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36:55  作者:萨之大一锅炖不下

   《害怕就到怀里来[快穿]》作者:萨之大一锅炖不下

 
  文案:陈舟莫名其妙地被绑定了一个系统,系统用着标准的播音腔在他脑海里介绍自己和规则。
  系统幺零零:亲爱的宿主您好,您的任务是在不同故事里治愈目标人物,寻回他缺失的东西。任务完成后您将获得一份大礼。
  陈舟嚼着口香糖,抖着腿,问:“我能退出吗?”
  系统幺零零:不能,强制退出您将会被电击疗法重新带回这里。
  网瘾少年陈舟虎躯一抖,口香糖咽了下去。
  暂时摸不清这是个什么东西,就先不轻举妄动了。不就是帮助人和找东西嘛,小意思。
  心态万分乐观的陈舟尖叫着在破旧昏暗地楼梯间跑,始终跑不到尽头,身后是无尽的黑暗,身前是接触不良、一闪一闪的走廊灯。
  他在脑海里破口大骂:“我去你妈的治愈!这是恐怖片吗?你是要我治愈鬼吗?!”
  “呲——”电灯全部暗了下来,又倏然全部亮起来。
  陈舟面前站着一个面目灰白小男孩。
  他眼睛却又大又亮,直直的看着他,黑色的瞳孔映出气喘吁吁的陈舟。
  这是一个在恐怖故事里治愈小可怜的故事。
  人生处处充满反转和惊喜,陈舟体会到了。
  尤其是在陈舟明白说土味情话会增加治愈度的时候,他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对小朋友下手!!!
  土味情话暴躁怂萌受x可怜阴暗纯情切片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舟 ┃ 配角:切片的小可怜 ┃ 其它:过来,我要抱抱你
 
 
第1章 楼顶的光(一)
  此时此刻,陈舟在一片茫茫大海里起伏着,身前是一望无际的海,身后也是,宛如他在海中央。
  他就穿着短袖和黑色长裤,头顶烈烈灼日,却丝毫不感觉热。
  这是哪?
  忽然间,陈舟被海水淹没,身体不断下沉,身后的透不过的深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直吸引他,用强大的引力将自己往深处迅速坠落。
  陈舟奋力向上游了一下,肺里的氧气快要用完了,窒息的感觉让他整个胸腔都快炸掉。
  陈舟认命地闭上眼睛,落向海底。
  瞬间,清新的空气灌入鼻腔,陈舟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此刻陈舟坐在沙发上,眼前是装修精美的电视柜,头顶的水晶灯摇晃,暖黄的光四散,一切变得虚幻起来。
  这又是哪?
  陈舟头疼地往后一倒,靠在沙发上。
  刚刚自己明明是在家里吃着泡面玩着游戏。
  撞了天大的运气匹配到一个明星玩家。
  游戏中刚刚登上飞机,陈舟就脑袋一沉,昏迷过去。
  草,那可是明星啊!
  自己还说好要带飞他的!
  陈舟:我感觉我损失了一个亿。
  “你好,陈舟先生,欢迎绑定幺零零号系统。本系统竭诚为您服务。”
  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机械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就像自己手机的Siri一样。
  带着浓厚的播音腔,断句也不好好断。
  陈舟皱着眉,转头四处看,发现没有人。
  除了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萨摩耶。
  那狗毛茸茸的,还伸着舌头哈气,感受到陈舟的目光,微微偏了脑袋。
  “您将经历不同的世界,完成任务后就会回到真实世界。”
  声音又响起来了,陈舟起身将房子走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人。
  陈舟:……真他妈见鬼了。
  陈舟此刻眉头越皱越深,坐回到沙发,盯着萨摩耶看:“难道,是你在说话。”
  “是的。您好。”
  陈舟:“我应该是还没有睡醒。”
  说罢,笔直的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萨摩耶挪到沙发旁在他耳边汪汪叫了两声。
  陈舟:是嘛,这才是萨摩耶真正的声音啊。
  陈舟睁开眼,侧头摸摸了它的头。
  “请陈先生不要对系统做出亲密举动,系统生产不久,疑有漏电危险。”
  妈呀,声音真的从它嘴里出来的!
  陈舟的手一顿,随后双手握住萨摩耶突出来的嘴巴:“闭嘴!”
  倏尔,一阵微弱的电流窜到陈舟身上,电的陈舟松开了手。
  他揉乱了头发,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萨摩耶,萨摩耶回望他。
  陈舟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得浑身一颤,总算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晃着脑袋说:“系统?”
  “本系统叫幺零零。”
  “所以现在是在哪?”
  “在主的意识中。”
  幺零零系统见他面露难色,看起来十分不爽的模样,人性化的问:“请问有什么疑问吗?”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游戏还在开着呢!”
  “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
  “什么任务?”
  “您的任务是在不同故事里治愈目标人物,并寻回他缺失的东西。任务完成后您将回到现实世界,也会获得一份大礼。”
  他瞧见蹲在地板的萨摩耶,继续问:“你这里是主的意识,主是谁?”
  “涉及敏感话题,系统不予回复。”
  陈舟环顾四周,若有所思,“主的意识里,他想要什么就会变出什么吗?”
  “按逻辑来说,是这样。”
  “那我呢?”
  “您是意识外来者,也掌握着一部分的权力。”
  陈舟眼睛一亮:“也就是说,我也可以先变出什么就变出什么?”
  “按逻辑来讲,可以。”
  萨摩耶歪了歪脑袋,只见陈舟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忽然大呵一声——
  瞬间,在陈舟面前的玻璃桌上摆上了一台电脑。
  自带吃鸡游戏加速器,旁边还有可乐和零食。
  萨摩耶看得目瞪口呆。
  陈舟乐呵呵地拿了个口香糖,翘起二郎腿,点开游戏:“管你什么任务,我先打打游戏先。”
  萨摩耶起身,朝陈舟飞奔过来,吓的陈舟急忙往后仰。
  眼前闪过一道白光,萨摩耶化作一束光,钻进了陈舟的脑袋里。
  机械化的声音从脑海传过来:“系统已经入驻您的脑海里。”
  陈舟口香糖都忘了嚼,握着鼠标的手一顿,张着嘴不知所措:“我他么脑袋里住了个狗?!”
  “……”
  陈舟缓和了一会儿,觉得太恐怖了,放下腿,问:“我能不去做任务吗?”
  “不能,若是没有按时间进入任务世界或是任务失败,您将会被电击疗法重新带回。”
  陈舟虎躯一震,口香糖咽了下去,怒吼:“你这是对网瘾少年的敌意!我吃鸡界的扛把子会怕电击?”
  话刚落音,从心脏那里传过一阵电流,扩散至指尖,麻的陈舟浑身发抖。
  他无力的瘫在沙发上,麻溜地认怂:“对不起,我错了。”
  陈舟揉了揉指尖:“治愈……拿什么治愈?电击吗?”
  “自然是爱。”
  “爱?这么说,你们这儿还是个温馨基调的节目?”
  “可以这么说。”
  陈舟骤然来了劲:“我有没有什么金手指之类的?”
  “有。”
  “例如?”
  “您可以听得懂萨摩耶,也就是本系统的语言。”
  陈舟:……我还掌握萨摩耶一百零一种炖法你信不信!
  “还有呢?”
  “您的心脏被强化,可以承受不同程度的刺激,保护您不轻易猝死。”
  陈舟满头问号,不懂这个金手指的真正含义。
  还没来得及详细询问,一个刺耳的声音在陈舟的脑袋里响起——
  【任务一开启,任务时间3个月】
  他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直到脑海里又出现幺零零的声音——
  【欢迎您来到第一个世界:楼顶的光。】
  【难度系数两颗星,寻找遗失的真相。】
  陈舟睁开眼睛,面前出现锈迹斑斑的铁门,抬头一看,自己正站在一座旧楼的入口。
  这座楼很老很破,外面的墙都是灰蒙蒙的,有的地方连红砖头都露出来。空调水蜿蜒流下,一条条的水迹裹上了空气中飘荡的灰尘。
  每一层楼窗户都是黑油油的,显然是没有被打扫过,出了顶层那一楼的窗户。
  一共五个楼层。
  奇怪的是,放眼望去,这条马路就只有这一栋楼。
  马路对面是竖立的电线杆,整齐排布,稀少的电线上站了一群黑压压的麻雀,时不时结群而飞,密密麻麻的翱翔天空,再整齐的落到其他的电线上。
  玫瑰楼后是一大片菜地,零星的有几个劳作的人,都带着宽大的帽子,看不清模样。
  陈舟复而低头瞧见自己的打扮——
  冬日的黑棉袄,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沾满泥巴的马丁鞋,手里还握着一个轮子坏了的行李箱。
  冷风一吹,陈舟打了个颤。
  【任务一:入住玫瑰楼顶楼】
  陈舟听到幺零零的声音,回过神来,余光看到铁门旁有一个小木牌子:王鬼娄。
  陈舟:……真的是年久失修。
  他推开铁门,伴随着吱呀的转门声,在昏暗的光线下,陈舟看到了积灰严重的楼梯。
  楼梯的扶手都是红漆木,有些脱了漆,有些被损坏,都有木屑露出。
  楼梯扶手还有白纱缠绕,一路通向了五楼,狭窄楼梯旁的白墙上,还贴有‘喜’字的红色塑料纸。
  就是结婚用的那种。
  鲜红无比,双喜并在一起,陈舟倒是看不出什么喜庆,莫名觉得有些诡异。
  他抬头向上看去,竟然好似看不到这蜿蜒楼梯的尽头。
  入住楼顶?
  这是个平房啊,看来是要入住最高楼层五楼啊。
  陈舟眨了眨眼,提着行李箱上楼。
  五楼的距离,让陈舟累的气喘吁吁,箱子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格外的重,他爬到五楼,出了一身汗。
  面前的门有些奇怪,怪就怪在,这座楼从内破到外,唯独第五层的门是整洁如新的,还喜庆的贴着春联。
  这春联写的牛批。
  左:一一一一一一一。
  右:二二二二二二二。
  横批:三三三三。
  陈舟不知何时手心出了汗。
  突然,他的口袋震动了一下。
  他在衣服上将汗擦干净,掏出裤带子里面的手机,发现竟然是个滑盖的手机!
  陈舟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这个原主这么穷的吗?还是说系统故意给的设定?
  连个智能触屏的都买不起?
  笨拙地点开短信部分——
  100886:您已经成功订购了玫瑰楼第五楼二号房间,门牌号:11111,入住时间2009年12月2日至2010年2月2日。
  这个时间好古怪!
  陈舟灵光一闪,将手机按到主界面——
  2009年12月2日!
  看来这个故事线的时间离陈舟所在世界是十年前。
  陈舟找了好久没有找到五楼的门牌号,走到走廊尽头才发现,这层楼就一间房。
  他又走回去,琢磨了一会儿,将黏在门上的春联横批小心翼翼地撕开,终于找到了门牌号。
  陈舟又贴心地将横批粘了回去,敲门。
  门开了,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双枯朽的手。
  手就是老人家的手,没有肉,全是皮包骨,上面还有点点的老人斑,指甲灰厚。
  随着房门的慢慢打开,陈舟莫名地摒住了呼吸。
  “啊,新住户来了啊。”
  声音沙哑难听,如同木制车轮在满是沙砾的路上滚动。
  又好似灰蒙蒙的雨天里,树上栖息的乌鸦发出的叫声。
  那是一个老婆婆,头发花白,眼睛灰暗,眉眼下吊,脸上布满皱纹。
  她穿着一身的黑,倒是显得她的脸色和头发格外的白。
  佝偻着背,朝陈舟浅浅一笑,露出稀少的牙齿和暗红色的牙肉。
  陈舟说话不知觉地结巴起来:“您,您好,我叫陈舟。”
  周遭氛围不对劲,背后冷风一阵阵袭来,陈舟觉着这不像是系统说的温暖治愈的画风。
  “进来吧。”
  陈舟咽了下口水,迈不开脚步。
  老婆婆一直在说“进来吧”,就像催命的话,一声逼近一声。
  陈舟硬着头皮,拖着行李箱,走进去。
  “咯哒——”
  门关上了。
  房子很大很干净,客厅所占面积最大,但却很空旷,偌大的空间就一张桌子,两张凳子。
  还有一个失修的电视机,正闪现着黑白条纹,发出滋滋的声音。
  老婆婆步履蹒跚,走过去将坏了的电视机关掉,客厅顿时安静下来。
  她慢悠悠地回过头来,看着陈舟。
  陈舟被她盯的慎得慌,感觉像是被蛇爬过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
  “你介个小伙子长得蛮阔以的哦。”
  陈舟:???
  湖南方言?
  这一股熟悉的塑料普通话是什么意思?
  他此时是不是应该说句谢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