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2 17:10:50  作者:无人桓
  好在reborn还有理智,他飞过去一个眼刀警告沢田家光住嘴,接着从桌子上跳到纲吉的头顶之上,对他说:“那就麻烦你了。”
  纲吉虽然穿着阴阳师的狩衣,但却并没有戴阴阳师们常带的乌帽子,--纲吉的头发硬而散乱,每次戴帽子就是一场灾难,所以他平时根本不愿意戴乌帽子--reborn踩在他的头发上接着说:“下个周我们会再来一次。”
  reborn的动作十分无礼,但纲吉身边也有许多爱闹爱捉弄人的式神,reborn的这种行为和他身边的小觉或是九命猫比起来……已经算是乖巧了。
  所以纲吉将reborn顶在头顶上,仍笑着回答:“好,到时候我的式神会在神社外等你们。”
  目送两位客人离开之后,纲吉猛地松了一口气,有些孩子气地对身边的书翁开口抱怨:“原来人类中有这么爱说话的人吗?”
  书翁转了转手中的笔,没有回答纲吉的这个问题,而是问他:“您觉不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什么?”纲吉一怔,起初并没有反应过来。但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铁鼠却提醒了他。
  “啊--”纲吉懊悔地捂住自己的脸,“我又忘记谈报酬的事了!!”
  铁鼠踩在铜钱上慢慢悠悠地从他身边经过,还不忘开口补刀:“十次委托有五次忘记收钱,剩下五次中还有三次会看对方可怜而倒搭钱。纲吉大人,您不是说自己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吗?可是我总觉得……如果神社真的靠您来支撑,恐怕会越来越穷。”
  听到铁鼠这番话,纲吉更加沮丧地哀鸣一声,整个人几乎在垫子上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弱小可怜又无助。
  书翁看到阴阳师大人这么孩子气的举动,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笑过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又一肃,“大人,刚才来的那两个人,实在是很奇怪。他们说自己是为了找人而来的,但神色之中却并不慌张急迫,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也并没有急着求您找人。孩子走丢,做父亲的应该希望早日找到孩子才对,可他们的举止……真的很蹊跷。”
  “我知道,”纲吉松开捂在脸上的手,语气很平静眼神清明,“他们俩绝对不是普通人。身上的血腥气那么重,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也不知道究竟杀过多少人。”
  “但他们既然来找我们做委托,便一定是有求于我们,等到下一次,再看看吧。”
  纲吉口中‘不是普通人’的reborn与沢田家光此时刚坐上日本分部的车。
  “给你。”reborn递给沢田家光一缕头发,“拿去做鉴定。”
  沢田家光一愣,“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reborn冷笑一声,“你刚才那副模样,还能注意到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纲吉与拯救计划》:为了挽救世界基石的稳定,拯救在“自然灾害”破坏下日益严峻的家族财政危机,纲吉开始了自己的综漫快穿之旅
  然而——
  当他经历了身体缩小、妖怪兽化、玄幻篮球与杀人网球之后……
  沢田纲吉发自内心地感叹:我还是早点辞职比较好。
  篮球家教刀剑k柯南网王阴阳师都有可能掉落~
  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戳专栏收藏~
 
 
第2章 
  reborn和沢田家光如约地站在神社门口。
  详细一些说,面无表情的reborn和满脸傻笑的沢田家光站在神社门口,等待着神社零点开门,好让两人再见到沢田纲吉。
  reborn偏过头看到沢田家光脸上傻爸爸的笑容,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嫌弃,说:“你傻笑够了吗?”
  沢田家光完全没有收敛自己的笑容,“我好不容易要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了,还不能笑了吗?”
  自从彭格列医疗部证实了沢田家光和纲吉两个人的亲子关系之后,沢田家光就彻底打开了自己的‘傻爸爸开关’。如果不是因为神社只有在约定好的时间开门,其他时间都大门紧闭;恐怕沢田家光早在收到鉴定书的当天就跑过来和沢田纲吉抱头痛哭,立刻相认了。
  好不容易等到约定好的这一天,沢田家光更是早早地就等在了神社门口,等待着神社开门。
  reborn瞥了一眼沢田家光手上拎着的袋子,问他:“你带了什么东西过来?”
  “是纲吉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甜食。”沢田家光的语气中充满了怀念,“我离开日本已经太久了,都不知道那家店已经换了地方,今天找了半天才重新找到这家店。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纲吉还喜不喜欢他们家的东西。”
  reborn抬手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这一次,他没有再嘲笑沢田家光的傻爸爸心态。
  谁都知道沢田家光这些年过得有多艰难。自从十年前,他和家人被敌对家族的势力袭击之后,他就几乎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
  他的妻子奈奈受伤至今未愈,一年之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睡之中度过。
  而他的儿子纲吉更是从此失踪,下落不明。
  沢田家光时隔十年之后,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一时激动也的确情有可原。
  虽然能够理解沢田家光的心情,但reborn看着沢田家光脸上的傻笑,还是忍不住自己想要吐槽和打人的欲望。
  还好在reborn真的动手之前,零点就到来了。
  一切都似乎和上周一样,随着零点的到来,神社也跟着一同苏醒。只不过领路的人--或者说是妖,却换了一个。
  手持烟斗的烟烟罗踩着团团鬼雾款款向两人走来,停在两人面前之后,她妩媚一笑,开口说:“你们俩就是上周来的古怪客人?”
  烟烟罗盯着两人的目光微微一沉,她晃了晃手中的烟斗,接着说“童男说的没错,你们俩的确很奇怪。你们身上,有血的味道。”
  烟烟罗看到两个客人表情的骤变之后,又笑了起来,说:“跟我走吧,纲吉大人让我来接你们。”
  reborn和沢田家光一踏进神社,就敏锐地察觉到:今日神社中的气氛和上一次的完全不一样,与上次比起来,要沉闷许多。
  --当然不一样。上次他们两人在式神心中,还只是上门来求助的普通客人,而这一次他们却成了身份、动机都万分古怪的可疑人。神社中的式神们自然全都打起了十万分的警惕,纷纷戒备地看着两个人。
  神社之中安静得可怕,所有式神的目光都紧紧地跟随着两人,reborn和沢田家光走进正殿之后,三尾狐抚摸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开口:“真的有古怪--上一次被咱们这么盯着看的客人,没走几步就被吓跑了,他们俩竟然像是没有感觉一样,一点都不害怕。”
  毕竟是里世界黑手党之中的佼佼者,reborn和沢田家光如果这么轻易地就被这群式神吓跑,那他们也不必来找彭格列的十代目沢田纲吉了,彭格列直接就地解散比较好。
  两人在烟烟罗的带领下走进正殿,沢田纲吉和上周一样,端坐在殿中等待两人。
  陪在沢田纲吉身边的姑获鸟,斜倚在柱子上,握紧了手中的伞剑。对纲吉的担忧已经压过了她的本能,使得她在看到reborn这个黑西装小婴儿之后,竟出奇地无动于衷。
  “两位请坐吧,”纲吉为reborn和沢田家光倒了两杯茶,笑着接着说,“一周过去了,客人您儿子的行踪又有什么进展吗?”
  沢田家光将自己带来的点心放在桌子上,推向纲吉。“听说这家店的甜食很好吃,所以我带了一些过来,你要尝一尝吗?”
  纲吉从三岁起,就在式神们的照顾下长大,妖怪们的食物可没有人类世界中的那么丰富,所以纲吉从小到大吃过的食物种类更是有限……
  纲吉盯着桌子上的点心看了很久,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说:“多谢客人了,不过我们还是先说您的委托吧。”
  “不用了,因为我已经……”沢田家光的眼睛之中是浓郁而深切的思念,“找到我的孩子了。”
  “纲吉,你就是我的儿子,沢田纲吉。”
  在来神社之前,沢田家光想象过很多次,纲吉在知晓自己的身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会是喜是悲?是会干净利落地承认自己的身份,还是会陷入纠结与犹豫之中。
  但沢田家光从来没想过,纲吉的反应竟然万分平静--他身旁的姑获鸟看起来甚至都比他要激动许多。
  就连在翻看亲子鉴定的时候,纲吉的脸上仍然没有多少表情,安静冷淡得让人心慌。反倒是他身旁的姑获鸟按耐不住,猛地伸手扣住了鉴定书,说:“你们人类,满嘴都是谎话。凭借这真假难辨的一摞纸就想说服我们吗?”
  “我听说阴阳术中,也有可以检验血缘的法术,”reborn抬眼看向纲吉,“你应该会这种法术吧。”虽然是疑问句,但reborn的语气却是万分笃定。
  纲吉从鉴定书中抽回心思,抬头看了一眼reborn,敏锐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reborn抿起嘴,饱含深意地一笑,“因为我们比你想象中的,要更了解你一些。”
  “是吗?”纲吉像是漫不经心地反问一句,“难道不是调查我调查地更深一些吗?”
  检验血缘的法术自然有--纲吉之前在学习这种法术的时候,还忍不住向阎魔八卦过,想知道这种法术的研发者,在当年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复杂故事,才会想到发明这种法术。却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他竟然有朝一日竟然也有用上这项法术的时候。
  检验两人血缘的过程,是当着神社之中所有式神的面进行的。当沢田家光和纲吉两个人的血汇在一起,凝成一团温暖而又耀眼的光芒之后,--这是血脉相通、血缘相连的标志--式神们之中爆发出一阵小小的惊呼声。
  可是感到震惊的是式神们,发出惊叹声的也是式神们。至于当事人纲吉……他脸上仍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甚至在reborn和沢田家光讲述一切的时候,纲吉仍然是十分平静。
  在漫长的叙述过程之中,纲吉只在家光解释十年前事情的时候,插嘴问了一句,“那母亲大人呢?”——也仅此一句。
  家光脸上的表情一僵,语气也低沉了许多,“奈奈她……当年受了很严重的伤,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痊愈。我将她带去彭格列本部,接受医疗部的治疗,但即便如此,她的身体仍然很不好,所以这一次,我没有带她来找你。”
  沢田纲吉没有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
  当家光和reborn终于讲完一切事情之后,纲吉放下手中的茶杯,说:“我明白两位的来意了。”他先是看着家光。“您是希望认回我。”后来又看向了reborn,“而您是为了让我继承那名为彭格列的黑手党而来,对吗?”
  reborn嘴角一翘,露出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笑容,“理解能力不错。”
  花鸟卷戳着自己身边飞来飞去的小鸟,忍不住问:“父子相认还可以理解,可是那个……”她的话一顿,在纲吉的提示之下,才顺利地说完,“彭格列,为什么一定要找纲吉大人?”
  不管有多少式神插话,reborn始终都盯着纲吉“因为你已经是彭格列唯一、仅剩的继承人了。”
  “仅剩的?那么其他人呢?”纲吉敏锐地察觉到reborn话中的含义,“总不可能都死了吧?而且继承人……不是应该在现任首领的子嗣中挑选吗?”
  --之前就说过了,纲吉的直觉准确到了诡异的地步。除了纲吉以外的其他候选人们……还真的已经死了。XANXUS在发动摇篮事件之前,早就已经清除了所有候选人。
  reborn拉低了自己的帽檐,回答道:“九代目只有一个儿子,而他……并不适合继承彭格列。”
  以骨女为首的怨妇组--组织成员包括络新妇和清姬等人--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
  “只有一个儿子?”
  “人类的首领们,不都是花天酒地妻妾成群的吗?”
  “然后还有一大群儿子。”
  原本正在喝茶的沢田家光,被三人的几句话吓得当场呛住,猛地咳嗽了几声,才解释道:“不不不,九代目只有一个儿子,他非常洁身自好。”
  “所以……”姑获鸟的羽翅拍在桌子上,“你们是为了寻找黑手党的继承人,才来找纲吉大人的吗?”
  “姑获鸟。”纲吉伸手安慰着姑获鸟,“不用这么紧张。”
  沢田家光近乎哀痛地看着纲吉,过了很久,他才开口:“阿纲。”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却隐约带着哀叹。
  “我并不是为了其他原因才来找你的。这些年我和妈妈,都一直很想你,也始终没有放弃寻找你。”
  “我知道这时候不管我怎么说,听起来都并不可信。但是……阿纲,爸爸和妈妈,真的都很爱你。”
  沢田家光的话说完之后,房间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纲吉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沢田家光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他努力笑了笑,说:“阿纲,就算你今天拒绝了我们,爸爸也不会怪你。爸爸离开你这么,如今却突然出现,还一来就说要带你走,这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纲吉打断了。
  “不,”纲吉反手握住家光,“父亲大人,我并没有打算拒绝你们。”
  “父慈子孝的戏码演完了?”两个小时之后,当纲吉走出安置家光的偏殿之后,等候他多时的reborn倚在墙上开口。
  纲吉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他专心地将门轻轻关好,才说:“父亲大人睡着了,他看起来似乎很累。”
  “是啊,”reborn也不打招呼,直接跳上纲吉的右肩,“他昨天才从意大利回来。”
  “他确认你的身份之后,就一定要回一趟意大利,将这件事情告诉奈奈。虽然奈奈仍在昏睡之中,根本听不到家光在说什么,但他却非常固执,一定要亲口将这个消息告诉奈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