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3:55  作者:师子洋

   《末穿古之夫父有为》作者:师子洋

  文案
  阅前必读:
  1,本文主攻,魂穿,攻有随身空间,不能进人,内有生存物资若干;
  2,本文攻原身二婚,有两子,同母异父,均与受无血缘;
  3, 本文受为双儿,眉心有孕痣那种,生子,先‘婚’后爱再婚,受与攻原身无感情;
  4, 本文攻后期会从军;
  5,本文为古代架空背景,剧情慢热平淡,但会有诸多现代物品、词汇、事件等出现,不喜者慎入。
  本已退伍,后因为灾难爆发而再次回归部队的屠林,在末世第五年掩护民众转移途中意外身亡,但他身虽死魂却未灭,后在另一个世界一个痴傻了五年的乡下汉子身上活了过来。
  重获新生固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更让他惊喜的是,他醒来后一眼就看中的男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妻子’......
  内容标签: 生子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屠林阮堂 ┃ 配角:屠安,屠新梅等 ┃ 其它:
 
作者简评
末世五年,屠林意外身死,后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痴傻的乡下汉子身上醒了过来。虽然这个汉子有个偏心的亲爹,糟心的后娘,还有不省心的弟妹,但便宜儿子却很是乖巧,‘媳妇’更是极合他的心意,让屠林大感老天终是待他不薄。 只是‘媳妇’却还不是真媳妇,屠林想要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还是得下些苦功夫才是....本文讲述的是特种兵屠林,从末世穿越到异古世界,相妻教子的平淡日常。作者文笔自然流畅,行文风格简洁细腻,平淡中透露出温馨。
 
第1章 穿越
  屠林没想到过自己竟然还能有再睁开眼睛的一天,毕竟82-2式手镭的威力他再清楚不过。虽然他的体质较灾难爆发前有了显著的增强,但到底还是肉体凡胎,手镭更是在他身上直接引爆的,他必然应该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只是看着眼前虽然陌生却清晰分明的景象,感受着胸口处规律的心跳声,屠林很确定,自己还活着,而且是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只是脑袋有些发沉,身体也十分疲软无力,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负重三十公斤二十五公里越野行军训练一般。
  能活着固然是值得庆幸和高兴的,但当屠林意识到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后,那些庆幸和高兴却很快被自己竟然还好好活着的惊异和身处未知之地的疑惑取而代之了。
  他这是在哪儿?屠林放眼望去,眼前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大约也就十五六平,而且十分的简陋陈旧。头顶是污黄发黑裸露在外的房梁,身旁是泥巴混着干草涂抹的墙壁,身下似乎是一张木板床,有些硌,身体微微一动就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头顶的窗户四四方方,糊着一层发黄的窗纸。这窗纸透光性很差,所以屋里有些昏暗。
  而除了身下的木床和墙角的一个表面已经有些斑驳掉漆的破木箱子外,屋里仅有的家具便只窗户下头摆着的一张方桌和方桌两旁的三个木凳了。若是屠林细看,还能发现方桌的一条腿短了一截,靠着底下垫着的一块石头,才勉强保持了平衡,只是此时他的注意力早已被此刻正伏在方桌上打瞌睡的一个小孩吸引了。
  那小孩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样子,虽然有些瘦弱,但气色还算好,此刻正呼呼睡得正熟,而屠林看着那小孩却微微皱起了眉。
  因为他发现那小孩穿的衣服有些奇怪,看样式,竟然和他从前看的一些古代的电视剧里头,那些演古代小孩的小演员穿得戏服差不多。
  屠林越发的疑惑了,就在这时,仿佛什么被触动了一般,一些陌生的画面突然闪现在脑海中。随着莫名的画面影像越来越多,屠林的大脑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产生了阵阵剧烈的疼痛。
  那仿佛是脑中刺入了电钻一般的痛苦,让从军近十余载,经历了不知多少严苛的训练和地狱般的困境打击,早已练就了钢铁一般坚强体魄和意志的屠林也是瞬间就疼出了一身冷汗。他咬紧牙关,才没有痛喊出声。
  虽然疼痛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大概也就几息,但对屠林来说却不亚于度日如年。等紧咬的牙关松开,呼吸恢复了平缓,又过了一会儿,绷紧的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屠林才睁开了眼睛。
  片刻后,他抬起左手,手掌舒展开,只见掌中虽然有些不少厚实的老茧和细小的伤口,但那道他所熟悉的横贯整个掌心的大疤却不见了踪影。
  那条疤是他从部队退役前最后一次出任务时被毒贩砍伤的,伤口深可见骨,虽然救治的及时,左手保住了,但还是留下来不可逆转的损伤,也因此终结了自己军人生涯的。而此时虽然没有看到那道伴随了自己数年的狰狞伤疤,但屠林的眼中却再没有了什么疑惑不解的情绪,有的只是浓浓的复杂。
  原来,他的确已经死了,但却也活着,只是是在另一个世界里,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和屠林同名同姓,也是姓屠名林,只是年龄比前世差几个月就要到而立之年的屠林小四岁,如今才不过二十五岁。但和孤儿出身,又因性取向问题年近三十了都没成家,连个伴儿都没有的屠林相比,这个世界有父有母,有妻有子,兄弟姐妹也有好几个的屠林似乎就要显得圆满多了。
  而之所以说是似乎很圆满,自然是因为还不够完全圆满,只因为这个世界的屠林在刚出生没多久之后,他的亲生母亲便因产后虚弱去世了,之后还没过一年,后娘就进了门,紧接着次年便多了个异母弟弟。
  虽然有句俗话叫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但屠林乃是屠父盼了近十年才盼来的儿子,又是长子,心里自然也是看重疼爱的。再加上虽然亲娘不在了,但有个大自己八岁的姐姐和祖母护着,所以屠林并没有在后娘手里吃什么亏,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长大了,只是在屠林十五岁的那一年,平静的生活才徒然生出了些波折。
  屠林的亲娘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兄弟,但他的继母却有个弟弟,屠林自然也是要叫舅舅的。
  一次,他赶着牛车送这个舅舅去看望其外家的途中不想竟遇到的山熊,结果逃跑的途中屠林被便宜舅舅推下了牛车,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落地的时候屠林的脑袋正好磕在了一块石头上,人一下子就昏死了过去。
  而出乎意料的是,追着二人的山熊竟没理会地上的屠林,竟然是依旧追着狂奔远去的牛车去了。屠林的这个便宜舅舅是个文弱的读书人,根本不会赶牛车,要不然也不会让屠林同行。再加上身后又有山熊追着,惊惧交加之下,只顾死命的往牛身上甩鞭子,最后不知怎的,连牛带车还有人一下子都翻到了山沟里,落了个粉身碎骨。
  等到屠林侥幸被路过的人救起,再带着人赶回出事的地方,最后找到了沟底下的人时,人已经冰凉僵硬,是彻底没救了。
  屠林所在的村子名为李家沟,其中李姓的人家占了七成,村长自然也是姓李的,而屠林的继母便是李家的人,而且她还是是村长的亲侄女,她的弟弟也就是村长的亲侄子了。
  不仅如此,屠林的这个便宜舅舅还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在附近的十里八村都十分的有名声,又很会做人,还在村里办了学堂,给村子带来了不少的实惠和脸面,他存在的意义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突然没了,而和他同行的屠林却还活得好好的。虽然屠林也说了他是被推下牛车的,但继母李氏却哪里听得这样近乎诋毁自己亲弟弟的话,不仅如此,她更是将弟弟的死尽数怪在了屠林的身上,情绪激动之下还想让屠林偿命。
  偿命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原本还算是和缓的继母子关系,却已因此彻底的冷了下来。屠林刚出生就没了亲娘,打记事起娘这个字就只叫了继母李氏一个。
  虽然李氏待他一般,远不比自己的亲子,但也不曾虐待,再加上屠林的姐姐和祖母想着以后屠林终究和继母相处的时间长,因此并没有让屠林对李氏产生什么隔阂,最后屠林反而视李氏如亲生母亲一般,十分的儒慕。
  尽管被李氏咒骂让屠林有些伤心,但他心中更多的却是自责。屠林本身性情是十分憨厚仁义的,加之他对自己的便宜舅舅也十分的敬重,而自己被推下牛车这件事,本性纯良的屠林根本没想过舅舅是故意推他下车喂熊的,只觉得是舅舅惊惶之下意外失手而已,所以虽然他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却无法不责怪自己。
  因为这份自责,他便默默承受着李氏的怨恨,任李氏打骂。然而李秀才的死,影响的却不仅仅是屠家。前面说过,李秀才在村子里办了学堂,而村子里的孩子上学堂他是不收钱的。但现在李秀才没了,村里人也不愿意凑钱请先生,学堂自然就得关门了。村里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孩,这下再没了免费的学上,谁能不遗憾懊恼。
  李秀才是李村长的亲侄子,又是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李村长看重他甚至超过自己的亲生儿子。对于李秀才的死,他虽然自持身份,不至于像李氏那般歇斯底里,甚至明面上没有怪过屠林一句,但心里还是有埋怨的,因此日常生活中便对屠林很是冷淡排斥。
  上行下效,有村长带头,村子里的其他人家,不管是李家的人,还是别的姓的人就都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全都开始排斥屠林。冷嘲热讽都是轻的,有些没学上了的孩子甚至会偷偷用弹弓打屠林,对此,屠林只有无奈的苦笑,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
  慢慢地,除了屠家的人,村里竟没几个还会和屠林好好说话的人,屠林也就此变得越来越沉默,直到后来他成了亲,有了媳妇孩子,人才又恢复了些精神气。只是这亲事,却也是颇费了一番的周折。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悄么声的开新文啦~~~
  注:这本双儿的设定和《有责》那篇不一样,大家不要搞混哦;
  另,为防屏蔽,把shoulei的雷字换成了镭字。
 
 
第2章 原身旧事
  李家沟的秀才没了,这样的大事其他村子自然也是会知道的,而屠林也随之会被时常提及,但除了屠林的姐姐和祖母外,别的人说起这件事却几乎无一例外的将李秀才的死归咎到了屠林的身上,直接将他说成了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这样一来,屠林的名声也就坏了,再加上被村里人厌恶排斥,附近十里八乡的哪里还有好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他,而肯嫁的要么就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要么就是狮子大开口要巨额的聘礼。
  屠林自己倒是不在意女方是否有什么残疾或美丑,只是他的姐姐和祖母却不同意,觉得太委屈屠林了。后来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虽然要的聘礼多,但屠林姐姐拿出自己的嫁妆,祖母拿出自己的棺材本也将将够,只是这次换屠林不愿意了。
  他哪里能因为自己的事就掏空姐姐和祖母的私房钱,于是拖拖拉拉,直到屠林都十八了,才终于娶上了一个媳妇。
  此时三年过去,李秀才的事渐渐淡去,村里人虽然待屠林依旧冷淡,但也不会再处处针对他,日子似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安宁,只是这种平静安宁的日子,却只持续的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
  就在屠林成婚后的第三年,他的妻子林氏难产生下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之后便血崩而亡,然而就在她弥留之际,却向屠林坦白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其实并不是屠林亲生的,而是屠林同父异母的二弟屠文栋的孩子。
  原来,在与屠林成婚的数月前,林氏便已认识了屠文栋,并被那时才十五岁的屠文栋哄骗着失了身,而当林氏发现自己有孕去告知屠文栋催促他迎娶自己时,屠文栋却翻脸不认人,矢口否认了之前答应会娶林氏的承诺。
  林氏未婚先孕,在这个世道里若被人知道名声毁了是小,甚至被浸猪笼丢了命也是有可能的,而屠文栋只要不承认,就没人能拿他怎么样,毕竟林氏空口无凭。
  走投无路之下,林氏绝望的投河自尽,却不想最后被路过的屠林所救,二人因此结实,后又因此成了婚。成婚前,林氏便已经发现屠林就是屠文栋的亲哥哥,但怀着报复的心态,她最终还是带着屠文栋的孩子嫁给了屠林。
  但屠林是个和屠文栋完全不同的实实在在的好人,婚后更是对她竭尽所能的好,原本满心怨怼的林氏对屠林渐渐有了愧疚之意。后来,她慢慢地放下了对屠文栋的怨恨,只想和屠林好好过日子,她还要给屠林生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孩子,最后她也做到了,虽然这个孩子最后要了她的命。
  屠林乍然得知了这个真相,说是晴天霹雳一点都不为过,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反应,林氏便已经咽了气。屠林对妻子感情很深,虽然她骗了自己,但此时人已经没了,屠林又哪里还能再去怨怪她什么。而丧妻的悲痛之下,他也没什么心思去质问弟弟屠文栋,只能是打起精神来操办妻子的后事。
  他原本是想等妻子的后事办完,再去同屠文栋说清楚,却没想到在去给妻子的娘家报丧的途中,因雨天路滑不慎失足,摔落山崖。
  脑中的记忆影像到此告一段落,之后的画面变得断续而模糊,并且越来越少,这让此刻的屠林有些疑惑,但当细细回看了那些画面影像之后,他才明白了缘由。
  原来记忆中屠林的那一摔竟再一次摔伤了脑袋,而且还正好伤在了六年前的旧伤口处。伤上加伤的情况下,虽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但却让他最后变成了个痴傻之人。
  摔傻之后的屠林完全无法自理,一日三餐要人喂,吃喝拉撒要人管,而他的妻子林氏才刚刚去世,两人的两个孩子一个才三岁多,一个还不足一月,也是还需要人照顾的,又怎么能照顾他,继母李氏自然是指望不上,但好在屠林的祖母还在,可以帮着照看着,日子才总算暂时能过下去。
  只是没多久,屠林祖母的身体慢慢有些了不好,她担心自己没了以后自己的孙子和曾孙没人照顾,便有了再给屠林娶妻的想法,只是此时的屠林想娶妻必然要比之前还要难上加难。但功夫不复有心人,最终在屠林姐姐的介绍下,还真的找到了一个,这个人姓阮名堂,和屠林姐姐的婆家是一个村子的,但他并不是女人,而是一个双儿。
  说起双儿来,饶是上辈子全世界见识了不少稀奇古怪事情的屠林也忍不住有些啧啧称奇。原来这双儿外表看上去几乎完全和男人一般,该有的地方有,该没的地方没,而唯一能将他和男人分别出的法子便是双儿的眉心都会有一颗孕痣。
  这种痣打双儿出生便会有,幼时颜色浅淡,和肤色无差,但一般十一二岁之后,颜色便会逐渐加深,慢慢变成红色。这也意味着双儿身体已经长成,到了可以说亲事的年龄。而之所以说他们只是像男人而不是男人,则是因为双儿不仅有可令其他女子和双儿受孕的能力,还可以自己受孕生子。
  只是双儿无论育子还是孕子都十分的困难,生产时也比一般女子要艰难凶险,所以虽然双儿兼顾男女之长,但却远不如一般的男女受重视,也因此,双儿的数量十分的稀少,而屠林再娶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双儿。
  因为这个双儿是在原来的屠林摔傻之后才出现的,而摔傻后的屠林记忆远不如清醒时清晰具体,所以此刻的屠林除了知道这个双儿的名字和大致的模样后,其他的情况就完全不清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