父母之命难为让他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那人直到要结婚了才告诉他,对方有了他的孩子,他不得不娶她,那人说他爱他,就算是他结了婚他爱着的还是他。
  林凛觉得很可笑,又觉得心痛。
  子弹射进他的心口的那一刻,林凛却是笑了,他觉得就这么地走了也好,免得那个人为难。自己爱了整整十年的人,他也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跟别的女人结婚,不如眼不见为净为好。那个时候他也没有想过去以死来逃避,只是若是以死能还清那人给他的所有,林凛觉得那就还清吧,他不想欠谁的东西,把命给他,他们就两清,谁也不欠谁的了!
  恍惚地像是做了一个长梦,梦醒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人生的起点。
  林凛肯定这不是梦,那子弹穿过心脏的感觉是那么地清晰,只是他为何会回到过去?
  “哇哇哇……”怀里的小犊子眼泪鼻涕都糊到了他的衣服上,林凛是哭笑不得,他从小就有洁癖,他身上穿着的还是一件素白陈旧的上衣,不过这会儿也只能忍受幼弟在他的衣服上糊眼泪鼻涕了。
  林凛的双手搂着他的幼弟,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浮出了眼泪,喊了一声“浩浩。”
  这是他的幼弟,林浩,他上一世愧对的人。
  若是说他上辈子最对不起的是谁,大概就只有这个小他十岁的幼弟了,他没有把人照顾好。以至于他后来想去挽回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第2章 回到十四岁
  1993年的春天,这一年,他父母出了车祸双双地走了,只留下一个小了他十岁的幼弟给他。
  他十四岁,他弟弟才四岁,小了他整整十岁。林凛比他弟大了十岁,他十岁的时候他妈才给他又生了一个弟弟,所以他都要读到初中快毕业了,他弟还是玩泥巴没上学的年纪。
  他们兄弟俩的感情也算不上亲厚,他比这个弟弟大了太多,兄弟俩因为相差的岁数大也没什么共同的话题。再加上他爸妈这么多年都是外出打工,他就留在家里头,爸妈也顾不上他太多,他弟弟从出生后就一直是跟在他爸妈的身边养大,说来林凛的心里其实是有些妒忌这个弟弟,因而心里上也不大喜欢这个弟弟。
  后来他爸妈走了,留下这个弟弟给他,直到那个时候林凛才是真正地把这个弟弟当成他的弟弟看待,心里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弟弟,带大这个弟弟成了他的责任。
  他读书早,比班里年纪最小的孩子,这一年他就上初三了,还差几个月就能中考了。他从小读书的成绩就好,考试考的都是全校第一名,因为父母出了事走了的缘故,他辍了学不读了。那个时候他决定不辍学不读了,学校里的人还找来过家里好几次,想让他回去继续读书,知道他家里困难甚至是给他免去了下半年所有的学杂费,只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他还是没有继续去上学读书。
  考上了再好的高中又怎么样?他家里没有钱去的读书,他还有一个弟弟等着他养,所以林凛辍学后就跟着村里的的人出去打工了,把幼弟留在家里托给他奶奶照顾。因为知道他奶奶那份人,从出去后的每月林凛都会托人往家里送钱回来给他奶奶当生活费,只希望他奶奶拿了钱能给他阿弟吃上一口饭饿不着就好了。
  也是因为把他弟弟留在老家给他奶奶养,他在外头家里什么事都不知道,不是所有人的心性都像他那么坚定,从小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弟弟后来走上了歪路,更是因为过失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一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林凛知道他自己也要负上大半的责任。只是不知道上辈子他走后,他弟在监狱里后面如何了,想到这儿,林凛的心里就有些叹息。
  不过这一次不会了,他不会再扔下他的幼弟不管了!
  想起他奶奶和大伯母二伯母那些亲人,林凛的心里就冷笑。想想上一世他父母死了后,那些人是怎么对他们兄弟俩的,这辈子他绝对不会再便宜那些所谓的亲人了!
  “林小浩。”听着怀里的小犊子嚎地没完没了,听了一会儿林凛觉得差不多了,再让这小子继续哭下去外头的天都黑了,往小孩拱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问道,“哭够没有?哭够了就收了眼泪。”
  小孩儿抬起头,委屈巴巴地喊了一声“哥。”
  小孩儿大概知道自己没了爸妈了,这个哥哥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抓着哥哥就跟抓住一根浮水的稻草一样。林凛见到小孩儿红了的眼眶,又觉得心酸,上辈子在这个年纪里还不懂得人情世故、世间亲情,在后来的岁月里他才慢慢地明白了一些事。
  他弟后来长大了那么叛逆不听他的话,大概也是因为在他最需要他这个哥哥的时候,他这个哥哥放开了他的手,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孤苦中挣扎,所以后来的一些事,他弟弟也是故意跟他对着干。再加上他后来跟了男人的事,他弟知道后心里上就更不喜欢了,对着他这个哥哥就没有个好脾气,兄弟俩的感情是越来越糟。
  不过没关系,这会儿他弟还小,他可以亲自慢慢教。
  记忆里他爸妈都是性子温良的人,他妈妈的性格很温柔,他弟弟小时候也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也不是性子坏的孩子。
  “嗯。”林凛板着脸,嫌弃地看着一脸鼻涕眼泪的小崽子,手上还是轻柔地给这小兔崽子擦干净脸上的鼻涕眼泪,望着这哭地跟小兔子似的弟弟,林凛又觉得眼前这个小人版的弟弟很可爱。
  算来他上辈子的那个年纪,正常的男人都结婚生子了,他跟了那人都没想过自己会跟女人生孩子的事,所以自然也没有自己的孩子。见到这个软绵绵的小包子,大概是人的心理年纪不一样了,林凛见到他才四岁大的弟弟觉得很可爱,大有一种自己要养个儿子的感觉,而不是养个小他十岁的弟弟。
  说来他们兄弟俩长地并不大像,他长地像他妈妈,他妈妈年轻的时候就是这十里八乡的美人,就看上了他爸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才跟了他爸。他长地像他妈妈,相貌上自然也不差,小的时候总被人误以为是个漂亮的女孩儿,林凛记得他一直到长大后,身骨拔高了长成青年的模样,也是一个俊逸好看的青年。
  而他这个时候没有长身子,柔柔弱弱的一副弱不禁风,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望着自己这双苍白纤细无骨的手,林凛倒是希望他是个长地五花大粗的小子,这样起码干起活来还有一把力气,现在这会儿哪里来的力气干活呢?
  他弟长地像他爸,是个男孩儿的性格,从小就好养,吃地多睡地好,小身子圆滚滚的,是个很好养活的孩子,从小连生病感冒都很少,健壮地跟头小犊子似的。
  这会儿醒来林凛的记忆还有点混乱,但是他也知道这会儿大概是他爸妈刚走了不久,他爸妈走了,他弟弟就被接回来了老家,也没人管,就跟着他这个哥哥。只是从知道他爸妈出了意外后,他这个哥哥难以接受父母突然离世,每日里都浑浑噩噩地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连这个弟弟都顾不上。
  三月的天还春寒料峭,林凛看着一张脸黑乎乎的,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弟弟,也不知道多久没人管他了,小脸都瘦了一圈。
  “肚子饿不饿?”林凛捏了一把小孩儿的脸蛋儿,觉得还可以把小孩儿再养地滚溜一点儿才可爱。这小包子长大后能长到一米八,比他这个哥哥都要高上半个头,真让人羡慕妒忌恨!
  这么想着,林凛捏着小孩儿的脸蛋就更不客气了,到底还是心软了,没舍得用上力气。
  “咕噜……”林小浩的肚子就先响起来了,而后小崽子巴巴地望着他阿哥,说道,“哥,浩浩肚子饿饿。”
  “起来吧,哥去看看有什么吃的给你弄一点。”林凛拉着小兔崽子起来,低头就望着胸口的那地方,他看到了一条红绳,顿时心里一跳,他自然知道这条挂在脖子上的红绳的是什么,他记得那颗子弹射穿了这块玉,怎么这块玉跟着他一起回到了过去?
  贴在胸口上的玉暖暖的,他对这块玉的纹理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这会儿也没空去管去想这块玉怎会跟着他一起回来的事,还是填饱他们兄弟俩的肚子要紧,林凛想他可能都好几天没吃过饭了,才会觉得饿得手软脚软。
  拉着他弟起了来,林凛也下了床,脚下发软还差点站不稳了,他忙地伸手扶住床边的桌子,才稳住了身子。
  “哥哥。”林小浩抓住他哥的衣服,紧张地望着他哥。
  林凛对小弟笑了笑,告诉他没事。
 
 
第3章 眼下
  家里四房一厅,屋子里很宽敞,外面连带着个院子。林凛带着小弟从房间里出来,家里没了大人就他们两个孩子,顿时觉得冷冷清清的。
  小孩儿的小手抓着他阿哥的手,小脸上有着茫然,望着他哥。
  兄弟俩门口。
  放在上一世,因为父母的意外离世,林凛的内心也是害怕茫然,原本规划好的人生一下子不知道往哪走了,他不得不撑起这个家。只不过现在的他不是那一年十四岁的少年,尽管林凛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回到这儿,眼下还是要想把他们兄弟俩的肚子喂饱要紧。
  “浩浩,咱们去看看厨房里有什么吃的,哥给你做点吃的。”林凛牢牢地牵着弟弟手没放开,就像是知道小家伙怕他这个哥哥不要他似的,他尽可能地在小动作上让这个弟弟感受到他这个哥哥不会抛弃他。
  他们家围起了院子,厨房就在这外头。
  林凛带着小弟进了厨房,掀开米缸就见到半缸的米,林凛顿时松了一口气。墙上还挂着过年的时候熏的肉,他翻开了下坛子里还有腌的酸菜,他们的晚饭算是有着落了。
  这会儿太阳下山了,天都快要黑了,要赶集把晚饭弄起来。
  “浩浩你坐在这儿给哥哥看着火,哥哥把肉切了,咱们今晚吃熏肉炒酸菜。”这个时候厨房里烧的还是柴火,林凛洗了米放到锅里去煮米饭,让小弟坐在灶前看火。再去拿了一块熏肉下来,洗了洗切片,坛子里还有酸菜捞出来一把,洗过拧干水一会一起炒熏肉。
  他们新房盖在了村子外头,附近也没什么人家。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会儿刚办完他爹娘的丧事。说是办丧事,因为他父母是在外地出了车祸走的,当场就没气了,尸体拉去火葬场就烧了一把灰拿回来,简单地办了一场丧事找了一块地就把骨灰坛子埋下去了。
  至于他们兄弟俩的以后,办完了他父母的丧事也没有人会去管他们了。
  他阿爷很早地就走了,林凛也没见过他阿爷,他爸几个兄弟都是他奶奶带大的。他爸有四个兄妹,上头有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家里早早地就分了家了,他爸结婚的时候就只有一间泥胚房,小的时候林凛和他爸妈都是住在旧屋那边。
  他奶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向来都是偏心他大伯二伯那边,对他爸爸和妈妈都算不上好,对他这个孙子也算不上多喜欢。他弟弟跟着爸妈在外头长大,跟家里这边的人就更不亲了。
  七零年末国家改革开放后,外面的工作机会多了。八几年,他爸是村子里最早外出打工的一批人,到他长大了一些,上到三四年纪生活上能自理了后,他妈就把他托给他奶奶照看,跟着他爸一起外出去打工了,想着多赚点钱回来好供他读书,还有把家里的房子盖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