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34:27  作者:镰鼬饮茶

 =================

《侦灵风云》作者:镰鼬饮茶
 
文案:
     卦算不如天算,知天命卦苍穹也不过尘世一蜉蝣。
 
篡天改命,千世轮回,一眼回眸。
 
都市玄幻365手机登录网页。
 
“365手机登录网页侦探社,向来与夜色为友。”
 
“我知这世间,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皆存温情。”
 
“一缕幽魂,心无可表,自会助汝。”
 
一个双向暗恋,竹马之交,依赖成瘾的恋爱故事。
 
“你有没有这样一段时光,以一人来命名?”
 
“初长成,牧家少年,一眼谛天。我的世界,皆由他命名。”
 
甜,HE。
 
内容标签: 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离云,叶巽峰 ┃ 配角:白术、江半夏、唐落葵、何欢等好多人 ┃ 其它:365手机登录网页侦探社
 
==================
 
  ☆、启试
 
  “妹妹抱着洋娃娃,老鼠叼着大黑猫,血滴滴,丢门口,天黑了,快回家……”
  一段阴森森的童谣伴随着手机发出的亮光传出,牧离云按下接听键。
  “小云云,你在哪呢?我去接你。”
  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让牧离云有些心安,眼中原本还在慢慢旋转的咒印停了下来,再经一眨眼后已消失不见,一双清澈深邃的眸子恢复如初,晨曦照耀着的少年打了个哈欠后开口道:
  “在灵茗山后山,有点棘手,刚处理完,我去大路等你啦。”
  “好嘞,稍等。”
  随即,电话那边的叶巽峰收起手机,戴上头盔后便呼啸而驰前往灵茗山。
  牧离云是牧家最后的阴阳师,牧家男丁多短命,因此牧离云并无多少关于父亲的记忆。被以算命为生的母亲繁缕拉扯大,阴阳学术由奶奶传授。尚幼时便经常被不靠谱的亲妈踢出去处理一些鬼神异事,美其名曰历练,实则却是为了——赚钱。
  牧离云的母亲与叶巽峰的母亲乃是闺中密友,许过若出一男一女便结亲的那种约定。可惜出了两个小子。因此牧离云与叶巽峰二人几乎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一起打架一起闯祸一起挨罚。
  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叶巽峰长腿一迈在牧离云身边停下了机车。摘下头盔后甩了甩略长微翘的头发,脑后被一根皮筋随意扎起的部分长发所形成的一个小揪揪抖了几抖。
  “我刚把小黑维护好,报道完之后一起去兜风怎么样?”
  叶巽峰生得剑眉星目,倒也好看得紧,此时带着笑意将牧离云的头盔递给他。
  牧离云跨坐上车后用手指玩弄起叶巽峰脑后的小揪揪,道:“求你好好对小黑,别浪,会车毁人亡的。”
  牧离云对叶巽峰时常会出现的丢命式高速飙车表示实名制害怕……
  嗯,小黑是叶巽峰宝贝机车的名字,牧离云取的。
  “小云云呐,你要信任你叶哥的车技,坐稳咯!”
  “慢点,我想有命好好到学校!”——小黑呼啸而驰。
  毕竟还要去学校报道,二人在外疯了一会儿后驱车进入Z大校区——
  人是真的多。
  叶巽峰去医学院,牧离云则是考古文博系,两人的学院距离并不是很远,便一同去寻找报道处。
  校区大人也多,叶巽峰找到报道处后就与牧离云分开了。
  “你好,请问人文学院报道处在哪里?”
  像这样的问题牧离云已经问了不下三遍,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找到了新生报道处。
  负责接待的学长效率很高,很快就办好了入学手续。
  在前往宿舍的路上,牧离云打量起了这他要在此生活四年的校区。
  Z大校内绿树成荫,各种特色建筑层出不穷,路上的男男女女无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没有围墙,由一条河来阻隔校内与外面的社会。
  当牧离云到达男生宿舍406室时,宿舍内已经坐了三个人了——
  “哟,又一个帅哥来了。”
  有一人先嬉笑着凑过来,“你好,我叫何欢!”何欢此人大概天生一张笑脸,到是会让人心生好感。
  Z大宿舍楼里是很普通的四人间,上层床铺下层书桌。此时人齐了,男生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很快便熟络了起来。
  另外二人中一人名白术,高高瘦瘦的,戴着眼镜还总爱眯着眼,穿着普通却给人不一般的感觉,身上有一种从容自得的气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拥有的。
  另一人宋远志大概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了,不是因为相貌也不是气质。而是——体型。看上去很好捏……不,是很可爱很好相处。
  四人聊了一会儿,白术发现牧离云并没有带洗漱用品和床铺之类的东西,不由开口问到:“离云,你住校外吗?”
  何欢则贱兮兮地拖着长腔凑过来:“哦——金屋藏娇?”
  牧离云推开何欢道:“哪来的娇让我藏,之前就和朋友一起住的公寓而已。”
  的确,牧离云和叶巽峰都不打算住校,虽然还是交了住宿费——两人自高中毕业后就一直住在Z市的一所公寓里,距离Z大也不远。
  听罢,宋远志也贱兮兮地:“嗯?有基……”
  没等宋远志说完,牧离云笑骂道:“快滚啊。”
  与三个室友吃过中饭后牧离云借故离开,叶巽峰已经在停车场外等他了。
  关于牧离云在外租住的事情三人一阵纠缠,都被牧离云模棱两可应付过去了。
  牧离云并不讨厌那三人,他很高兴交到了三个新朋友,但他还是想继续与叶巽峰同居,这种似乎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依赖心理,连牧离云本人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小时候因为没有父亲,牧离云难免被周边的孩子欺凌,但他可不是会随意任人欺负一声不吭的货。被欺负了就欺负回去,打架的本事就这么练出来了,但他却从未用过奶奶教的阴阳术式维护自己,那不是对人用的。叶巽峰在的时候护他帮他,叶巽峰不在时寡不敌众的牧离云被人揍一顿后也是叶巽峰帮他擦干净脸上沾染的泥土,给伤口呼呼气。
  母亲繁缕往往不会管他,牧离云从小到大的家长会都是由叶巽峰的母亲陈熙出席,因此同班的同学甚至一直误认为他二人是亲兄弟。
  思绪被手机来电时响起的诡异童谣拉了回来:陌生电话。
  牧离云愣了一下按下接听,手机那头传来恬淡的女声:“你好,请问是牧离云同学吗?”
  “啊,我是,请问你是?”
  叶巽峰此时驱车到了牧离云身边,牧离云对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继续听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
  “我是唐落葵,是和你同系的学生,导师冯楷林教授让我传达到你,五分钟内务必到达校博物馆。”清亮好听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似乎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啊……牧离云如是想到。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牧离云挂了电话,接过叶巽峰递来的头盔,“叶子,先送我去校博物馆吧。”
  “怎么了?不是说好去兜风的吗?”叶巽峰说着启动了发动机。
  “碰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导师呢……”
  “谁啊?”
  “冯楷林。”——华夏考古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此时的校博物馆——
  唐落葵收起手机转身扑向身边一个长相清秀、气质卓越的女生“南星——学姐,反正现在哪也去不了啦,不带你的亲亲好学妹逛一下博物馆嘛?”甜腻腻的声线,刚才故作高冷的人现在分明挂在被称作南星的女生肩上撒娇耍无赖。
  冯南星的女生拍了拍唐落葵的脑袋“别闹,教授在呢。等同学来了再说,下来,站好。”虽是清冷的声线但不难听出女生心情很好。
  “嘿嘿,冯叔叔看着又没什么关系。”唐落葵吐了吐舌头。
  “小葵,不是该称教授吗?”冯楷林此时也是笑盈盈地看着两人闹。
  唐落葵吐了吐舌:“是,冯教授~”
  冯楷林虽然在华夏考古界极具盛名,为人也备受称赞,但作为Z大的教授所负责的文博系却是极冷门。之前甚至一直未招生,本来只有其女冯南星一个学生,今年却破天荒的收了两个,便是牧离云和唐落葵。
  唐落葵这丫头确实从小对这方面的知识感兴趣,而报考Z大考古文博系的另一主要原因却是冯南星。
  两人自幼儿园相识后一直同班,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冯南星成绩优异,高中时跳了一级这才导致两人分了班,但联系和感情未断,今年冯南星大二,大一新生唐落葵就找她来了。
  Z大的校博物馆内有四千余件藏品,规模堪比一些省级博物馆,据说还藏有几件国宝级文物。而博物馆的开放是收费的,官方也未多加宣传,因此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平时只有一些专家学者和兴趣爱好者会来此参观。
  当牧离云与叶巽峰二人到达博物馆的时候,两位保安迎了上来,其中一人开口到:“请问谁是牧离云同学?”
  “我是。”牧离云上前一步,看那保安煞有其事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请你随我来吧。”保安的表情一些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惊慌。
  “诶,我可以跟去吗?”叶巽峰发声让保安停下了脚步。
  “你是?”
  牧离云开口道:“我朋友,让他一起去吧。”
  “好,走吧。”
  博物馆很大,两人跟随保安进去之后就在空旷的走廊上小跑起来,伴随着“嗒嗒嗒”的脚步声,牧离云观察到前方本来笔直的楼道扭曲起来,吃了一惊——是另一个空间。
  在楼道尽头的门前三人停下,那保安对二人丢下一句:“教授他们在里面等你们了,进去吧。”说完便又小跑着离开了。
  牧离云看了叶巽峰一眼,他大概也感受到这个空间的不一般了,只是不能像牧离云一样直接通过牧家阴阳师独有的窥天瞳看到。
  推门而入,眼前的是一个很宽大的房间,四周空无一物,只在房间中央设有一个平台,上面摆放着一个玉器,周围站着四个人,两男两女。
  当二人走进后,其中一个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向牧离云走过来,打量了他几眼,有些感慨:“你这小子,还真是同时继承了你爸妈的良好基因。”
  “你认识我父母?”这倒是让牧离云有些讶异。
  “我跟你父亲是老同学,关系不错。介绍一下,我是冯楷林,你的专业导师。”
  “哦,教授好。”牧离云不为所动。
  说实话,对于那个几乎从未见过面的父亲,牧离云并没有多少感情,而且也不想了解他的过往,牧离云现在只想过好自己的人生,守护身边的人。
  冯楷林此人一眼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突出的地方,甚至因为不修边幅显得有些邋遢,但那双眼睛却格外锐利。两人的叙旧把旁人晾在了一边,于是牧离云率先结束了话题。
  “那可以告诉我,急匆匆把我叫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
  “呵呵,牧家的本事你奶奶她老人家应该已经全部教授于你了吧,如你所见,我们被困在这了。”
  叶巽峰走过去推了推来时的大门,二人进入之后它便自行关闭,此时的确已经推不开了。
  除了另一位衣冠整洁的男人脸上的惊慌表情能让人感觉到紧急的被困气氛,牧离云还真没有看出他们有什么急切的。冯楷林的确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种事还不足以令他惊慌失措;冯南星却是出于对父亲的信任;而唐落葵,该说这丫头神经大条呢还是勇气可嘉呢?
  “唔,所以我们现在是被块玉困在这了?”牧离云开始端详起平台上的这块玉。
  ——的确是块不可多得的好玉,一块被称作玉晗的蝉形葬玉。
  古代葬玉可以彰显身份地位。东汉以前,常为死人穿上玉衣,比如金缕衣,就是皇帝使用的规格,而银缕玉,则是诸侯王、列侯、贵人、公主使用的,大贵人、长公主则使用铜缕玉衣。通过下葬者所穿玉衣等级,便能知道其生前所处阶级。
  古人还认为葬玉能保持尸身不朽,“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因此甚至有人直接打造玉棺入殓。
  而这蝉形玉晗,则是家人对死者的祝愿,希望死者能像蝉一样,灵魂能得到蜕变。
  此时牧离云经过窥天瞳已经可以看到这玉晗发出的丝丝红光。
  “那我解决了这玉晗里的东西放你们出去之后,冯教授能给我加那么十几学分吗?”牧离云突然歪头问道。
  冯楷林:“……”
  愣了一会儿后冯楷林才反应过来笑骂道:“你这小子,脾气怎么全遗传了你母亲。”
  “那可不,有其母必有其子嘛,好不好呀教授。”
  牧离云咧嘴笑了,露出了两颗虎牙,窗外射进的阳光照耀着神采飞扬的少年。这无赖样倒是看笑了旁边的叶巽峰。
  冯楷林显然也是熟知牧离云母子那种属狼的脾性,咬上就绝不会空嘴而回。无奈道:“行,最多三分,多了没有,赶紧解决。”
  “好吧,有总比没有好。”牧离云这才松了口。随即拿出三张符纸,咬破食指指尖后在上面各画了三个不同的咒印。
  看到牧离云又一次用指尖血绘符,叶巽峰有些不悦,符箓一般朱砂绘制,人血绘符对施术者的身体有一定的消耗。
  但叶巽峰并未再出言教训牧离云,因为此时牧离云瞳中已经缓缓浮现出了窥天瞳咒印,并开始缓慢旋转。
  三张符纸漂浮在玉晗旁边,形成一个三角禁制,随后在场诸人皆听到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尖叫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