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6:29  作者:Alvin
  云中也只是笑笑,让他们自便就甩着拂尘走出去了。
  陆晋承进了常住的小屋,景之又跟着上去,没等陆晋承开口就先撒开了手一路扭进去蹬下鞋,盘腿坐上了床。
  “您还挺有主人家的意思?”陆晋承拍了拍自己的袖口,已经被拽皱了,颜色也比其他地方重了点,估计是这人一路上手心出汗全让自己给蹭干净了。
  “那可不?进了这观,你可都得听我的。”景之抿着嘴笑。
  “听你的,怎么着,今晚我睡地上还是睡外面的石椅上?”
  “一块睡一块睡!你还记得上次跟我一块睡这的事吗?”
  “什…?”陆晋承卡住了。倒不是为别的,又是那梦,第一次梦里的陈设跟这屋里有一模一样…
  再去看景之,把枕头抱怀里,脸闷在枕头里,但露出来的耳根和脖颈都泛着红,也不知是热的…还是跟自己一样臊的。
  “咳…”陆晋承清清嗓子,“那…还真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本来想着来找你玩,可谁知道进来你正睡着呢,又跟入了梦魇一般,我刚把你叫醒,你就把我按在这床上,撕了我的衣裳…”
  “打住!”陆晋承这回脸是真的臊红了,这半年天天梦见这些…
  “那?后来你是不是还来找过我?”
  “找了啊!老头说这事是夫妻之间的,要我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我找你几次…都还没来得及…你就又…”
  陆晋承只觉得眼前一黑,合着露水姻缘是真,自己倒还真不分现实与梦,做了这些荒唐事。
  
  从听着景之说出这些事后,陆晋承整个人就进入了恍惚的状态。
  又想起初见时自己信誓旦旦地说“绝不可能与妖怪有关系…”
  陆晋承只觉得心里发慌,云中叫人送饭来的时候他也还在桌边发着呆。
  虽说这半个月下来他与景之相处的也不错,平日里景之对他黏得厉害,搂搂抱抱的也少不了,虽然与姑娘家比起来…不,这也不对…
  陆晋承看了一眼低头扒饭的景之,景之就像头顶长了眼睛,抬头冲他一笑,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陆晋承扒扒碗里的饭,一堆话烂在肚子里,他理了半天自己都没理清,索性放弃了,就让这些自己发展下去…
  第二日,陆晋承就跟着晨练的道士们一同起了,他就站在一旁看着道士们练习。景之醒来找不到人,又在观里转了大半圈,才在一堆道士里看着了陆晋承。他又走上去从背后圈住陆晋承,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你怎的起了都不叫我?我寻了你好久。”
  “饿了吗?早饭还得等一会。”
  景之没搭话,只是用下巴狠狠地在陆晋承肩上磨了磨。
  痛到也算不上,甚至还有点痒,陆晋承缩了一下,景之却又把他抱得更紧。
  早饭只有白米粥馒头和几碟小咸菜,陆晋承囫囵灌了两碗粥,又对景之使了使眼色,两人端着碗一前一后走出了饭厅。
  “去哪转转?”陆晋承问。
  “去林子里看看吧?”
  “好。”
  景之牵住陆晋承的手就往前走,两人拐了几个弯,终于看到了林子的影子。
  快进林子的时候,景之却突然停下来,“我可是这林子里长得最好看的一棵树,你一定得认真看看,别看其他的树,他们都没我好看没我厉害。”
  陆晋承点点头,又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跟他一块进了林子。
  两人在林子里东转西转,陆晋承看着每棵树感觉都差不太多。又走了走,他又在最深处的一棵树前停了下来,那棵树大概是这片林子里最高的一棵了,陆晋承伸手摸了摸树干,又往后退了几步,拿手挡了挡阳光又抬头看。
  他又绕着树看了看,在树的中下部看到了一个很浅的毛笔印,是真的很浅,墨迹都糊掉了,但音乐还是能看出—“陆晋承”三个字。
  他看了看景之,那人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
  “长得是挺好的,是最好看的一棵树。”
  “是哈!所以你小时候才来找我玩。”景之有点儿得意,观里的老头从来没说过好看,反而天天想着把自己劈了晒晒干做柴火。
  “小时候?”陆晋承想了想,大概是的。从有记忆起他就有一个固定的玩伴,每次进了观他都会溜到林子里来,当年那个人也是这样跟自己炫耀树苗是有多好看。
  “回去吧…”陆晋承拍了拍手。
  “啊?这就走了?”景之有点纳闷,他本来还想着通过这些陈年的感情牌让陆晋承可以更容易接受自己。
  “嗯走了,待会日头上来了热的慌,奶奶受不住,现在回家指不定还能赶上晚饭。”他说着就去牵了景之的手,虽然不是十指相扣的那种,但也足够让景之心悸的了。
  回观里的这一小段路,景之的手心就沁了一手汗。按理说山里不至于这样热才对…
  与云中道别,下山的路还是让奶奶和春铃在前面慢慢走,陆晋承牵着景之慢慢跟着下山。下山的路景之安静了很多,倒是陆晋承常问景之“这是哪种树?”可往往景之还没反应得过来,那棵树就又消失在他们身后。
  回了家,打了招呼,陆晋承就拽了景之回了房。他让景之坐在床上,自己又搬了一把椅子对着他坐好。
  
  “咱们好好说说。”陆晋承坐好。
  “说什么?”
  “之前那些事…我很抱歉…一直以为是梦,并且在一开始对你说过不太好的话…”
  景之一听,凑上去就要抱他,但是又被陆晋承推回去坐好。
  “可是我也想了…咱们说起来认识了这么多年,也做过那么亲密的事,可小时候一块玩,认真算起来只有这半个月是相处下来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
  “就…”陆晋承顿了一会,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手上做了几个动作,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你是不是想说…让我过去了就过去了…”景之又开口了。
  “不…不是,我是说…我会对你负责,但是…”陆晋承又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但是什么,负责又是为什么,陆晋承也说不上来,他只是看着景之在说话的时候越来越委屈的表情退缩了。对,陆晋承认为他就是因为看不得景之那样委屈的样子退缩了。
  景之看了他一眼,把被子一卷,站起来抱着被子就往以前陆晋承给他留的躺椅上睡好。被子闷住了整个人。
  “你先起来,咱们去把饭吃了。”陆晋承走过去,蹲下身。
  “我睡着了。”闷声闷气的。
  陆晋承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出了门,把门带上。
  吃饭时奶奶和哥哥问起景之时,陆晋承只说玩累了,先睡了。
  吃完饭陆晋承又赶着回了屋,景之正躺着发呆。他走过去坐在躺椅边上说:“奶奶让人给你留了点菜,你要是饿了去吃一点。”
  景之又翻了个身,背对着陆晋承。
  陆晋承叹了口气,吹灭了蜡烛,自己在床上躺好。
  “陆晋承…”
  “欸。”陆晋承坐起来。
  “这段时间你是不是特烦我…”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只是突然知道了有点惊讶而已,我也不是烦你,对我来说,咱们还没到那种,就可以发生关系的关系,但是我们已经做了那些事…就,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那边窦窦悉悉一阵动静,景之又抱着被子回来了。
  陆晋承给他让了让,让他爬到床里面坐好。
  “那你要怎么想会觉得好受一点?你把我当作那些回来报恩的人可以吗?要是没有你,我早就被折断做柴火了,你就当我是来报恩的。”
  “算了,睡吧。”陆晋承替景之掩好被子,自己也跟着躺下。景之又从那边的被子伸了手过来握住了他的。
  “对我来说,你是救命恩人,是朋友,更是我的爱人。”景之说。
  陆晋承翻了个身看着他,“景之,我今天一直在想要怎么说,可是想了一天我也没想出来,还把你弄得不开心。那你又是真的愿意跟着我吗?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因为你没怎么与人接触,我也怕你后悔。”
  “不会后悔的…我真的不会后悔。”景之握着陆晋承的手使了些力,似乎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陆晋承明白自己的决心。
  “先睡吧…”陆晋承回握了一下他的手,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家里的人都发现这个借住的小少爷与自家少爷之间有了些不对劲。
  景之还是愿意去黏他的,倒是陆晋承,倒不是不跟景之来往,只是尽力避开了一些接触。就这样不尴不尬的躲了几天,景之不开心了。不知道怎么面对就躲着,这又算什么道理。
  
  于是这天夜里,景之就在书房里堵了正在找书的陆晋承。
  “你怎么回事?”景之一手撑墙,一手怼着陆晋承的胸口问道。
  陆晋承捏着书,随着景之手上的动作跟着躲了躲,“没怎么啊。”
  “没怎么你躲我?陆晋承,咱怎么说的来着。”
  景之又拖他到椅子上坐好,自己又骑上去,鼻尖对着鼻尖,陆晋承往后仰了仰,景之又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回来。
  “我说了,我不会后悔,你要是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你就还是像以前一样跟我玩,你现在不喜欢,我能让你以后也喜欢上我的。等你喜欢上我了,咱们再说负责的事儿。成吗?”
  陆晋承点点头又摇摇头,景之又按着他的头,上下点了点。
  “这便是同意了!”景之一乐,往陆晋承鼻尖上一亲,又站起来蹦着去搬了一根凳子,靠着陆晋承坐下了。
  陆晋承却还是捏着书发呆,景之就把手搭在椅子上然后撑住自己的头,也许是两人关系太近了,陆晋承反应过来,也没走,背部往靠背上一贴,找了个服帖的姿势,自己看起了书。
  景之对这个反应很满意,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本小画册看了起来。
  “走了,回屋去洗漱睡觉。”
  “嗯?嗯…”景之揉揉眼,跟着陆晋承出了屋。
  泡完脚的时候景之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陆晋承蹲下来替他揩干了脚上的水,又用力将他抱回床上,替他掩好被子,然后吹灭了蜡烛自己又躺上去。迷迷糊糊间景之又从自己的被窝里拱了过来,陆晋承无奈,只一只手挽了他的腰,轻轻拍着,又这样睡下去。
  第二日醒来,陆晋承早早收拾好,又等着景之整理利索。开口道:“今日带你出去玩,你来这么久,我还没带你出去逛过。”
  “好!”景之也开心,跟着陆晋承出了大门,拐进了一个小巷。
  “这儿,胡婶做的豆腐脑和油条。咱们先吃了再逛。”陆晋承擦擦凳子就坐下,这街边的小吃摊,凳子都比较低矮,陆晋承那么高一个人坐下来,又有些好笑。
  景之贴着坐下,跟着陆晋承要了两份豆腐脑,又去抢陆晋承那份油条。
  “刚你不点,现在来抢我的。”
  景之不听,手伸着就往盘子里抓,陆晋承也没说啥,又给自己夹了一段然后将盘子递到陆晋承面前。
  吃完早饭陆晋承就带着景之去以往自己常去的街道里转转。说起来,景之下山这么长时间,几乎都跟着陆晋承泡在院里子,唯一一次出门还是跟着自己回观里,这街巷里的风景他还是第一次见。
  景之一路上兴致都挺高,尤其是陆晋承带着他路过了自己以前的学堂时,他便缠着陆晋承讲学堂里的事。
  陆晋承拗不过,把自己以前逃学偷吃东西,下河摸鱼这些事三言两语就打发过去了。
  可景之却又来了兴致,缠着陆晋承要去他小时候摸鱼的河沟玩。
  “这就,不逛了?”陆晋承惊讶。
  “以后机会多的是!你带我去看看呗。”
  “看河的机会也多的是,今天就想着带你逛逛,省得你以后想出来玩都不知道该找些什么。”
  说话间就来到“香阁”,这香阁门口撒了一地花,景之看着就觉得可惜。好好的花让人给糟蹋成这样。
  陆晋承却拉着景之就往前头走。。景之不明所以,陆晋承却不肯给他解释,等到走远了才板着脸转过来告诉他。
  “你看那话本,没告诉你那是什么地方?”
  景之不解。
  “我滴乖乖,寻欢作乐,懂了吗?”
  “懂了!妓院呗,那还叫香阁,我还以为他们制香呢。”
  陆晋承捏着他的脸,“这香阁是一个公子建的,说是为了创立一个和谐的青楼环境,里面那些姑娘公子哥都签了协议,是靠身体还是靠才艺白纸黑字写好了,要是有客人要强迫他们,客人就得被扔出去。但是,记住了,以后不许进这地方知道了吗?”
  景之点点头,又往前走,环着陆晋承的腰问:“那你来过吗?”
  陆晋承又使了力揉了揉景之的脸,“咳,我曾陪着友人来听曲。”
  “真的是只听曲?我想着这里面的小姐公子怕长的也不错,你就没几个相好的?我看话本里都说了,你们这些公子哥啊,寻欢作乐最有本事,况且我看你经验…唔!”景之还没说完就被陆晋承捂住了嘴。
  “胡说八道,你这人!”
  景之却弯弯眼笑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陆晋承手心,陆晋承又一惊,“你…你!轻浮!”
  说罢甩甩袖子就大步往前走,景之又小跑着跟上去,牵住了陆晋承的手。陆晋承又甩开往旁边挪了挪,景之又黏糊糊贴上去。几次下来,陆晋承便由他牵着,带着景之逛完了较近的几处巷子。
  转眼又是月余,陆晋承已经习惯了跟景之这样的相处模式。景之之前说的话他也一直在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