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3 09:31:09  作者:不是风动

   书名: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作者:不是风动
  【文案】
  雪怀给云错卖了一辈子命。
  为他逃家,为他提刀,为他战死沙场,最后还要落得一个“护法无能”的名号。
  死后骨灰被云错放在床头,没事松松土。
  听说这事后,雪怀气得当了一只阴魂不散的阿飘,准备去云错床前吓人。
  却看见冷酷不可一世的帝尊对着他的骨灰,哭得浑身发抖。
  还没摸清楚情况,他啪叽一下重生了。
  他想:好像有点惨,这辈子绕着老大走吧。
  雪家被宠到大的乖巧小少爷转了性,听家人的话,跑去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修行。
  可修行的那个初春,避之不及的那个人突然出现,将他堵在了梨树下:“听说你功课好,帮我写先生的课业,可以吗?”
  少年锐利如刀,努力再努力,对他露出了一个有些笨拙的微笑。
  *
  今夜有雪乎,今夜无雪乎?
  唯梦闲人不梦君。
  1.双重生,阴鸷偏执年下攻x总是被逮(?)盛世美颜受
  2。是大家熟悉的味道,酸酸甜甜甜甜甜甜甜甜苏。互宠,攻宠受偏多,深度攻/受控慎入。
  3.去留随意,看文随缘,还请口下留情啦~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怀,云错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雪怀被人潮挤到门边,头撞了一下,视线慢慢恢复清明。
  “哥,我害怕,你往外走,过来一点。”
  他的头还有点晕,跟前的男孩扯得他手腕生疼,让他心头一跳。
  死亡的余威尚未过去,在嘈杂熙攘的人群中,他几乎像是溺水的死者一样狠狠地抓住了对方,那力气几乎到了可怕的程度。
  雪何被他吓了一跳,连带着声音都放小了:“我们出去吧,哥,云公子他们在下面,他们一定可以救我们的……哥,你怎么了?”
  雪怀终于回过神来,看见少年人稚嫩纯真的脸的那一刻,他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
  他想起这是哪里了,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做梦。
  他十六岁那年,仙洲不宁,妖鬼横行。人人都要小心三分的时候,他被继弟雪何哀求不住,以雪家少主的名义带了他进入寻仙阁。
  寻仙阁这个地方,看出身,看灵根,看名气,来者非富即贵,然而那一天正逢时节倒转,百鬼逆行,数不胜数的妖魔鬼怪把他们这一楼的权贵赌在了金玉门口。
  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人们都被吓破了胆,拼命想要往屋里挤,附近百姓也都逃了过来,一片人心惶惶。
  此刻还留在外面的,只有他这样被弟弟拉出的傻瓜,以及他弟弟拼了命都想钻来寻仙阁瞧见的某个人。
  他顺着雪何饱含期待的视线望下去。
  楼下,一个黑衣青年倚靠栏杆,沉默地望着门口。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妖风带过来的雨水低落眉间时,他才伸手拂去,顺手掀开头上的斗篷帽子,露出稍显凌乱的白发和眉间冰冷如血的佛印。
  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惹不得的东西苏醒了,连他的玩伴都不由自主地退避三尺。
  邪得像是黑夜的一个孩子,据说是天界帝尊与魔界公主生下的野种。出身不好,人人却对他趋之若鹜,因为那年已经开始流传一个说法,说是这个名叫云错的孩子便会是下一任修真界之主。
  雪怀收回视线。
  这个人他太熟了。
  他十六岁那年遇见他,一见如故。
  两人歃血为盟,他违背了父亲的意愿学刀,远走千里之外,亲手把他送上帝尊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盛传,说雪怀定然是云错未来的道侣。而雪怀那时,也是有点喜欢他的。
  后来,婚书的确送往了雪家,却并不是给他的。
  雪何给他看了云错上门提亲的婚书,满眼高兴地想要得到他的祝福。
  雪怀不是小心眼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幸福,从此就放下了那么点微茫的念想,认认真真地当他的左护法。接着,云错和他慢慢疏远了,他也觉得可以理解——所谓重色轻友,人之常情。
  但他最后为他耗光了大半青春,战死在沙场上,却得来一句“护法无能”的评价,这是最让他心寒的。
  死后,他的魂魄本已走到了奈何桥,听闻此事后一把打翻孟婆汤,拼着魂魄消散的风险回来找他,日光下晒了三天,参观了自己的葬礼,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在他灰飞烟灭的最后一刻,却发现云错正抱着他的骨灰坛流泪,哭得快要闭气了。
  他为什么要哭得那么伤心?
  连他最疼爱的雪何都没哭这么伤心——准确来说,雪何根本没哭。
  他死后,他们的父亲大病不起,他这个继弟开开心心地当了雪家新任少主,连祭服都没穿上。平日里对他嘘寒问暖的继母亦是在人前憔悴,人后容光焕发。
  死过一次后,雪怀才知道这便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唯独云错,他看不透他。
  他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为何,怀念,不舍,过命的兄弟,还是一个“无能”的左护法?
  云错和雪何是一对,雪何从小就喜欢云错,云错看样子也如是。
  他想不明白,干脆不想。这些事他都不想管了。上辈子的烂账太多,他本来就不该插手和雪何有关的任何事。这一世,他要好好活下去,照顾好自己真正的亲人。
  到头来,他和云错本该毫不相关,死后再一想,最终也不过是像别人说的——他不知他,他不知他而已。
  *
  雪怀收回视线,回头想要推开已经关闭的门,推了几下,没动。
  雪何急了,仍然想拉他下楼:“哥,哥,这里人多,我害怕,我们下去找云公子,好不好?”
  雪怀笑吟吟的:“雪何,你天生三重灵根,修为元丹了,与其跟陌生人求助,不如靠自己,我们雪家是军火世家,从来不出不能打的废物,对不对?”
  雪何这次是真的傻了——他觉得自家哥哥有点不大对劲。
  他三年前跟着母亲进了雪家大门,从此改名换姓,依附雪家生存。那一天下着鹅毛大雪,雪怀正闲坐烹茶,眼睫漆黑,笑意淡淡,清冷得好像是雪山脊背上的银光。
  他扫了他一眼,眼下那颗红色的泪痣让这道目光也显出惊心动魄的动人来:“你就是我弟弟?以后我来罩你们了。”
  他是那么锋利耀眼,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雪家少主,几乎灼痛人的眼睛。
  在外,他是最亮眼的那把刀,即便他什么话都不说,往那里一站,所有人的视线都会不由自主地聚集到他身上来。在家,他是个散漫的少年人,但他说的话,连他们的父亲都不敢不从。他承诺了罩他,此后当真有求必应,连跟他说话的语气都很轻柔,也从未怀疑过他。
  可今天……今天雪怀是怎么了?
  雪怀用力拍了拍门,引发了里面人的一阵惊恐:“放我进去,我不是鬼,我也是个来避难的无辜民众。”
  里面的人很快回他了,惊慌失措地喊道:“放屁!你怎么证明你不是鬼?不要看不起鬼,鬼也会说话的,他们今天百鬼夜行,都走到楼下来了!”
  雪何怯生生地对他道:“哥,我们还是下……”
  雪怀根本没管身后雪何的小心思。
  当年的这时候,他看见弟弟害怕,干脆劈了门,撒了一把金瓜子开路,随手抢了把刀就杀了出去。
  这就是他的风格,高调,少年人做起事来全凭一腔意愿,和云错不谋而合,难怪也会被云错注意到。
  他当时好巧不巧抢来的就是云错的刀。第二天云错来找他还,他却想不起来丢在了哪里,两个人头碰头找了一天,这就算认识了。
  雪怀往袖子里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包金瓜子。
  雪何又过来拉他:“哥……”
  雪怀把金瓜子收好,回头瞥了一眼弟弟:“你随意。”
  “不是,哥,楼下……楼下云公子他们,好像要往这边过来了!”雪何脸上的神情居然不是害怕,反而有点兴奋,他给雪怀指,“哥,他们在问我们要不要帮忙!”
  雪怀闻言回头看了看。
  百鬼已经快要逼近门口了,底下的几个少年人有所动作,却也没有进屋的意思。雪怀视线扫过檐下,却发现原本靠在那里的黑衣少年不见了。
  下一刻,他们所在的二楼亭台上凭空跃来一个黑影!
  妖风烈烈,云错如同一缕幽魂,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雪怀猝不及防,抬头便对上了云错那双幽深的眼。
  雪怀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赶快跑。
  云错当年招兵买马的办法就是这样,他想拉你入伙时,追到天涯海角都要拉你入伙,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最后只能哭着加入他。誓死不加入的,后来都死了。
  能入云错眼中的人不多,据雪怀所知,他有一个黑名单和一个白名单,白名单上写着他认为“不蠢”的人,黑名单里是他仇家的名字。
  黑名单中的人无一缺漏,也在云错接任帝尊前后全部都死了。
  而白名单上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云错自己,一个是云错养的一只呆瓜猫。
  这样一个目中无人的暴君,被盯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再给雪怀十次重活一世的机会,他也不会再去选当年那样高调的解决方式。
  云错看着他,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似乎在发楞。
  *
  雪怀冷静地看过去,后退几步——反手砸碎了身后的门,同时大叫起来:“鬼啊!!!!”
  门里的人们不清楚情况,被他带得立刻惊声尖叫起来,骚动不止。雪怀顺手撕开那包金瓜子噼里啪啦地洒在自己身后,又拼着十二分演技,用哭腔叫了一声:“啊!我的金瓜子!”
  这楼中还混入了许多爱占便宜的仙民,这话一出,立刻有人开始哄抢,人流一下子将雪怀淹没了,门内门外到处都是人,而雪怀鞋子都被踩掉一只,终于让他找到了个角落缩了起来。
  他雪家少主还从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一只鞋丢了,他干脆将另外一只也脱了下来,赤足踏在地面上。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楼下,正想要从阶梯走下去时,却发现周围陷入了一片死寂。
  他身边空出了一大片地方,云错自人群中钻出来,低头看他。他肩头耸动,微微地喘着气,眼睛亮得吓人。
  “雪……”
  雪怀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就已经被拽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中。
  云错上前,直接把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狠狠地抱在了怀里,他是如此用力,雪怀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他掐断了,连带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那一瞬间,仿佛逼近火焰的人感知到热气,雪怀在那一刹那隐约抓到了眼前人的一些情绪,那是积压了极深,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绝望与庆幸,仿佛……劫后余生。
  雪怀楞了一下,而后错愕伸手,想要推开他,云错紧跟着就拽住了他的手,更加用力地抱着他。
  周围人议论纷纷,雪怀脸色发白,好半天后才见云错放开。
  云错声音有点抖,人人都要畏惧三分的未来帝尊,说话居然有点磕磕巴巴的:“别怕,你叫雪怀是不是?我送你回家。”
 
 
第2章 
  雪怀下意识地道:“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家。”
  人群中传来几声打趣的口哨声,云错那几个在楼下的伙伴居然也跳了上来。
  看见一个清冷贵气的俏小郎被云错赌在那儿,一个少年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难得有人能被云兄看上,他是哪——”
  旁边人猛地捂住他的嘴:“快别说了,睁大你的狗眼看看那是谁?雪家少主,惹不得的,看看就得了。他脾气烈得很,疯起来能把你吊着打!”
  那人听了,有点兴奋:“就是那个倒腾法器发家的雪家的儿子,雪怀?我听说过他。”那人看了几眼,连语调都变化了,“操,仔细一瞧还,真他娘的好看……”
  雪怀却什么都没管,他看了一眼云错,微微颔首,而后径直下了楼。
  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
  他好看,行止间带着他自小养尊处优的贵气,却没有跋扈的模样,反而很清淡温和,带着少年英气。即便是在拒绝人的时候,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他像他那过世的母亲,是可以入画的美人,比他母亲还多出一颗惹人遐思的红泪痣。但他的好看在动不在静,以前有故人给他描过丹青,最后画了半纸而掩卷,回去后只说了八个字:“雪怀此人,活色生香。”
  外头极冷,内里极热,活动起来才有韵味。后面挤过来的人只窥得他一个剪影,却纷纷默然片刻。
  *
  寂静中,一个少年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云错的袖子,鼓足勇气说:“他,他是我哥哥,云……公子,他脾气不好,您不要计较。我代,代他向您道歉。”
  话说了一半,雪何的脸已经红透。他比雪怀小一岁,没怎么长开,但也能依稀看见清秀的影子。
  旁人小声议论:“雪家人都这么好看?我瞧着这个雪……什么的,也还行。”
  雪何听见了别人的话,声音也越来越细,红着脸不敢去看云错,只小声道:“刚刚听见公子说话,你会,保护我……我们的,对吗?”
  云错将自己的袖子从他手中抽回来:“你是雪……?”他想不起来后面那个字。
  “雪何。”
  云错又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回想什么。
  雪何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他晓得面前的少年极有可能会是未来的帝尊,他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借着雪怀的名头攀附上去,即便当不成对方的道侣,至少要混个脸熟,好让以后有个出路。
  他年纪小,长得清秀纯善,说话也温声细语的。云错这样见惯打杀的人肯定喜欢,唯一只有一点不确定——他怕雪怀坏了他的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