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2 17:10:50  作者:无人桓
  “如果我赢了,我只有一个要求。”
  少年清亮的声音回荡在剑道部之中,“我要你向笹川同学道歉。”
  “道……道歉?”
  “对。因为你罔顾她的意愿,擅自进行这次决斗;还因为你竟然如此不敬,将她作为任意摆布的胜利品。所以你,”沢田纲吉歪了歪头,看着持田,这种孩子气的动作在这种场合并不违和,反倒多了几分‘天真无邪的杀气’“必须道歉。”
  “说大话的本事倒真是厉害。”持田沉下脸色,握紧了手中的竹刀。不等裁判说话,他就握着竹刀向纲吉冲了过去。
  持田剑介毕竟是剑道部的主力,发狠出招时的样子,也的确像模像样。
  站在一旁的京子和山本都忍不住为纲吉捏了一把汗。
  面对持田剑介气势汹汹地进攻,沢田纲吉却不躲也不闪,而是提着竹刀迎上前去。
  没有人看清少年是如何行动的,就连云雀也只捕捉到了少年提剑而来时撒下的一地光影。在那一瞬间,沢田纲吉仿佛身带羽翅,光芒万丈,让人不敢逼视。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持田早就已经被击倒在地,握在他手中的竹刀也已经脱手,丢在一旁。
  沢田纲吉用竹刀指着仍在发呆的持田,说:“你输了。”
  reborn看着耍帅的沢田纲吉,感觉自己几乎能够用肉眼看到在场女孩子们眼中疯狂冒出的红心。
  可惜在下一瞬间,沢田纲吉的帅气气场就被打破了。
  沢田纲吉将竹刀向身侧插去,收剑入鞘。--这是姑获鸟与鬼切收招时的动作,沢田纲吉从小打到看了无数遍,早就熟记于心。
  可是很不幸的是……
  “唉?”沢田纲吉低下头看着‘啪叽’一下掉在地上的竹刀,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又不是鬼切他们,身上既没有刀鞘剑鞘收刀,也没有妖力放在竹刀上能够支撑它悬在身侧……
  所以他收剑入鞘的结果只能是……将竹刀扔到了地上。
  ‘好尴尬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云雀日记:
  某年某月某日,沢田纲吉又将我当成了妖怪,记仇。
  27:对不起,我错了,我还敢。
  ----
  为了写战斗查了半天资料,结果想了想,为什么远程阴阳师非要和人肉搏??
  @姑获鸟@鬼切@妖刀,出来砍人!
 
 
第5章 
  沢田纲吉一脸挫败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数学试卷。
  山本武站在他身边,努力安慰着看起来要崩溃的纲吉,“…起码也是有进步的,上次零分,这次27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噗。”
  纲吉愤愤地合上试卷,羞恼地说:“如果你最后不笑的话,我会很感谢你的安慰。”
  “好啦好啦,”山本武揽过纲吉的肩膀,“只是一场考试而已,阿纲不要这么伤心。想想开心的事儿啊,比如阿纲的古文和历史都很好啊,这两次都是全班第一呢。”
  ‘能不好吗?’纲吉收好书包之后,被山本武揽着向外走去。‘从大天狗到辉夜姬,谁不是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如果连这两门都考不好,我干脆退学算了。’
  山本武拉着满脸沮丧的沢田纲吉向校门口走去,试图宽慰自己的好友。而沢田纲吉也一直沉默地听山本武说话,直到他看到那个站在校门口的身影。
  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地缚灵’之后,纲吉的瞳孔猛地一缩,连走路的动作都慢了下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见到这位地缚灵先生了,他真的很好奇,这位先生想要做什么。
  沢田纲吉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中的符咒,思考着该如何在不惊动旁人的前提下暂时收服这位地缚灵先生。
  可是在纲吉想出办法之前,山本武就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云雀恭弥。
  “阿纲认识云雀学长吗?”
  沢田纲吉一怔,下意识地反问:“云雀学长?”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云雀恭弥转头看向两人,皱了皱眉。
  云雀恭弥的威慑,是足以涵盖整个并盛中学学生的。山本武见他看向两人,便条件反射地拉着沢田纲吉继续向外走去。
  但沢田纲吉却猛地挣扎了起来,又问了一遍,“不……等等,你刚才叫他云雀学长?也就是说,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山本武茫然地看着沢田纲吉,“对啊,阿纲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他是地缚灵或者什么有求于我的妖怪……
  沢田纲吉站在校门口,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鼎鼎有名的小阴阳师大人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专业素养。将普通人错认为妖怪,最差劲的阴阳师都不会犯这种错误。
  此时此刻,纲吉只能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莽撞地对这位学长出手。否则的话……
  一想到那副场景,沢田纲吉就恨不得立刻躲进椒图的壳中,最好一辈子不出来了。
  让纲吉摆脱窘迫尴尬心情的,是一声轻呼。
  “纲吉。”
  等在校门口的高大男子缓缓走来,即便暂时隐去了平时悬在身旁的星辰与巨龙,他的气势和容貌依然非常显眼,引起一阵惊羡的目光。
  在来人的威严之下,还未散去的学生们都下意识地为他让开道路,犹如摩西分海一样,气势汹汹。而他却从始至终都未曾将目光看向别处,而是只落在沢田纲吉一个人身上。
  “荒。”纲吉收起刚才沮丧的表情,笑着仰起头看着走向自己的神明大人。
  荒伸手接过纲吉的书包,沉声说:“我们该回家了。”
  “嗯,”纲吉回答完之后,又看着山本武,说:“那阿武,我们明天见。”
  “啊……明天见。”山本武收回自己的目光,对纲吉说。
  等到荒和纲吉离开之后,山本武仍然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在两人并不相熟的时候,山本武曾经觉得沢田纲吉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而随着两人变得越来越熟悉,山本武才发现,沢田纲吉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神秘难测。
  沢田纲吉像是一场轻飘飘的梦,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但同时又会担心如果太过靠近,会戳碎这一场梦。
  荒带着沢田纲吉回到神社之后,引来了式神们一阵羡慕嫉妒恨的注视。
  神社之中每日都会有不同的式神来侍奉纲吉,可是这些日子来,只有荒一个人走出神社去接纲吉放学。
  原因也很简单,荒只要换了衣服,收起自己身旁的漂浮物,便能够伪装成人类。可是其他式神们……诸如小鹿男清姬山兔之类的动物式神,不管多么努力,也不可能成功效仿荒的行为,伪装成普通人。
  “数学27分的沢田纲吉同学。”吃过晚饭之后,reborn出现在纲吉的房间,“你该开始补习了。”
  “啊--”沢田纲吉痛苦地捂住脸,抱怨道,“我好不容易才忘了这件事,你怎么又提起来了?”
  “很显然遗忘和逃避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reborn将厚厚的一大摞数学题放到纲吉的桌子上,“补习才是。”
  沢田纲吉强打着精神翻了几页题目,很快又耸下肩膀,趴在桌子上对reborn说:“人类的幼崽们真可怜啊,每周都要考试,周考之后每个月还要有月考,月考之后半年还要再考期末,期末之后还有升学考……哪像我们阴阳师,只考一次,就能终生就业。”
  “你也是人类。”reborn淡淡地开口。
  听到reborn这句话,沢田纲吉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沉默地直起身子,心不在焉地翻着面前的题目。
  reborn知道,这是沢田纲吉表达抗议与拒绝的方式。
  即便reborn和沢田家光将纲吉带到了人类世界,让他作为一名普通学生在并盛中学中读书,但沢田纲吉却仍然与人类的世界格格不入,从内心深处起,他就不认为自己是人类。
  如果是在教导其他人--比如沢田纲吉的师兄,曾经受苦受难的某金发男子--reborn在遇到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嘴炮与枪声齐飞,狠狠地教训自己的学生一顿。
  可是这些招式方法在沢田纲吉身上完全行不通。
  沢田纲吉是一个非常执拗的人,那些简单粗暴的手段,只会激起他的天生反骨。
  所以reborn很明智地转移了话题,“想点开心的,人类的世界又不是只有考试,还有许多出其不意的惊喜。”
  “惊喜?”沢田纲吉一怔,下意识地看向reborn。
  reborn想到在他的安排之下,下周就能出现在并盛中学的□□oking bomb狱寺隼人,就忍不住勾起嘴角一笑,“是啊,惊喜。”
  只不过,也许对有些人是惊,对有些人是喜。
  沢田纲吉听完reborn的话之后,发了一会儿呆,猛地站起来,翻看着日历,突然轻声说:“还真有惊喜……”
  “嗯?”reborn挑了挑眉,目光灼灼地看着纲吉。--难道沢田纲吉的超直感已经能够达到未卜先知的地步了吗?
  “明天晚上就是一年一度的百鬼夜行,”纲吉合上日历,语气欢快,“家里的式神们也终于可以出门了。”
  “……”说完之后,纲吉凑近reborn,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表情,“你刚才是不是失望了?为什么?”
  “我只是觉得,我真的不能够用对待普通人的要求来对待你。”
  两人刚说完这些话,童女就敲了敲门,说:“纲吉大人!温泉已经清理好了,您可以去了。”
  纲吉温柔地揉了揉飞进怀中的童女,“好,辛苦了。”
  童女从纲吉怀中探出头,看了看摆放在桌上的数学题,问:“纲吉大人在看什么?”
  “嗯……数学题。”
  “哇,”童女发出一声惊呼,好奇地追问,“什么是数学?”
  纲吉迟疑一下,努力用尽量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比如1+1,童女有一个苹果,我又给你了一个苹果,你现在有几个苹果了?”
  童女想了想,突然高兴地回答:“没有啦!”
  “……为什么?”
  “因为好吃的东西都要送给纲吉大人!”
  童女稚嫩却又真挚的话,让纲吉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低下头又摸了摸童女的羽毛,夸道:“好乖。”
  等到童女被姑获鸟带走之后,纲吉脸上仍带着笑容。
  --笑容一直维持到reborn开口。
  “你太过宠爱他们了,你有没有想过,等到你离开日本之后,他们该怎么办?”
  沢田纲吉的脸色猛地一冷,“所以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会离开日本,不会离开神社。”
  “从一开始,你们就该去物色其他继承人。”沢田纲吉看向reborn的目光变得很冷,“而不是在我身上白费心思。”
  不等reborn反驳,沢田纲吉就站起身,走了出去,声音中仍然带着一丝寒意。“我该去沐浴了。”
  “蠢纲。”reborn沉下脸色,看着紧闭的房门,不悦地开口。
  沢田纲吉太看重感情,也太看重他的式神们,这对于阴阳师纲吉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彭格列的继承人来说,却是致命的弱点,
  “reborn……”刚刚还一言不合就摔门潇洒而去的沢田纲吉突然又怂巴巴地凑在门口,头上那其实并不存在的兔子耳朵也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看着reborn,“我突然想起来,老师说我的试卷需要找家长签字。”
  “……”reborn在里世界时,也曾经无数次地签下过自己的名字,有时是在任务完结报告末尾,有时又是战损总结之上。不管是什么,那时候他的每个签名背后,总是沾染着无数敌人的血泪与哀鸣。
  这是第一次,有人求他在试卷上签名。
  --而且还是一张不及格的数学试卷。
  reborn心情复杂地看着沢田纲吉递上的试卷,艰难地开口:“姑获鸟呢?我觉得她一定很乐意作为你的家长来签这个字。”
  “她和犬神听说我需要监护人签字,都立刻跑走了。说要从今天开始加紧练字,学习人类的文字。”此时的沢田纲吉哪还有刚才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模样?乖巧得像是一只被生活扼住后颈的兔子。
  当沢田纲吉拿着签好名的试卷离开之后,reborn挫败地放下手中的钢笔,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对列恩说话,“这一定是我职业生涯中的耻辱。”
  作者有话要说:  27:我,沢田纲吉,就算十连r,就算一辈子抽不出ssr,都不会去当什么黑手党。
  270:真香。我爱彭格列。
  玩个梗哈哈哈
 
 
第6章 
  今年的百鬼夜行,是在这个周五晚上。
  勤勤恳恳按时上学的沢田纲吉发现这件事情之后,长松了一口气。--还好正巧在周五,他不用在通宵参加百鬼夜行后的第二天,再苦逼地早起上学。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两者之别犹如鸿沟,不可逾越。只有在这一年一度的百鬼夜行之中,妖怪鬼神们可以卸去伪装,步入人间。
  沢田纲吉领着一众式神们离开神社的时候,特地转身看着reborn问:“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百鬼夜行很有意思,也很好看的。”
  “……很好看?”reborn抬头看了看外面犹如寂静岭一般恐怖阴森的环境,突然对纲吉的审美能力生出了浓重的担忧之情,他伸手压低了自己的帽檐,说:“不。我对这些没有兴趣。”
  听到reborn这么说,纲吉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吧,那我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