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3 09:31:51  作者:鱼之水

   《网红的妖怪淘宝店》作者:鱼之水

  简介:
  震惊!某站著名游戏主播开店不卖外设卖美食!
  顾客A:“老板,为什么肉脯这么快就告罄了?求补货啊!”
  顾客B:“水果超滋润的!吃完脸上的痘痘都消了!”
  顾客C:“为什么这家的所有东西都那么好吃!”
  戚夏深:“妖怪出品,必属精品。^-^”
  继承了家中古旧摆件的戚夏深发现摆件中自成天地,各方的妖怪们为了其中丰沛的灵气,拖家带口来投奔,交不起房租的乡下妖怪们上供了自家出产的各种美食。
  仲夏淘宝店,所有美食都不正常,如有正常,全额退款。
  山里还有个祖传男友,活了数千年的大妖怪沈阅微:“劳烦也继承一下我。”
  白切黑腹黑攻×人前怼天怼地人后可爱软萌受
  内容标签: 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 美食 甜文 网红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夏深 ┃ 配角:沈阅微 ┃ 其它:甜,甜,甜
 
 
第1章 玉雕与沙雕
  阳光不吝啬地推开阴影,暮春的天气就已经显出几分炎热。春秋的夹层衣服显得多余,人站在外面被太阳晒上一会儿就能出一层薄薄的汗。
  戚夏深匆匆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环视着这间小公寓。小但是温馨,被主人打理收拾得很干净。
  他走神太明显,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女人眼中露出几分不耐烦,但很快掩饰过去,着急道:“夏夏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戚夏深陡然回神,轻轻弯起眼睛,唇角却先于眼神带了笑意,“我听着呢,您接着说。”他虽然露出了笑的表情,眼睛深处却还是冷淡的。
  就戚夏深的性别来说,他长得过于好了——轮廓温柔,五官精致却凌厉,偏生一双桃花眼,以至于笑与不笑都是眼波脉脉的动人模样。
  烦躁的女人面对这样的笑容也慢慢缓和了脾气,她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笑容,柔声道:“夏夏,我和你爸爸真的不适合,以前为了你和你弟弟一直勉强在一起,现在你长大成人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寻找自己的自由了。妈妈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来都没尽过作为母亲的责任,但是夏夏,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和爸爸,好不好?”
  有些话她作为继母不应当说,会显得她太失职太冷血,所以她一定要戚夏深主动开口。
  戚夏深默默听着,他知道对方今天的意图是什么,但一直默不作声,等对方亲口说出来。
  阮玉芬说得口干舌燥,却始终没得到想要的反应。她的表情渐渐僵硬,神色冷淡下来,道,“夏夏,妈妈准备出国,别墅是我和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不能留给你。家里也没什么东西,我跟你爸爸记得你以前特别喜欢家里一个摆件,就想把这个留给你。”
  家里确实有个摆件,还是个玉雕摆件,雕工之精湛曾令年幼的戚夏深痴迷不已,他甚至可以对着摆件看一整天。但长大的戚夏深知道,那就是个普通的豆种玉摆件。
  阮玉芬失去了耐心,转头高声道:“戚源!”
  因为愧疚而躲在卧室里不敢出来的戚源这才抱着一只四十厘米见方的木盒子出来,这里面不知装着什么摆件,似乎十分沉重。戚源搬动得非常费力,脸颊的肌肉都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
  他将木盒放在茶几上,立刻狠狠松了口气。不经意对上戚夏深平静的目光,顿时感到心虚,连忙低下头。戚源干巴巴道:“你小时候最喜欢这个,以后我们离开了,就算是个念想。”
  阮玉芬忍不住挪了位置,悄悄离那盒子远了点。
  戚夏深笑笑,正要说话,门却被敲响了。阮玉芬低头看了眼手机,惊叫道:“糟了,这个点了!”
  她有心将盒子推到戚夏深面前,却不敢动手:“夏夏你先走吧,妈妈有点事情要谈。”
  阮玉芬径自起身去开门,特意绕了一圈避开盒子的那一边。她走了,戚源才敢抬起头,露出愧疚的眼神。
  戚夏深却完全不在意的模样,甚至还反过来安慰戚源,“没事爸,我懂你的难处,那我就先走了,你保重身体。”他起身的同时抱起盒子,原本做好了搬不动的准备,谁知道到手居然轻如无物。
  什么情况?戚夏深差点绷不住直接掀开盖子,他瞄了一眼沉浸在愧疚中无法自拔的戚源,忍住了冲动。
  为了自己孝顺懂事的人设,还是先忍着回去再看吧。
  阮玉芬已经打开了门,外面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女,后面还跟着刚上楼的戚御。
  与戚夏深同父异母的弟弟戚御对着戚夏深翻了个白眼,凉飕飕道:“你来一趟就带个什么玩意儿回去?”
  阮玉芬期待地对西装男女道:“快请进来坐。”说着瞪了眼磨磨蹭蹭的戚御,压低声音道:“还不快进来。”
  戚夏深全然不在意戚御,回敬他一个冷笑。抱着盒子正要出门,戚御一把拽住他,道:“你干嘛?”
  戚夏深余光瞥见阮玉芬领着西装男女进了客厅,连背影都看不见的时候,才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刚才那群人是来干嘛的吗?”
  戚御当然不知道,他还在上高中,家里有什么事都瞒着他,连戚源阮玉芬要离婚的事情他都不清楚。不过在戚夏深面前,他当然不能矮一头,立刻反驳道:“你知道?”
  戚夏深轻声道:“他们来看房子的。”
  为什么要看房子?戚御吃惊。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卖房子?戚御眼睛顿时红了,冲进家门。
  给继母制造了麻烦的戚夏深愉快地抱着盒子关上门。今天来之前他就猜到阮玉芬想做什么了,阮玉芬那么精打细算的人,家里的毛都舍不得让他带走,怎么可能白送他一个摆件?八成是要卖房子,找个最不值钱的敷衍他,以后街坊邻居提起来还能说一句没薄待前任留下的孩子。
  只是他没想到他们两个离婚会这么快。
  戚夏深抚摸着怀里的盒子,轻轻叹了口气——这其实是家里的老物件了,说是戚家祖辈传下来的东西,跟阮玉芬没什么关系。
  戚夏深一毕业就搬到相邻的云渡省,并不住在这里。他看看时间,想起家里还有个祖宗,连忙订了临时的高铁票赶回去。
  因为玉雕摆件太显眼,他只能塞进行李箱,一刻不停地赶往高铁站,直到回到自己租下的小公寓才有空打开盒子。
  里面果然是那个豆种玉的摆件,而且和戚夏深印象中那个相比,显得更灰暗破旧。
  戚夏深顾不上多看两眼,赶紧拉开冰箱门,发现自己今早刚买的三文鱼已经没有了,洁白的盘子光可鉴人,上面连点碎肉都没有。
  冰箱内壁上还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味道不错”,落款是个猫爪印。
  戚夏深撕下便利贴,揉成一团丢进纸篓,木然关上冰箱门,亏他急匆匆赶回来给那个混蛋做晚饭,他居然趁自己不在把鱼吃完了!
  今晚的鱼罐头扣了吧。
  戚夏深关上冰箱,坐在了茶几前。小心取出摆件,虽然这只是个普通的豆种玉摆件,而且表面灰蒙蒙毫无光泽,手感也并不润泽,可知是个下等的玉料。但原料的体积真的非常大,雕的是连绵的山脉,而且细致入微,连瀑布溪流岩石峭壁都清晰可见。
  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怎么轻。
  虽然戚夏深小时候就喜欢这个摆件,但由于那个时候摆件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戚夏深也只能看两眼,连摸都不可以,因此戚夏深一直都不知道它居然这么轻。
  戚夏深从盒子中取出它的时候,手中就像捧着同体积的泡沫。然而戚源的表现却与戚夏深的感觉截然相反——戚源捧着盒子的表情和动作都显示这是个很有分量的东西。
  总不能是装的吧。
  戚夏深搞不懂,只好先放着,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七点半了,赶紧进厨房做饭。刚蒸上饭,听到客厅窗户传来响动。戚夏深不回头都知道是谁回来了——他家在九楼,这个高度正常人爬不上来。
  窗户刷拉打开,一只黑白长毛猫灵巧地跳入室内,又转身直立起来关上窗户,透彻的蓝□□眼立刻锁定了在茶几上的摆件。
  他毫不犹豫跳上茶几,伸出爪子拨弄摆件,粉色的肉垫一下接一下轻拍摆件,像是在试探摆件的坚硬程度。
  “薛先生,那玩意我刚从家里拿回来,你要给碰碎了,我扣你这个月零食。”戚夏深听到声音头都没回。
  黑白长毛猫薛白:“……”他扭过头,一张猫脸眉清目秀,湛蓝眼眸浸着星辰与海。这只美人猫大怒道:“这个破东西值我一个月的罐头零食?!”
  戚夏深一边洗着水果一边道:“肯定值,何况还要加上你今天吃掉的那块三文鱼。”
  薛白拍着茶几,道:“讲道理,你难道不是买给我吃的?”戚夏深一直嫌弃三文鱼的口感,说是像肥肉,而且三文鱼在内陆的价格非常高,戚夏深是不会为了自己偶尔尝鲜去买的。
  所以薛白对于自己吃完了一整块三文鱼的事情毫不心虚——本来就是买给他的。
  戚夏深将洗好的水果放在碗里,给薛白做饭后零食。然后擦着手走到薛白身边。
  薛白挪了个位置给他,戚夏深在他身边坐下,道:“你就没觉得这东西有点古怪吗?”
  古怪?薛白转转耳朵,学着戚夏深凝视摆件,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任何异常。反倒是戚夏深……薛白一扭头,发现他的目光钉在摆件上,完全被那死物摄去了心神,顿时吃了一惊——这东西居然真的有问题!
  戚夏深已经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了,甚至眼中只剩下面前的摆件。薛白眼中的死物在戚夏深眼中却成了一座座充满生机的山脉,那里面深林绿野,流水淙淙,鲜活无比。戚夏深甚至向摆件伸出手,似乎想要触摸。
  薛白心知不对,一巴掌呼上戚夏深的后脑,道,“它是玉雕,你是沙雕吗?!还盯着看!”
  难怪戚夏深那个抠门后妈会白送戚夏深东西,八成是这玩意儿在家里作乱,被当做烫手山芋丢给戚夏深这个冤大头了
 
 
第2章 游戏主播
  山岚之后睁开一双狭长的眼睛,目光穿透重重暮霭,与戚夏深相对。
  那目光中有山海波澜,诉说日月升沉。以至于戚夏深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全然沉浸其中。分明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却漫长得像是度过了千万年。
  戚夏深甚至伸出手想要拨开雾霭,直到后脑感到一阵疼痛,他才突然惊醒。脑子一清醒,他就沉了脸色——也怪他大意了,只以为阮玉芬是想打发他堵亲戚们的嘴,没想到阮玉芬更狠,直接甩了个烫手山芋给他!
  清醒的戚夏深捂住额头,后背一阵发凉——好险,刚才如果不是薛白叫醒了他,后面会发生什么还不清楚。
  戚夏深深呼吸后忍下怒气:“这什么情况?以前从没有过。”而且刚才薛白看了那么久,居然也感觉不到任何问题。
  薛白脸上每一根毛都透出凝重,即便是戚夏深被这东西迷惑的时间里,薛白都没有从山水摆件上感受到任何波动,仿佛他面前的只是个积久的死物。
  戚夏深和这块摆件相处算是久了,却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这块巧夺天工的玉雕山水摆件上真的寄存着某个生灵,而且绝非易与之辈。
  难道是封印在其中的凶兽?
  薛白绕着茶几三百六十度观察了一遍,经过刚才戚夏深那一次,他也不敢托大,起码没再上爪子摸。然而看了半天,山水摆件还是个黯淡却又精致的山水摆件。
  薛白凑上去,试图闻闻味道。被戚夏深眼疾手快揪住后颈,整只猫顿时僵住。
  戚夏深顺手把猫塞进怀里,教训道:“你还想上去闻闻啊,我把它请出去吧。”说完他有些发愁,这么大个山水摆件,本身又有点问题,乱送不是害人吗?
  薛白瘫坐在他怀里,一边勾住自己的尾巴抓挠,一边道:“还是丢出去吧,看着太不安心了。我待会就在屋子周围布上结界,防止它再跑回来作乱。”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戚夏深放下猫,准备搬走山水摆件,谁想这次他居然搬不动!如同长在了茶几上,任凭戚夏深如何用力都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薛白还保持着被放下的姿势,见戚夏深半天不动还诧异道:“怎么了?”
  戚夏深凝重道:“搬不动,太重了。”
  薛白翻起身,伸出爪子推搡山水摆件。他是妖怪,力气远不是戚夏深能比的,然而这样用力的一推,却没能撼动山水摆件分毫。
  看来里面这东西是不愿意离开他家了!薛白一想到这个家里可能会住进别的什么东西,他的猫窝,抓板甚至各种零食罐头都要分给它一半,顿时杀心大起。
  薛白亮出爪子,在茶几边缘轻轻磨着,随时准备一爪子拍碎这东西。戚夏深紧蹙着眉,耳边听见刺啦刺啦的声音,脸色更加凝重——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要出来了?!
  等了一会儿什么动静都没有,戚夏深一低头,沉默了——原来刺啦的声音是薛白磨爪子发出的!戚夏深果断捉住薛白的毛爪子,强硬将其拖离受害者茶几先生,并且威胁道:“你再碰一下就洗澡。”
  薛白:“……”忍气吞声扭过头,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薛白道。
  戚夏深也头疼,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他抱这东西回来本意只是留个孩提时代的念想。而且在他模糊的记忆里,他过世的母亲非常喜爱这个山水摆件,常常擦拭甚至会向这个冰冷但精美的物件倾诉心事。
  对于戚夏深来说,山水摆件更是一种寄托,用以怀念他记忆中不甚清楚的某个身影和曾经似乎得到过的某种深爱。
  戚夏深撑着额头,叹气道:“只能先放这了,设个结界吧。”丢出去的可能是没有了,直接砸毁估计也行不通。毕竟里面的那一位都不让搬,更不可能让他砸。搞不好惹得对方一生气,反而起了不好的心思。
  薛白想了想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目前为止,山水摆件里那个东西似乎没有恶意,先布置结界困住对方吧。
  戚夏深还惦记着今晚的直播,低头看了眼时间,居然快八点了,赶紧从厨房端出晚饭,匆匆吃了两口就开始上播。
  薛白则慢悠悠吃完饭,在山水摆件周围布下数重的结界,一旦里面的妖物试图离开摆件,最外层结界就会立刻崩坏,薛白会第一时间感受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