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1 10:43:22  作者:月之熙

   《带着儿子称霸豪门》

  作者:月之熙
  晋江VIP2018-10-02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5247 营养液数:2566 文章积分:81,286,536
  文案
  三年前,贺南被褚雨宣甩了。
  三年后,贺南把褚雨宣潜了。
  贺大总裁一百八十种狼性啪啪啪享用完毕后,还没得意两天,突然看到褚雨宣被一奶娃子抱大腿叫粑粑。
  贺南差点没崩:你儿子?
  褚雨宣:是啊,卖身养儿子。
  贺南:我我我……我儿子?
  褚雨宣:滚!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褚雨宣,贺南,晨晨 ┃ 配角:雷焱,小哑巴 ┃ 其它:
 
 
第1章 
  清晨第一缕阳光像丝绸一样穿透玻璃窗,轻盈落在褚雨宣肩头。
  此刻,他面朝落地镜,白皙修长的指落在身前由下至上优雅的系着衬衣纽扣。
  镜子里,剪裁合宜的白『色』西裤完美的勾勒出他笔直修长的腿和圆润挺翘的『臀』,逆光下,白『色』衬衣里隐约透出他不盈一握的细韧腰线,再往上,是刚沐浴后的蜜『色』胸膛和有着『性』感凹凸的白亮锁骨……
  比锁骨更亮眼的,是大刺刺烙在锁骨正中的浅粉『色』牙印,极为嚣张跋扈。
  艹,狼崽子!
  褚雨宣漂亮的眉眼一沉,快速扣上领口最后一枚纽扣,扯过浅咖『色』条纹领带伶俐的打出一个商务正式的温莎结,随着锁骨间的‘瑕疵’被遮盖,他满意的眯眼抚平衣领,手指却最终情不自禁的点在冰冷的镜面,行云流水般划下两个字:贺南。
  何止是镌刻在身上的永恒咬痕,这个人简直就是他的毒。
  想他褚雨宣这一生冷静恪守,沉稳自制,偏偏在学生时代遇到了高大强壮又狂放不羁的贺南。
  当年贺南追他,霸王硬上弓不成,便裹着万吨蜜糖炸.弹重来,被人宠爱的感觉总会让人上瘾,他很快沉『迷』在贺南带着悍匪味儿的深情与甜蜜里,然后,把这一生都难以想象的疯狂事都干尽了。
  他恐高,却在凌晨三点从学校二楼宿舍的阳台往下跳,只因贺南站在下面,为他张开的手臂结实粗壮,肌肉鼓囊。
  在毕业典礼上,他被贺南抱到高高的演讲桌上霸气吻住,他推阻之后,却最终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手臂绕上了贺南的脖子张嘴承迎。
  在学校『操』场的树杆,神圣的教堂里,蔚蓝『色』的海边儿,夕阳下的荒草地,甚至是人来人往的动车上,他都曾在贺南的需索下低『吟』着释放,一次又一次,极尽放『荡』。
  甚至二十四岁那年十一长假,七天七夜窝在贺南床上脚不沾地,彻底化身成了贺南身下荒『淫』无度的爱兽,贪婪的享受着被贯穿填满的滋味,犹如经历一场末日来临前的醉生梦死。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疯狂的,最疯狂的还是要数——
  门口突然响起『奶』声『奶』气的声音:“粑粑。”
  褚雨宣点在镜面的手指猛然颤抖,快速收回,那黑『色』眼睦里浓得化不开的阴郁迅速被温柔取代,他从镜子里望了一眼身后的来人,微抿的唇随之换成一抹上扬的微笑,然后转身朝卧室门口方向走去。
  门外,一位保养得宜、举止优雅的中年夫人,抱着一个穿嫩黄『色』睡衣的两三岁孩童踏进门。
  小孩咋一看和褚雨宣长得极为相似,细看,小家伙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褚雨宣则是眼尾上翘、妖娆勾人的狐狸眼。
  褚雨宣边走边道:“妈,晨晨醒了?”
  “刚醒,还没给他洗脸呢,一睁眼就吵着要找你。”梁玉筎笑『吟』『吟』的朝褚雨宣走近:“你都收拾好了?”
  “嗯。”褚雨宣伸手接过孩子,脖子立马就被小家伙肥嘟嘟的手臂缠上了,他低头宠溺在小家伙粉嫩的脸庞上亲了一口:“粑粑要去上班了,晨晨在家要乖乖听话。”
  “好。”晨晨也回礼似的亲了下褚雨宣的脸庞,亲完撒娇道:“那粑粑,晚上回来,陪晨晨睡。”
  褚雨宣笑着刮蹭下晨晨的鼻子,并不欺瞒儿子:“粑粑这次要出差哦,三天后才能回来,回来就抱着晨晨睡觉好不好?”
  晨晨不高兴的皱起秀挺精致的眉,但还是乖巧的点点头道:“那粑粑,要早点回来。”
  “好,粑粑忙完立马回来陪晨晨。”说完褚雨宣把儿子递给母亲:“妈,那我走了。”
  “好。”梁玉筎抱着晨晨,看着褚雨宣拎起小行李箱,跟在他身后道:“晨晨穿的睡衣,我们就不下去送你了。”
  “嗯。”褚雨宣走到二楼楼梯口时,回头对小家伙笑笑:“晨晨乖乖听『奶』『奶』话哦,回来粑粑给你带棉花糖。”
  “好的,要粉『色』的哟,还要蓝『色』的,么啊。”晨晨用肥肥的小手拍了下嘴巴,模样呆萌的给褚雨宣飞了一个吻。
  褚雨宣也朝儿子飞了个吻:“好,都给你买,么啊~”
  褚雨宣走出别墅大门,停在门口的白『色』奥迪前除了站着司机和项目经理,还有邻居杜凯。
  这会儿是早上七点,惯例晨跑的杜凯此时穿着短裤和紧身背心,肆意张扬着模特般健美结实的身材,见褚雨宣走来,他扯下脖子上的白『毛』巾随意擦了下额头,然后比司机更敏捷的接过褚雨宣手中的行李箱:“宣哥,你这是要出差吗?”
  褚雨宣礼貌微笑,语气淡淡道:“嗯。”
  “远吗?”杜凯一边配合司机放行李,一边用眼睛粘着褚雨宣问。
  晨曦下,褚雨宣白皙无暇的脸庞染上一层淡淡的粉,微翘的红唇闪动着耀眼的光泽,看他时,上扬的狐狸眼带着一丝媚态横生的娇矜,诱人的漫不经心。
  “不远。”褚雨宣回答:“泰城。”
  “……嗯,是挺近的。”杜凯眼底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深沉,见褚雨宣拉开车门,连忙走近褚雨宣『摸』头对笑笑道:“宣哥再见。”
  褚雨宣朝杜凯点点头,上了车。
  坐上车之后,褚雨宣和公司的项目经理梁宴围绕着企划书谈论了几句,便低头认真的复审连夜准备好的文件,直到车子行驶到泰城城边,梁宴说了句下雨了,他才合上手中的文件放在腿上,抬头看向窗外。
  刚开始下,雨点很小,落在车窗上的水还未模糊视线,褚雨宣微微眯眼,身子向后靠了靠。
  没想到三年后一踏足这个城市,便是以这种方式迎接他,望着阴沉沉的天『色』和疾步的人群,褚雨宣莫名伤感。
  泰城作为华国的第三大城市,街道的繁华和喧嚣可想而知,他在这里读大学考研呆了整整六年,也算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不过大城市变化太快,虽然他所在的祈安市离泰城很近,只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可是他已经有三年多未曾踏足这个地方了,一眼望去,竟然很难再找到半分熟悉的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贺南,或许他会在这里呆更长的时间吧。
  哎,今天想他的次数太多了,褚雨宣甩甩头,低头看了眼时间,又重新打开手中的文件,可是,这一次,密密麻麻的文字再也跳跃不到他的心坎上。
  贺南,贺南,一旦想起,便痴缠不休!
  贺南作为泰城第一大财团贺氏集团的接班人,参加完分公司剪彩礼便匆匆赶回总公司,一家合作公司的老总在等他签续约合同。
  贺老爷子上个月心绞痛的厉害,终于老老实实去医院放了两个冠状动脉支架,看情形估计还得躺十天半月,而他这个一向逍遥快活的二世祖,也终于如二老的心愿,一天到晚守着公司忙成了狗。
  “又特么下雨!”在公司门口下车后,贺南不等站在门口迎接他的助理开门便一脚踹开车门,蛮力拉扯着领带下了车,浑身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戾气。
  他唯一一个放在心尖上的人,就是下雨天给他提分手,又在下雨天离开了他,从那以后一遇下雨天他就暴躁易怒。
  深知贺南的脾『性』,一向小心伺候的助理直接升级成奴颜媚骨,声音滴水的软:“贺总。”
  贺南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大厅走:“人在几楼?”
  “在您办公室,已经候您一个小时了。”比贺南低了半头多的助理哈着腰小跑着跟上大长腿贺南,伸手去接贺南正脱的西装外套:“贺总,我给您拿。”
  “不必了。”贺南把脱下的外套搭在左臂,对前来打招呼的大厅接待随意摆摆手,刚转过手腕准备看时间,余光突然扫到一抹混在黑『色』西装堆里的白『色』身影,身姿纤瘦风雅,他心脏猛地一窒,来不及细想,便拔腿朝电梯口追了过去。
 
 
第2章 
  “艹!”贺南一拳砸在电梯壁上,他跑过来时电梯门刚刚合上。
  贺南力气大的惊人,刚合拢的电梯受撞击后‘咚’的一声颤了颤,电梯里数十人皆是面『色』大变,站在人群中低头发愣褚雨宣更是趔趄了一下。
  褚雨宣身边的梁晏托了下褚雨宣的手臂:“你没事吧?”
  “没事。”褚雨宣脸『色』苍白的站直身子,从来到泰城开始,他的心便越发慌张,尤其是进入贺氏公司之后,贺南是这里的太子爷,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幸运的碰见贺南。
  跟在贺南屁股后面跑过来的助理还未来及开口,就被贺南手上的西装呼住了脸,等他拿下衣服,只见贺南像一道光似的飞身窜进一旁的楼梯间。
  贺南跑的飞快,助理追到楼梯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贺南的身影了,只在楼梯上捡到一条深灰『色』领带。
  贺南身高腿长,真跑起来腿上功夫不比电梯慢,尤其是这种不要命的跑法。
  三楼下来两个人,六楼下来一个人都不是穿白西装的,贺南追到十二楼的时候,电梯上的人全部下来了,他气息喘重的扶着消防箱望着走廊,那抹白西装站在人群最后,正往会议室方向走去。
  白西装的身量体型、走路的姿态都像极了他的心尖人,贺南收紧消防箱上的拳头,屏息看着那抹白西装走到会议室门口时,一点点、一点点侧过身子……
  正当『迷』雾即将揭开之时,一个与之并排的黑『色』西装男人躬身礼让了下,正好挡住贺南的视线。
  “妈的!”贺南咬牙骂了一声,阴郁着脸,大步往白西装消失的方向走去。
  待所有人走进会议室,站在会议室门口迎人的项目总监正准备进门,就对上了迎面走来的贺南,他脸上讶异了一下,连忙快步迎向前,对贺南毕恭毕敬道:“贺总。”
  项目总监没听说小贺总要来参加会议,再看贺南满头大汗,衣领不整,暗暗惊讶,想也没想从西装口袋掏出面纸递了过去。
  “嗯。”贺南一心挂念着屋子里的白西装,淡淡瞥了项目总监一眼,接过面纸便错过项目总监继续向前。
  贺南随意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然后阴沉着脸整理着衬衣,然而,拐进门口时,他脚步猛然顿下:外套扔了,领带甩了,因刚才的蛮力撕扯,衬衣纽扣也崩飞了两颗。
  『操』!
  三年前被白月光甩后他巴巴的求,没脸没皮的追到国外,连他亲爹都看不过眼把他抓扔到鸟不拉屎的地方。
  三年后见到一个穿白西装的就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他堂堂贺氏企业的当家少爷是找不到人艹还是咋地!
  贺南握紧拳头的手指咯吱作响,双眼嗜血的望着深棕『色』门板,眉宇间的戾气越发深重:可是,如果里面是褚雨宣,如果是……
  “贺总……”项目总监心头开始慌,不知道这个出了名难伺候的主今天是要闹哪样:“您……”
  “刘总监。”贺南咬牙转过身来,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十分钟后,我要里面的人员名单。”
  刘总监连忙道:“是,我立马把企业表给您拿来。”
  “人、员、名、单!”贺南抓住刘总监的肩膀,把人拉近,居高临下道:“听清楚了吗?”
  有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板起脸发起飙来,才最为可怕,踮着脚的刘总监被贺南带着血『色』的冷厉眼神骇住,吭吭哧哧:“哦,好,是是,我马上。”
  说完,贺南转身走向电梯口,坐上电梯后直达68层副总办公楼。
  贺南上楼,办公室门口等待的助理赶紧迎了过去,贺南没看助理,直接抓过他手中的领带,把领带绕到脖子上。
  贺南的不耐把领带连带着脖子都扯变了型,助理向前要帮他,贺南蓦然握着领带两端朝办公室走去。
  他在褚雨宣第一次给他系领带的时候说过:这辈子我的领带只让你系,而你,生生世世只能让我一个人干。
  后来褚雨宣不让干了,但是他的领带,从没让别人系过。
  贺南进了办公室,十分钟搞定续约合同,出来送客的时候,刘总监在门外亲自候着。
  刘总监刚走向前打招呼,贺南便朝他伸出了手,二十六人的人员名单和着公司名称,贺南一眼就看到了‘褚雨宣’三个字。
  贺南又瞄了一眼褚雨宣所在的公司名称——‘祈安市盛世园林公司’,随即握紧a4纸,『逼』迫自己镇定:“会议几点结束?”
  刘总监:“十一点半结束。”
  得到答案后,贺南面无表情的转身,走进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刘总监似乎对贺南的拽『逼』高冷范儿习以为常,和助理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下了楼。
  说是休息室,其实是套百余平的一室一厅,一个开放式健身区,外加大阳台,贺南去年刚进公司那会儿没少在这儿留宿,日用品和衣服一应俱全。
  『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的贺南走进浴室,脱衣服冲了个温水澡,最后终极mode的臆想着褚雨宣在他身下哭『吟』的风『骚』样撸了一发,才进卧室挑了一身最沉稳干练的黑西装,重新选了一个墨『色』加白条纹的领带对着镜子打了个简单的四手结后,满意的对镜子里眉目冷冽、气势『逼』人的总裁范儿禁欲脸勾勾唇。
  他妈的,他就不信褚雨宣能找到比他更有钱、更有颜、活更好的男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