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2 17:15:45  作者:蔻红

   《抠门夫夫种田记》作者:蔻红

 
    文案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父亲去世,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小哥儿当机立断决定趁着热孝给自己招上一个倒插门夫婿来保住家业。而这个大山里捡来的失忆的男人,无疑成了最好的人选……
  男人高高大大,身体壮实,不说别的,下地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又什么都不记得了,沈慕心思一动,便骗这人是自己是他的夫郎……
  于是 过上了自以为奴役男人的幸福生活…家产算是保住了,但这便宜丈夫为什么老往他床上爬??QAQ
  宋·打小抠门从不吃亏·柏:(脱衣服)成亲可不只是过个户而已
  -------
  圆房后的第二天早上。
  沈慕向宋柏摊开小爪子。宋柏立刻上交全部身家。
  沈慕:(^.^)y太棒了,他的钱都是我的了!
  宋柏:(^.^)y太棒了,钱和人都是我的了!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慕,宋柏 ┃ 配角:刘氏 ┃ 其它:
 
  ===========
作品简评: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在父亲被二叔害死后,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独当一面,并决定趁着热孝给自己招一个上门夫婿来保住家业。而这个大山里捡来的英俊男人,无疑成了最好的人选……男人磕了脑袋,什么都不记得了,沈慕心思一动,便骗这人是自己是他的夫郎……自此,展开了一段天作的姻缘。文是一篇架空古代农村背景的典型种田文。风格诙谐幽默,主角性格鲜明有趣。作者文笔朴实,行文流畅,平铺直叙出一副鸡犬相闻、沃野千里的乡村绘卷。攻受的感情也在这平淡温馨的乡村生活中逐渐升温。此外,攻的“见钱眼开”与受“抠门”的性格,更使得人物形象丰满立体,惹人喜爱。
 
第1章 沈老大出殡
  沈家老大今日出殡。
  沈老大的丧事办得很是风光,可再风光,不到四十的汉子也是说没就没了,留下孤儿寡母任人欺负。这村里头的人提起了,谁不叹一声可怜?
  而现在,灵堂上还在上演一出“热闹”的事儿。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谁对谁错村里人不好说,但大家看着沈老大唯一的哥儿沈慕,那眼神多半都是同情的。不为别的,沈老大刚死、出殡前村里就传出了不少风言风语,说沈慕的二叔要趁着热孝把沈慕嫁出去,为的就是沈家的房子、地,和沈老大用命换来的三十两银子!
  这得多狠的心啊。村里年老的婆婆、么么们都不禁感叹,这哪里是亲叔叔做得出来的?老爷子们也无不背着手摇头叹气的。可唏嘘归唏嘘,谁也不会上赶着去管别人家的闲事讨人嫌,顶多叫自家孩子去沈家吊唁的时候,多多劝慰劝慰沈慕母子就是了。
  而现在,灵堂里正乱作一团。沈老大的爹娘,也就是沈慕的爷爷奶奶,带着沈老二和沈老二生的二小子沈二狗,正跟沈慕对峙着。灵堂外头还站着沈老二的媳妇,和沈老二剩下的几个孩子,把门口挡得严严实实的,惹得来的吊唁的宾客们垫着脚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屋里瞧热闹。
  几个抬棺的汉子都是沈慕特意从镇上请来的专业丧葬班子,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摸着脑袋问沈慕:“沈家小哥儿,这是起灵还是不起啊?”
  沈慕还没说话,沈老二就色厉内荏的叫道:“我看谁敢起灵!”
  为首的汉子就有些不高兴了,他们收谁的钱为谁办事,这是谁啊,又没给他们钱,凭什么跟他们嚷嚷?
  要不是怕主家不高兴,这几个汉子当时就能教沈老二重新做人。
  沈慕站在灵堂中央。他过了年才十七岁,因为是个哥儿,个子长得并不高,低他爷爷小半个头。可输人却不能输了阵,此刻披麻戴孝站在灵堂前,面色冷峻,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也冷的惊人。嘴角却勾起一个恶劣的弧度,对着来人恶狠狠道:“真是可惜,你们来晚了。”他往旁边让了两步,露出身后当着的,地上摔碎的吉祥盆。
  沈老夫妇的面色微变,还未开口,沈老二最沉不住气,几乎是气愤地指着沈慕的鼻子:“你怎么敢?你凭什么摔盆?”沈老娘嘴角往下撇了撇,很是赞同自己小儿子的话,沈老汉也背着手铁青着脸,一副指责的样子。
  这村中摔盆是有讲究的。谁摔了盆儿,谁承嗣。在他们看来沈慕这个小哥儿是没资格摔盆的。
  “凭我是我爹的儿子。”沈慕看也不看沈老二这个跳梁小丑一般的男人,而是回身指挥着请来抬棺的几个人,准备起扛。“让开,别挡了我爹的路。”
  “不准扛!不准起棺!”沈老二气急败坏地拦着门不让,“你摔的不算数!你一个哥儿,你算什么儿子?你摔了盆儿,你爹就是到地底下也不能安生!”
  听见沈老二居然敢咒他爹,一直无视他的沈慕难得赏他几句话:“我呸!我不算儿子,难道你儿子算我爹的儿子?”沈慕嘲讽地看向一旁站在沈老汉身边、脸涨得通红的沈二狗,当即把他们的遮羞布给捅破了。沈二狗是沈老二的二儿子,今年也十五岁了,长得倒是高高壮壮的,可竟然还拖着一长条的清水鼻涕,沈慕心里一阵犯恶心,就这么个人也妄想给他爹做嗣子,他爹得恶心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站在旁边半晌不吱声,铁青着脸的沈老爷子说话了:“什么你呀我呀的,这是你二叔!你爹就是这么教养你的,也难怪你不知道规矩!老祖宗的规矩,没儿子,就得亲侄子给摔盆。也正好就把二狗过继到你爹名下,也算不断了你爹的香火。”说着还睨了沈慕一眼:“你是个哥儿,早晚嫁出去就不是我们老沈家的人了,不能顶门立户。”
  站在门口挡着门的沈老二媳妇闻言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跟自己小儿子耳语几句,那孩子便飞也似的往院子外头跑了去。
  这摔盆,并不是普普通通把盆子往地上一摔就得了,背后有的是事儿。这摔盆的人得是死者最亲的子嗣,往往是长子或者长孙,谁得了这个摔盆的活计,这家里一大半的家产就是他的了。
  沈家众人打的什么主意,沈慕是一清二楚。村里确实有这规矩,没儿没女的老人去了,谁给摔盆谁就能得了老人的一半家产。但其实真正这么干的人少,除了那些孤寡老人也不在乎身后家产给了谁,往往有些没儿子但有女儿或者哥儿的,女婿也能摔盆。哥儿摔盆的也不是没有。那些上赶着要给人摔盆的,为的就是那一半的家产,吃相极为难看。
  而眼前的这些人贪婪的嘴脸,怕是一半的家产都喂不饱他们。
  沈慕做出受教的样子,点点头:“爷爷说的是。我爹苦了这一辈子,我可不能让我爹没人继承香火。”他看了一眼面带喜色的沈老二,冷笑道:“不过这人选我可不同意。”
  “老爷子都发话了,你凭什么不同意?!”沈老二又急又气,要不是当着这么多村里人,又是在他哥的灵堂上,他真是想上前给这个多事的侄子两嘴巴!
  “就凭是你害死我爹!”沈慕瞠目欲裂,死死瞪着沈老二,“就凭我爹没了你们一次也没来看过,就凭我知道你们打得什么心思,就凭他,”沈慕指着呆立在一旁畏手畏脚的沈二狗,“没守过灵没居过丧,怎么,想来这里摔个盆儿就白得我们家家产?你想得美!我就是把家产捐给村里做族田,也不会给你这个害死我爹的凶手!”
  “你少胡说!我才没有!”沈老二脸涨得通红,沈慕声音不小,这几句话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外头院子里,看热闹的村民立刻议论了起来,声音大的几乎要把沈老二辩解的声音都盖住了:“大哥是自己跌到石头上死了,不关我的事情,你少血口喷人!”
  可是声音里透着的虚实实在在表明,就算沈老大不是他害死的,和他也脱不了干系。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沈老二在赌坊里赌输了银子,还不上银子来赌坊的人就威胁说要剁手剁脚。但其实赌坊的人要他的手脚有啥用?只是威胁人的手段罢了。
  赌坊的人到沈家门上也要过几次帐,可这沈家二老也是够嘴硬奸猾的,赌坊的人来了几次都没翻到沈家的房契地契。便想要真剁了沈老二的手脚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沈老二吓得尿了裤子,当即说自己大哥在镇上的书院教书,有钱。
  赌坊的人也没细想,便带着沈老二去了镇上找沈老大要钱。沈老大自是不愿意给这个向来不睦的弟弟还债,况且他们已经分家了,凭什么他还要给这个弟弟擦屁股?当下便争执起来。
  可赌坊的人才懒得听他讲理呢,只当他们一家子都耍赖不想出钱。争吵之间也不知道是谁先推搡了起来,沈老大跌了一跤,头正巧撞在书院门口的石狮子上,当时就断了气。
  书院的人慌慌忙忙报了官,又叫人回沈家屯请沈老大的家人过来。等沈老大的媳妇刘氏和沈慕得到消息赶到镇上,沈老大的身子都硬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篇新文。《北方有家人》里主角儿子的故事,求收藏~=3=~
 
 
第2章 吉祥盆儿
  是沈老二把赌坊的人引去了书院,才导致沈老大横死。在沈慕看来,可不就是沈老二害死了他爹么?如今这沈老二还敢在沈老大的灵前欺负他留下的孤儿寡母,也不怕沈老大的魂魄半夜去找他要个说法!
  沈家老夫妇的脸色也难看极了,家丑不可外扬,沈慕就这么大声的嚷嚷出来,可是丢尽了他们老沈家的脸面。沈老娘眉毛一竖,就要开口责骂沈慕,这时门外响起一声咳嗽声,是沈慕的母亲刘氏引着老村长和几个沈氏家族的族老站在门口。沈老二的媳妇早不知被挤到哪儿去了,看热闹的人也散开了些,给族老们让出了路。
  见来的是老村长,沈老娘竖起的眉毛顿时耷拉下来,连人都缩到自家老头子身后去了。
  “这是干啥呢?这时辰都到了,怎么还不起扛出门?”老村长看了看屋里站着的几个人,神色很是不愉。最后扭头对沈老爷子道:“老五啊,我知道文小子没了你心里不好受,舍不得。我也舍不得,可这时辰也到了,就别让文小子等着了。”
  沈老汉行五,村里人尊称他一声“五爷爷”“五叔”,老村长却是他大堂哥,打小积威甚重。长大后大堂哥又成了村长,沈老汉心里是有些怕他的。可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沈老汉也不愿意快要到手的钱财飞了去,硬着头皮道:“就要起棺了,这不二狗还没给他大爷摔盆呢,摔了就起棺。”
  沈老二的三儿子狗蛋是个机灵的,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瓦盆,往他二哥手里一塞。沈二狗立刻心领神会,拿着盆儿就往前走。
  “等等。”老村长皱了皱眉,盯着沈二狗手里的瓦盆,“二狗,你拿得这是啥盆儿啊?”
  这起棺前摔的吉祥盆可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盆子都能摔的,得是办丧事之前特意买的特质的盆子,盆底儿钻了窟窿的才行。有传言说人死后得把生前用的“苦水”全部舀干喝净,方能投胎转世,不然就得一直在地府受苦。后人为了让自家老人快些舀干苦水,就在吉祥盆下钻了窟窿,苦水就顺着窟窿流出去了,可以蒙骗过鬼差,意为让老人在地府少受苦。
  而沈家提前预备的盆儿已经被沈慕摔了,一时半刻哪儿去再弄一个来?所以此刻沈二狗手里拿的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瓦盆,盆底儿并没有窟窿。
  几个族老闻言也凑了过去,看见了沈二狗手里的普通瓦盆,一个个拄着拐杖骂人:“糊涂啊!”有那脾气爆的已经伸手扯住了沈二狗,拦着他不让他摔盆。
  老村长脸色也青了,哆嗦着手指着沈二狗手里的瓦盆劈头盖脸的朝着沈老汉一顿骂:“就是文小子之前和你有些不痛快,这人都没了,你当爹的怎么能这么狠的心,让他到了地底下也喝不完苦水?”
  沈老汉五十多岁了,年纪大了往日在村里也多受敬重,多少年没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偏偏骂他的人是他大堂哥,他又不能回嘴,一张脸憋得通红。
  老村长又偏过头对着沈慕:“慕哥儿,你爹这后事办得这般体面,你怎么也不知道给他备个吉祥盆?”
  沈慕眼眶有些热,他如何不知道这是老村长在暗地里帮他呢?连忙让开自己身后挡着的,已经摔了的吉祥盆:“预备下了,跟大湖村王师傅家定的,底下钻了四个眼儿的。刚才就已经摔过了,这就要起棺来着。”
  沈慕一让开,几个族老也瞧见了沈慕身后已经摔过了的吉祥盆碎片。再看看沈二狗手里拿着的瓦盆,都是活了几十年的人精了,谁心里还没个谱?
  沈老二眼见着情况不利于自己家,急忙开口:“大堂伯,不是,这一个哥儿怎么能摔盆呢?还是得咱老沈家的根儿才能摔这盆儿啊……”
  然而在场的人没一个停下来听他的话的。他爹就算了,他一个小辈,还是个最不成器的小辈,老村长和族老没一个愿意搭理他的。
  “既然已经摔过了,这还闹什么呢,赶紧起棺吧,别耽误了文小子上路。”老村长朝着抬棺的人,也是朝着那一口黑沉沉的棺木道:“文小子,走吧!”
  老村长发话了,村里几个能干的小子赶紧上前,把沈老爷子“扶”到一旁:瞧着是扶,其实和架也差不多了。至于沈老二和沈二狗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被人扯着胳膊拉倒一旁,让出门口的路来。
  沈慕红了眼眶,跪下 恭恭敬敬地给他爹磕了几个头,哑着嗓子喊:“起灵!”
  几个早就准备好的抬棺人一齐用劲儿,将一口乌沉沉的四六足板柏木棺材扛起来,朝门外走去。
  一个牙齿都快掉光,银白的头发也稀疏了的族老扶着自己孙子的手,指着还跪着红着眼的沈慕道:“这是个好孩子,孝顺。懂事。”
  沈老汉的脸更黑了。
  沈老大一死,沈老二便央着他们老夫妻二人去谋大房的家产。他们二老本是不乐意丢这个人的,可催债的一天天的往家里来,他们也害怕啊。老胳膊老腿了,经不起折腾啊!况且他们亲儿子也死了,剩下的大儿媳不得他们喜欢,沈慕又只是个哥儿,比起自己的安危,也就顾不得他们的死活了。
  原想着老大没了,没个儿子,沈慕把他爹的后事办得如此体面,肯定会上门求个男丁来给他爹摔盆的。他们都想好了,也不多要,出个男丁承嗣得一半的家产是村里的规矩,他们也按规矩来,不全拿,够还债就行了,剩下的就给沈慕当嫁妆,也别说他们做爷爷奶奶的不疼孙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