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4:46  作者:杨柳垂堤

   《老攻又带我躺赢了[重生]》作者:杨柳垂堤

 
  文案:安瑾瑜死了,死在自己的狂妄自大和自以为是之下,最后甚至连个全尸都没留下,而杀死他的罪魁祸首不仅逍遥法外,还在他亲哥哥的庇护下过着十分滋润的小日子,安瑾瑜很不甘心,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重活一世,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或许是见安瑾瑜死得太惨,老天可怜,给了他重生的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筹谋,让身边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全都恶有恶报。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安瑾瑜还来不及做什么,上辈子的仇人们就一个接一个地开始作死了。目瞪口呆的安瑾瑜这才发现,老攻在手,万事不用愁,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他又可以躺赢了~
  还犹豫什么?赶紧偷偷抱住真人生赢家的大腿!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富家小少爷,重生之后,遇见了一个宠他宠得毫无原则的老攻,两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携起手来,共同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作者菌的新坑,即将开工
  我家夫郎水做的
  地球人饲养守则
  再推荐一下姬友菌正在更的文
  要媳妇还是要儿子
  ABO生子文,甜宠为主,复仇为辅。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瑾瑜、晋鹏 ┃ 配角:安骏驰,程阳,安博苑 ┃ 其它:复仇
 
 
第1章 杀身之祸
  安瑾瑜死了,死在自己的狂妄自大和自以为是之下,他这人心高气傲,仗着自己出身好,飞扬跋扈,肆意妄为,显少看得起别人,久而久之,整个S省的权贵圈子里谁人不知道他安家二少爷,长得到是人模狗样,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整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活脱脱就是一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实在难堪大任。
  纨绔子弟就纨绔子弟吧,安瑾瑜并不觉得有什么,他这人傲归傲,但并不蠢,玩得再疯再野,□□掳掠,丧尽天良的事情他可从来没干过,一来他这人皮相好,从小就招女人喜欢,身边的莺莺燕燕从来就没断过,二来他心气也高,觉得这事怎么也得你情我愿,不然搞得跟自己强抢民女似的,忒没劲儿了,他又不缺女人,没必要这么自降身价。
  安瑾瑜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这辈子坦坦荡荡,自认为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最后因为一个连相貌都想不起来的女人而惨遭杀害,简直冤死他了!
  整整十一刀啊!
  第一刀刺进肚子里的时候,安瑾瑜只感觉到一股温热的鲜血奔涌而出,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肚子,瞬间,整个手掌都被血色染红了,紧接着,第二刀刺来,直接从手掌穿刺进去,削铁如泥的砍刀甚至将四根手指齐齐削断了……
  入目全都是鲜艳的血红色,除了入骨入髓的疼痛之外,安瑾瑜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整个虐杀行为持续了整整十分钟,最后一刀砍在脖颈的大动脉上,采用的是古代行刑式的砍头方式,安瑾瑜的脖子都快断了,只连着薄薄的一层皮肉,整个人像破布娃娃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中,尸首分离,死不瞑目。
  那个杀他的男人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左眼下有一颗芝麻大小的粉红色泪痣,凑近了才看得清楚,安瑾瑜喜欢美人,对一切美好漂亮的事物都有着本能的向往,虽然有着杀身之仇,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相俊美,跟安瑾瑜张扬的漂亮不同,这是一个很耐看的男人,周身一股淡淡的冰冷气质,但是下手这么狠毒,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程阳,你在做什么?”
  兵荒马乱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快步跑了过来,饶是他平常心性冷淡,见到这满地血腥也不由得愣住了,全身都在止不住发抖,为了程阳的心狠手辣感到恐怖,也因为,这躺在血泊中毫无声息的被害人是他的亲弟弟。
  “安骏驰,我已经杀了你弟弟报仇了,此生心愿已了,再无憾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安骏驰面色苍白地后退一步,满眼都是克制不住的悲呛和痛苦。“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找机会杀掉瑾瑜吗?你对我,难道……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吗?”
  程阳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眼睛里一片平静,毫无波澜。
  这是一个冷淡到近乎残忍的男人,确实适合做杀手,安骏驰的冷漠,是伪装出来的虚张声势,而程阳则是真正的冷心冷情,难怪他能委曲求全这么多年,安安分分地潜伏在安骏驰身边,甚至不惜卖身陪床,只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解决自己。可是,杀就杀吧,自己跟他到底有什么化解不了的血海深仇,要这么泄愤一般地虐杀自己,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感安瑾瑜死也忘不掉。
  安瑾瑜曾经也暗暗埋怨过他哥哥,喜欢漂亮的美人也不是找不到,以安家大少爷的身份和背景,想要什么样的美人不是招手即来,弄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在身边,看着就晦气,他哥口味还真是奇特,一往情深了这么多年,可惜最后还是流水无心恋落花,也不知道他们两兄弟,到底是谁比较可怜一点儿。
  “这么多年了,我一颗真心捧到你面前……你,你就没有片刻心动过吗?”
  程阳一句话都没说。
  跟着安骏驰一起过来的都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兄弟,都是颇有些身份背景的二代公子哥,安瑾瑜基本上都认识,平日里也经常混在一起吃吃喝喝,其中一个名叫李哲的青年很是气愤,冷冷地盯着坐在地上的程阳,道:“还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
  安骏驰跟安瑾瑜相差了将近十岁,俗话说,三岁一个代沟,两人根本就玩不到一块儿去,但是小时候的安瑾瑜却很喜欢粘着自家高高大大的哥哥,跟小尾巴一样,走哪儿都跟着,寸步不离,一来二去,安骏驰的同学好友们也都对安瑾瑜熟悉起来,李哲他们基本上是看着安瑾瑜长大的,就跟自己亲弟弟一样,平日里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现在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还死得这么惨,气愤之下,理智全无,更是不可能放过罪魁祸首。
  “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安骏驰却是想也不想地拒绝了,颤抖着唇,艰难开口道:“我已经失去了弟弟,不能再失去爱人了!”
  李哲瞬间就怒了,气急吼道:“安骏驰,你脑子被驴踢了吗?这人杀了你亲弟弟,你还要包庇他吗?”
  “我也不想这样的……”安骏驰高大的身子佝偻起来,双手死死地揪着头发,痛苦地哽咽出声:“可是……要让我亲手送心爱人去死,我做不到……”
  “安骏驰,那是你亲弟弟!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安骏驰深呼吸一口气,终于还是开口了:“一报还一报,事出有因,怪不得程阳,他也是为了报仇,当年瑾瑜奸杀了他的妹妹……这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当年闹得很大,是苏老爷子亲自出面才摆平的……”
  话音刚落,空气都仿佛凝固住了,跟着赶来的所有人中,有人一脸意外,震惊不已;有人面色凝重,一言不发;更有人面带鄙夷之色,看着鲜血流了满地,惨死当场的安瑾瑜,不屑地呲了一声。
  安瑾瑜却忍不住笑了,看不出来,他哥哥还真是个情种,就算平时关系不太亲近,但好歹也是同父同母,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弟弟,哪怕换成一个陌生人,一条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也不至于这么无动于衷吧,为了替爱人保命,连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爆料出来了,说实话,当年的事安瑾瑜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他当时跟朋友一起在酒吧玩乐,喝得酩酊大醉,浑身醉成了一滩烂泥,别说是奸杀一个清醒的女人了,就算是性感尤物主动投怀送抱,他恐怕都不能顺利享受,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第二天醒来,自己就躺在那奄奄一息的女人身旁,一开始安瑾瑜也没当回事儿,穿上衣服就走了,后来有人找上门来,说那女人死在了送医途中,安老爷子一听,差点儿没被安瑾瑜气死,躺在病床上还不忘吩咐他老爹上家法伺候,他老爹安明泉教训儿子可是半点都不手软,安瑾瑜被打得皮开肉绽,整整躺了一个月才勉强能下床。
  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安瑾瑜不知道,他平时游戏人间惯了,纨绔子弟的名头太过响亮,他从来没替自己辩驳过,甚至破罐子破摔地默认了这一称谓,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或许是被人陷害的,直到后来无意发现到安家老一辈人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秘密。
  除了安骏驰和安瑾瑜之外,安家还有一个三少爷,安博苑。安明泉很宠爱这个小儿子,在安瑾瑜的记忆当中,安明泉从未大声跟安博苑说过话,从来都只有他跟哥哥挨打挨骂,当然了,挨骂的是安骏驰,挨打的是他这个从小就不争气的纨绔子弟,安明泉动手教训儿子从来都是下死手,根本不顾念父子亲情,别说手下留情了,好几次要不是他吃斋念佛的母亲冲出来以身阻拦着,说不定他这个祸害早就被打死了,也免得日后受那些罪。安瑾瑜一贯很崇拜他哥哥,同样的,他也一直很看安博苑不顺眼,觉得这弟弟看上去软不拉几的,走三步就得歇一歇喘口气,整个弱柳扶风得跟林妹妹似的,还动不动就眼红掉泪,看着就烦人。安骏驰自认为是嫡长子,理应继承家业,根本不将安博苑这个小弟放在眼里,而安瑾瑜心高气傲,也不会自降身价与体质不好的安博苑争宠,三兄弟各自为政,在安家大宅的相处倒也算平静。
  安瑾瑜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安家大宅那个瘦弱不堪的小弟竟然不是他的亲兄弟,甚至都不是安家的血脉,别以为安明泉会这么好心,不求回报地替别人养儿子,只不过是因为安博苑是所爱之人的儿子,爱屋及乌罢了,而他的爱人,就是常年跟在他身边的得力助手白暄。
  没错,安明泉就是个骗婚骗女人肚子的死同性恋,人渣!
  安瑾瑜甚至都不知道,他母亲是以何种心态继续住在安家大宅,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逍遥快活,难怪记忆中的母亲常年窝在佛堂里,念经打坐,借口自己吃素,满桌子的油荤败她的胃口,食不下咽,从未跟他们父子四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安骏驰和安瑾瑜的母亲苏芮,出身腐书网,标准的大家闺秀,气质温婉,蕙质兰心,苏家往上好几辈都投身商界,这么多年累积下来,颇有积蓄,苏芮的几个哥哥也都是经商奇才,趁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浪潮,狠狠地发了一笔,当年的苏家,如日中天,而安明泉这个安家继承人,除了一张脸还能看,论家世才貌,根本配不上苏芮,两家能够联姻成功,还是看在安家老爷子和苏家老爷子彼此关系还不错的份上,羡慕也好,嫉妒也罢,背地里总少不了人嚼舌根子,说安明泉能娶回这么一个嫁妆丰厚的美娇娘实属高攀,好在两人还算恩爱,婚后很快就产下了长子安骏驰,安明泉也在几个舅子爷的帮助下生意越做越大。何其讽刺!安明泉借着苏家的帮衬平步青云,受着妻子娘家的大恩,却从不顾及妻子的感受,自以为一往情深地替别人养儿子,在安明泉心里,怕是从来没有过那两个流着自己血脉的亲生儿子吧!安骏驰要不是安家嫡长子,注定会继承家业,以安明泉的凉薄心性,怕是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对所爱之人一往情深,但实则狼心狗肺,薄情寡义,这方面,安明泉和安骏驰父子俩倒是出奇地像。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君的预收文,请多多支持
  我家夫郎水做的
  江度,水系异能者,肤白貌美,有几分姿色,靠着好友的裙带关系勉强够资格在末世的幸存者基地混吃等死,然后有一天,基地被攻破了,不想成为丧尸口粮的江度选择了自爆,本以为这一次一定能死得透透的,没想到却带着他受损严重的身体穿越到了一个教科书上没有的古怪王朝。
  一睁眼,被人牙子贩卖为奴隶的江度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夫郎,夫君还是个被征兵的农家汉子,娶他进门的目的也很单纯不做作,就是想要留个后……
  江度:Σ( ° △ °|||)︴我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还有这功能,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作者君的预收文,请多多支持
  地球人饲养守则
  亲爱的读者,您好。
  如果您购买了本守则,
  代表您已经决定选择一位地球人类做伴侣。
  请牢记以下守则,避免犯错。
  祝您新婚愉快。
  ~﹡~﹡~﹡~﹡~〖.地球人饲养守则.〗~﹡~﹡~﹡~﹡~﹡
  守则一:
  晚上跟您睡在同一个被窝的地球人是您的伴侣,不是食物,请有节制地享用。
  守则二:
  地球人属于碳基生物,身体脆弱,绝对禁止使用暴力!绝对禁止使用暴力!!绝对禁止使用暴力!!!(重要的事情说3遍)
  守则三:
  地球人感情丰富,多愁善感,流泪哭泣未必是因为疼痛,更不代表有生命危险,请勿大惊小怪。
 
 
第2章 死无全尸
  “这件事到此为止!”
  沉吟片刻过后,安骏驰果断下了决定:“我会派人伪造证件,假装瑾瑜出国留学去了,先将这件事盖过去再说,能瞒多久瞒多久……嗯,尸体也要好好处理,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安瑾瑜听着他哥哥安骏驰平静无波的声音,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又忍不住抽痛起来,他不难过,只是由衷地觉得心寒。
  李哲目瞪口呆,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道:“处理?安骏驰,你想怎么处理?这么一个大活人不明不白地没了,纸能包得住火,如果事情败露,你以为苏阿姨能善了!苏家哪怕是落败了,也是S省颇有名望的大家族,你真以为能瞒天过海?”
  安骏驰又在脑海中快速盘算了一下,觉得李哲的话很有道理,咬了咬牙,狠心道:“去找桶汽油来,焚尸!”
  听这意思,安骏驰竟然打算毁尸灭迹?
  李哲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倒在血泊当中,已经没了生息的安瑾瑜,再看看眼前面若寒霜,眼神冰冷的安骏驰,李哲忍不住红了眼,小声规劝道:“安骏驰!拜托你积点德吧,瑾瑜总归是你亲弟弟!好歹……好歹也给人留个全尸……”
  安骏驰握紧了拳头,咬牙道:“总之是我对不起瑾瑜,等风头过去,我会给他找个得道高僧念经超度,争取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
  李哲忍不住嘲讽出声,语带鄙夷地反问道:“别自欺欺人了!安骏驰,用你已经被这杀人凶手迷昏了头的脑子好好想想,连尸身完好,入土为安都做不到,你让瑾瑜怎么投生个好人家?他不化为厉鬼,找你们两人报仇雪恨,就算是心胸宽广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