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2 17:12:21  作者:谁舞

   《穿越时空的旅行者》作者:谁舞

 
  文案:夏润原本是个爱吐槽的普通三好青年,却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被拖入了平行世界,和一个深宅共用身体。
  夏润:好奇心害死猫……古人诚不欺我,我以后再也不好奇了,让我回去好不好QAQ#每天一觉醒来都变成了另一个世界##我想回家……#
  #都是穿越,为什么我没有金手指只有死宅?#M:……我能听见。
  夏润:!!!大佬我错了,你是我金大腿!求成为腿部挂件!T_T
  ————————————
  食用指南:无CP,流水向,是一个普通人在大佬的影响下,慢慢成长中,最后自己成为大佬的故事。
  目前世界:
  暗 网:血腥真人逃杀直播秀 (已完成)
  星光深处:未来世界、虫族盛宴 (已完成)
  妖魔都市:忽然性转,进击的妖怪 (已完成)
  上 界:剑三门派,另类修仙 (已完成)
  诸神的黄昏:真假世界,谁主乾坤 (已完成)
  山海异闻录:擒个妖降个魔,养娃日常 (已完成)
  网红主播成名史:性感主播,在线咸鱼 (已完成)
  王座之战:你是我的spirit?是的,主人 (已完成)
  二哈的忧伤:我要吃肉,不想种田!(已完成)
  毁灭与新生:完结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幻想空间 异世大陆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润,M ┃ 配角: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 ┃ 其它:时空,快穿,幻想,科幻,异世,夏润,M
 
 
第1章 起始
  夏润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逆境都能积极乐观应对的好青年,直到他遇见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一脸懵的站在一条昏暗拥挤的小巷子里。
  低头看看,左手拎着一袋小白菜,右手拎着一袋鸡蛋和五花肉,再看看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夏润发现自己完全乐观不起来了。
  我这是在那里?
  夏润努力回忆,一时间犹如打开了闸门,纷乱的记忆从脑海里汹涌而出,刺激得大脑生疼。
  他抱住自己的脑袋,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充斥在大脑的每一个角落,耳边的声音渐渐淡去,视力变得模糊,在一片刺目的白光中,一幅幅杂乱的画面呈现在他的眼前,最终定格在一座盛开着火红玫瑰的花园里,修剪整齐的草坪上,几株红枫树在微风中轻轻摆动着红里透绿的叶片,发出细微的“沙沙”声,视线缓缓推进,花园深处娇艳的红玫瑰丛中,一栋刷着蓝白色漆面的二层小洋楼屹立其中,娇红与蓝白的色泽搭配,看起来的十分温馨。
  他记起来了!就是这里!一切开始的地方!
  夏润是一名医学院临床系的大四毕业生,刚刚走出校门,准备休息个一两个月,出去旅个游,再到附属医院去实习,结果旅游计划还没展开,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梦境打乱了。
  那时候的他,一连十多天都梦到同一个地方,特别是这个梦醒来后不像以往的梦那样被慢慢淡忘,而是越来越清晰,简直像是根植在脑海里一般,让他忍不住尝试查找梦里的那个花园,似乎冥冥中真的有命运在指引,经过十几天的努力排查,竟然真让他找到了!
  翻过低矮的白色篱笆,穿过开的正艳的红玫瑰,他走过修剪整齐的草坪,停在别墅旁那株最高大的红枫树下,树下的草坪上,摆放着一张红木圆桌和两把秋千椅——这一切都和梦中的一样!
  他呼出口气,好奇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
  夏润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骨子里充满了冒险精神,对未知事物有着满满的好奇心和探知欲,这种精神已经渗入到了每个夏家人的基因里,为了一个荒诞的梦,和一个不确实的感觉,他能锲而不舍的调查了十几天,不计后果的找到梦里的花园。
  不,不单单只是好奇,也不单单只为了那连续十多天虚无缥缈的梦,那强烈到要冲破心脏,破胸而出的预感,还有梦的背后,那冥冥之中隐隐的宿命感,犹如披着神秘莫测的面纱,准确撩拨着他内心最敏感的那一点,诱惑着他不停的去探索。
  这,才是促使他来到这里的最强动力!
  夏润围着椅子转了几圈,找遍了树下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他抬手看看表,五点四十五分,现在已经过了在梦中看到的时间。
  失望地叹了口气,夏润放弃了继续搜索,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他不得不走了,这个点已经是下班时间,别墅的主人随时都可能回来,他可不想因为私闯民宅被扭送公安局,再灰溜溜的被父母领回去,那样绝逼会沦为全家的笑资,够他那个“小魔女”一样的妹妹笑他一整个夏天了!
  要不……等明天再过来看看吧。
  这样想着他站起身,就在这瞬间,他眼角的余光猛然接收到什么,一个闪光点犹如一颗流星划过眼角的视网膜。
  夏润疑惑得转头看去,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歪歪头,稍稍调整了身体的角度。
  那一刻,一阵酥麻从夏润的脚底直冲上头顶,他浑身的汗毛刷的竖立起来,冷汗津津流出。
  夏润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形状姣好的桃花眼,从这个角度看去,一条细长的裂缝盘踞在空气中的某个平面上,中心点不断向内塌陷,慢慢形成一个黑色的旋窝,一个个小光点从边缘破碎跌落,然后拖着细微的光焰,无声无息地消散在空气中,裂缝一点点扩大着,看上去就像一面正在内塌的多米骨诺牌墙,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三尺宽的黝黑空洞。
  夏润站直身体,视线的角度微变,空洞刹那间消失,那块空间十分正常的显示着它之后的草地和蓝白色的墙壁,就像刚刚看到的只是他的错觉。
  但当他再次调整角度,那个空洞正安安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默默扩张着。
  夏润头晕眼花得蹲下来,心率过快引起的大脑供血不足让他已经无法保持站姿,他用颤抖的手臂环住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抿抿苍白冰冷的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几乎要蹦出胸腔的心脏稍稍平静一点。
  天啊!他看见了什么?!这个裂痕竟然是在空间的一个平面上的产生的!难道我们的世界果然是由多个平面组成的吗?就像是二维空间一样,也可以用坐标和象限来标注吗?看不到空气中的平面,只缘我们身在其中,无法察觉吗?!
  那么更高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个空洞的另一边又是什么呢?
  无数个问题萦绕着夏润,让他激动不已,但同样也无所适从,就像二维无法想象三维一样,他无法想象这些问题背后的那个答案,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感官,他的认知!
  他忽然想起那个著名的假设学说:假设想囚禁一个二维生物,只需要在二维里画一个圆圈即可,因为只要是存在于这个纬度的生物,都无法认知到三维空间,因此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个圈。
  也许现如今他的世界"圈"开了一个缺口,而他要走出这个"圈"吗?
  或许他应该把这个拍下来交给政府,由政府来研究!夏润的理智这样告诉他。
  但他紧接着在心里反驳:那他该如何解释自己发现它的经过?要知道他此时此刻正站在一个归属私人的小花园里,而他并没有得到主人的邀请——种花民族共和国对于个人财产保护的法律可是很严格的!
  夏润挣扎了十几秒,根本挪不动自己的双腿。
  是的,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缘由,真正的让他割舍不下的是那无法停止想要看看"圈"外的念头,这个念头在他的心底如蔓藤般疯长,将他的理智紧紧缠绕,勒紧,骨子里的冒险精神鼓舞着他,给以他无限的勇气,他就像被赛壬美妙歌喉迷惑的水手,为其中绮丽和飘渺的未知所沉醉,哪怕即将踏进的是万丈深渊,也无所畏惧!
  盯着这条神奇又诡异的裂隙许久,最终好奇心和探知欲战胜了一切,夏润折下一条树枝,又拆下自己的鞋带,把手机绑在树枝上,点开录像功能,然后小心翼翼的探进裂隙。
  与此同时,一阵剧烈的吸力顺着树枝传递了过来,夏润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无法抗拒的力道连带着扑进了那个裂隙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一分钟后,这个裂隙像是倒带的录像,光点般的"多米骨诺牌"们从虚空中一一出现,由外而内修补了这条裂缝,最终完好如初,了无痕迹。
  太阳已经坠到了天边,金红的霞光铺满了整个天地,红枫树沐浴在灿烂的余晖中,惬意的舒展着枝叶,一只狸花猫从红枫树上跳下来,它在夏润消失的地方停住脚步,低下头,抽动小鼻子嗅了嗅,歪歪头疑惑地"喵"了一声,接着甩了甩尾巴,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回红枫树,然后窜上树枝,隐进了茂密的枝叶间。
 
 
第2章 暗网1
  纤长的睫毛蝶翼般抖了抖,他慢慢睁开眼,忽然涌入的亮光让他不适应的眯起眼。
  在绽开的白芒中,夏润隐约感觉到有只手在推他,耳边像是隔了一层薄膜,“嗡嗡”作响。
  “……你没事吧……”
  夏润转头看向说话的人,桃花眼里还带着一丝迷离,等他眨眨眼,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侧过头,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地上,原本提在手里的菜撒了一地,一个面相和蔼的中年男人正蹲在他身边,一脸的担忧。
  “小伙子,你没事吧?要不要俺帮你叫辆救护车,啊?”中年男人操着一口方言问道。
  夏润有些恍惚的爬起来,勉强笑了笑: “不用……咳咳……”
  一开口,喉咙撕裂般疼痛起来,夏润愣住,他的喉咙怎么了?!
  “真的没事啊?刚刚可听到你叫的很凄惨,吓了俺一跳,俺还以为杀人了。”中年男人担忧地说。
  夏润抚着喉咙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很好。
  “小伙子,平时要注意锻炼身体,你看你搬来三个多月了,俺都没见你出过几趟门,这样不好,得改改。还有啊,年纪轻轻的别总冷着一张脸,一点朝气都没有,多出门透透气……”中年男人语重心长的唠唠叨叨,见他真的没什么事,就示意跟着他往小巷子深处走去,“……你要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俺说,俺可不是网上说的那种除了收钱啥事不管的甩手房东……”
  “等等!”捕捉到几个关键字眼,夏润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你是我的房东?”
  “是啊。”
  “我搬来三个月了?”
  “对啊,三个月前不是你自己和俺签的合同吗?俺的记性可好了!”房东纳闷地转头,看看夏润,发现他脸上惊恐的表情并不作伪,“你真的没事吧?”
  夏润还震惊在‘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是不是我自己’的自我拷问中,闻言连忙收敛起崩溃的心情,故作轻松地笑笑:“哦,我记起来了,对不起,我刚刚摔懵了。”
  他可不想在什么都没弄清楚前,就被送到派出所或者精神病医院之类的地方。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房东转回头继续向小巷的尽头走去,后面这段路他没有再开口说话,可能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这个房客今天有些奇怪,和平时不太一样,有点网上常说的精神分裂的那种感觉,生怕再聊下去,这个年轻人又蹦出什么更莫名其妙的话语。
  所幸小巷不深,这种怪异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他们很快就走到尽头了,那里有栋陈旧的四层小楼,房东打开防盗门,向楼梯指了指:“小伙子,快回去吧,记得别总呆在屋里,多出来走走。”省得宅出什么心理问题,再这么下去,俺可不愿意把房间租给你了。
  后面的话房东没有说出口,不过夏润看明白了他的眼神。
  谢过房东,夏润硬着头皮走上楼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房间在几楼,又不敢再去挑战房东大叔变得敏感的神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伸手摸摸口袋,夏润从一边的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和一个钱包,另一边摸出了一个崭新的手机。
  手机屏幕是锁屏状态,他试了试左手食指的指纹,竟然打开了,看来和他的习惯差不多啊!仔细查看了图库,他在寥寥无几的几张图片里看到了刚刚房东说的租房合同的照片。
  303 ,看来在三楼。
  走上三楼,夏润还在考虑没有门牌号该怎么办的时候,潜意识里的惯性让他停在中间的那扇门前。
  是这里?
  夏润试着插,进钥匙,果然是匹配的。
  这是一间普通的一居室,房间的摆设非常简单,一张单人床,棕色条纹的床单干干净净,被子整齐叠放在床尾,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是一大摞书籍和一个笔记本电脑,窗户开着,深色的窗帘在温和的风中微微飘动,一盆不知名的小花在窗台上开的鲜艳,散发着淡淡的暗香……
  整个房间虽然简陋却洁净整齐,完全不像一个几乎不怎么出门,一宅可以宅三个月的宅男的房间!
  关上门,夏润快步走到洗手间,忐忑不安地看向镜子。
  镜子里,一个白净俊美的青年默默回望他,眉眼清隽秀丽,桃色的薄唇微抿,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因为震惊瞪得溜圆,配上黑白分明的眸子,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夏润急忙拉开衣领,找到了锁骨上那一小块淡色的花瓣形状胎记。
  弯腰卷起裤腿,果不其然在膝盖上看到两块比皮肤颜色稍浅的疤痕——这还是他小时候留下的——据说他小时候不知为什么,身体不好爱生病不说,还老是平地摔,膝盖总是伤叠伤,因此在两个膝盖上都留下了无法去除的伤疤。
  没错了,长相一样;胎记,伤疤的位置也都一模一样,这分明就是他自己的身体!
  既然如此,那之前在他身体里的是谁?又是谁和房东签订的合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细思则恐,冷汗顺着脸颊流下,夏润被惶恐不安所笼罩,他双臂环抱住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身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还要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还在自己的世界。
  拿出手机,他拨打了家里的座机号码,结果显示是空号,再拨打父母和妹妹的手机,接听的根本不是他熟悉的人,不甘心,再次拨打他记得的朋友、同学、老师的电话,不是人不对就是空号,用手机打开网页,新闻里的国家领导人都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名字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